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荣荣把腿抬高我要进去,惩罚下面夹生姜打屁股

宁荣荣把腿抬高我要进去 第一章

苏劫嘿嘿一笑道:“臣还以为,大王不在乎钱财了。”

嬴政脸一红,道:“大秦正是待兴之时,如今更是用钱之计,寡人如何会不在意!”

苏劫缓缓说道:“两万金!”

嬴政听完,不由倒吸一口冷气!

苏劫忽然说道:“大王不必惊呼,这两万金,其中一万,本就是秦国的,如今,最多也只算是物归原主,不过,当下臣还有一事,一直未能和大王提及,其一是时机不成熟,二是如今李将军终于归秦,大事已定,臣说完,大王当有所准备。”

见苏劫面色郑重。

嬴政点头。

苏劫说道:“此前,臣没有何大王说,这次胡虏攻打雁门关,其背后真正的幕后人,乃是燕国!”

“什么?燕国?这燕国和外邦通串!”

嬴政闻言,顿时有些恼怒。

苏劫笑道:“臣有可靠消息,燕国这般费劲心思,其目的,便是为了让雁门关大乱,一旦雁门失守,燕国必然会乘机夺回三郡,虽说两国有盟约,但实则,燕国清楚,秦燕绝不会共存,是以一旦秦国出现差池,他安有不趁乱而上的道理。”

嬴政问道:“赵国不管怎么说,为了中原,也在抵御外邦,真要说起来,还是一雄邦强国,值得敬佩,燕国号称周王血脉,却如此勾结外邦,实乃天理难容。”

苏劫安慰的说道:“大王不必恼怒,自古以来,不思中原图强,而求外邦之国,其国必衰,此次,燕国谋外邦丘林部落前来雁门,在臣看来此举,燕国必会自食其果!”

“哦?太傅此言何解?”

苏劫道:“丘林比之东胡林胡,尚且不如,如今之所以赶来挑衅秦国,不外乎燕国的使臣告诉了他们,说我秦国内政如今难以涉及兵事,为其一,举国兵马不足为其二,李牧已死为其三,是以无抗衡胡虏之大将。”

“然而,李牧的死,天下皆知,自然其不得不信,倘若,此次燕国勾结胡虏攻打雁门关,而胡虏却忽然发现,他们畏惧的李牧并没有死,不仅如此,反而让他们损失惨重,那时丘林会如何看待燕国呢?若是秦国加以利用,又会如何?”

嬴政闻言,细细一品。

顿时笑出声来,道:“原来如此,那丘林必然会以为燕国在故意害他们?”

苏劫神秘一笑道:“这雁门关尚有一场好戏,大王安心旁观便可!”

燕国。

或者说是天下列国。

都想不到,这每一手,都是苏劫刻意的安排。

而燕国,如今,却还蒙在鼓里!

咸阳宫。

赵姬面色微冷,看着面前的李斯。

李斯知道,这怕是赵姬已然知道,当初他来过甘泉宫,而且,很显然,自己又没有觐见,为什么,那不就是听到了赵姬和武侯的对话。

赵姬品了一口茶,言退了众人。

留下李斯独自一人。

赵姬道:“客卿,可知本宫唤你前来,所谓何事。”

李斯的脑袋在次陷入千回百转之中。

见李斯不说话。

赵姬也不藏匿,说道:“看来,客卿是真的听见了,那不知客卿准备如何去做呢。”

李斯闻言,低着的脑袋,眼咕噜乱转,随即道:“李斯深受秦侯大恩,亦受大王大恩,自然是为大王和秦侯着想,而大王和秦侯最关心的人,就是太后,换而言之,李斯自然是为太后着想。”

赵姬闻言有些意外。

本来,他只是想知道,这李斯是不是真的听见了。

然后在和苏劫商议,如何来处置李斯,可万万想不到,李斯居然如此坦诚。

言语中,已经很明显的告诉了赵姬,臣已经知道了,知道,太后爱着太傅,太傅也爱着太后。

赵姬忽然问道:“那客卿准备如何为本宫着想?”

