啊边走边做h文太深了h;快穿之娇花灌溉系统

啊边走边做h文太深了h 第一章

【玩家孤寂则好顺利完成唯一职业任务:射手的抉择第五阶段】

【涤魂圣枪赛娜解锁任务:复仇之心!状态更新】

【复仇之心:全体玩家在720小时内积攒120000000点涤魂圣枪赛娜英雄声望,英雄解锁成功,双倍返还玩家相应英雄声望】

【涤魂圣枪赛娜已进入英雄池】

【涤魂圣枪赛娜已更新至任务系统】

连续一排消息刷出来,整个世界频道的用户仿佛被全员禁言,久久无人发言。

直到某一个玩家终于找回打字这项能力,众多玩家纷纷出现,世界频道,炸了。

【遥控器电池丢了:我的天!我的孤寂大佬,哭唧唧小尾巴可萌可萌日常后悔取这个名字】

【天热开风扇:谁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

【碧海泡泡:我是穿越时空了吗?还是游戏的系统坏了?】

【只见公子:难以置信。】

【白日烟花:新英雄!辅助职业终于出新英雄了!】

【你的男、人:可惜是射手和辅助的。】

【内枯外川:漂亮!】

【叶小强:呵呵,辅助职业抱大腿成功?】

【王大龙:哪儿都有你,职业黑子滚!】

【熬夜狗的红眼睛:膜拜大佬!】

【新游戏新马甲:到底是英雄声望点数攒够了,还是孤寂大佬做了什么事,让任务提前结束了?】

【笑死你陪:不是说孤寂则好已经跌落神坛了吗?】

啊边走边做h文太深了h 第二章

天空中又飘起了雪花。

城市的灯火次第亮了起来,在宽阔的马路两旁迅速往后退却。

“今天的事情,我希望兰姐和虫虫不要告诉任何人。”圆圆跪在座垫上趴在窗上看外边的雪花。

“好啊。”兰兰说。

“虫虫你也不要跟我姐姐和飞哥哥说。”

虫虫本来打算回去添油加醋大说特说的,听了圆圆的要求后,也就表态,“好嘛,听你的。但以后咱们真的得小心点。”

“南方的天能看到雪花真是少见,”兰兰发现小圆圆在往窗外开招呼圆圆,“小圆圆不要把头伸出窗外。危险!”

小虫虫去拉小圆圆的手,“圆圆听话,车上必须无条件服从司机。”

小圆圆坐回位置,小虫虫赶紧替她系上了安全带。

“虫虫表现不错,虫虫对人真是体贴入微呀。”兰兰从后视镜里看向小虫虫。

“那也得分人。要是全世界都让我这样,我得累死,”小虫虫用手去摸小圆圆的手,“好冰呀,拿来,我替你暖暖。”

兰兰看到小虫虫的样子,嘴角浮上一丝笑意。

小圆圆回家后先去厨房,一个小时的拍照早已经把她的体力耗光,“秋老师,饭菜好没,我饿得前胸都贴后背了。”

秋朵儿替小圆圆扑掉身上的雪花儿,拧了拧小圆圆的脸蛋,“做好了,就等你了。”

“我去叫姐姐吃饭。”小圆圆撒开小脚丫子跑进丝雨房里,见丝雨正背靠床背,抱着小黑在背诗词。

“姐姐,开饭了,我都快饿昏了!”小圆圆一下子趴在床上,一动也不想动。

丝雨跳下床抱起小肉团子就朝饭厅走,“可怜的小圆圆,拍照和直播也是需要体力的——”

“打沙袋是不可能的,这一辈子都不可能打沙袋的。”丝雨劝小圆圆打沙袋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被小圆圆把路给堵死了。

饭厅里,秋朵儿已经把饭菜弄上桌子。

小圆圆眼睛一亮,“四菜一汤了,生活标准提高不少嘛。”

冷丝雨捏了捏小圆圆肉嘟嘟的脸,“咱家的生活标准逐渐向你这张脸蛋看齐了。”

冷丝雨看小圆圆很疲惫,就劝道:“小圆圆,今天就别直播了,反正钱是挣不完的,你童装那边收入就不错了呢。

咱们也不指望你能成为财富排行榜上的人物。”

小圆圆故作轻松地说:“不累,姐姐,播不了多久我就收工。我不会太拼的。”

小圆圆心里却想,不多挣点钱怎么给姐姐买带有多功能练功房的大别墅,不多挣点钱怎么让妈妈过上上等人的生活,不多挣点钱又怎么跟坐拥财富几十亿的虫虫并驾齐驱?

她冷圆圆的人生需要奔跑啊!

“秋老师不是回家拿衣物么,这么快就来了?”小圆圆啃着鸡肉,转移开话题。

“怕你们饿了,想早点赶回来。我打车回来的。”秋朵儿老实说。

小圆圆拿出手机给秋朵儿微信号上打了一百元红包,“秋老师,我替你报销。”

秋朵儿坚决不收,“那怎么行,我是自愿去坐出租车的,不能为你们增加额外的负担。

再说了,你们和夏总给的钱是我工资的几倍,坐多少次出租车不能坐?”

“秋老师,没事的,小圆圆给你,你就收下吧。”丝雨也帮腔。

秋朵儿坚持己见,硬是没有收小圆圆的红包。

吃完晚饭,小圆圆回卧房把门一关直接又去了电脑前,打开直播平台,房间里已经有超过五千名粉丝。

啊边走边做h文太深了h 第三章

不知为什么,听见凌二公子轻柔的声音,凤奕落瞬间崩不住了,眼泪唰唰唰的在他面前掉落下来。

巧灵本想着从袖口中拿出绢帕来替姑娘擦拭,可看到凌二公子眼神里满是心疼,很自然的退到了一边。

“怎么了?你怎么哭了?发生什么事情了?”

凌二公子越问,凤奕落哭的就越大声。

仿佛在他的面前没有任何顾忌,更不用遮盖和掩饰自己受伤的内心。

更像是要把今日受的所有委屈全部化成眼泪倾泻出来。

凌萧羽慌乱了,他从未见过凤奕落伤心成如此模样。

他不知所措,只好一把将凤奕落揽进怀里,把她的头靠在他的肩膀上,任凭她的泪水浸湿他的胸襟。

看来是受了莫大的委屈,那就让她哭个够吧!

不知道过了多久,只晓得天已经黑了下来,梨园门口的灯笼也都燃了起来,灯笼将两人的影子拉的纤长。

凤奕落渐渐的停止了哭泣,红着眼睛看着凌二公子。

“凌大哥,真是对不起,你看我把你的衣服都弄脏了。”

凌萧羽揉了揉她的头发,轻声道,

文学

“无妨,你可哭的痛快了?”

凤奕落没做声,只是闷闷的点了一下头。

“哭痛快了是不是就可以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何事?能让落落如此伤心痛哭的我看也就只有夜寒辰那个小子了,怎么,他欺负你了吗?”

凤奕落不知道如何说,巧灵在一旁替她急的不行,干脆跳出来将事情说了出来。

“凌二公子你是不知道那郡王殿下是有多过分,眼看着大婚就要到了,他竟然还去浮萃楼去赎一个青楼女子的身。

更过分的事是那青楼女子竟然还怀了郡王殿下的孩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