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再深一点就不疼了,妺妺的第一次有点紧无遮挡

乘再深一点就不疼了 第一章

等朱高煦和朱高燧走后,纪纲下楼,来到那个有密道的雅间,李春恰好从外面绕回来,苦笑着说道:“密道只有十多丈,仅容一人通过,出口在三元楼后面的垃圾堆旁边,想必挖地道的泥土也是从那里运走的。出口极其隐蔽,我们的人没注意,然后在出口处向西走三十丈,有一座码头,上午有人看见那里停了艘渔船,但是检查过没问题,刚才去看,渔船已经不见了,显然黄昏已经走了。”

纪纲沉默了一阵,“我们在三元楼后面的人有没有看见黄昏出现?”

文学

李春摇头,“看不见也很正常,毕竟那个垃圾堆阻挡了视线,何况当时大家的注意力都在楼上,怪不得兄弟们。”

纪纲摇头,“倒没怪大家的意思,说到底还是黄昏技高一筹。”

咳嗽一声,“走罢,回去等陛下旨意。”

走了几步,又道:“三元路这边的人别带回去了,直接在这边审问就行,免得给陛下猜疑咱们屈打成招,反而会给黄昏增加借口和理由。”

李春立即对身后一名缇骑叮嘱。

纪纲再道:“卞玉楼的家人也不用去抓了,想必转移了,不用浪费时间在这上面,当务之急,是要稳定心态,在全程搜查黄昏,并且调查背后要刺杀两位殿下的主谋,尤其要盯住黄府,必要时刻,可以让缇骑进驻黄府。”

李春立即去照办。

布置下去后,纪纲这才松了口气,骑马回去的路上,心中七上八下,他实在猜不透黄昏还有什么后手——就算没当场杀他,可谋害两位藩王这个罪名,他黄昏也背不起。

他到底会有什么后手?

……

……

乾清殿,朱棣正在批阅文渊阁内阁那边送过来的章折,内侍康宁小碎步跑进来,“陛下,不好了,出大事了。”

朱棣抬起头,“怎么着。”

康宁低头,小声汇禀,“太子殿下他回来了,在殿外候着,奴婢多嘴问了一句,好像是三元楼那边,赵王殿下和汉王殿下的碗里检查出了有毒。”

朱棣啪的一下站了起来,又坐下,“有人要谋害老二和老三?”

是老大?!

貌似也只有老大有这个动机。

朱棣不动声色,“宣太子。”

康宁立即转身,尖锐着嗓音喊道:“宣太子殿下觐见。”

站在门口的小内侍立即小碎步跑出去,来到乾清殿大门外,对守候着的太子朱高炽尖锐着嗓音喊道:“陛下有旨,宣太子殿下觐见!”

朱高炽甩开搀扶着他的内侍,咚咚咚的跑起来,冲进乾清殿推金山倒玉柱的跪倒在地,“儿臣朱高炽,参加父皇。”

朱棣嗯了声,“怎么个状况?”

朱高炽额头上汗如珠帘,不敢有丝毫隐藏,将过程详说了一遍,最后总结道:“以当时的情况来看,应该是有人在二弟和三弟的碗里下毒,所以儿臣的碗里才会没有毒。”

朱棣笑了起来。

冷笑。

缓缓起身来到朱高炽面前,盯着这臃肿不堪的太子,从鼻子里哼出几个字,“老大,是你吗?”

朱高炽吓了一跳。

浑身的肥肉都在颤抖,急忙磕头,脑袋落在地上再也抬不起来,“父皇明鉴,儿臣就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谋害亲兄弟啊。”

乘再深一点就不疼了 第二章

看到王凯发愣,看到醉金刚倪二傻不愣登,看到受伤的闷葫芦卢静,捂着自己受伤的胳膊,一个劲儿发愣,李平不禁摇头叹息呀。

“老爷呀,倪管家,老卢啊,这件事好像你们都没有听说,我也是第1次见到这小子的真身,但是我听说过他的来历。”

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李平仔仔细细的向王凯他们解释一遍,王凯他们才明白,看到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这小孩子眼睛里面全都是同情。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表情?因为这小子哦不对,应该是这老小子身世实在是太苦了,被被人祸害的老惨了,简直就如同惨绝人寰一般。

