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镜子里我怎么玩儿你;双性受合不垅腿攻

看着镜子里我怎么玩儿你 第一章

ps:(今天首先继续感谢书友“事组则圆”的打赏!我的作品《天龙不败》发布了新章节《第五百章东方宁定,世间唯爱不败(十)大婚【五千字大结局章节,最后求票求订阅】》,/book/)

在明朝日月神教二十一年中,东方不败纵横江湖,威慑群豪,遭际与在宋代丐帮混迹十四年的萧峰相比,其惊心动魄程度那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萧峰听了一阵,起先还道是东方不败现编故事来消遣自己,可到了后来,便发现她所说的话不似作伪,渐渐相信起她的说法来。

又过了两个时辰,萧峰已经对东方不败嘴里吐出的每一个字都深信不疑,而且对她在大明江湖经历中的每一件小事都是兴味盎然,要从头至尾问个明白,这才罢休。

两人长谈了一夜直到天明,这才倦极而眠。

醒来时日已过午,萧峰牵着东方不败的手,对她说道:“东方姊姊,走,咱们这就到上京去,向皇上禀报楚王妃的人选已经定下来了。”

东方不败当即颔首应允。

两人用过午膳之后,便乘快马飞奔向上京。

这日清晨,耶律洪基正要召开朝会,忽闻宫中侍卫来报,说是南院大王萧峰已经带着选定的楚王妃赶赴上京,正在宫外等候皇帝召见并且赐婚。

耶律洪基闻言大喜过望,当即让萧峰把将来的楚王妃带到金銮殿上。让满朝文武都开开眼界。

萧峰携着东方不败,奉旨进入皇宫大殿开皇殿。

当东方不败踏入开皇殿的那一刻,整个宫殿似乎都变得更加明亮了。

大辽的文武百官只要微微侧头朝她望上一眼。无不被她的绝世容光所震慑。

就连后宫佳丽三千,欣赏过各色美人的耶律洪基,面对此刻丹陛之下的这个女子,双眼都舍不得从她脸上移开,张大了口竟然合不拢来,刹时间目瞪口呆,手足无措。连一个字都吐不出了。

在辽国君臣一起鸦雀无声之际,还是东方不败自己首先打破沉默,盈盈跪拜天子道:“启禀陛下。罪臣东方不败,欺君罔上,隐瞒自己女儿身长达两年之久,实乃大逆不道。还请皇上责罚!”

萧峰也赶紧跪着说:“启奏皇上。这位秦王东方不败就是微臣所相中的楚王妃,还请陛下念及她有不得已的苦衷,以及平定皇太叔叛乱的大功,免了她的罪责,并且为我们主持大婚吧!”

“什……什么?”耶律洪基听了他们的话,简直惊讶得差点从龙椅上摔下来。

而大殿里的群臣一时也炸开了锅,对东方不败女扮男装还有萧峰迎娶她为妻一事议论纷纷。

过了半晌,耶律洪基示意让满朝文武肃静下来。而后笑道:“哈哈,咱们大辽国。原本只有女人管事,还却没女人做官的。而三妹你这

文学

样一弄,倒是首开先河啊!好,好,朕这就下旨,宣布以后我大辽无论男女,只要有德有才,都可同朝为官。”

文武百官闻言,登时齐声高呼:“陛下圣明!”

而后耶律洪基又下旨说:“天下兵马大元帅东方不败,南院大王萧峰,公忠体国,为朕股肱,兹赐婚二人结为夫妻,钦此。”

东方不败与萧峰听了这道圣旨后,心中欢喜无限,一齐叩头道:“臣东方不败(萧峰)领旨谢恩。”

接下来数日里,东方不败就和萧峰一道,紧锣密鼓地筹办起自己的婚事来。

耶律洪基考虑到他们成婚之后,不宜再分居两地,恰好北院枢密使此时告老还乡,于是他就升任原北院大王为新的北院枢密使,而将萧峰调为新任北院大王,长期居住在上京,陪伴爱妻。

对于此番心意,东方不败与萧峰自然是感激涕零,也将包括东方不败其实年长于萧峰之类的实情向耶律洪基吐露。

正当婚期日益临近的时候,这天耶律洪基突然将东方不败和萧峰招入宫中议事。

一见二人,耶律洪基就给他们看了一份奏报,说道:“二妹,三弟,咱们的机会来了!南朝太皇太后崩驾,少年皇帝赵煦斥逐持重大臣,显是要再行新政,而且派人整饬北防、训练三军,又要募兵养马,筹办粮秣。嘿嘿,这小子胆敢来犯我,咱们就让他偷鸡不成蚀把米,连自己的江山也给丢了。哈哈哈!”

