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的尤物人妻;被被多人用道具玩弄调教

朋友的尤物人妻 第一章

顾宴期把房间的门推开,打算叫傅枝和厉南礼下楼吃饭。

傅枝骨节分明的手指在键盘上敲击着,声音淡淡的开口:“你们先吃,我解决一下私人恩怨,很快就去。”

顾宴期又推开了书房的大门。

厉南礼头也不抬,“解决私事,等我五分钟。”

顾宴期:“……”

所以,你们两个人这句式,我听着好像是在说一件事情啊。

厉南礼低头,轻松破解了站点百分之八十的防火墙,正要进一步的时候,情况突然发生了转变。

厉南礼的电脑,忽然飘过了白色的雪花,闪了下,紧接着,是黑色页面下到处滚动的白色代码。

这一幕无比的似曾相识。

厉南礼的心口抖了一下。

深色的薄唇抿成一条线,清冷深沉的眸子眯了下,指尖没有第一时间运作。

二队那边同一时间感觉到接连的主机不对劲,“怎么回事?”

“对方的网站维护程序员换了。”厉南礼抿着唇,“这个网站是哪家的?”

照理,小网站小公司,是请不到这样的高手。

二队那边沉默了一下,避重就轻,开口道:“一地头蛇公司,绑了四五队,我们解决不了,这才来找你。”

三队想也转移话题道:“这个任务是不是有点太费力了?要不我们一起搞一下吧,积分不用给我们分。”

“不需要。”厉南礼的指尖点在键盘上,“少添乱。”

语气中有点,你们太菜,不配和爸爸一起搞对面的意思。

而且这个攻克网站,靠的也不是人数多。

就像对方网站,起先被厉南礼攻克的时候,少说也有十来个程序员在拦截,但是都没有办法把人拦截下来,但现在对方却换了一个人,很明显,对方的主机被一个人掌握在手里,轻松的破解了厉南礼植入的病毒。

就这一点就表明,菜鸡聚堆还是菜鸡。

厉南礼看着电脑上被植入的病毒。

忽然闪到电脑里的白兔子,拿着红色的萝卜,嚼地满嘴的萝卜碎末,而后,“噗噗噗——”的对着厉南礼的方向吐了一大口萝卜末。

耷拉在肩膀的兔耳朵,凶巴巴的立起来,浑身上下都是‘我不好惹’,‘我超凶的’大佬气息。

这个病毒软件……

好像有点萌啊。

厉南礼眉梢

文学

挑了下,黑色的瞳仁里闪过各式各样的英文,他拖着腮的那只手,自然地改放到了键盘上,摆明了要和对方杠。

一般来说,无论是国内外,每年都会召开相应的黑客大赛。

像是黑客联盟他们发起的比赛就难很多,除了笔试,差不多就是这种1v1或者1v5,1v100的黑客比赛。

互相攻击彼此的电脑,在维护个人电脑的安全防护的同时,在对方的电脑上安装病毒,攻克对方的电脑程序来判断输赢。

——

此刻,坐在房间沙发上的傅枝在看见对方很快破解植入病毒,再次卷土重来,眸色一深,快速切换游戏界面关闭,而后返回,确保电脑网速后,手速也提快了一倍。

江宁北给傅枝发消息:【怎么样啊?我看他要给你们傅氏的网站官方页面攻克出开了!他不会真的给你们公司的程序搞崩了吧?】

【崩不了。】傅枝百忙之中抽空回了一句。

重案组的其他几队队长和江宁北一样没有参与到这个攻克的过场当中,但是连着的语音,四周都是噼里啪啦敲键盘的声音,很明显的,气氛已经紧绷到了极致。

光听敲键盘的声音就知道对方的手速已经达到了极致。

再看页面的数据,百分之八十五上下浮动,可见彼此都没有占到多少便宜。

他们一群人如坐针毡如芒在背如鲠在喉。

这时候,终于,局势发生了逆转。

厉南礼抓到对方的漏洞,很轻易地植入了病毒。

百分之九十的页面被攻克下来。

“啪——”

屏幕闪出了亮光。

而后,凝神,定睛去看。

明晃晃的四个大字——“傅氏集团”。

傅氏集……嗯?打扰一下,傅什么?

厉南礼的手指尖都顿住了。

手机里,二队还在夸,“不愧是一队,还差百分之十,这事轻松解决了!”

厉南礼:“???”

“你让我查的是傅氏?”厉南礼的声音淬了毒一样。

二队意识到,心口一紧,“嗯。”

你他妈的。

你演我啊!

“不查了,这账回来再算。”

厉南礼说着,耳机被他扯下来扔到桌面上,挂断电话。

兔子,胡萝卜,还有和之前如出一辙的病毒软件和手段……

厉南礼看向卧房。

沙发上。

傅枝看着电脑屏幕上原本快速攻击的病毒软件,在她的操作下被消除后,没有后续的跟进,眉心拧起。

不打了?认输了?知道怕了?

那不行啊!

她这IP地址还没给查出来啊!

不管对方是由于什么原因忽然消失不见,傅枝这边抓住了机会。

把趁他病要他命贯彻落实到了极致!

