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勾精子计划h,快穿之勾精子计划h

快穿之勾精子计划h 第一章

刘仁来到宫门出,从黄忠手中接过一辆三轮车,没错,脚蹬三轮自行车!

皇帝不是爱玩吗?这个东西估计他一定喜欢!

果不其然!刘协见到车后笑逐颜开,之前要说的事都忘了,问明操作之法后,踏上三轮,围着花园转了起来。

足足转了半个时辰,刘协气喘嘘嘘的下车,对刘仁道:“皇兄的好玩东西真不少,此物朕非常喜欢,不错!”

刘仁道:“回陛下;我正在研究一种不需要脚蹬,自己便能跑的车,等成功之后给陛下送来!”

“噢!好!朕等着!今日咱们私下聊天,你称我皇弟便可!“

刘仁乐道:“是!皇弟?”

刘协点点头道:“朕此番叫你过来,是想问问天下何方高人,会不会炼制丹药?”

刘仁回道:“回皇弟,我听闻左慈,南华等仙人,擅长炼器,养生,至于丹药嘛…..”

给不给他说呢?给他说伟~哥,能让他早死两年,给他护理保健的药品,能让他晚死两年!

刘仁的依仗,是对历史的先知先觉,若是蝴蝶翅膀煽动太大,刮乱了剧情可不好!

再说,献药的名声太难听,风险太大,若是有人把刘协药死,栽赃到自己身上可就麻烦了!

“治疗一些头疼脑热的药是有的,不知皇弟想要什么药?”

“没有长生的药吗?”

“皇弟说笑了,能延寿的便是高人,长生是断然没有的,若能长生,我岂会在这,坐享人间富贵,而是求仙问道去了!”

刘协失望的道:“哎!连这两位这样的高人都不能炼制仙丹,朕看皇祖母无望矣!”

“皇弟正值春秋鼎盛之际,为何想这些事情,人,固有一死而,天地轮回万物生长,死是天地万物的法则啊,秦始皇帝又是怎么亡国的呢?

“祖母的身体你知道,亏空的太厉害,尤其是董贼进京之后,唉!”

刘仁沉吟片刻,道:“臣有一套拳法,每日习练一个时辰,可得养生之效,不知皇弟…..”

刘协摆摆手道:“拳法什么的就算了,朕让你文武兼职,也算是开本朝先河了,莫辜负朕的一片苦心呐!”

“臣定为大汉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刘协摆摆手道:“你去吧!有什么好玩意儿记得给朕送来!”

刘仁道:“喏!最多一年,便给皇弟送自己会跑的车来!”

从皇宫出来,刘仁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刚刚好悬呐!差点答应给刘协去求药去了!

回到刘协赐的将军府,刘仁躺在床上辗转反侧。

如今前期计划全部达成,还需招募一些理政的能人,选寒门之人吧,寒门出身的比较容易招募。

查了查资料,刘仁准备前去请教一下田丰和沮授,这二位正是刘仁当下急需的内政人才。而且刚好顺路。

田丰的家在巨鹿郡(今HB省中南部SD省西北部),沮授的家就在巨鹿之北的广平郡。

若是简雍同田丰,沮授相比,他的能力,最多为一郡之守,简雍更大的才能在外交上。而田丰和沮授二人,妥妥的是一洲之才,一国之才!

广平郡沮授家中,沮授和田丰正在对坐饮酒聊天。

沮授问道:“元昊一路而来,可听到有人讨论主公刘仁?”

田丰回道:“几乎满耳朵都是啊,一路行来,酒肆、饭馆、客栈都在议论此人,真可谓一战成名天下知!”

沮授道:“元昊对此怎么看?”

快穿之勾精子计划h 第二章

第四百二十九章:上岛

牛头一拍桌子,把李沐都给吓了一跳,然后便听他道:“那王八蛋,当初在时就给活刮了他!”

“若不是他咱们也不会来到这个鬼地方,还要受这鸟气!”牛头真的是气急败坏,让他双鬓间的大串胡须都历时涌动了起来。

朱慈烺斜视了他一眼,眼神中没有任何感情让后者立马就老实了下来。

“咱们来这里是受罪,但同样的以后咱也一定会给他还回来!”

不知怎么的朱慈烺说话越是平淡,就越是有那种感染力,让人不由就会觉得他说的就是真理。

站起身来

文学

的朱慈烺接过李沐手中信笺,将其看了两眼之后才淡淡道:“所谓受罪不过是一次磨砺罢了!”

随即朱慈烺转过身,更为坚定说道:“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劳其筋骨苦其心志,饿其体肤……”

“空乏其身,行弗乱其所为,则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

当朱慈烺说完这段话,在转过身时除了还在品味其间韵味的牛头外,不过李沐已经完全是一脸呆滞。

朱慈烺有些不安,自己这话会不会太装逼然后……穿帮了?