东方不败看罢奏报,心下黯然。

她知赵煦到今年其实已做了九年皇帝,只不过九年来这皇帝有名无实,大权全在太皇太后之手,直到如今,这位少年才是真正的皇帝。

赵煦是一个纸上谈兵的人物,他所思与他力所能及的距离实在太大,如今大权在握,多半会贸然起兵伐辽。

这把老虎的屁股一摸,那可就祸国殃民了。

但此时耶律洪基正在兴头上,东方不败和萧峰都知道不能当面忤逆他。

而且耶律洪基对他们二人恩重如山,他们也不好与之对着干。

因此三人在将防守反击宋军的方略计议一番后,耶律洪基便兴高采烈地宣布:“二妹,三弟,你们两位成婚之后,便一同挂帅南征,待打下了南朝的锦绣河山,那可真是双喜临门了。”

东方不败与萧峰对视一眼,唯有无可奈何地应道:“所有喜事,尽皆托陛下洪福。”

别过耶律洪基之后,东方不败携着萧峰一道退出皇宫。

在回各自官邸的途中,他们商议阻止耶律洪基南征一事,但讨论好一阵子,半点计较也无。只好作罢。

东方不败归到秦王府中,寻思今日耶律洪基提及宋国太皇太后驾崩、赵煦意欲对辽国用兵、而辽帝又准备采纳自己的谋略将计就计占领大宋之事,坐不安席。苦思冥想应对之策。

至夜深月明,东方不败还没理出一丝头绪,于是步入后园,立于一处池塘边,仰望苍天。

忽闻有人在对面亭畔,长吁短叹。

东方不败悄悄走过去察看,发现那人竟然是自己义妹兰蕊。

她站在旁边偷听半晌。终于出声问道:“兰妹妹深夜在此哀叹良久,所为何事啊?”

兰蕊转身,发现东方不败立在自己面前。吓得跪下回答:“小妹拜见姊姊!请姊姊容妹妹伸肺腑之言。”

东方不败伸手将她扶起,温言道:“你我之间,无需隐瞒,妹妹当以实情告我。”

兰蕊应道:“好!妹妹蒙姊姊大恩。收为义妹。带回王府,优礼相待,妹虽粉身碎骨,莫报万一。近日来见姊姊大婚将至,却时常两眉愁锁,必有国家大事,妹又不敢问。今晚又发现姊姊自皇宫归来后行坐不安,妹心中忧虑。因此长叹,不想为姊姊窥见。姊姊倘有用妹之处。妹万死不辞!”

东方不败听了兰蕊的话,顿时眼前一亮,心生妙计,对她说道:“嗯,兰妹子如此一番美意,做姊姊的哪里可以辜负?天下苍生的气运,宋辽两国无数军民的性命,如今都掌握在妹妹手中啦!好妹子,请随我到书房中来。”

兰蕊跟着东方不败到书房中,东方不败命周围的侍卫全部退开,让兰蕊坐在一张太师椅上,自己叩头便拜。

兰蕊吓得赶紧跪倒还礼,问东方不败说:“姊姊何故如此?”

东方不败说:“妹妹,姊姊对不起你啊!可为了天下生灵,姊姊还是要冒昧求妹妹一件事,万望妹妹允可!”说完,泪如泉涌。

兰蕊见状,也是痛哭流

文学

涕,坚定地说:“姊姊放心,妹妹刚才就说过:姊姊倘有用妹之处,妹万死不辞。姊姊所言之事,无论是上刀山下火海,妹妹必定慷慨以赴,绝不退缩。”

东方不败点头赞许:“妹子高义,请受姊姊一拜!”说完又向兰蕊磕头。

而后对她解释说:“兰妹妹,那日在西夏皇宫之中,你曾言明自己已经厌倦了呆在深宫的日子,因此想离开西夏太后身边,随我一道遨游天下。姊姊本来答应了你,要将你带在身边,一同闯荡江湖,纵情四海,只是现在姊姊无能,唯有食言了。”

兰蕊颔首说:“姊姊好意,妹妹铭记在心。只是这人生不如意之事,十有**,姊姊就算无法履行诺言,那也必定有天大的苦衷。”

东方不败欣慰地说:“妹妹能够谅解,那是最好不过。如今宋辽百姓有倒悬之危,士卒有累卵之急,非汝不能救也。宋皇赵煦,将欲伐辽;辽帝洪基,借机攻宋。两国交战,军民必定死伤枕藉,伏尸百万,流血千里。”

兰蕊接口说:“不错,妹妹生在南朝宋国,也不愿看到那里生灵涂炭。只是不知要阻止如此兵祸,小妹能出什么力?”

