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厨房春潮|公车系到3

第1章厨房春潮 第一章

又过了片刻,台下哄乱声更大了。

这个时候,林青山来到青阳掌门面前:“青阳掌门,若是荆社长一直不来,咱们就要一直等下去吗?”

“这个…”

青阳掌门表现的有些“为难”。

“要我说,肯定是怕了!”

“那还用说?林掌门可是六重中段之境啊”

“昨天放了狠话,若是今天输了,啧啧…”

“就是怕丢人,直接不来了,无耻!”

“直接判林掌门胜吧,不能白费时间!”

“对,判林掌门胜!”

于是乎,有人带头,台下自发呐喊起来。

远处,苏墨言同样紧张,昨天晚上荆哲去找清秋并未回晋王府,早上也没见他,苏墨言只以为他住在青云门,一大早跟着清秋直接过来,哪里知道他会迟到?

旁边的晋王一脸淡然,脸上挂着笑意。

其实,他倒不希望这样,因为他相信荆哲无论如何也不会是林青山的对手,只要他敢上场,林青山就会好好给他上一课。

六重之上的强者,而且还有一层差距,难免会有失手的时候,失手的时候出现伤亡,也很正常不是?

不过唯一担忧的是,若是他真被打死,解药怎么办?

最近一段时日,晋王经常收到他儿子苏新平从京州传来的抱怨信,说是在京州过得日子跟坐监一样难受…

算了,不上场也好,让他回到京州,等苏新平安然返回津西,再对付他不迟!

于是,晋王对青阳掌门使了个眼色,青阳掌门会意,走出来说道:“无规矩不成方圆,荆社长迟迟不到,未向我们说明原因。众多江湖豪杰也不能在此等他一人,所以我们决定——”

“慢着!”

这个时候,荆哲姗姗来迟,从天外直接飞到了比武台上,对着林青山勾手。

“你上来呀!”

“……”

……

荆哲从青云门出来,直奔长生山禁地。

因为他刚到六重中段,真气能够外化,但对他来说非常生疏,刚才拿着清秋的衣服试验了几次,虽然不太成功,但他却找到了些感觉。

于是找了这么一个安静的地方,快速的将六重中段的境界都给试验了一遍,并且已经逐渐摸清了些真气外化的技巧。

飞过来的时候恰好看到这一幕,心道好险,差点因为迟到被除名。

“荆社长…来的有些迟啊!”

青阳掌门愣了一下,说道。

“昨天晚上做了几个梦,有点累啊!”

说这话的时候往台下扫了一眼,视线落在清秋身上的时候,清秋直接面红耳赤,瞪他一眼,把头垂下。

旁边的裴云汐见状,啐了一口。

荆哲笑笑,随后道:“所以才起晚了,快点比武,赢了我好回去补一觉!”

“哗!”

台下一阵喧嚣哄闹。

而脸色最难看的当属林青山了,恶狠狠的盯着荆哲:“大言不惭!”

“有本事上来走两步呀!在那叽叽歪歪,跟个娘们一样!”

“哼!”

林青山爆喝一声,蹬地而起,一跃便来到了比武台上。

“开始吧!”

不等青阳掌门发话,荆哲率先开口。

“林掌门,杀了他,替我徒儿报仇,以后昆仑派唯青城派马首是瞻!”

荆哲转头去看,才发现说话的是昆仑派掌门关延吉。

报仇?

第1章厨房春潮 第二章

李二陛下有些后悔,早知如此,自己应该晚一些过来,无论那些重伤俘虏如何处置,那都是程咬金的实情。处置得好了,自然有他一份功劳,若是出了差错,责任也得由他来背。

自己若是拿了主意,无论导致敌军同仇敌忾亦或是唐军心生怨尤,那就都成了自己的责任。

处事不明,自然是平庸之君主……

李二陛下如何肯背上这个大锅?

所以他立马转头,见到身后诸人尽皆低眉垂眼盯着自己脚尖,绝不与自己目光对视,只得看着李绩询问道:“英国公以为,该当如何处置?”

没办法,不是朕不公道,可谁叫你是宰辅之首呢?

李绩:“……”

合着你们都知道此事不好处置,搞不好就要背黑锅,所以都滑不留手绝不沾边儿,却推到咱身上是吧?

这跟我有个毛的关系啊!

可是陛下询问了,他就不能再次推脱,满腹怨念的想了想,道:“暂且收押在大城山城吧,让随军郎中尽力救治,勿要吝惜药材。上天有好生之德,吾大唐以仁义立国,泽被天下,不能放弃任何一个可救之人,即便是一个微不足道的俘虏。”

这件事没有两全其美

文学

的法子,怎么做都有可能引发后患。

两害相权取其轻,也就只能忽略唐军兵卒的不满,对俘虏进行救治。若是他此刻敢下令将这些俘虏弃之不顾,任其自生自灭,且不说平穰城内的守军会否同仇敌忾,迸发出极大之战斗力,就连长安城内那些个饱学鸿儒亦将痛斥他李绩“狠辣冷血”“有伤天和”,四处抹黑他的人品,使得千夫所指,声名狼藉……

李二陛下满意了。

他才不在乎那些个俘虏如何处置,是生是死他根本不放在心上,只要别事后将责任摊到他的头上,那就万事大吉。

既然这件事已经定下,主意是李绩拿的,是功是过那自然都是李绩的实情,他果断转化话题:“安鹤宫内是否已经将敌军清剿干净?”

