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课时遥控器开了震动|都市情缘小说

上课时遥控器开了震动 第一章

少年的眼睛有神火,灼灼而烧,黑暗被双瞳穿透,虚空被眸光融化,好似火焰天神下凡,无可匹敌。

他以极度可怕的力量,让众强者忌惮,不再出手。

这一刻,白衣少年的实力已经被认可了。

那一个个隐藏在暗处的强者,自然不会再为难少年,毕竟也不必为了这种事情,跟一个可以杀魔神的强者交恶。

安不浪见状也不客气,认真专研起了眼前的紫色薄雾。

他还能看见紫色薄雾内部飘荡的巨大魔躯,每一尊魔躯都大如山岭,甚至大如星辰,有六尊深渊魔神级别的强大存在。

它们正在紫色薄雾的里面漂浮着,只不过表情布满惊恐之色,已经彻底断绝了生机,只不过是一具具尸体在沉浮而已。

纳兰锦璃娇躯一颤,面带惧意:“那些魔神都是想要夺取帝兵碎片,所以才死在里面的吧?太诡异了,肉身一点伤痕没有,神魂却全部被湮灭……”

“我们一定要小心一点,切莫大意……”

龙女十分紧张地强调道。

“好。”白衣少年应了一声,然后驾驭着白龙继续前进。

“啊……不浪,你再想想,不要那么快进去……我还没好……!”

龙女在尖叫,带着几分哭腔。

“我已经准备好了啊,没事的,你别怕。”安不浪道。

少年骑着体态优美的龙女,不顾龙女娇躯颤抖和反抗。

一众深渊魔神都看懵了。

“这个少年……竟如此行事?”

“哼,看来他也要跟之前那几位魔神一样了……”

然而,下一刻,隐藏在暗处洞察情况的深渊强者们,就说不出话来了。

它们惊骇地发现,白衣少年以指在虚空刻画强大的金纹,震动大道,至高无上的气息牵引紫雾逼退,竟是毫发无伤地进入到了紫雾之中。

“如此深邃又可怕的道纹……这……这是帝纹!”

“那位少年居然掌握了帝纹!!”

“嘶……大帝级别的底蕴吗?怪不得渡劫期就能杀死深渊湿婆。”

“可仙魔不两立,那位人类模样的少年没其他仙人守护,就混入魔渊,真不怕被更恐怖的存在镇杀?”

众魔族强者微微惊叹,全都面露异色。

它们心头躁动起来了,没想到会有少年利用帝纹进入里面,若是那么棒的仙缘,被少年捷足先登,那可如何是好?

一尊又一尊可怕的存在显化。

足足五尊深渊魔神出现了,它们魔角漆黑,眼瞳或是猩红或是暗黑,双翼盖若天穹,浓郁到化解不开的深渊魔气激荡咆哮,吞灭了天地万物。

那是一尊尊灭世存在降临出现,威压亿万众生。

魔神们终于坐不住了,不过他们没用擅自进入紫雾,而是立在虚空之上,等待着少年将帝兵取出来。

哧!

又有一道灰色光影闪来。

一个被千变万化道光缠绕的神秘存在降临。

他的双瞳有万般色彩,立身在深渊,让一众怪物脸色微变。

“又有谁过来了?”

“看其体型不大,难道又是人类?”

当即就有一群强大的深渊魔物扑向那位存在,显然是得到了某位大人物的指示,借此试探。

然而也不见那位存在有什么动作,深渊魔物就被他释放的神秘道光融化蒸发,化作了一缕缕白烟,彻底消失于世间。

至于那位男子,连身形都没有挪动。

“又是一个强者……”暗处的深渊强者冷冷开口。

文学

男子迟疑了片刻,手中绽放道光,居然也在虚空刻画道纹。

上课时遥控器开了震动 第二章

果然,王七麟没有失望。

桓王得知玛哈嘎哩黑死宝盒的存在以及祯王府利用宝盒所做过的事情之后暴怒。

他的行径拥有军中常见的粗鲁和彪悍,直接将三个侄子给吊了起来!

闪电鞭子这次换成了铡刀!

刘福、刘禄、刘和三兄弟看到玛哈嘎哩黑死宝盒后表情就很难看了,桓王亮出铡刀还没有开动,刘和这个软骨头已经一边尿裤子一边承认了过错。

他之所以敢承认是因为这事与他关系不大。

当时主持杀害蜀宝戏班的不是他,是刘福,动手的是刘寿,而他那时候还没有成年,并没有参与这些事。

剩下的是桓王家事,王七麟无意参与。

他小心翼翼的看向玛哈嘎哩黑死宝盒说道:“王爷,这法宝是我们挑选出来的,按照您的说法,这……”

桓王冷冷的说道:“放心,本王言而有信,不管你们拿到的法宝多厉害,本王都不会反悔收回。”

说着他皱起眉头:“王大人,在你心里,本王是出尔反尔的人吗?”

