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室友上班跟室友女朋友2、一下子就弄进去了岳

趁室友上班跟室友女朋友2 第一章

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陈思理现在虽然是满心的不情愿,但是,却只得答应下白秋晨,剩下的事情之后再说,毕竟来日方长,不至于急于一时的得失,人活着要向远看一步。

“那当然了,有钱大家赚,而且谁想要受那帮鬼子的气?”陈思礼的脸上笑意盈盈的,看起来和善不已。

“我就知道陈局长您是一个爽快人,所以我想和你进行一下深入的合作。”白秋晨的停顿了一下,故意卖了一个关子,然后继续道:“你不要用那样怀疑的眼神看着我,放心,这件事情对你对我都有好处。”

“说一下,我听听。”陈思礼现在是真的有些好奇了,白秋晨的为人处事和他见过的所有人都不相同,看起来是不是乖张,但是总是能用不同的手段来达到最终的目的,这样的人是最不好对付。

“陈局长,不是我说,您这小打小闹的,真的赚不到什么大钱,我要是你的话,有着这样得天独厚的条件,我们就可以玩一个大的。”白楚成的脸上露出了阴狠的神色,贪婪蒙蔽了他的双眼,做好是一个穷途末路的赌徒,一心只想着翻本,但是却忘记了这里面的风险究竟有多大?

陈思礼微眯着双眼,看着白秋晨,内心不由得有些忐忑,这是一个疯子,千万不能够让他把自己给带跑了,走进那个狂赌之渊,到时候无法自拔,到时候受罪的确是自己。

但是虽然陈思礼是这么想的,不过他的心里却永远都有着期待,甚至,希望自己真的能够像白秋晨所说的,赚一笔大的。

陈思礼低眉顺眼的在山本米八郎的手下也已经半年多了,手中的钱却迟迟的没有攒够,而离开这个漩涡中的潮州市的机票是越来越贵,要想活着走出去,现在看来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人的欲望就如同牙膏一样,当它被挤出来之后,就很难再挤回去。

欲望上头的时候欲望与理智并存,理智回来的时候欲望熄火,但是下一次的时候还是欲望更胜一筹,世间的事情发生的时候,欲望总是碾压理智,就像一朵罂粟花,越靠近越让人无法自拔,一旦有了这个念头,便覆水难收。

白秋晨看着陈思礼,久久没有回答自己的话,就知道这个事情马上就要成了,白秋晨不害怕陈思礼不同意他的建议,因为人的贪念,永远是最

文学

好的造梦机器。

“你说说看吧,如果要是可行的话,我选择和你合作。”陈思礼欲望和理智的天平,终于还是倾斜了。

“陈局长,您收集范围的情报面实在是太少了,这潮州是鱼龙混杂,不单有倭国人,还有法国人,还有美国人,甚至,在他们当中,还有共产国际,这可是一个众位主角粉墨登场的地方,如果我们给他准备一个合适的舞台,你方唱罢我登场,从他们当中,我们又能够谋取更大的利益呢?“白秋晨这语气不急不缓,但是却带有蛊惑人心的力量,描绘出让人癫狂的未来。

趁室友上班跟室友女朋友2 第二章

宝应二十年.大唐皇帝李庆安巳登基二丰年.此时大唐人自己经突破八千万,国家强盛,人民富足,四海安宁。

六月,张掖弄王、河中道观察使兼军府大都督段秀实不幸在撒马尔罕病逝,朝廷休朝哀悼三日,右相、吏部尚书裴瑜举荐户部侍郎张知节为河中道观察使。

由十三名相国组成的政事堂三读通过了任命,并报皇帝李庆安批准,李庆安批准了政事堂的任命,并加张知节为御史大夫,同时他颁布皇帝令任命晋王李林接任河中军府大都督一职。

.君不见走马川行雪海边,平沙莽莽黄入天...”

