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老妇初试云雨 浪货叫的再浪一点张开

我和老妇初试云雨 第一章

完结了!

当双手离开键盘时,心里莫名有些没有着落。

也有些茫然。

心里松了一口气,但更多的是不舍!

《第一赘婿》从2018年11月19日开书!

到今天,2020年11月9日完结!

差十天,就是整整两年!!!

各位读者大大,也陪着伙夫,陪着秦立,走过了两年。

感谢各位!

真心感谢!

连续更新721天,更新605万字!

平均每天8400字!

没有一天断更,几乎每天都是准时准点更新至少三章!

伙夫做到了。

这两年,伙夫的生活也发生了许多变化。

有些事情,兄弟们知道,但也有些我没有跟大家说。

比如,我辞职了,不做公务员,成全职网络小说作家(也可以说成无业游民)。

再比如,我搬家了,从广东广州卖掉房子,再跑到山东济南租房、买房、定居。

从我前两本老书跟过来的兄弟们都知道,伙夫是广州白云机场工作的边检警.察。

好好当着公务员,却选择辞职,这或许是伙夫做过最疯狂的决定。

但是,兼职写书太累了,而且写得质量太差了。

特别是工作一旦忙起来,比如广交会的时候,书只能水着写!

更新减少,质量下滑。

这在前两本书后期的时候,都有体现。

那样写书很痛苦!

必须要做抉择!

但伙夫扪心自问,最喜欢的,还是写书!

也正是因为如此,辞职,搬家。

对比前两本书的后期,《第一赘婿》后文质量绝对不差!

不管是遣词用句,还是设定逻辑,大家都是能感受出来的。

这是每天坐电脑跟前七八个小时,写写画画,修修改改,删删减减,一点点弄出来。

不过,这样写确实太累了。

有时候,甚至感觉比当初兼职写书时候还累!

原因就是,真用心费脑子了!

有时候,卡文又不愿意用垃圾剧情滥竽充数,薅头发、用脑袋撞墙都是常事!

不过,这样的付出是有回报的!

到了后期。

我看到好多读者朋友,经常都在群(611.904.672,企鹅君羊)里讨论剧情!

在其他app上看书的朋友,每天在章节后面的留言讨论有好几十条!

这些,都证明《第一赘婿》的后期是合格的!

哪怕是到现在完结了,咱们的24小时跟读也有五六百!

这是好多作者都羡慕的成绩。

其实,有五百多朋友每天还跟着看,每天随便水水剧情也能混不少稿费。

但伙夫不想浪费大家金钱,也不想让大家对《第一赘婿》的印象变差!

所以,这时候完结,是最好的!

回首整篇《第一赘婿》,伙夫真心感觉骄傲。

两年!

我和老妇初试云雨 第二章

第2534章

管家如实回答道:“老爷,视频的影响力还在不断扩大,现在已经从国内,逐步扩散到了海外,整个舆论的局面,对咱们苏家是极其不利。”

“除此之外,杜家的杜振华已经打了不下10个电话了,我没敢接”

“燕京的几位领导也让人打电话过来质问,对这件事情非常震怒,要求苏家必须给出一个明确的解决方案,我借口说您身体抱恙,暂时拖了一下,不过他们让我们24小时之内,必须给一个明确说法”

苏成峰不禁叹了口气,咬牙道:“短视频平台在叶家的手里,我想搞这个公关是不可能了,至于杜家,我们也不用管他,杜振华想怎么样都随他,反正我是不会见他的,大不了这辈子都不见他。”

管家急忙问道:“老爷,那领导那边”

苏成峰叹了口气:“这才是我最担心的那个刘战,竟然捆着爆炸物去挟持人质,这种事的影响实在是太恶劣了,现在全部曝光出去,所有的锅都得我来背”

说着,苏成峰冷静下来,开口道:“你代我跟领导们反馈一下,就说我人在国外养病,等身体稍微有些好转之后,就立刻去向他们负荆请罪!”

“好的老爷”

苏成峰揉了揉太阳穴,有些颓然无力的

文学

开口问道:“对了,苏杭这边综合实力最强的家族是哪一个?”