东方不败回答:“妹妹莫急,听姊姊仔细讲来。宋皇赵煦,虽然胸怀大志,但是腹无良谋,最擅纸上谈兵。他就算提兵来攻我大辽,依据如今我国的军力,很快就可以将其击退,实不足为虑。可是我国皇上耶律洪基,却一心想借赵煦伐辽之机反扑大宋。”

看着镜子里我怎么玩儿你 第二章

城中城打得如火如荼,云顶山庄和天象战部纷纷拿出了压箱底点东西,而在距离他们直线距离并不太远的海面上,叶钟鸣和夏白遇到了进入海王盘所在岛屿后的巨大危机之中。

他们碰到了一头八级变异生命。

本来已经确认了海王盘发出的金光对人类进化者只有治愈和打上海王烙印的作用,叶钟鸣夏白两人本已经打好了算盘,剩下的四次海王盘开启时就在旁边看着,碰到海兽之间互相战斗惨烈的,选择在最后出手发点小财。碰到海兽有比较突出实力的,就不去触霉头,等它走了之后捡尸体就可以了。

海王盘剩下的四次开启中的前三次的确很顺利,两个人收获不小,不仅得到了不少高级材料,加上前两次的捡尸收获光是七级魔晶就得到了近二十枚,六级魔晶也有十枚左右。

如果不是知道城中城那边还在战斗,担心手下出事情,如果不是海王盘的开启次数有限制,叶钟鸣和夏白甚至愿意在这里呆上一段时间,因为这简直就是在捡钱,还是没有一点风险的捡钱,傻子都不会愿意放弃这样可遇而不可求的大好机会。

可是事与愿违,两个人本以为一切会很顺利的时候,海王盘只剩下最后一次开启,在开启时,那股吹开灰雾的龙卷风带来了一个‘不速之客’——小鹏。

当小鹏落在地面的时候,着实把叶钟鸣和夏白吓了一跳,之前本以为这家伙没有被吹到这里是落到其他地方了,谁想到竟然在这个时候来了。

小鹏其实也不愿意来,可是之前狂风把他和叶钟鸣夏白吹散,落到了远处海面上,在黑仇的掩护下本来正在向着陆地方向潜回,但努力了一天多的时间,眼看胜利在望,却依旧没有逃过突然出现的龙卷风,于是他也被带到了这里。

对于这个前世的兄弟,叶钟鸣见到他没事自然高兴,一高兴就想着让他也获得海王烙印。

要是海王烙印只能一个人获得,那至少也要让小鹏的战兽黑仇来一次二级变异增加实力。

想法是很好的,可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是海王盘最后一次开启的原因,这一次到来的海兽里,出现了一只八级的……上龙。

上龙额头橙色的魔晶让叶钟鸣和夏白这样的人都感到嘴里发干,毕竟他们连‘双七级’的铜墨海葵都打不过!现在,叶钟鸣可没有另外一件天穹威慑。

叶钟鸣觉得,这应该是目前这个星球上最高的进化等级了,也应该是最强大的变异生命之一。

这头上龙可是货真价实的八级存在啊!

海洋,果然是一个能够孕育出奇迹的地方。

这只八级的上龙刚一上岛,就表现出了它无与伦比的实力,它傲然的向着海王盘走着,在金光的诱惑下,一只七级的海兽丝毫不让的挡住了它的路,上龙直接用它在海兽中算是‘娇小’的三米高身体,撞进了如同一栋楼房似的对手腹部,几秒钟后,这只巨型海兽轰然倒地,不甘死去。

面对这只八级的对手,它竟然毫无反抗之力。

叶钟鸣三人在一边看得屏住呼吸,生怕引起这头恐怖生命的注意。

“灰雾在散去。”

