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委屈离家出走被惩罚、快穿之女配紧致h

受委屈离家出走被惩罚 第一章

江澄一夜未睡,盯着幔帐发呆,怀中温热娇软的躯体提醒着他到底干了什么混账事。虽然这事他想做很久了,但这样发生绝对不在他的计划之内,万一阿慕生气怎么办?万一阿慕再一次一走了之怎么办?万一……太多不确定的因素让江澄不敢去赌,傲慢自负的江宗主终于也尝到了后悔的滋味。

“唔……”

怀中之人发出声响,江澄顿时全身僵硬,一动不敢动,若让余弋和阿慕见到此时的江澄,不知会被他二人嘲笑多久。

魏浅缓缓睁开眼,感觉自己这一觉睡得和平时不一样,身子暖融融的,感觉靠着一个大火炉,自己双手死死抱着这个大火炉,睁开眼才发现这个大火炉原来是自家晚吟哥哥。

晚吟哥哥!

魏浅瞪大眼,昨夜的记忆瞬间回笼,魏浅默默地把自己埋进被窝,只露出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

江澄在魏浅醒来之前想过无数种魏浅可能会有的反应,可能会骂他,可能会哭,甚至可能离开,唯独没想过魏浅会把自己埋进被窝,埋起来就可以当做什么事都没做过吗。江澄被魏浅萌的心都化了,怎么可以这么可爱!

同时江澄在心里也松了一口气,甚至是欣喜若狂了,要早知道魏浅不排斥自己,他还等那么长时间干什么!

江澄把被子往下拉了拉,好笑道:“别闷坏了。”

魏浅发现自己还穿着亵衣就任由江澄把被子拉下去,脑子转了好几转才想起来。

“江晚吟,你看看你自己干了什么事!”

魏浅怒视着他,自以为气势很足,其实看在江澄眼里跟小兔子似的毫无威胁力。

江澄蹭蹭魏浅的脸颊,偷了个香吻后道:“其实现在天还不是很早,我们要不回忆一下我昨晚干了什么?”

魏浅听罢后沉默,抱住江澄蹭了蹭,软软道:“晚吟哥哥最好了,我累。”

江澄本来也没打算怎么样,只是吓唬吓唬魏浅而已,但被魏浅这一蹭可不得了。

“嘶——魏不慕,我告诉你,不许玩儿火。”

魏浅抬头,眨眨眼,很是无辜。

江澄却不中招,小时候每次魏浅做了坏事对自家阿娘这么眨眨眼,准什么事都没有,换了自己和魏无羡就是一顿紫电,完了还得跪祠堂,这个小没良心的还搬把椅子捧着莲藕排骨汤坐在旁边嘲笑他们!

想起往事,江澄恨得牙痒痒,捏捏魏浅的小脸蛋,翻身压上就是一记热吻。然而吻着吻着就开始不对劲了,魏浅明显感觉到了江澄某处的变化,俏脸一红,推开江澄,缩到床脚,咬着被子,活像良家妇女见了浪荡子。

江澄看得心中越发好笑,阿慕这段时间真是越来越可爱了,不,也不是,准确来说是越来越像以前的魏浅了。

江澄花了好一会儿才平复了某处的蠢蠢欲动,一把捞过魏浅,把被子抢出来。

江澄无奈,“脏不脏?”

魏浅看着江澄不语,江澄嗅着魏浅身上的的浅香,魏浅身上一直有一种淡淡的莲花香,不同于他身上在莲池中混出来的莲花清香,更像百花香,只是莲花的味道格外浓,因此阿娘从小就说魏浅就应该是他莲花坞的人。

“阿慕,我们回去就成亲好不好,你当莲花坞的女主人好不好?”江澄哑声问道,这句话他从十五岁就想问了,只是发生了这么多事,经历了这么多,他甚至一度认为这句话再没有说出口的可能了,只是幸好,老天爷夺走了他的父母兄弟,终究还是把他最心爱的女人留了下来。

魏浅似乎又困了,迷迷糊糊说道:“后一条可以,前一条得等等。”

江澄了然,“等魏无羡回来?”

“嗯……”

江澄却有些犹豫,“魏无羡……真的会回来吗?”

魏浅信誓旦旦道:“肯定会的啦,就是变成了鬼,哥哥也会修炼有成来见我的,他发过天地誓言,而且哥哥厉害得很,死了一次,他前世的记忆也会回来,两辈子的记忆加起来他还没办法回来的话,那他还当什么二皇子,当什么夷陵老祖。”

江澄被魏浅这么一说,也不禁自信了很,毕竟上一辈子入魔,这辈子入鬼道,均开了一派之宗的人,应该是没那么废物的吧,不过……

“什么事天地誓言?”

“对天地立誓……”魏浅闭上眼,在江澄怀里找了个好位置,这才接着道,“若违誓,天地同诛。所以啦,哥哥死的时候有没有什么天地异象,说明他魂魄还在,没什么好担心的。”

江澄听到最后一句,不禁笑了,又捏了捏魏浅软滑的小脸,“你心可真大。”

魏浅不满的哼哼两声,“天地誓言难立得很,但一旦成立,想违背也难得很,毕竟天地自然的力量虽然缥缈,然也很强悍。换句话说,哥哥就算是想灰飞烟灭,也得看天地规则让不让。”

受委屈离家出走被惩罚 第二章

夜色很美。

但他想看的是站在他身旁的人。

聂锦瑟听到段肆言的话,有些不服气的插着腰,轻哼一声。

“舅舅,小锦瑟可不是小孩子,你别以为这种话就可以把我糊弄过去!”