管家认真道:“实力最强的应该是吴家,不过吴家前段时间出了不少事,实力折损近半,本来他们是江南第一家族,现在已经排不进前三名了。”

苏成峰点了点头,道:“苏家这几年的视线一直放在海外市场,并没有对国内市场进行深耕,现在是时候,赶紧重新把国内的市场以及人脉资源抓起来了,而且我可能要长时间待在苏杭,还是跟当地的大家族熟络熟络会比较方便,最好是能把这个吴家收为己用,那就更好了。”

我和老妇初试云雨 第三章

陈汉升离开江边公寓后,先回了一趟果壳电子办公室,他是16号凌晨去医院的,虽然人在建邺,但是这一周都没有去过厂里。

不过管理层和员工都习惯了,老板曾经在韩国被扣了一个多月呢,这次还算不错的,因为聂小雨能把材料送过去签字,说明陈董并没有人间消失。

各项工作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只是果壳董事会里有人开玩笑,大老板没有冲击国内首富的意愿,否则他不会这样偷懒的。

以果壳现在的影响力和布局,陈汉升想冲击国内首富还是很有可能的,不过大家都看出来,陈汉升对这个名头比较忌讳。

他可以接受“青年企业家、民族企业家、行业领航者······”这些称呼,偏偏对“首富”不怎么感兴趣。

“陈部长,你有没有觉得世界很奇妙啊。”

陈汉升处理事务的时候,小秘书站在旁边看了一会,突然感慨了一句。

聂小雨经常去医院,她也是见过小小鱼儿的,当时只顾着逗弄宝宝没有察觉,现在陈汉升坐在宽敞庄重的办公室里,小秘书才有一种“违和感”。

“哪里奇妙了?”

陈汉升继续看着文件。

“就是,就是······”

聂小雨努力把那种感觉用语言描述出来:“我觉得陈部长这样的人,应该很晚要宝宝的才对。”

陈汉升听了,签字的动作稍微停顿一下,颇为得意的说道:“可是哥很快都有两个女儿了,顺便说一下,我明天要在鼓楼医院陪着沈幼楚,你记得把文件送过去。”

“噢~”

小秘书听话的点点头,还给出一个建议:“你在那里陪着会不会无聊啊,我干脆找一些奶爸番剧给你,正好可以打发一下时间。”

“免了。”

陈汉升摇摇头,一板一眼的说道:“我和王梓博吹吹牛逼,或者调戏一下小护士,一般都不会无聊。”

“什么?”

聂小雨愣了一下,难道萧容鱼生宝宝的时候,陈部长居然在泡妞?

“开个玩笑嘛。”

陈汉升看见小秘书很惊讶,笑呵呵的说道:“你怎么当真了。”

“呼······”

聂小雨吐出一口气:“陈部长虽然坏,但是不可能做这种事的。”

“这就对了。”

陈汉升处理完公务,临走前拍了拍小秘书的脑袋:“你好好想一想,我怎么可能和王梓博吹牛逼呢。”

聂小雨:······

······

陈汉升自然在唬骗可爱的小秘书,先不谈他没有这个心思,当初医院里有那么多双“小鱼党”的眼睛呢。

从办公室回到宿舍后,陈汉升先畅快的洗个澡,然后安静的躺在床上,瞅着天花板怔怔发呆。

聂小雨说的没错,陈汉升有时也觉得很有趣,那个只知道睡觉和吃奶的小人儿,居然就是自己血脉相连的女儿,从此以后心里的挂念就多了一份。

陈汉升现在光是想起小小鱼儿,都已经控制不住的掏出手机给萧容鱼打了过去。

“喂~”

萧容鱼接通电话,声音很小,大概是怕吵到小小鱼儿。

“闺女呢?”

陈汉升也压低音量,“闺女”叫的无比顺口,心里还有一种无以言表的满足。

“刚刚吃饱又睡啦。”

文学

萧容鱼轻笑一声:“就和小猪似的。”

“我想听听她呼吸的声音。”

陈汉升要求道。

其实才几天的婴儿睡觉不会有动静,不过萧容鱼还是把手机拿过去,过了一会问道:“听到了吗?”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