九月的安西已是朔风四起,黄沙漫天,这天下午,在安西道拔焕州的西域大道上远远来了一支军队.约有三千余人,盔甲鲜亮,旌旗招展,被疾风吹得猎猎作响。

“张使君....你若抵不住....就进马车去吧!”

疾风中,李抟的声线被吹得断断续续,晋王李林是李庆安的第五子,母亲是惠妃独孤明珠,他今年异有十八岁,长得酷似其父,身材高大,两臂修长,从五岁起便拜羽林大将军南霎云为师,学了一身群武艺,再加上他箭法尤其高明,能开七石弓,几追其父李庆安,去年在三军比武大赛中箭术一举夺冠,被军队美誉为.小李广,。

这次除了出任河中大都督外,他还有三件事要替父亲去做.一件已经做了,在龟兹劝说皇姑高雾回长安养病,高雾十年前升为龟兹都督、云麾将军.是大唐军职最高的女将军,三年前高仙芝因病不幸去世,高雾便按照父亲生前的心愿将他安葬在龟兹。

高雾在父亲去世后便辞去了军职,在龟兹为父守墓三年,她终身未嫁,辞去军职后被李庆安封为安西公主。

今天春天,她母亲也不幸在长安去世,高雾因悲伤过度而大病一场,至今病体未愈,几个月前她写信告诉李庆安.她的身体每况愈下,已经不能适应安西的气候,李庆安担忧之极.便让儿子借这次赴任的机会,替他劝说高雾回京养病。

高雾因为母亲安葬在长安,便决定将其父亲的灵枢l并迁回长安,和母亲共葬,她要为父母终身守灵。

李林另外还要去撒马尔罕祭扫俱兰公主之墓,这也是李庆安二十年的心愿.除此二者之外,还有第三件事,就在拔焕城。

张知节是张筠之子,张筠已经在五年前去世了.这次张知节以户部侍郎的身份被封为河中道观察使兼撒马尔罕政务主官,依照惯例,他将在在河中道任职五年,然后回京入阁,将成为政事堂相国之一。

按照大唐新六典的规定,大唐皇帝一般不过问政务,只掌军权,但军国大事必须经皇帝批准后方能实施,另外在人事任命权上,以正三品为界,正三品以下官员由政事堂任命,张知节的观察使是从三品衔,所以是政事堂任命,而御史大夫又是正三品衔,就由李庆安加任。

张知节身子有些单薄,被安西的秋风吹得瑟瑟抖,他也大声道:“好吧!我真不行了先进马车躲一躲!”

他钻进了马车,这时,李橡打量了一下远处,他远远看见了一座城堡,便对军队大声令道:“前方是粟楼烽城,大家进城休息一日,明早出!”

粟楼烽城就是从前的粟楼烽戍堡,戍堡还在,但已经成为军队教育设施,是安西新兵入伍必须参观之地,新粟楼烽城在戍堡北面约五里处,十年前修建而成,是一座有两千军队驻扎的上等军城。

三千军队的到来,使粟楼烽城立刻热闹起来,驻军郎将席骏前来给李株见礼,“末将席骏,参见晋王殿下!”

席骏是信德总督席元庆之子,今年也只有二十五岁,他十五岁从军,现在已经是十年老军了,去年升为郎将,驻守粟楼烽城。

李妆向他回一礼笑道:“席将军,我想去参拜圣石,将军现在可方便带我去。”

“现在就去吗?“席骏笑着问道。

李林缓缓点头,“对!现在就去。”

“可以,殿下请随我来。”

席骏点了三百骑兵带着李隶和他的

文学

亲卫向北一路飞驰而去,半个多时辰后,骑兵队约奔行了五十里.来到凌山山口,这里有一根石柱,上面曾经是烽火台,但十五年前烽火台已经拆除了,大石下有一个一人高的山渠,原来里面填满乱石,现在也清理出来了,李庆安封这根石柱为圣石,四周已用铁链包围,不准人轻易靠近,并专门修建一座戍堡,守卫这座圣石。

