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娇花灌溉系统;虐乳小说

快穿之娇花灌溉系统 第一章

她生前,历经苦难,尝遍人心薄凉,一生无爱,就连获得短暂的温情也不过一汪虚假好看的水中月罢了。

可正是因为如此,女尸对于温柔的善意,才格外地敏感。

就像是一只冻久小兽,对于冰冷的温度已经麻木,若能够触及一点有温度的事物,她已经能够清楚地分辨清楚,这温度是真是假。

“唔……”

就在这时,百里安身侧陷入昏迷的方歌渔忽然发出一声梦呓,瞬间就将女尸从恍惚之中拉到了冰冷的现实中来。

女尸眼底的迷茫惘然一点一点地消失殆尽。

她似乎是意识到了此刻百里安身边躺着的那个人是谁,她不禁扯起唇角,露出一个嘲弄的笑容。

很奇怪,面对‘云书朗’的时候,女尸荷砂表现出的情绪是冷漠讥嘲的。

可是当她意识到‘陶子嫣’也在这间屋内后,眼底尽是藏不住的疯狂怨毒与恨。

百里安察觉到了她的情绪变化,甚至连她腰间的人皮小鼓都开始肆虐出肉眼可见的邪意。

他撑直身体,平静的目光开始变得警惕起来,以一个守护的姿态挡在了方歌渔的面前。

谁知,眼底深怨藏不住的女尸却是没有进行下一步的攻击,她没生腿似的向后飘出两米远,像是一只夜色下的怨鬼浮在半空之中,一只手掌托起腰间的小鼓。

她扯嘴一笑,道:“我会让她,变得和我一样。”

百里安抿唇道:“我不会让她变得同你这般。”

女尸荷砂冷笑一声,却是不再接话,她抬起黑长的指甲,在薄薄的鼓面皮上用力一刮!

兹啦——

尖锐刺耳的声音惊起荒宅四方寒鸦,有着殷红的鲜血从鼓面的刮痕间泊泊而出。

百里安的面色瞬间变得惨白起来,头颅如同翻江倒海一般沸腾起来,身躯下的魂魄乱荡,那感觉并不如何疼痛,但令人十分难受。

就像是七魂六魄都在这尖锐邪恶的声音中搅乱成一团,魂魄在躯壳中混乱游荡,无法控制。

他撑起身子的手臂一软,重重的跌坐在了床头之上,气息尽数紊乱,脸色煞白,瞳仁却是漆黑而幽暗地看着女尸。

女尸无法视物,自然无法注意到百里安的眼神。

人皮鼓面上的刮痕很快又神奇地消失不见,只余一抹血痕蜿蜒。

黑色的尖锐指甲沾就着一点殷红,轻轻地敲击在鼓面上。

并未发出任何声音,可指甲下的每一次敲击,却都能够震出一圈圈肉眼可见的音波来,将空间都荡出扭曲的涟漪。

四周无声,可耳朵深处却仿佛有着一尊巨鼓,隆隆作响,宛若阴雷震天。

百里安只听见宛若错觉般的‘咔嚓’一声细响。

尘封已久的记忆,宛若被一座巨大又坚硬的磐石屹然沉压百年。

忽而,却有这么一双手撑在了磐石上,奋力一推,竟是生生撬起坚硬的磐石一角。

久远的零星记忆,如同尘埃碎片一般,在磐石被撬起的瞬间,乱尘似的砰然溅落而出。

逐渐对人类情感疏冷的百里安,此刻心头却是升起前所未有的恐惧与惶畏,他就像是突然被抛进无边大海里溺水的人,手掌无意识地求助般想要抓握住什么。

与此同时,方歌渔那边也发出了泣诉不安的声音,一只冰冷的小手也胡乱地抓了过来。

快穿之娇花灌溉系统 第二章

@@在请假一天

最近有点忙,没心情写

(本章完)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快穿之娇花灌溉系统 第三章

听到叶秋的质问,替天行道笑而不语,一直看着叶秋的眼睛,叶秋也在看着他。

时间,仿佛静止了下来,气氛变得十分微妙。

沉默了许久,替天行道缓缓伸出右手,顺势和叶秋一握。

“果然是江山代有才人出,你知道刚才的那一刻,我在想什么吗?”

替天行道微笑着说道,叶秋想了想,道:“嗯……我觉得吧,你可能在想,我值不值得你下赌注。”

“那你觉得呢?”

面对替天行道都质问,叶秋还以一个微笑,道:“乾坤未定,你我皆黑马,究竟值不值得,我们拭目以待咯……”

“哈哈……好,那我们就拭目以待吧!”

替天行道大笑道,结盟正式成立,他们随没有表达出真实的意思,但心中已经达成了共识。

共同对抗黑暗天庭。

或许,敌人的敌人并不是朋友,但最起码……他不会害你,因为害了你,刚好也是敌人最想看到的结果。

“说吧,你有什么计划?”

替天行道坐下来,询问道。

既然要结盟,总该做点什么吧?

叶秋想来想,回答道:“想必,以你现在的实力,想要对付黑暗天庭应该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吧?

我们现在大可直接杀入黑暗天庭,把黑暗

文学

天庭毁了,这不是更容易?”

替天行道不敢苟同,解释道:“你还是太小看黑暗天庭了,你表面所看到的黑暗天庭真正的实力,只不过是冰山一角罢了。

或许以我仙尊的实力,确实能将黑暗天庭搅乱,但想要覆灭它,根本不可能。”

“为何?”

“你难道没有发现,现在出来满世界乱窜的这些人,都是一些小鱼小虾嘛?

真正的黑暗之主,至今都没有露面,如果他出手,恐怕我们连还手的能力都没有。”

这个问题,叶秋也考虑过了,不过目前丝毫不见黑暗天庭之主复苏的迹象,或许……他再等待一个契机。

这个契机,叶秋不知道,他想算,但是根本算不到,天机已经被掩盖,丝毫见踪影。

“你说的黑暗之主,我已经见过了!”

“什么!”

此话一出替天行道内心一颤,激动的追问道:“你见过他?什么时候?”

“数个月前吧!就在帝州上的一座火山里,现在还在沉睡状态,没有醒来……”

“嘶……难怪黑暗天庭这么多年来一直沉寂在虚空当中,原来天庭之主还没有醒来。

你既然发现了他,为什么不直接杀死他?”

替天行道质问道。

叶秋摇了摇头,道:“我也想啊!可惜……那铜棺上的禁忌不允许……”

替天行道内心一沉,明白了叶秋的话,时候问道:“那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简单,摧毁黑暗天庭,趁他还没有复苏,拔掉他的根基。

如果为没有猜错,他

文学

应该在修炼某种禁法,如果他都根基被拔,没有人替他做事,想必……他就算复苏了,实力也不会上升多大。”

叶秋微笑着说道,他的猜测,八九不离十。

因为之前发现的一切事情,都指向了这一点。

“禁法?”

替天行道闻言脸色一变,他似乎知道这种禁法,听起来狠吓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