程咬金道:“昨夜攻陷安鹤宫,薛将军便已经连夜清剿宫内,只不过有千余溃军遁入安鹤宫后山,那里山高林密、沟壑纵横,追踪不易,故而不予理会,料想也不会出什么岔子。”

李二陛下颔首。

千余人的溃军,撒进大山里根本追无可追,况且军队一旦溃散,便丧失全部战斗力,不足为患。

一旁的李绩却皱眉道:“如何确认只有千余溃军?”

一场大战,敌我双方混战不休,战后极短的时间内是很难统计双方战损的,眼下程咬金却这般笃定溃兵只有千余人,这并不附和常理。

程咬金愣了一下,他根本没有想过这个问题,薛万彻报上来,他便深信不疑……

“长孙冲的密信之中,与他换防的高延武率军五千至六千进驻安鹤宫,眼下敌军伤亡人数加在一起尚缺额千余,这些缺额自然就是溃兵……”

程咬金解释。

李绩却道:“由此可知,长孙冲对于换防之军队人数根本并无一个确认之数字,只是大略估计所得。万一他估计有错,这只部队的人数是七千、八千,甚至一万……这么多的溃兵潜藏于安鹤宫后山之中,正值大军攻略平穰城的紧要关头,所有兵力都向前线输送,若是有人将这些溃兵组织起来,忽如其来的杀出来,你可知会造成何等严重之后果?”

程咬金冷汗涔涔。

这种危险是很可能存在的……

一支军队的人数并非恒定,会由于各种各样的愿意增多或者减少,尤其是高句丽军队建制不完备,同样的一军,有的只有五六千人,有的却多达万余人,战斗力更是天差地别。

长孙冲并不知道与其换防的军队到底多少人,只是做出一个预计,那就代表有可能出错。

若是如李绩担忧的那样,四五千人遁入山林,在某一位将领的领导之下重新聚拢,然后陡然杀出……

第1章厨房春潮 第三章

不知不觉这本书就二十万字了。

有时候总是觉得时间过得很快——构思这本书的时候,我才初二。等真正把这本书付诸实践,我都已经是个大一的家伙啦。

第一卷结束了,突然有些感慨颇多:不成想年少时一时兴起的这些幻想,有朝一日真的能把它们变成我笔下的现实。

他们似乎并不是我笔下晦涩的文字——而是有血有肉活生生的、曾经陪伴我日日夜夜地完成那些少年冒险的故人们。

那时候满腔热血,总想着小小年纪成就一番伟业,奈何现在翻翻之前的文字(前五章都是初中高一的文笔),发觉了许多常识性的错误,往往气馁,一度想要弃笔,却静下来想想也不过是年少走到如今的一步一个脚印。哪怕幼稚,但也真情实感。

可能有朋友发现了,我笔下的角色人设有些崩盘了……实在抱歉。从今日起,我会努力地更正过来的。

那么,请允许我来正式地介绍一下自己——以及我的作品吧。

——————————————

我是山海溯涣。

小学时想当作家,初中时想当作家,高中时想当作家,如今也非常幸运地考进了汉文学专业。

《野有鹿》这本书,最早诞生于初二初三的构想。当时的大纲和现在的故事还有很大的区别。当年

文学

的主角也不叫南庐渊——叫什么我也不大记得了。女主角也不叫陆流斓。但是想必大家还是能够窥见一点稚嫩的影子——比如连氏和名和字的概念都没弄清楚。

年少时家里不允许写作,于是一直也没将一本书正式签约在网络上。犹记得当年发表了一本书叫《帝门风云》,后来删掉了,当然也有在不断完善,相信在《野有鹿》这本书完结后就能和大家见面。

一开始其实并没有想要将这本书写得很长,后来写着写着刹不住笔,光第一卷就二十万字,后头还有两三卷呢——想来还是顺其自然的好。至于最后到底有多少字,那就看我的造化了。

非常感谢山猫责编给了我签约的机会,虽然我的数据并不太尽如人意……但是至少是一次尝试,相信在第一卷结束后,我会做得更好。

实不相瞒,当年许多的幻想,我都已经写成了大纲,并且按照顺序排列成了一条线。当然这些大纲在面世成为故事之前还需要很长时间的千锤百炼。

大学考的是汉文学,当然因为兴趣原因,有很认真地在学习中国通史,如果不嫌弃的话,欢迎同好们和我交流相关的见解。若有出入,那就和而不同好啦!

说来我作为一个成年人,其实无趣得很——也感谢有这样一个平台供我能够实现自己一直以来的愿望,并且能够和非常喜欢的作者在同一个网站里,也算是给作为小炮灰的我一个很大的安慰吧。

那么来说说我的作品吧。

当年我写了27本大纲(别问我我也不知道那时候的我是得有多精力充沛多无所事事才能干出这么一大堆东西来)。这些大纲经过我高考后的整理,筛去部分被家里人撕毁的草稿,最后还剩下大概十七八本。大概就是两套完整的世界观和三本独立在外的故事。而《野有鹿》就是架空世界观中处在比较靠前位置上的一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