在圣石旁还有一座灵堂,供奉李庆安的父母,也就是昭敬皇太后,和昭远皇帝。

李林翻身下马,他从马袋中取出祭祀香烛,快步走到了圣石前,这是李庆安托他做的第三件事,替他祭祀圣石,李庆安之所以封这里为圣石,因为李庆安宣布这里是他的出生之地,他就在这座圣石下的山洞内出生,事实上,他就是从这块圣石走进了大唐,所有的秘密就在那座山洞里,这个谜他至今未解。

李糠点燃香烛,将它们放在圣石前的供奉台上,他缓缓地跪下,郑重地替父亲磕了三个头.并为他的皇祖父和皇祖母在天之灵祈福,祝愿他们安息。

(全书完)

趁室友上班跟室友女朋友2 第三章

第1326章出征!秦帝之谋划!

长安城!

英魂广场!

“众将士!”

洛尘立于台上,沉声道:“此一战,乃是我大夏霸业之始!”

“朕掌兵以来,灭南蛮,平叛乱,收东莱,战无不胜,此番面对大秦,同样是不例外!”

“朕在,当守土开僵,一举奠定我大夏千秋不朽业!”

“反山河所照,日月所至,皆为汉土!”

洛尘直接从腰间拔出天子剑,指向苍穹,沉声开口道:“此一战,决定中原之主!”

“此乃朕登基以来,第一次国战,能胜否?”

“必胜!”

“必胜!”

“必胜!”

一道道高喝声响起,众人皆是士气高涨,举起手中的兵刃使劲狂呼,陆玄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好!”

“薛仁贵!”

“末将在!”

“我封你为征东大元帅,总览东征一切事宜!”

“遵命!”

薛仁贵恭敬行礼,洛尘看向另外一人:“岳飞,陈庆之!”

“末将在!”

“封你二人为征东副元帅,协助薛仁贵,处理一切事宜!”

“诺!”

“冉闵,赵云!”

“末将在!”

“封你二人为左右先锋!”

“诺!”

“宇文成都!”

……

一番册封下来,此次东征阵容可谓是空前浩大,凌烟阁之人,洛尘只启用岳飞一人,至于白起和廉颇则是留在了京都。

一声令下之后,浩浩荡荡的征东大军直接出征!

长安城外,人山人海的百姓大潮流皆是汇聚在此,夹道相送!

“将士们,一定要平安归来啊!”

“等你们凯旋,莫要忘记告知老朽!”

“大夏必胜,我朝有英明神武之君主,自从殿下统兵以来,百战百胜,此次自然是不会例外!”

……

看着街头上的百姓人满为患,洛尘站在城楼之上,脸上露出一丝犹豫之色。

此番对阵大秦,他自然是想要御驾亲征,然而,陆雨凝怀有身孕,若是这个时候离开……

薛仁贵挂帅东征,若是论统兵作战的能力,不管是白起还是岳飞都要在他之上,但是,薛仁贵积威已久,在军中颇具威望,所以,洛尘依旧还是选择了他。

在他这里,不需要担心功高震主,也不用担心薛仁贵会有反心!

此番不只是有御龙军出战,岳飞的背嵬军,秦良善的虎豹骑,四象军团,飞虎军全部出战,总计七十万大军,也是数十年来大夏规模最大的一次国战!

三年前灭南蛮也不过是三十万大军,硬生生的将南蛮亡族灭种!

“孔明!”

“在!”

“你以为,北苍会作何反应?”

洛尘看向站在自己身侧的诸葛亮,眼中带着一丝好奇之色,诸葛亮轻声道:“陛下,我们出兵的消息北苍已经得知了,他们自然是想分一杯羹!”

“只是,如今大秦尚在,我们可以结成同盟,或许等到大秦灭了,北苍就该……”

洛尘微微颔首,笑吟吟的道:“我大夏与北苍,迟早有一战啊!”

诸葛亮眸子之中尽是精光,轻声道:“陛下,依臣之见,不如将火药用于后手!”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