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六旬老妇性欢小说,女朋友把胸往我嘴送

与六旬老妇性欢小说 第一章

落地窗外的夜幕上散着星星点点的光,柔美的月色映照着大地,三月份的天连夜色都无比美好。

封世钧做在床边,看着闭着眼沉睡的人,只觉得上天是在和他开玩笑,开了个天大的玩笑!

“你怎么就昏迷了?你不可以昏迷的,我还没原谅你呢!”

他自言自语的说着,“你这人一向霸道,不管做什么事情,都要别人按着你的心思来。我本以为我的父母早就不在了,可你突然冒出来说你是我的父亲,还忽悠了一大堆人帮你说话!你总是这样,连给我喘息的机会都不!”

“你知道吗?从小我看别人的爸爸妈妈跟孩子们一起玩的时候,我就非常羡慕,可我只有爷爷,爷爷年纪又大了,也不会陪我玩耍,所以我就越来越讨厌他!讨厌他为什么不是我的爸爸,偏偏是我的爷爷!要是他是我爸爸,我就能让他带我出去,告诉别人我不是一个没有爸爸妈妈的人!我以为就会这样过一辈子,可是,突然间,我又有了一个爸爸,看起来跟我年纪差不多。你知道我当时的心情吗?”

“我想过永远不要原谅你的!殷和说了,你能继续活下来,就是靠着心里的信念,我想如果我不原谅你,你就会一直活下去,这样似乎也不错!”

“可你说倒就倒了,跟你的人一样讨厌,总是做些令人措手不及的事情!”

封世钧守在床边,一个人说了很久,白和还是没有任何反应。

“你要是再不醒过来的话,我就永远也不原谅你了!”

他说完最后一句,直接出了房门!

在他离开之后,昏迷的白和眼角突然落了滴泪,顺着鬓角渗进了发丝里,仿佛从没有出现过一般。

两年后。

楚家花园。

“大宝,小宝,快过来!”

顾澜心蹲在地上,朝着两个乖孙伸出手臂,小心翼翼的护着他们。

“妈咪,小宝已经会走路了,您不用这么护着他!”楚琋月端着水果出来,看到顾澜心那副小心翼翼的样子,不由得郁闷又好笑。

顾澜心不管她,还是蹲在地上没起来,“小宝,快来奶奶这里!”

地上的小宝迈着小短腿,一步一挪的终于蹭到了顾澜心怀里,奶声奶气的喊道,“奶奶,水!”

“哦,你是要喝水啊?好,奶奶这就给你喝!”顾澜心脸上的笑越来越大,抱着小宝忙跑到房间里倒水去了。

楚琋月看着这一幕很是无语,她又转向一边,说道,“爸,大宝已经会跑了,您还蹲着跟他一起走啊?”

楚云峰对两个乖孙也是爱到不行,“他们两个还这么小,走路肯定磕磕绊绊的,万一摔了多不好!”

楚琋月也是无语至极,“好好好,您和妈咪愿意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楚天祺和薛子清从公司回来,不出所料的看到自家父母手里一人抱着一个孩子,两人互相对视一眼,薛子清有些无奈,“爸妈是不是太惯着大宝小宝了?”

与六旬老妇性欢小说 第二章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与六旬老妇性欢小说 第三章

“叮~噔~……”

十五秒的自定义铃声很快响完一遍。

陆薇语看了眼方年:“又是陌生电话?”

方年看着手机屏幕嗯了声,嘴上咕哝:“看看得让电信部门把我这号码给加入免骚扰白名单。”

今年的电信骚扰开始变得多了起来。

方年并未特别去办理像是连号、叠号等类型的靓号。

但一点也不影响被骚扰。

所以方年才说想要权限。

说着方年滑动屏幕接通了电话,礼貌道:“你好。”

电话那头传来个中年男人的声音:“你好,请问是方年方总吧。”

“……”

“我们韩市長想跟你通电话,请稍等。”

“……”

方年:“……”

心里略有点意外,前两天才当面见过市里的俩领导,现在直接是市長。

一茬茬的来吗?

在类似于申城这样的城市,一般儿的领导还行,往上就不能细究。

一细究,全是熟面孔。

像是现在这位说要跟方年通话的韩市長,前两年跟平校搭过班子。

再过几年还会去搭班子。

所以尤其是对方年来说,根本不能细究。

说起来慢,实际上很快听筒中就传来了另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是方总吧。”

“韩市長好。”方年微笑道。

文学

“……”

寒暄了两句,那边厢韩㱏笑呵呵道:“是这样,听说前沿有意择地建设总部产业园,不知方总有没有心仪的地方?”

