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水了 使劲 太舒服了|被窝里的公息第十三章阅读

出水了 使劲 太舒服了 第一章

“嘻嘻,师父,你想见南王爷,直接去见便是。”赵茹笑道:“南王爷没想象的那么高不可攀,反而是平易近人。”

祝碧湖笑笑。

平易近人那要看对谁。

对赵茹,自己儿子的心上人,南王爷当然是平易近人,可对旁人就不一样了。

世间高手想见南王爷的数不胜数,他难道要一一接见?

“师父不信?”赵茹笑道:“我当初也不信,后来亲眼见到才信了。”

“父王确实想法不同的。”独孤弦笑道:“他并不因为自己武功强且是王爷而隔开与世俗的距离。”

“哦——?”

“而且父王现在也没那么忙了,平时也常出府在城内游玩。”

“在镇南城能见到他?”

“能见到是能见到,但往往是当面而不识。”独孤弦笑道:“他站在人群里,不会惹人注目。”

赵茹也好奇的看着他,笑道:“难道我们在镇南城里玩的时候也见过王爷?”

“嗯,见过。”独孤弦点头:“你没注意到。”

“难道易容改扮?”

“没有。”

“那奇怪了,我见到一定能认出来的。”

独孤弦摇头笑道:“认不出的,你明明看到他了,却心里没看到。”

“这么古怪?”

“与父王修炼的心法有关。”

“唔,是某一门奇功。”赵茹点点头明白了。

应该是一种敛息之术,不仅仅收敛气息,还把精气神一起收敛了,达到视而不见的目的。

独孤弦露出笑容:“前辈如果想见父王,直接去便是了,父王绝不会拒绝的。”

“好,改日再去拜会。”祝碧湖颔首。

她现在的身份不同,是赵茹的师父,是娘家人,拜会南王爷的话,那便是两方父母相见。

而身为娘家人,主动去见南王爷,于礼不合。

只能先等那边派人过来提亲,之后再拜会南王爷,才合时宜。

这些细枝末节很繁琐却又不得不重视,武林宗门弟子原本已然是礼教废弛,再不注重,赵茹便被人视为野丫头了,被人看轻。

南王爷可能品格高洁,不讲俗礼,但整个南王府呢,总不能所有人都不讲。

将来赵茹进南王府,若被南王府众人看轻而致日子不好过,那便是自己这个师父的责任。

“卢正辉拜见祝宗主!”清朗声音悠悠传到他们耳边,响彻飞雪宗每一处。

祝碧湖蹙眉。

“师父,我去见祝峰主吧。”

“我亲自去。”

三人飘飘下山,来到卢正辉跟前。

卢正辉身后跟着李太岳,神色肃然平静。

“呵呵……,祝宗主,卢某唐突而来,莫要见怪才是!”卢正辉抱拳笑道。

“说罢。”祝碧湖神色淡漠。

“卢某是前来道谢的。”卢正辉的目光落到独孤弦与赵茹身上,感慨道:“没想到赵姑娘竟然以德报怨,这般心胸气度实在让人心折。”

祝碧湖瞥一眼赵茹。

赵茹笑道:“也是顺手之事。”

卢正辉摇头感慨道:“太岳可是我们东岩峰的希望与未来,若有个三长两短,我们东岩峰未来无望,赵姑娘你对我东岩峰恩情深重!”

赵茹摆玉手:“卢前辈言重了,受宠若惊,当不得这。”

“当得!”卢正辉肃然。

“嗯,谢都谢过了,没什么别的事,那便别过吧。”祝碧湖道。

出水了 使劲 太舒服了 第二章

“凤姑娘,我要走了,来跟你道别。”

“怎么?不多住几天吗?”凤小仙心中一乱,说道。

“对不起,我还有事要做,这些天来真是打搅了。”小二说道,“多谢凤姑娘教我道法,小二有机会定会相报。”

“好,既然你决心要走,我也不拦你。这些东西请你收下吧。”说着,凤小仙走入屋内,取出一个包裹。

小二打开来一看,发现里面尽是些金银和一些丹药。

“风云大陆鱼龙混杂,在外行走一切小心。这些疗伤丹药用不到最好,真要用到时也可解一时之忧。”凤小仙说道,“你要记得,凤府是你永远的后盾,我们随时欢迎你回来。”

殷殷叮嘱,小二不禁湿了眼眶。

“告辞!”拱手,转身。

岑小二一口气奔出数十里才停下脚步,心情才稍稍平复。江湖路遥,前方才是自己的归处。

掏出怀中的鸿雁,小二看了看上面代表着小尔的白点,不由得笑了。找准了方向,小二朝着白点所在的地方赶去。

那里,有着一个无比巨大的宗派——清风阁。

一路未歇,天色渐渐的暗了。

也许是地处荒凉的缘故,小二一路走来竟没碰到一家客栈。

也罢,今晚就在野外过夜吧。

刚准备找棵树歇脚,一旁路上突然窜出两人,在小二身旁飞奔而过。

“是修仙者!”小二瞬间警觉。

跑的竟然如此之快!

修仙者催动灵力,跑起来比骏马还快,而且并不费多少灵力。所以修仙之人出行很少依靠坐骑。

小二正想离开,

文学

刚刚奔远的两个修仙者又折返了回来。

“喂,凤府离这还有多远?”折回来的那两人奔到小二面前,问道。

“凤府?”小二心中一惊,没想到这两个修仙者要去凤府,不知是敌是友?

