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脱了老师的小内内,小婕子系列小说

我脱了老师的小内内 第一章

竹海。

万亩翠竹随山势起伏,好似波涛翻滚,绵流不绝,竹海茫茫,无边无际,那重重叠叠的翠绿依山就坡,春风徐来,形成一层层铺景叠翠的波浪。自然成画,夏日当空,绿影铺地,形成了一片翡翠的海洋,或清幽深邃,或曲折迷离,端的是人间妙境,世外桃源。

但世间却鲜有人知,这名冠华夏的竹林美景,其中却隐藏着一座庞大的家族。

穿过清幽古道,李陌与杨逸三人穿行在竹林翠影之中,行至山穷水尽之处,赫然看到一座奇峰怪石,李陌面带微笑,不知从何处摸出一块造型

文学

奇特的玉佩,轻轻贴到了那块怪石之上,紧接着,一阵无形的气浪猛然从怪石上浮现而出,一道道翠绿的光芒陡然绽放!

“唰!”

“轰隆隆!”

宛如闷雷般的响声轰然响起,待杨逸等人再次睁开双眼之时,原本那块巨石的位置竟然已经成为了一条狭窄的竹林小道,入口处仿佛有水波流转,给人一种如梦似幻的不真实感觉。

“阵法?”

杨逸挑了挑眉,这种神奇的景象他已经不是第一次看到,前几天在圣门之中便见识过,当时他还有些惊奇,此时却是见怪不怪了。

看到杨逸眼中并没有露出一丝震撼之色,相反还有一种不足为奇的感觉,李陌更是在心中止不住暗赞一声,一边率先入内,一边开口介绍道:

“杨小友见多识广,不错,这正是我们李家老祖当年留下来的阵法,若要开启,必须用沾染了我们李家血脉之力的令牌才行,换句话说,这也算是一个防御阵法,能够让我们李家隐于世外不被外人骚扰的同时,也可以抵御强敌。”

“老祖宗的智慧果然强大,那这种阵法到底是怎么形成的呢?”

想了想,杨逸还是忍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当时在山西的时候他就有心想要研究一下这种阵法,只不过来去匆匆,也没有足够多让自己参考的材料,所以只能作罢,如今有机会向李陌探讨,他自然不会吝啬口水。

“这……”怎料,李陌苦笑一声,摇了摇头道:“杨小友这个问题恕我无可奉告,一来,这阵法算是我们李家的隐秘,外人不得探知,这二来,就算我有心想要告诉你也不可能,因为我根本就不知道。”

“没关系。”点了点头,杨逸对这回答也不意外,如此神奇的东西,相信不会有人会大方到弄得人尽皆知,依杨逸看来,这种阵法的形成绝非宗师可以插手,应该是需要各种天才地宝,然后再以大能修士所炼制而成。

至于要求的实力,最起码也得是虚境,因为只有虚境才可以将体内的内力化为灵力,与天地所沟通,借天地之势成就自身,阵法这等玄之又玄的东西,自然最低也是这个境界。

“只不过是最低级的幻阵罢了,待你进入虚境之后,想要学习什么阵法都可以在我这里兑换,其能力绝对比这种强悍到不止一点。”

正当杨逸心头感叹之时,脑海中L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听到它的话,杨逸愣了一秒,继而大喜。

“阵法这种东西你都能搞到?”

“废话!丹药灵宝高科技物品等等对于我来说都不在华夏,这小小的阵法又能算得了什么,对于我来说,只有你想不到,没有我做不到。”L说话的语气十分傲娇,但不得不承认,对于这个与地球智慧拉开了无数距离的超级智慧生命,确实有这样说话的资本。

我脱了老师的小内内 第二章

<!–go–>杜门精神一震,快步走进去,看到里面的情景,顿时露出了笑容。

就看到,本是病恹恹的洛丽塔,此时精致的脸上,透着一层红光,整个人也精神了很多。

“爷爷!”

看到杜门进来,洛丽塔轻轻喊了一声:“我感觉好多了。是阿道夫救了我吗?”进行药浴之前,洛丽塔因为太虚弱,几乎处于昏迷状态,所以还不知道情况。

“哈哈,好,好啊…”

此时的杜门,很是激动:“不是阿道夫,而是一位年轻的先生。”

说着,杜门回头冲着门外的岳风喊道:“这位先生,快请进来。”因为太高兴,此时的杜门忘了,孙女泡在木桶中,浑身湿透很不方便。

听到呼喊,岳风笑呵呵走了进去。

成功了?

这一瞬间,站在外面的阿道夫和杰克,都是满脸震惊。

祖孙俩都以为,岳风是在拖延时间,根本不会救人,却没想到,他真的成功救活了洛丽塔。

卧槽!

进了房间,看到眼前的一幕,岳风禁不住倒吸冷气,整个人都愣住了。

就看到,洛丽塔泡在木桶里,和之前虚弱的样子相比,几乎变了一个人一样,说不出的

文学

明艳动人,尤其那迷人的曲线,在水中若隐若现….

唰!

感受到岳风的目光,洛丽塔的脸,一下子羞红起来。

“唉!”旁边的劳娜,忍不住冲着岳风指责:“你怎么乱看呢?真是一点规矩都没有。”

呃….