“没有!”方年回答得那叫一个干脆。

这话一出,方年立马就听明白了其中的意思。

就算有,只要还没彻底跟当地落实到位,方年也会马上否决。

没办法,有些好意不能拒绝。

果然,韩㱏听方年这么一说,就笑着道:“不知方总最近有无闲暇,我们坐下来聊聊。”

“有的,韩市長您吩咐。”方年赶紧道。

“……”

结束通话后,方年先看了眼窗外,做了个手势:“靠边停车。”

然后看向陆薇语,解释道:“市長希望跟我聊聊前沿总部的问题。”

“看样子还是要落地在申城了。”

闻言,已经找好位置靠边停车的陆薇语不解道:“那你这是……”

“超跑还是有点高调,换辆车再去。”方年笑道。

陆薇语认同的点头:“也对。”

然后方年跟陆薇语坐上了一直紧随其后的大众迈腾,司机是村长。

这会儿都到浦东这边了,只好是又调头往黄浦。

在这个电话之前,方年跟韩㱏毫无联系,所以最后是放在公事场所,市府。

不过倒也没有多赶,刚好十一也堵车,半个多点才到黄浦。

韩㱏的秘书提前等在了院子里。

见到方年跟陆薇语从一辆普通的大众上下来,很自然的有点蒙。

心里还真是忍不住寻思怎么会来这么一低调的操作。

他当然知道方年跟方年都是一个人。

也知道尚未在正式通过媒体露面的陆薇语的相关信息——

至今为止,陆薇语还没正式通过媒体露面。

包括前天前沿研究中心启用仪式,现场记者也没有对外披露陆薇语更多的个人信息。

反倒是温叶跟关秋荷都被抓拍了不少照片。

温总现在还有个‘花名’:最美CEO。

估摸着温总偶尔上网看到后,都能躲在被窝里笑出声来。

中年秘书微笑着主动打了招呼:“方总,陆总,你们好,欢迎莅临市府。”

“……”

接着是握了握手。

相互寒暄了几句。

虽然是十一小长假,但市府大院依旧有不少人在岗。

毕竟连前沿的高管层都到了没有节假日之分的地步,像是申城这种地方的父母官当然也是如此。

…………

很快,方年跟陆薇语一路跟着中年秘书走进了市長办公室。

比方年想象中的要没那么公事。

一般而言,最公事的状态就是当初方年一行在庐州谈地方投资前沿相关事务的几天;

全程基本都在会议室交流。

相比之下,能进办公室就意味着还行。

以现在的情形发展,大概率是不再有机会上饭桌了。

进了办公室,方年步伐一下迈开来,面带微笑,主动招呼道:“韩市長好,叨扰了。”

“方总跟陆总都来啦,坐,先坐。”韩㱏微笑道。

“……”

等韩㱏从办公桌后走出来伸手,方年赶紧握了上去,然后才一同去会客沙发落座。

方年同学在礼节上向来不会让挑刺。

分别落座后简单寒暄了几句。

然后韩㱏主动提起了正事:“方总,前沿对未来总部产业园有没有具体的想法?”

闻言,方年笑着说道:“不瞒韩市長,按照前沿的发展战略,的确到了需要考虑落地总部产业园的时候。”

接着斟酌道:“有件事情其实说起来会有些唐突。”

“方总但说无妨。”韩㱏做了个手势。

方年这才说下去:“早在上半年,我就有考虑过前沿总部的长远规划,不过当时各方面情况远不够明朗,以至于因此跟浦东的徐书記和姜区長产生了些误会。”

“主要是前沿或者更具体的来说,是我的问题。”

“我比较保守,当时并不敢夸下海口。”

韩㱏当然知道浦东区府跟前沿那点小矛盾。

“……”

当时在一定范围内闹得有点沸沸扬扬。

归根究底还是因为方年实在过于年轻,当时的前沿根基也比较浅陋。

偏偏庐州前沿又很是令人觉得诧异。

先入为主的观点,以及方年刚好事务繁忙,一溜儿上了京城。

再加上温叶前所未有的失

文学

误。

所以产生的误会。

就是徐璘他们觉得方年过于年少轻狂了,仗着自己有点家底,背后有人,狮子大开口。

于是后来方年几次表示想要当面道歉都被婉言拒绝了。

可徐璘他们也没想到,转头前沿就站起来了。

一个开发者大会不仅是让许多人知道了前沿,也让徐璘这类在体制内的人隐隐察觉到了点东西。

这才发现前沿在基础科学领域的部署和研发能力居然那么强悍。

9月份一连串的消息更是让徐璘他们意识到前沿或许是与众不同的。

工信部的牵头,以及苗为忽然来申城召集会议,以及新闻……等等等等。

一些旁观者忽然发现前沿这玩意什么时候有了这么海量的高校资源?

再一细究,发现制约前沿壮大到家喻户晓的量级居然仅有时间。

时间能让前沿水到渠成的壮大。

甚至都不需要前沿再努力。

从手机到电脑的两大操作系统足以给前沿带去海量的财富。

甚至有望成为超越全球操作系统巨头微软的份量。

因为现在全球已经进入了移动互联网时代。

而前沿的女娲MindOS不知不觉到了全球市占率第一。

尤其是国内市场,那叫一个一家独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