手上的键盘敲得飞快,眼看已经将对方的地址定位到了缅甸祥云街,正要再近一步,忽然,一只手,从她眼前晃过。

将整个电脑,完完全全地盖住。

合死,不留一点缝隙。

在追踪IP地址的过程中,一旦出现电脑待机的情况,就会丢失IP地址,甚至被对方抓住机会反侦查!

“很晚了,”厉南礼面不改色心不跳:“别打游戏了,下去吃饭。”

傅枝:“……”

傅枝:“!!!!”

傅枝:“??????”

她现在,一点没有干饭的心思好吗?

傅枝的视线从电脑身上移到厉南礼的身上,张了张嘴,千言万语,汇聚成一句,“干的漂亮。”

极致的嘲讽。

厉南礼轻咳一声,从书房等我跑到距离大概只有几秒的时间,在这几秒之内,厉南礼确信,傅枝没有搜到他的IP地址。

“给你点了奶茶。”

那行吧。

傅枝的心态崩的快好的也快。

她大概是确信自己能够抓住一队,捏死,也没有特别纠结这件事情。

反倒是厉南礼,不经意地问她,“在想游戏?”

朋友的尤物人妻 第二章

某天,纪辰带着自己软嘟嘟的妹妹回到房间,纪星眼眶红红的,显然是刚刚哭过的样子。

“哥哥,我想和麻麻睡觉觉。”纪星抱着自己的小猪佩奇,一脸不情愿的看着和自己一般软萌的纪辰。

纪辰装出一副小大人的样子敲了一下她的脑袋,“不行,粑粑说他和麻麻要进行一项伟大的工程,我们不能去打扰他们。”

纪星扁了扁嘴,水灵灵的大眼睛充斥着委屈。

“上床睡觉。”纪辰捏了捏自己妹妹的满是胶原蛋白的小脸。

纪星委屈的眨了眨眼,迈着小短腿跑到自己的床边,费力的往上爬,两只小手抓着床,一条小短腿用力的在地上蹬啊蹬,还有一条小短腿已经跨到了床上,整个人就像挂在床边一般。

然后手没抓稳,啪的摔了下来。

“唔唔唔,哥哥我爬不上去。”小纪星哭了出来。

纪辰一脸无奈,嫌弃的看了她一眼,说,“兄妹年纪一般大,为什么你就是个小短腿呢。”

纪星撇了撇嘴,“我也不想啊。”

纪辰无奈的把她拖上了床。

“哥哥,我想听你讲故事。”纪星大大的眼睛可怜兮兮是看着纪辰。

纪辰:“从前有只丑小鸭,走着走着就被大灰狼给吃了。”

纪星:…

“哥哥,丑小鸭的故事不是这样的。”

“时间太久了,我记不住了,给你换一个。”纪辰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继续道,“一个皇帝听了两个骗子的话,穿着一身红色比基尼去街上逛呀逛。”

纪星听得有些懵,弱弱的开口,“哥哥,皇帝的新装不是这样的,皇帝是没有穿衣服,还有,哥哥,比基尼是什么?”纪星好奇的问。

纪辰:…

“时间不早了,早点睡吧!”

朋友的尤物人妻 第三章

“焱儿莫说笑。”慕容玉隐笑得有些艰难。

慕容羽焱嘴角一扯,“微臣看上去很爱开玩笑?”

“……慕容羽焱,不要说这种大逆不道的话!”

慕容玉隐自知亏欠她的,但是也容不得她这般挑衅皇权!

一声吼将朝上大臣都镇住了,一时整个大殿鸦雀无声。

“呵——”慕容羽焱冷笑一声,“怎么?你赐死我父君时也没见你这般护着啊,既然陛下你要护着,那也就不要拐弯抹角了,我要的不多……”

“焱儿!”慕容玉隐喊完便倒了下去。

“陛下!”

“陛下!摄政王你怎能这般没心,她好歹是你的母亲啊!”

“传御医,快……”

“……”

慕容羽焱只是淡然地撇了一眼,对于那些话根本不放在心上,嘴角的嘲讽怎么看都异常刺眼。

就算死了,也和她没关系。

想到还不知道在哪的小家伙,眼神一暗。

眼眸一如既往的深邃,却多了一份偏执。

看来得自己去找了。

——

莫幽眠放下手里的饰物,定定地望着镜子里的自己。

摄政王这般,朝廷都束手无策,如果她的淼儿上位之后……

眼里满是算计,放在梳妆台上的手渐渐紧握。

这样的事情绝不可出现!

刺啦——

什么东西穿窗而入,像是划破了空气,刺耳的声音引起耳朵一阵轰鸣。

“不要尖叫哦,凤后,会很吵。”

看着刺在梳妆台上的飞镖还散发着寒光,他唇色惨白,两眼充满恐惧,却又不敢出声。

还差一点。

差一点他就没命了。

是……是她。

“凤后真的是长得很好看呢,这张皮还真是不错。”

声音从身后传来,那张熟悉的脸逐渐出现在他的视线内。

慕容羽焱歪着脑袋望着他,从未认真看过这个男人,仔细一看,他眉宇间似乎与那人有几分相似。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