就在此时朱慈烺却听牛头点了点头,然后点评道:“皇子此言却是说除了我牛头的心里话,大丈夫当如是……”

而这时牛头也注意到了李沐的不正常,于是他便问朱慈烺道:“皇子这穷书生唱的是哪出?”

朱慈烺摇摇头,暗道我那里知道!

好一会儿之后才见李沐神色趋于正常,只听他喃喃道:“皇子此言……实乃……”

好像找一个形容词很困难似的,李沐嘀嘀咕咕老一会儿后才结结巴巴道:“皇子此言……实乃……圣人之言圣人之言呐!”

李沐情绪愈发激动,很明显是文青病犯了。

不过他说的那句“圣人之言”,隔了老一会儿后才让朱慈烺确定,这家伙口中的圣人指的是自己。

当然这也让朱慈烺心中的某种侥幸彻底死去,这里根本就是别人的话!

“皇子,属下比尽己所能辅佐皇子以成大事,宰割天下分裂山河!”李沐重重跪倒

文学

在地颇有掏心掏肺的决心到。

朱慈烺的一番话也点燃了他心中隐藏的那可英雄梦,大丈夫当如是也!

牛头一看这就不干了,这是要跟老子争宠啊!

于是他也狠狠跪倒在地,一个大脑门就磕了上去然后大声道:“属下也必拼死保全皇子以成宏图霸业!”

时间很快就来到了三天之后,这三天以来,自从有了李沐神神叨叨的圣人之言。

朱慈烺无疑又戴上了一层光环,底下侍卫们对他的崇敬无疑又多了几分,甚至私底下还在议论自家皇子是不是圣人降世。

这些事情朱慈烺当然了然,然后他选择了放任,只有自己身上光环越重这个队伍才会更有向心力,所有人才会更加团结。

对于造成这些的始作俑者,朱慈烺也很是满意,比如说此次出行便将李沐戴在了一路。

其实按理来说他们去参加宴会该当是乘车的如此才符合礼数……但可惜的是,他们并没有马车,当初来的那几辆都被他们给带走了。

这也就逼得朱慈烺几人,不得不骑马赴会……现实上来说真的很残酷。

带上牛头和李沐,再加另外两名侍卫的朱慈烺一行人便往目的地行去。

一行才五个人,你很难相信这是一位皇子在出行,但现实正是如此。

经历过城外那场厮杀之后,朱慈烺手下人折损就比较严重,能用侍卫不过二十余人,现在人手实在是紧张得厉害。

原本牛头是建议不去赴会的,但遭到了朱慈烺和李沐的同时反对!

他们和这个人之间本就仇怨深重,人家既然专程发函邀请,便已经做好了你不去的预案,到时候说不定还有什么套等着你。

所以不去肯定是不行的,去了的后果就是一切便都在明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这种打算无疑是正确的,这人本就很难称得上正大光明,你让朱慈烺如何能把自己送上门去。

…………

五月间正是菊花正放时节,开宴的由头之一便是邀请大家赏花!

然后就很自然免不了附庸风雅,对这种酸味十足的宴会,其实朱慈烺内心是拒绝的。

但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即使再恶心他也得去!

严格意义上来说,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岛,它其实是城外的一处湖心小洲。

纵马离城,朱慈烺便感受到了久违的解缚感,这让他原本不畅的心情有了很大好转。

此时已经夏日所至,甚至粗粗算来他朱慈烺已经到这个世界一年多,回想一年之前貌似此时的自己还在前线和人玩命。

但实际上到了现在整整一年已经过去,他朱慈烺依然过着朝不保夕的生活。

城外的官道此时行人也有不少,他们无人纵马之下把官道上的平静彻底打乱。

“狂徒……”

“庶子……”

马蹄声大作之下朱慈烺等人是听不见这些诅咒,当然了,就算他们听见其大脑也会对之无动于衷。

但是,风铃湖的方位,距离官道也还有一段距离,故而在官道上未能疾驰多久他们便得转入小路。

这样他们的速度也不得不降了下来,还不时得防备前方突然出现的树枝。

当然了在这种小径上行走,他们还不得不担忧另外一个问题,这要是他们遇到刺客该怎么办!

对此朱慈烺只想说:怎么办……凉拌呗!

也不知行了多久,前方树木开始逐渐稀疏,大口径的大树也逐渐变少,现在取而代之是更多的灌木或者其他观赏性的植物。

这一切无不预示着这岛就要到了!

当朱慈烺等人翻过最后一个山坳时,站在坳口俯视下方便见波光粼粼之间一座湖心岛点缀其中,其上建筑错落有致华美无端!

于是几个人就如同乡下人进城一样看着前方景色久久不能释怀。

“你们是什么人,擅闯禁地,左右……立刻将其拿下!”

就在这时一个很不友好的声音在朱慈烺耳边响起将马上几人拉回现实。

快穿之勾精子计划h 第三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