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被多人用道具玩弄调教|啊哦快点好深用力bl啊快

被被多人用道具玩弄调教 第一章

一位身穿红色衣裙的女子,短而微蓬的红裙遮不住青裸的双腿,那双腿光滑赤裸,带着令人眼眩的诱惑的意味,小腿上的红色长靴就像是锦鲤的尾,隐约可见的柔美腰身让她身上天然生出清纯与魅惑两和味道。

叶红鱼正翻看着日字卷天书,不知为何,专心致志的她,陡然蹙眉,抬头看向某处,旋即放下书册,一步步走向某处。

正在甜蜜秀恩爱的隆庆与陆晨迦,被猛然打断,陆晨迦含怒看着眼前的红色:“道痴,你这是做什么?”

叶红鱼一脸冷漠,略带傲气:“你们扰了我看书,而且此处也不是你们该来的地方。”

隆庆颇有微词:“道痴姑娘,这整个桃山,何处是我与晨迦不该来的地方。”

“此处是西陵的不可知之地,若无邀请,你这辈子也是无法进入的。”

陆晨迦有所不满:“道痴,就算你自幼在西陵不可知之地知守观学习,也不该如此傲慢无礼。”

“我若就是如此傲慢无礼,你能怎样?”叶红鱼露出傲慢之色。

隆庆沉声:“请道痴自重!”说着,隆庆便要动手,手中浮现绽放的桃花,丝丝骇人的威势流露。

叶红鱼嗤笑着挥了挥衣袖,桃花顿时破碎:“心有羁绊,自困樊笼,道心蒙尘,难堪大任。”

看着陆晨迦手握剑柄,似要动手,叶红鱼催动一股天地元气,阻止她,同时说道:“陆晨迦,天下三痴中,你连书痴莫山山都不如,还想在我面前拔剑吗?”

隆庆看着离去的叶红鱼,心中不由想到:她早已强大到知命境界,却刻意不去破境。

………..

叶简跟着颜瑟学习符道,装作不经意问颜瑟:“师父,我那师兄是哪里人呀?”

颜瑟大师随口答道:“燕国人氏,有什么问题吗?”

叶简笑眯眯的说:“春风亭那晚,我好像见到我这位师兄,和一些图谋不轨的人聚在一起。”

颜瑟大师面色严肃:“你确定?”

叶简坚定的点了点头:“师父,你要相信我,我这位师兄他是西陵派来潜伏十几年的卧底,你只要用心调查,绝对会有所发现,若是没有发现,徒弟任你处置,不过调查的时候别被发现了,否则他一定会逃走。”

颜瑟神情凝重:“嗯,你别告诉其他人,这件事我会查清楚。”

随后颜瑟轻叹一声,旋即平静的问道:“好了,现在我们继续开始学习符道吧。你可知道符道是什么意思?”

叶简微微思索:“符道,难道是用符去解释?”

颜瑟眼神放光:“好啊,好啊,没想到你居然能摆脱世俗固有的思维。没错,符道就是以符道之。”

被被多人用道具玩弄调教 第二章

又到了万众期待的每卷总结部分,呃,大概只有我自己这么期待吧。

其实吧,这个时间蛮尴尬的,再多写几章,到12月31号就好了,那样就可以把上架感言合并过来,省得麻烦。

当然,这也有好处,到了1月1号就要上架了,12月31号完结第一部,我还敢请假的啊?

所以说,万事万物都是有利有弊。

说回第一部本身,因为诡秘本身写得很沉重,长夜再延续这个基调,不仅会显得重复,而且没有缓冲和调节和余地,另外,我前面几本小说,除了小孟,其他在性格和内在上,都有较大的相似性,只是某一方面和部分细节上有不同的地方。

所以,我想挑战一个和之前完全不一样的主角,突破自己的局限。

基于这两点,我之前就说过了,打算写一个精神病式的主角,一方面,这对我是一个全新的体验,另一方面,也能给比较昏暗的背景带来欢乐,冲淡水面下潜流的悲伤。

我不是精神病人,笑,我没法真正地模拟精神病的思路,这是挡在我真正创作前的最大障碍,经过反复的思考,我想到了一个办法,那就是放弃绝大部分心理活动,用行动和语言来塑造人物。

采用这个办法后,我惊喜地发现,这和以往的创作有了很大的不同,我不再是预先设定这是个什么性格的人,他的喜好是什么,他的小缺点是什么,他的人物弧光在哪里,而是给出他的背景,他过去的经历,然后,在他遇上不同事情的时候,从背景、经历、人物状态出发,推出不同的反应。