李斯好不慌乱说道:“自然是寻得世间双全法。”

赵姬明显浑身一颤。

世间安有双全法,这是当初,他在宫中和苏劫说过的话。

赵姬的心脏狂跳,强制让心头冷静,再次迫切的问道:“如何双全?”

看着赵姬的模样,李斯深吸一口气,太后果然深爱着武侯啊。

当初,他在门外听到的时候。

起初还有些惊吓,后来再一想,随即也释然了。

李斯说道:“所谓双全,莫过于忠孝,对国家忠,对太后孝,此乃大王所思,既然知道此乃大王所思,那便可对症下药,太后想想宣太后便知了。”

随后。

李斯将当初他和嬴政说的话,告诉了赵姬。

赵姬几乎呆住了,听完之后,面色忽然一阵通红,道:“你,你说,什么?”

李斯道:“太后对秦国的功绩比之宣太后对秦国的功绩,有过之而无不及,当年,昭襄王没有怪罪宣太后,百姓也没有怪罪宣太后,那如今,又有什么道理会怪罪太后呢!”

赵姬转过身去,面色含笑。

不让李斯看到他惊喜至极的面容。

又羞又喜,说道:“李斯,本宫岂敢于宣太后想比,你这般巧言,就政儿信你。”

李斯低首道:“李斯可没有半句虚言,非是大王信李斯,而是大王聪慧过人,早有所思罢了,臣,只是提点了一些,而且,太后若是不能比得过宣太后,那大王为什么让臣为太后准备名号之事呢,用不了几日,太后也会有自己的名号,众观秦国七百年,唯有宣太后和太后你啊,由此可见,大王不就忠孝皆有了吗。”

赵姬转过身来:“名号?政儿要给我名号

文学

?这,谁能同意?”

宁荣荣把腿抬高我要进去 第二章

一群人讨论许久,把根据地需要面临的所有问题都提了出来,若是有外人在此肯定会诧异,明明在座者地位差距并不小,可却能平等发言。

“不行!路途遥远,万一遇上日军轰炸该当如何?别忘了我们想要停战,对面那日本人可不一定会这么想。”

“这么多资源,总得送回军分区吧?”

沐阳在上面看了一会,见他们吵得不可开交,讨论的都是送去给军分区,打断他们说:

“为何不直接送去军区?”

场面一下安静下来,其他人都在思索此事的合理性。

绕过军分区,会不会让杨师长不高兴呢?

“师长刚刚给我消息。”沐阳拿出一张密密麻麻写满了情报的纸看了起来,“军分区总部要迁移至易县,涞源县太穷,恐怕无法养活军分区军民。”

“那灵丘县,涞源县该当如何?”

“留给留守的游击队吧。”沐阳若有所思地说道。

“这……”

众人对视一眼,已经有些懵逼,军分区的总部怎么离雁北越来越远了?

雁北本来就是杨师长起家之地,平型关之后第一仗就是打雁北的日本人,也正是因此,本地青年才慕名加入独立团,才有后来的八路军第四个师——独立第一师。

“那我们该当如何?”

“那是我们的事情,第一要务是自己解决自己的事情,然后才有余力为军分区分忧,而不是让司令员为我们担心。”

沐阳敲着桌面,提醒他们不要主次不分。

晋察冀就这样,并非所有部队都能机动,大部分部队都只能留在一个地方活动,原因就是太穷。部队必须为了根据地经济而服务,造成指战员们与本地牵扯太深,这也是为什么46年内战时晋察冀打了败仗的原因。

“等安排吧,下一个问题。”

沐阳摆了摆手,决议跳过这个问题。

“行,下一个问题。”萧汐拿出下面那张纸,表情很是严峻地说:

“我们俘虏的伪军官兵、以及起义想要加入我们八路军的伪军官兵该如何处理?”

“呃……”

众人没了下文,对这种问题也感到非常棘手。

若是一两个敌军降兵,那可再简单不过,直接塞进部队里面,在部队这个大熔炉里面,再多的陋习也得给我更正,过了两个月之后保证他们与一般的八路军战士一样。

可若是成群结队加入八路军的,那就很麻烦了。部队是大熔炉,大大大前提是部队里其他人都是坚定的共.产.主义战士、上级是党的维护者、建设者,这样新兵进去之后风气才不会被带偏。

比如此次出征,就有一支公路据点里的伪军被地下党同志策动集体起义,瞒着他们的长官就将据点完全交给了八路军。

这些起义士兵和基层军官可是因为信任八路军才决定起义的,八路军可不能辜负他们的期望。

“你统计过吗?人数有多少?”