夏白突然在叶钟鸣耳边说了一声,一直把注意力放在身上的叶钟鸣这才发现,海王盘周围的灰雾真的在消散,速度还非常快,整个岛屿渐渐露出了真容。

灰雾中那些本来看不清的影子已经消失不见,现在这些剩下的十多头海兽,大概就是灰雾当中的最后一批了,而且是实力最强大的一批。

叶钟鸣心中想走,可是海王盘最后的开启结束后会发生什么这件事情,就如同磁石一样吸引着他,他本能的觉得,事情不会如此简单。

所以他强行压住了心中对八级变异生命的恐惧,只是微微退了退,却没有直接离开。他打算看看情况再做出决定。

上龙持续着它的杀戮,只一会,已经有三只七级海兽死在了它的攻击之下,为此它甚至连天赋技能都还没有使用。

其他海兽终于意识到不先把这家伙干掉今天它们是没有丝毫机会的,于是剩下的海兽联合到了一起,对这只上龙发动了攻击。

战斗激烈到叶钟鸣和夏白小鹏三人不得不继续后退才能避免被波及,那些在岛屿上纵横的凌厉技能,即便不是身处其中,三人也感觉到了无可匹敌的气势。

这一次海王盘的金光仿佛格外的长,当上龙把最后一个对手杀死在海王盘前不远处时,时间已经足足过去了二十分钟。

可金光依旧。

身上带着不少伤口,上龙朝着金光走去。

“我们……不能让它进去。”

叶钟鸣呼出了一口浊气,双眼开始弥漫出一股黑色的浓雾,在他衣服下的皮肤上,出现了一条条精美的花纹,他的头发长了一些,开始随着海风向后拂动。

他激活了血统。

从空间里掏出了晶能魔弹枪,金属锇巨人出现在了他的旁边,同时出现的,还有一只更加高大土巨人。

魔伺蜂巢被立在了身后,成群的针鸟升上了天空,在针鸟王的带领下盘旋在叶钟鸣的头顶,等待着主人的命令。

自然之杖插在了身前的地面上,上面镶嵌着水系的宝石,处于随时能够激活的状态。

v1型榴射火箭筒交给了小鹏,这个低等级的进化者第一次把攻击目标锁定在了一个他想都没敢想的八级变异生命身上,仔细看,他的双臂都在微微颤抖。

夏白向前站了一步,悲伤墨纹镰持着在了身前,黑暗天灾随之出现,萦绕在宿主身边。阴影之下,带着面具的女人身体开始变得虚幻,这是暗影魅灵血统带来的独特状态。

仅仅没有任何理由的一句话,夏白就已经打算为了叶钟鸣拼命了。

“如果让它进入金光中恢复了伤势,并且还拥有了二级变异的实力增长,我们今天可能不仅获得不了任何好处,还会死在这里。”

叶钟鸣或许不是上龙的对手,如果可以,他宁可选择远遁也不愿和这家伙交手。

可是,因为上龙的胜利对它的实力已经有了清晰认识的叶钟鸣萌生退役的时候,他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

看着镜子里我怎么玩儿你 第三章

自古以来,九州界域自上古洪荒起,九州大地的仙神传说便是绵绵不绝。

但是这个世界上到底有没有仙人?若是没有,那么仙神传说又起源于何处?

若当真世上便真的有仙人,那仙人又在何处,为何除了虚无缥缈的传说,世间便再无仙神存在过的遗迹?

没有任何人可以说出确切的答案,但九州界域的人族,其中出类拔萃者,都是“无中生有”的人,都是不满足于现状的创造者,都是盯住未来的造梦者,于是带领着无数人类子民,向着自己臆想创造出来的高居碧落黄泉的各种神明诚心叩拜,祈福诉苦。

不得不说,九州人族作为九州界域的万物之灵长,相比其他九州生灵可能有着某些不可弥补的差异。

如肉身,如爪牙,但是也拥有着其他种族所不具备的,可以使种族高度发展的聪明才智;如同生命成长一样,不断的积累酝酿了一次次的爆发,尤其在世人喜生厌死追求长生的原动力作用下,不断推动着九州人族长生之路的发展进步。

成仙本没有路,但是想成仙的人多了,路自然就产生了。

一代代不世出的经天纬地之才,前赴后继,凭借着自强不息的努力和对长生的渴望,投入毕生精力,苦苦追寻。

然至今为止,九州历9789年,近万年的苦苦追寻,也未找到真正意义上的长生不死,但一批奇人异士,却是通过参透天地变化,追寻到“气”的存在。

这是一种人世间万物生化的根本,是长生的一种基本物质——“气始而生化,气散而有形,气布而蓄育,气终而象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