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张和老李互相换女,女主到处啪的快穿

老张和老李互相换女 第一章

厉承琳站起来,在不大的营帐里走了负手两圈,而后透过掀起的帐门,望着不远处,被众捉妖师们围住的陈弦松。她的目光变得更加悠远:“其实我一直怀疑’他们’的存在,现在陈弦松能够起生回生,就是证据。除了’他们’,没人能办到。”

陆惟真心里着实惊了一下,顺着她的话试探:“……什么’他们’?”

厉承琳说:“记不记得,你和陈弦松从葫芦里出来后,曾经提出过疑问:为什么葫芦对异种人的影响机制,和琉心一致?是谁设计的?我也曾经思考过,为什么捉妖师这一脉,会被选中,得到那么多的高级文明武器,与我们异种人抗衡。我一直怀疑,冥冥中,还有一股力量,制衡着这一切。”

厉承琳回头,直视陆惟真:“什么叫做神?如果一个文明的发展程度,远超另一个文明。那么他们相对于那个落后文明来说,就是神!我认为,这个世界上,还存在第三种文明,但它们的发展程度,已远超全盛时期的琉黄文明。你刚刚说的,另一个空间,完好无缺的陈弦松的另一具身体,起死回生的能力,也只有更高等的文明,能够办到。”

陆惟真微微张着嘴,没吭声,她没想到,母亲几句推理,竟已接近最后的真相。

厉承琳淡淡一笑:“也许’神’们也不想看到,这个世界被灰鬼毁掉,那么你和陈弦松就不能被毁掉。所以他们才破例出手。只不过,陆惟真,我的这些话,只限你我知道,不要再告诉任何人。我们其实不该讨论’神’。”

陆惟真:“……是。”

解决了这个疑问,母女两人神色明显都放松了。厉承琳沉默了一会儿,看女儿一眼,说道:“另外……陈弦松现在的身体,哪怕高度仿生,只怕也是他们造出来的。我以前听说过,高科技造出的克隆人和机械人,都没有生育能力。他还能不能……”她顿了顿,说:“我还想多抱几个小六五外孙。”

陆惟真万没想到母亲会担忧这个,静默片刻,含糊道:“应该可以吧。”

指挥桌上的通讯器,忽然响起“滋滋”的电流声。与此同时,外面,营地里,许多个高音喇叭里,响起了音乐声。

陆惟真走出营帐,就看到陈弦松等人也起身,望着那些喇叭,于是她走到陈弦松的身边。厉承琳则站在营帐门口。

不止是他们,整个营地里,站着的、躺着的、还在忙碌的军官和士兵们,都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站起来,抬头,等待着。

一段激昂而柔和的音乐播放完毕,一个低沉洪亮的男声响起:

“战士们,我是你们的最高指挥官傅山行将军,祝贺你们,获得今日的胜利。你们为抗击灰鬼战争做出的贡献,历史和后代都会铭记。你们是人民的英雄!

我还有一个好消息,要与大家分享。我刚刚接到首都指挥部的电话,我们的科学家和医生,在四年锲而不舍地努力后,终于成功研制出治愈灰鬼的药物和防疫疫苗。就在今天,这两项药物的临床试验,都已经宣告成功,第一批接受治疗的灰鬼,已经全部被治愈,变得与普通人无异。而第一批疫苗,会在几天后上市,军队将会首先接种。”

说到这里,将军的声音竟哽咽了。

“首都指挥部,让我代为向大家宣布:我们,即将取得战争的胜利。所有现存灰鬼,都将被治愈。我们曾经的家人、朋友,将会回到我们身

文学

边。每个人,都将拥有对病毒的免疫能力,无论是人类,还是对我们帮助巨大的异种人战士们。我们,要赢了!”

……

漆黑的夜空,广袤的大地,绵延的营地里,所有人抬着头,一时寂静无声。

片刻后,营地上空,响起雷鸣般的欢呼和掌声。许多人眼含热泪,许多人尽情拥抱,许多人疯狂咆哮,这里成为一片沸腾的海洋。

厉承琳屹立在营帐前,望着这一幕,脸上慢慢浮现笑容,眼中水光一闪而逝,转身就回到营帐里。

好了,现在她只想去睡个好觉。她已经不记得,到底有多久,没有好好睡过一个囫囵觉了。

陆惟真和陈弦松牵着手,并肩站在人群中。两人脸上都有了笑,陈弦松什么也没说,只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陆惟真踮起脚,凑到他耳边:“要结婚吗?”他把她的腰紧紧一搂:“要,马上。”