沐阳两手撑在身前,整个人往前倾,其他人都知道沐阳这是认真起来了。

“机动营前身就是挺进队,经过一战后人数锐减至246人,亟需兵员补充;这个月投降的伪军470人,加上这次战斗带回来的,一共680人;还有原本是刮民党、晋绥军的士兵一起慕名投过来的,这类有145人,加在一起,就是1000多人。”萧汐叹了口气,将自己所有情绪都蕴含在这一声叹息之中。

宁荣荣把腿抬高我要进去 第三章

更重要的是,他让猪肉荣两句话说的没自信了。

因为猪肉荣说的确实在理啊!

金陵城之所以能被称为繁华之地,就是因为百姓富裕,有钱人多!

不管是三和的梁家还是王家,放在金陵城都不够看。

甚至胡板泉自己都亲口承认过,他这身家在金陵城连个中等的茶商都不如!

更遑论跟那些布商、粮商、盐商相提并论了!

毕竟江南世代安稳,少有战乱,做什么生意来钱都快。

而三和土财主们虽然有海贸和盐利,但是不稳定!

今天挣十万,明天可能就全赔个精光。

大部分钱财都是靠自己辛辛苦苦攒下来的。

茶馆的人越来越多了,猪肉荣与将屠户的左右皆坐满了人,大多数都在议论中午薛同吉被问斩的事情。

“想不到薛家也会有今天…..”

“就是,就是,看到那王八蛋的脑袋落

文学

下来,老子今天都不知道有多开心。”

“世道好轮回,果真是恶有恶报…..”

“还有那顾卓,平常不可一世,咱们这些年可真是受足了气……

听说薛家、顾家还全被抄家了?”

“顾家、薛家又怎么样?

吴王都被抄家了!

前些日子你们是没看到啊,上千三和官兵围着的,蚂蚁都没能跑出来一只,抄的干干净净,据说吴王已经被押解进都城了。”

“还真别说,这个和王爷还真够狠的……”

“这年头啊,可以没本事,但是不能没眼力劲啊!”

“不管怎么样,跟咱们没什么关系,该怎么样过日子还怎么样过日子。

知府大人也说了,和王爷对金陵城的人就四个要求:不杀人,不打人,不要人,不要人…..

老子安安稳稳的,别人不来害老子,老子就烧高香了,又怎么可能去害人?”

茶馆里的人各抒己见,一时间人声鼎沸,讨论的不亦乐乎。

听见有人谈论和王爷,将屠户与猪肉荣侧耳听着,但凡有一句对王爷不敬的,他们二人就准备拔刀。

好在这帮人还算识相,并没有什么大不敬的话。

两人听了一会后,结了茶钱,直接就走了。

雨一直淅沥沥的下到下晚,才慢慢停了下来。

林逸站在曾经的吴王府门口,看着已经变成“和王府”三个大字的牌匾,感慨道,“吴王是故意给自己找不自在啊,非犯到本王手里,何苦来哉。”

小喜子道,“王爷饶了吴王府诸人,只发落了吴王,已经是天大的恩德。”

“本王当然慈悲,这是毋庸置疑的。”

林逸背着手,最后看了一眼门口的汉白玉石狮后踩上高高的台阶,从正门进了吴王府。

吴王府是沿着中轴线建的,进一个门就算一个院子,十进十出,气势恢宏。

林逸走到后院,便看到了造型别致的亭台楼阁,敲了敲旁边的廊柱,咬牙切齿道,“金丝楠木,真他娘的有钱,申大人,这是逾制了,真计较起来,你们这些当地官员,就没有一个是无辜的。”

看到这座宅子后,他对三和的和王府彻底没有一点念想了,与这里相比,那就是个比普通人家稍微大一点的宅子,跟富贵、奢华完全不沾边。

“卑职有罪!请王爷恕罪!”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