到底怎么回事儿呢?李平先向大家解释了,一般这小子的来历,他姓甚名谁咱们不知道,但他出身却是一个非常神秘的江湖门派。

这个江湖门派的名字特别有意思叫

文学

做还童门,他只在传说当中出现过特别特别的神秘,谁也没亲眼见过,都是道听途说的。

这个门派人数非常少,存在的时间呢也有几百年了,但是在前朝的时候,因为得罪了达官显贵,被一个将军派遣了上万人军队彻底给剿灭。

所以这个还童门自从这一遭劫难之后,彻底的在江湖上消失不见了,李平为什么知道有这么个门派存在呢?那是因为他看过锦衣卫的典籍。

这个门派虽然神秘,但他毕竟是一个旁门左道,专门以接收杀人委派任务赚取资金存在的一种杀手组织,有点像雇佣兵。

据传说这个门派的人数很少,但是练就一种非常邪门的武功,叫做返老还童功,练这种武功非常邪恶,非常歹毒,非常泯灭人性。

怎么好几个非常呢,这个门派挑选门人,支持他们选择的目标全都是不满三个月的婴儿。

他们用偷,用抢,甚至用巨额金钱购买不满三个月的婴儿,带到自己门派之后,就开始用一种非常歹毒的方式训练。

居然把小婴儿装在一个坛子里,盘子里面都是经过特殊制成的药水浸泡,这些孩子把他们的骨头泡软,让他们身体停止生长。

一直到8岁的时候,这些小孩子的身体依旧是像三个月婴儿那样柔软弱小,但他们的智商却已经生长到8岁了,就能够说话学习文化知识辨明是非了。

这种残酷的泡药水损害人身体的方式实在是太歹毒了,100个孩子当中能有三个能够挺到8岁的时候还活着,就已经非常成功了。

有的时候这些被泡在药水当中的孩子们,没有一个能够活下来,活下来了之后,8岁离开这样的药水坛子。

又开始接受一种极其残酷的训练,被这些人的骨头太软,可以随便的塑形拆解,会有专门拆骨的师傅,把这些小孩子们按倒在床铺上拆分他们的骨头。

比如说把胳膊腿骨头拆下来,然后开始固定三天之后再给他复原,他们在给这些孩子差股的过程当中,让这些骨头随意的可以分开,然后组合练成一种极其邪恶的缩骨功。

为了练成缩骨功啊,开始拆分这些孩子的骨头,这扒皮抽筋拆骨的滋味可不好受啊,极其痛苦。

这样的拆骨训练必须得进行三年,有的时候小孩子会被拆碎骨头捆成一个足球,就这么圆滚滚的躺在床上,有的时候变成一个瘦竹竿直挺挺的躺在上面。

乘再深一点就不疼了 第三章

“齐桓公微服以巡民家,人有年老而自养者,桓公问其故。”————————【韩非子.外储说右下】

过一会后,皇帝准备去霸陵微服看一看,便让曹操与众侍中下去预备,独留了王端:“你兄弟最近如何?还有什么情绪?”

王端听到‘你兄弟’这个称呼,心里就察觉到不妙,他知道王辅筹备那么多却只做了谒者而有些失望,可在他看来,这件事不是王氏能插手的,那些士人不单盯着董氏,更想着要把王氏抬出来做门面。当时正是皇帝欲要借此为曹操树立威望的时候,就连太尉刘虞都为此让步,何况是王氏还偏偏冒出来抢戏唱?

幸而王端当时及时拉住了王辅,没有出什么大风头、搞出喧宾夺主的事,同时也好在曹操豁达,不予计较,于是才有了这么一遭。

虽然王端同样对王辅抱有不满,但那毕竟是自己的弟弟,在皇帝的诘问下,自己怎么也得好言说上几句:“臣弟愚顽,不能领会圣意,虽如此,但绝不敢有怨怼之心。”

“他以前在宫中任秘书郎的时候就肆意无忌惯了,少年人喜怒随心,本以为长大了会收敛些,哪知道竟有些变本加厉,不知好歹。”皇帝有些着恼的抚案说道:“若是他聪明倒也罢了,可又好高骛远,这样以后让我如何放心去用他?再这样下去,我看还是把他放回赵国好了,免得在京中生事。”

这话正中王端下怀,他立即接口说道:“臣愿将爵位让予王辅,食邑也请陛下改封至臣故乡,使其长守祖地,侍奉亡父。”

皇帝心中微微讶然,被对方这么一说倒觉得自己刚才那个随口而出的主意甚为可行,不过要是将王辅‘贬黜’到地方,彼心灰意冷之下,难保不会肆无忌惮的闯下祸事,到时候不但害了他,皇帝也会觉得愧对故去的王斌。

“此事以后再议吧。”皇帝挥了挥手,暂时打消了这个想法:“你身为兄长,必要多多看顾。谒者这个位置也是我用心给他选的,以后有的是事托付给他做,你回去后就这么说给他听。”

“臣谨喏。”王端松了口气,无论如何,皇帝这边是消气了,剩下的就是回去以后设法对王辅严加管束了。

过了没一会,曹操等人换了便服回来,侍奉着皇帝轻简出行,一众人来到城外五陵原上,扮作行商客旅,时而查看垄亩、问候老农,时而在长亭与其他商人休憩,听一听民间之声。

“身在庙堂,所见所闻,俱出他人之口,何以辨其真假?倘有半分蒙蔽,万民岂不受残害巨深?”皇帝此时坐在一株大柳树下,旁边是潺潺流过的溪水,日头正烈,他们每个人身上都出了层汗。

皇帝嫌穆顺扇风的力度不够,亲自夺过扇来猛扇了几下,看着曹操、钟繇等侍从们都在拿袖子揩汗,笑了几声,道:“你们说是这个道理么?”

钟繇、韩嵩等人自然答的是:“历代君王有不出深宫、而明照万里,知天下事者,也有不识五谷、遗害于民者。前者多有贤大臣辅佐以正视听,后者则多小人以欺君罔上。是以古有纳言、今有侍中,明君圣主但有亲贤明辨,何须亲至微贱,以金玉之尊,入泥淖之地?”

说这话的人都是传统的儒家士大夫,讲究上下尊卑、等级分明,世间所有的人都在他合适的位置上,各得其所,天下就会太平。皇帝自然不喜欢这样的理论,他沉吟一声,没有说话,将视线看向曹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