岳风缓过神来,很是尴尬。

“哈哈哈…”

杜门哈哈一笑,不以为意的说道:“是我的错,只顾着高兴了,忘了洛丽塔还没换衣服。”说着,就拉着岳风的手,走出了房间。

“先生叫什么名字?从哪儿来的?”到了外面,杜门很是客气的问道,完全没了之前的傲气。

“我叫岳风,就是….就是一个流浪者!”岳风想了想,回应道。

自己在亚兰帝斯经历的事情,还是不说的好。

“不错,不错!”

杜门笑着点点头,继续询问:“之前听说你受了重伤,然后被阿道夫救了?”

“是的!”岳风挠挠头,一边思索,一边编着谎言:“昨天坐船经过珍珠港,没想到被一帮海盗抢劫,最后我掉进大海,什么都不知道了。”

杜门没有怀疑,很是同情道:“原来如此,对了,不知道岳风先生的医术,是从哪儿学来的?太神奇了。”

这个…

岳风沉吟了下,笑道:“这是我之前游历的时候,无意间得到的一本古书。”

说着,岳风看了一眼身后的房间,继续道:“刚才的药浴,以后每天让洛丽塔小姐泡一次,坚持三个月,就能痊愈。”

杜门连连点头,赶紧吩咐下去。

随后,杜门想到什么,冲着旁边的人招了招手:“快,把酬劳拿来。”

听到吩咐,一个下人赶紧应了一声,随后就抱着一个箱子走了过来。

到了跟前,下人打开箱子,岳风顿时愣住了。

就看到,里面装满了金币,足足有几千。

“你救了洛丽塔,这些就算是酬劳吧。”杜门笑着说道。

岳风反应过来,赶紧道:“这就太客气了,不过我不是很需要钱,这些金币,还是给阿道夫他们祖孙俩吧。”

要不是阿道夫救了自己,自己只怕已经沉尸海底了,而且,阿道夫在海边的木屋,实在太寒酸。

我脱了老师的小内内 第三章

陈汉升离开江边公寓后,先回了一趟果壳电子办公室,他是16号凌晨去医院的,虽然人在建邺,但是这一周都没有去过厂里。

不过管理层和员工都习惯了,老板曾经在韩国被扣了一个多月呢,这次还算不错的,因为聂小雨能把材料送过去签字,说明陈董并没有人间消失。

各项工作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只是果壳董事会里有人开玩笑,大老板没有冲击国内首富的意愿,否则他不会这样偷懒的。

以果壳现在的影响力和布局,陈汉升想冲击国内首富还是很有可能的,不过大家都看出来,陈汉升对这个名头比较忌讳。

他可以接受“青年企业家、民族企业家、行业领航者······”这些称呼,偏偏对“首富”不怎么感兴趣。

“陈部长,你有没有觉得世界很奇妙啊。”

陈汉升处理事务的时候,小秘书站在旁边看了一会,突然感慨了一句。

聂小雨经常去医院,她也是见过小小鱼儿的,当时只顾着逗弄宝宝没有察觉,现在陈汉升坐在宽敞庄重的办公室里,小秘书才有一种“违和感”。

“哪里奇妙了?”

陈汉升继续看着文件。

“就是,就是······”

聂小雨努力把那种感觉用语言描述出来:“我觉得陈部长这样的人,应该很晚要宝宝的才对。”

陈汉升听了,签字的动作稍微停顿一下,颇为得意的说道:“可是哥很快都有两个女儿了,顺便说一下,我明天要在鼓楼医院陪着沈幼楚,你记得把文件送过去。”

“噢~”

小秘书听话的点点头,还给出一个建议:“你在那里陪着会不会无聊啊,我干脆找一些奶爸番剧给你,正好可以打发一下时间。”

“免了。”

陈汉升摇摇头,一板一眼的说道:“我和王梓博吹吹牛逼,或者调戏一下小护士,一般都不会无聊。”

“什么?”

聂小雨愣了一下,难道萧容鱼生宝宝的时候,陈部长居然在泡妞?

“开个玩笑嘛。”

陈汉升看见小秘书很惊讶,笑呵呵的说道:“你怎么当真了。”

“呼······”

聂小雨吐出一口气:“陈部长虽然坏,但是不可能做这种事的。”

“这就对了。”

陈汉升处理完公务,临走前拍了拍小秘书的脑袋:“你好好想一想,我怎么可能和王梓博吹牛逼呢。”

聂小雨:······

······

陈汉升自然在唬骗可爱的小秘书,先不谈他没有这个心思,当初医院里有那么多双“小鱼党”的眼睛呢。

从办公室回到宿舍后,陈汉升先畅快的洗个澡,然后安静的躺在床上,瞅着天花板怔怔发呆。

聂小雨说的没错,陈汉升有时也觉得很有趣,那个只知道睡觉和吃奶的小人儿,居然就是自己血脉相连的女儿,从此以后心里的挂念就多了一份。

陈汉升现在光是想起小小鱼儿,都已经控制不住的掏出手机给萧容鱼打了过去。

“喂~”

萧容鱼接通电话,声音很小,大概是怕吵到小小鱼儿。

“闺女呢?”

陈汉升也压低音量,“闺女”叫的无比顺口,心里还有一种无以言表的满足。

“刚刚吃饱又睡啦。”

萧容鱼轻笑一声:“就和小猪似的。”

“我想听听她呼吸的声音。”

陈汉升要求道。

其实才几天的婴儿睡觉不会有动静,不过萧容鱼还是把手机拿过去,过了一会问道:“听到了吗?”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