“是敌人的可能性更大,因为如果是朋友的话,凤小仙攻打凤府没理由不等他们一起。”小二思量着,“试探试探再说。”

“不知两位大哥去凤府干什么?”小二问道。

“少废话,你到底知不知道凤府离这儿有多远?”

“知道啊,不瞒二位,小的就是凤府的人。”看到对方如此倨傲,小二索性戏弄戏弄对方。

“哦,你在谁手下办事?”其中一人问道。

“当然是我们凤府的大当家,宋大哥手下。”小二得意的说道,“说起来,你们到底来我凤府的地盘干甚?不说清楚的话,我可要禀告宋大哥了,我宋大哥可不是好惹的!”

“哈哈哈,原来是宋三哥的手下,都是一家人。”其中一人笑着上前拍了拍小二的肩膀,笑道。

“我们这次来就是有要事通知宋三哥。”另一人也道。

“果然是敌人”,小二心中暗道,“听他们的口气,似乎资历不如宋伤老,只是不知道道行怎样?是不是地仙?自己或许可以拿他们试试手。”

“原来如此,不知是何事要通知宋大哥啊?”小二问道。

“嗨,这次不是宗门要有大动作吗?师父派我们前去通知宋三哥一起行动。”其中一人大大咧咧的说道。

另一人却感觉对小二半信半疑,什么也没说,但也没加阻止。

只听先前那人继续说道:“血域宗你知道吧。”

“如雷贯耳,如雷贯耳!”小二恭维道,其实听都没听说过血域宗。

“对,”那人见小二如此会说话,又吹嘘道,“我兄弟二人就是血域宗的。”说完一指身旁那人,说道:“他老四,我老五,宋三哥是老三。咱们拜的是同一个师父。”

原来他们竟和宋伤是同门师兄弟。

师兄弟五人同属于血域宗的一支分支。

“之前师父派三哥来管理凤府,也没留个传讯牌,这两年过去了,不知道管理的怎么样?如今宋三哥手下有几个地仙?”那人问道。

“原来攻打凤府是你们血域宗指使的啊!”小二眼中寒意渐浓。

“启禀五哥,”小二说道:“如今的凤府在宋大哥的管理下蒸蒸日上,已经有了十多个地仙坐镇,手下三千多兵马,这方圆五千公里全是凤府的地盘!”小二吹嘘道。

出水了 使劲 太舒服了 第三章

看到叶江川换上的神剑,金泰七顿时色变。

与此同时,瞬间,两人一起出剑!

轰!

猛然之间,巨爆出现,所有修士,第一反应,疯狂后退。

猛烈的爆炸,无穷的冲击,把空气烤的膨胀扭曲,滚滚热浪辐射八方,无穷的毁灭下,山石融化成暗红的浆液,至于花草树木,早已成灰。

两人交手的冲击波,熊熊席卷四方,赫然山石溶解,化作暗红的浆液无声流淌,原本的天地,这时却犹如炼狱一般。

在那爆炸之中,夹杂无数的可怕剑光。

这剑光,锋利至极,带着五种光华。

此乃净天真火,金精锋利,天木炼形,真水破体,厚土换命。

这都是金泰七的剑道威能,电光闪耀中,已经把叶江川包围起来。

净天真火,金精锋利,天木炼形,真水破体,厚土换命,剑法之中,阴阳五行生克变化,会根据气机变化,产生无穷妙用,真有万物万灵破灭的锋利神威。

至此阴阳生死皆在一剑间!

这剑锋,将叶江川死死压住,要将他彻底压死!

但是叶江川浑然不动!

金泰七继续发力,七道剑光,看似有形,其实无形!

五行阴阳,聚散随心,变化无穷,和他完全溶为一体,专破各种护身罡气、法宝。

他死死的攻击,想破开叶江川的浑然不动!

可在如何的巧妙变化,如何可怕的剑光,对上叶江川的剑光,一点赤城!

永恒不灭!

渐渐的,金泰七感觉自己有些无法御使自己的七锋剑,再无法维持七锋剑的七种可怕形态,感觉到对方那一点赤城,澎湃磅礴的剑意!

猛然之间,叶江川赫然爆发!

剑锋所指,

剑势所向,宛如天河崩泄,群星坠落,天地为之色变,更无人可撄其锋。

这是叶江川以九阶神剑太乙弃邪神光剑,施展《赤道九血昆吾真》,爆发赤城剑意,第四剑!

金泰七拼命出手,七剑无穷变化,一瞬间,数千重精妙变化!

但是没有任何用途,再神妙的剑光,都是无形的消失在叶江川的剑光之中!

轰!又是猛烈爆炸!

赤城剑意,第五剑!

两股沛然力量对撞后,爆发出的巨大的破坏力。

赤城剑气笼盖八方,千万道气劲漫天攒射。

这一剑过后,在看过去,金泰七傻傻站在那里,他手中七锋剑,全部断折,他败了!

叶江川行剑礼,说道:“承让!”

金泰七久久无语,然后也是行剑礼,说道:“承让!”

他转身就走,不再回归众人,转眼消失云海之外,自己离开此界。

叶江川长出一口气,收剑,看向对方众人。

对方久久不语,最后八方灵宝斋许耀祖缓缓说道:

“败了,就是败了!”

“我们走,此界,归太乙宗了!”

顿时,太乙宗众人欢呼起来。

许耀祖看向叶江川,说道:“大战这么多场,你的真元一丝不减,一气厚如海,太乙天修士传承,果然厉害。”

“太乙六子第一人,果然不凡,许耀祖辛苦口服!”

这家伙真坏,给叶江川定性为太乙六子第一人,借此挑起太乙六子内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