老张和老李互相换女 第二章

2016年六月一日的时候,某寒写下开这本书的开文感言。

大家都知道,某寒以前一直是写古言的,写了七本古言,然后突然想转型写现言,于是就有了这本《你好,我最爱的人》(原名《你好,少将大人》)。

为什么会有这个转变呢,这要从三年前说起。

那时候某寒还在以前的公司不上不下混日子,每天固定八小时,到点就走,回家时间多,可以用来看文写文的时间也多。

那段日子,某寒迷的是军文。

对,是军文,不是军婚文,也不是军嫂文,这是有严格区别的。

但某寒也不太爱看太硬核的军文,比如你要我看男女主作为军人每天是怎么训练出操比武升级,某寒是没有这个耐心的。

所以看来看去,找不到自己喜欢看的军文,又加上那时候对新书开古言没有好的点子,也可以说是激情不足了,所以想换个题材,重拾写作的乐趣。

于是就有了这个故事,一个照我自己认为“好看”的军文标准,写完的一个故事。

我很幸运,我认为“好看”的这个故事,也有很多读者同样认为“好看”,所以这本书才有这样的成绩。

因为这本书,某寒第一次有了黄金总盟,有了百盟争霸,也有了很多很多很多活跃的铁粉书友。

你们的每一个订阅,每一次打赏,还有每一张月票和推荐票,都是支持我前行的动力!

还有很多在微博上私信我的书友,你们的鼓励和欢喜,我都记在心里。

我写这本书的三年里,不仅收获了很多很多热心的书友和铁粉,还在事业上有了重大突破。

真是应了那句老话,树挪死,人挪活。

从原公司跳槽到现在的公司,其实也并不是一帆风顺的。

老张和老李互相换女 第三章

慕容妃雪痛到蜷起娇躯,脊背凉透一片,尤其是江叶寒不怀好意的神色,让她隐约不安。藏在这的,不是慕容仙吗,难道江叶寒把她错认成妹妹?使力试图从江叶寒鞋底拽回手,可负伤的她,远敌不过江叶寒,气息微弱道:“你,你想干什么?”

闻言,江叶寒淡漠笑了,脚尖蹂躏着她的秀手,轻佻的说,“三小姐温柔如水的滋味,叫我永生难忘。若不是三小姐你好奇心太重,险些坏了大事,我还真舍不得弄死你这娇艳欲滴的美人。”

慕容妃雪心神剧颤,夺走慕容仙清白的野\\/男人,竟然是他江叶寒!慕容仙没有说谎,是她被妒忌冲昏了头,一直不肯信。眼看着江叶寒快要娶容清漪过门,怎会污了慕容仙犯如此浅显的错误?慕容仙到底知道些什么。

焦灼的内心,十分犹豫。她在想,要不要告诉江叶寒她是慕容妃雪,一旦江叶寒得知认错人慕容仙还活着,势必会下手灭口,因此殃及慕容府又该如何是好?回想起刚才,慕容仙先摒弃姐妹之情,狠心要勒死她,她觉得替自私的慕容仙隐瞒很不值得。

正在她纠结之际,江叶寒点了她的哑穴。

江叶寒提防慕容仙再次逃跑会惊动铺子里的容世安,遂而擒住她。“原本我打算直接杀\\/了你,省得你把我的事泄露给容家,你跑到这,倒是给我提了个醒,我改变主意了。”他环顾周围渐渐燃起的焰火,将灶台角落的油洒在木柴上,火势迅速蔓延。

他亲眼看着慕容仙被火烧得血肉模糊后,才离开。慕容仙死在别处,事后慕容城追究起来,恐有麻烦,死在铺子里就不一样了,容世安逃不了干系,慕容城定会因为慕容仙的死,与容府反目成仇。

少了慕容府的帮衬,他侵占容府对付容笙,胜算会更大。容笙把私吞官银满门斩首的死罪扣在江家头上,他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把慕容仙的死栽给容世安。容世安一人抵不了江家几十人的命,仅是他铲除容笙的开始。

……

一股股黑溜溜的烟,往铺子里飘,崭新的布料,瞬间被熏黑。

容世安退到外面,才察觉后院起了大火,心疼铺子里的货,命掌柜和跑堂赶紧把东西往外搬。

控制好火势,灭完火,跑堂连滚带爬来汇报,说后院有具尸体,面目全非。容世安顿时眼皮子一跳,猛然想起慕容府家的小姐进去了,没见出来,该不会……结果他不敢想,慕容府一贯不待见他,这回全完了,六神无主的他,急忙回去找容笙。

人还未进东院,便大声嚷着,“出事了。”

容笙和长枫吃着零嘴,看话本取乐。忽然听到容世安惊慌的声音,容笙搁下书,瞅着他那张面无血色的脸容,问道:“三叔,怎么了?”

“慕容府家的小姐好像死在铺子的后院了,怎么办?”容世安手足无措的看着容笙,容府和慕容府是姻亲,倘若因为他的缘故,坏了两家关系,他便是府里的罪人。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