这么写着写着,我才发现,商见曜原来是这么一个人。

这对看小说的朋友来说,可能没什么意义,因为不管用什么方法,归根究底都是在塑造人物,不存在高低之分,但对写作者来说,这种船新的感受,特别的美妙。

这不是在夸我自己写得好,这一点并不存在

文学

,初次尝试一个手法肯定是有各种各样问题的,但一点点开拓出来,试探出来,很有成就感。

这种写法也不是没有短板和弊端,至少我现在就发现好几个:

一是没有了心理活动,就少了营造代入感的最有力武器,这对一本网络小说来说,相当麻烦,而没有了代入感,很多剧情就没法铺开张力。

二是人物的初步塑造会拉得很长,我大概在水围镇那次,商见曜一点点给小女孩把牛肉分开的时候,我才觉得这个人物的双脚真正站到了地上。

三是也没法靠心理活动来快速给一个新出场的人物贴标签,加深印象,塑造形象。

再结合我在第一部作死地采用了类似游记和公路片的写法,整个故事的推进因此难以绷起太大的张力,没能很快地把一些配角立起来,以至于明明发生了许多起伏,剧情却显得缓慢。

这个写法也有自己的好处:

当缺少心理活动后,塑造人物就更多地依赖互动,而一旦互动变多,经常出现的人物就自然而然地鲜明和丰满起来。

而在第一部里面,主要就是旧调小组的成员。

这一点我是可以稍微自夸一下的,不过嘛,目前剧情还太少,人物的弧光肯定是还没法带出来的,只希望之后能做好。

被被多人用道具玩弄调教 第三章

随后的一个月里,周轩就带着盛绮晴姐妹和凯撒去日本玩了。

这一个月中,到是没有遇到什么糟心事。毕竟就是去日本旅游,能遇到什么事情。最多也就是钱花的有点多,但周轩最不缺的就是钱了。他们该怎么玩就怎么玩,把日本值得去玩的地方都好好逛了一次。

周轩也在一边玩一边重修内功、法诀,进度还真不慢。

内功方面,他用《先天功》来打基础。等基础打扎实后,就转修《九阳真经》。

他刚开始内力全无,跟被废了一次似的。但好在以前打通的经脉还是畅通状态,内力重修起来也不慢。

所以他就打算,用最中正平和的《先天功》来打基础。这样打下的基础最为牢固,后面再转修《九阳真经》。而且也可以用最快的速度,恢复以前的大半内力。

周轩对《九阳真经》的经验最为丰富,相信只需要一年半载就能练到九阳大成的境界。而且他的储物空间里面,可还有不少菩斯曲蛇胆、大还丹、等诸多百年以上的珍贵药材。

正是因为有这些灵丹妙药在,他才能这么有信心。不然别说一年半载,三年五载也有可能。

虽说《九阳真经》对他来说毫无瓶颈,但如今却没有了以前的浑厚内力支撑。所有一切都要从头开始,需要的是苦磨功夫。

随后的一个月里,周轩就带着盛绮晴姐妹和凯撒去日本玩了。

这一个月中,到是没有遇到什么糟心事。毕竟就是去日本旅游,能遇到什么事情。最多也就是钱花的有点多,但周轩最不缺的就是钱了。他们该怎么玩就怎么玩,把日本值得去玩的地方都好好逛了一次。

周轩也在一边玩一边重修内功、法诀,进度还真不慢。

内功方面,他用《先天功》来打基础。等基础打扎实后,就转修《九阳真经》。

他刚开始内力全无,跟被废了一次似的。但好在以前打通的经脉还是畅通状态,内力重修起来也不慢。

所以他就打算,用最中正平和的《先天功》来打基础。这样打下的基础最为牢固,后面再转修《九阳真经》。而且也可以用最快的速度,恢复以前的大半内力。

周轩对《九阳真经》的经验最为丰富,相信只需要一年半载就能练到九阳大成的境界。而且他的储物空间里面,可还有不少菩斯曲蛇胆、大还丹、等诸多百年以上的珍贵药材。

正是因为有这些灵丹妙药在,他才能这么有信心。不然别说一年半载,三年五载也有可能。

虽说《九阳真经》对他来说毫无瓶颈,但如今却没有了以前的浑厚内力支撑。所有一切都要从头开始,需要的是苦磨功夫。

随后的一个月里,周轩就带着盛绮晴姐妹和凯撒去日本玩了。

这一个月中,到是没有遇到什么糟心事。毕竟就是去日本旅游,能遇到什么事情。最多也就是钱花的有点多,但周轩最不缺的就是钱了。他们该怎么玩就怎么玩,把日本值得去玩的地方都好好逛了一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