她说完,似乎是为了给自己增加气势,还十分神气的跺了跺脚。

文学

段肆言“……”

他看着那个只到他大腿处,努力踮着脚尖的聂锦瑟诡异的沉默了下来。

人小鬼大的……

聂锦瑟察觉到了段肆言看过来的眼神,更加生气了。

“舅舅,人家不理你了!”

说完,便有些气急败坏的转过去,然后爬上一旁的石梯,手臂搭在了围栏上。

然后双手抬起,手心撑着自己的下巴。

一副‘我生气了,不想搭理舅舅’的神情表现在了脸上。

段肆言哑然失笑。

他走了过来,站在聂锦瑟身后,哄着这个小祖宗。

“是舅舅的错,舅舅给你道歉,不要不理我好不好?”

段肆言温柔的出声。

如果是外面那些苦苦想要和段肆言联姻的贵族千金们看到段肆言这一幕,恐怕会被刺激的疯掉。

毕竟她们使出了多少浑身解数,都无法得到段肆言一个正眼相待,更别提这般温柔的哄着了。

聂锦瑟眼珠子微转,似乎是在考虑要不要原谅段肆言。

段肆言看着聂锦瑟思考的模样,气定神闲的等着聂锦瑟的回答。

聂锦瑟的确思考了几秒,然后她还没思考出来,耳边便陡然响起尖锐的划破声。

‘咻!——’

呼啸着划过夜幕,随着一声声‘砰砰砰砰……’的声音响起,绚烂的烟火在夜空中绽放。

受委屈离家出走被惩罚 第三章

“怎么回事?”

“昨晚我们按照女巫的吩咐点火炉进行尝试,今天一早便发现好多人晕过去了!”

江羽……

这怕是一氧化碳中毒了吧?

江羽没有找到煤矿,只能让他们烧干柴,毕竟四周就是森林,最不缺的就是干柴。

“人在哪?”

“在空地上。”

江羽闻言松了口气,还好,知道把人搬出来。

江羽过去挨个检查了一下,好在这些人只是晕了过去。

茅草房的密封性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这些人中毒的时间应该不是很长。

将这些人弄醒,江羽返回山洞找女巫说明情况,然后让女巫多去强调几遍泥火炉的使用注意事项。

泥火炉的烟囱是直接用泥土垒起来镶嵌在茅草屋墙壁内的,泥火炉也是直接连接着烟囱的,当初江羽让人们做这些的时候就说过中毒的事情,但现在还是有些人会中毒!

好在没有死人!

“首领,食物可能没有那么充足。”

虽然这段时间一直没有停止狩猎,再加上为了开辟居住环境,保证人们的安全,山洞周围的大小型食草动物和食肉动物都被捕杀了,但是这些肉类根本不可能支撑将近四百口人度过一整个冬天。

但是江羽并不是很慌,“过冬期间可以外出捕猎,放心吧,食物会够的。”实在不行的话江羽就要偷偷给他们塞辟谷丹了,辟谷丹碾碎放进水里,喝下去之后保准你好几天不想吃饭!

女巫见江羽这么说,也就放心了,这段时间江羽说什么她就信什么,毕竟是神鸟选中的人!

食物既然不用发愁,女巫便提出了另外一个问题,“冬天是其他部落最容易四处抢夺食物和工具的时候,咱们……”咱们这么点人,恐怕抵御不了,到时候还得让神鸟出面。

江羽倒是不打算让火灵鸟出来干架了,虽然抵御其他部落的人会有伤亡,但是绝对不能让他们什么事情都依靠火灵鸟。

“放心吧,不要怕,实在不行还有神鸟!”江羽其实并不担心,青铜和铁的产出虽然不是很多,但是现在那些开辟防火带的人手中基本人手一把斧头。

到时候跟其他部落交战,对面拿着石器给你一下,你骨折了,你拿着斧头给别人一下,别人脑袋掉了,你看对面慌不慌!

再说了,江羽这段时间不停的偷偷在部落里的事物上加料,现在土部落和叉部落的人一个个壮的跟牛一样,一个土部落或者叉部落的人怎么也对打两个对面的敌人吧?

天气彻底转凉,一夜大雪过后,那条河的部分河面已经开始结冰,江羽本想裹着厚厚的兽皮出来欣赏一下原始世界

文学

银装素裹的美景,结果一出山洞,江羽整个人都不好了。

“完蛋!茅草屋顶不住这么大的雪啊!”

这一个个的茅草屋现在还算是坚挺,能够支撑将近二十厘米厚的雪,但现在大雪没有丝毫停止的迹象,再这样下下去这些茅草屋分分钟就得被压塌。

“女巫!女巫!”欣赏美景的心情没有了,江羽转身进入山洞去将女巫喊了起来。

“首领,怎么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