王七麟急忙摆手:“那绝对不是,主要是卑职觉得这玛哈嘎哩黑死宝盒能放出瘟疫,于国于民很是危险,而王爷一心为国,所以可能不会让这种东西流落出去。”

他确实觉得桓王不是个言而无信的人,可是他也确实觉得桓王不会将玛哈嘎哩黑死宝盒交给他们。

原因与他刚才说的差不多。

桓王应该会对玛哈嘎哩黑死宝盒很感兴趣,因为这东西能定向放出瘟疫,对大军团作战来说,这东西太厉害了——

大军作战最难的就是攻城,如果能在城池中放出瘟疫……

事半功倍啊!

桓王却是聪明人,他冷笑一声道:“你以为本王会贪心这所谓的黑死宝盒,是吗?你以为它能为本王所用,在疆场征战中无往而不利,是吗?”

王七麟赶紧抱拳行礼连说不敢。

桓王又是哼笑一声,说道:“本王若是需要这等邪器,九洲之内还能找不出来?王大人,打仗与做人一样,能以奇胜但要以正合!”

“举头三尺有神明,你今日可以以邪器破他人城,他日他人同样可以以邪术害你军团!你以为本王远征交趾和五诏,他们没有用过这些手段?”

桓王仰头,面露傲然:“他们用过的邪术残酷的让你无法想象!但本王以军中正气破万邪,军中有正气,诸神庇佑!而交趾国世居山林,所懂邪术最多,他们军中用的邪术更多,可是他们覆灭在即!”

王七麟心悦诚服的说道:“王爷,卑职受教了!”

桓王看向他说道:“记住,修士修的是大道、参的是天道,而天道无处不在,所以修行最忌贪图小便宜、耍小聪明。”

王七麟道:“卑职明白王爷教诲,多行不义必自毙!”

桓王满意的点点头:“你很有悟性,那你有没有兴趣来本王边军?卫国戍边,保万民安康乐业,这才是大丈夫一生所托!”

王七麟说道:“王爷好意,卑职心领,卑职如今只想做一件事,那便是找到犼,干掉犼!”

桓王听到这话点点头,他将盒子递给王七麟,但没有撒开手,而是盯着他眼睛问道:“你得到这法宝,准备用它做什么?”

王七麟说道:“这法宝不是卑职所得,是卑职一个下属所得,她是金蛊一脉的传人,将用这黑死宝盒去给她本命蛊修炼。”

桓王松开手转而拍了拍他肩膀,目光直视他的眼睛:“王大人,你年纪轻轻修为高深,又有一群强力下属,所以,好自为之!”

这番话说的莫名其妙,没什么因果关系。

但王七麟明白他的意思:

你们这么屌,别作恶,否则本王有手段对付你们,你们要好自为之。

于是他便回视桓王眼睛坦然说道:“为国为民,万死不辞!”

他看到自己的身影在桓王瞳孔中忽然转动了一下,然后又站稳了。

桓王笑了笑转过头说道:“王大人,观风卫离开锦官城之日,本王亲自为你们行酒饯行!”

王七麟道谢,带上黑死宝盒回去。

这时候其他人已经选完了法宝和丹药,连八喵、九六、十咦和风水鱼都选完了。

他自己进入宝库,然后理解了梦中看过的一句话:刘姥姥进大观园。

宝库建在地下,从地上通入宝库是一个五行神遁阵法,他进入阵法后便自动遁入其内。

宝库庞大,有金银库、有珠宝库、有兵器库、有丹药库、有法器库、有盔甲库、有药草库……

里面东西更是琳琅满目。

就拿他随便进入一个盔甲库,里面分类众多,道家冠服、佛家僧袍、儒家长衫……

再拿道家冠服而言,当房间里头套着小房间,小房间里有分为几个室:法服室、通天服室、朝服室、鹤氅室、道衣室

文学

、二仪冠室、九梁巾室、木屐室、云鞋室、道靴室……

王七麟惊呆了。

这就是皇家王府的权势?

一个只是主管蜀郡的祯王府内竟然藏了这么多宝贝,那朝廷的皇家宝库呢?

他理解了为什么沉一会没有发现黑死宝盒,没人可以在里面仔细观摩一遍再从中挑选,只能随机选择一样差不多的东西。

在这宝库里头挑选法宝真是应了那句话:全看缘分。

王七麟不知道宝库里头最珍贵的是什么,他看到闪着金光的盔甲,也看到了一幅诡异的图画,还有一柄柄锋利无匹的刀剑……

最吸引他的法器之一是一张面具,他不知道这面具身份,可是上面涂装却能自动变幻色彩,很邪异……

另有一个铃铛好像很厉害,青铜质地,上面有白色氤氲萦绕,仿佛敲响后声音能传入天界中……

他还看到了一张令牌,令牌上有个面向威严的大黑脸,这让他想到了曾经在古书中看到的阎王令,相传此令牌能号令鬼邪为自己作战……

最终他看到了一枚木簪。

木簪形如嫩枝,娇憨可爱,王七麟不知道它有什么用处,但既然能进入这宝库,肯定有非凡之处。

他想送给绥绥娘子做礼物,他还没有给绥绥娘子送过正经礼物呢。

至于丹药,他已经有铁中西送的真龙虎九仙丹,所以对于丹药他并不强求。

丹药室里头东西更多更繁杂,还好祯王和四位郡王应当也分不清里面东西,他们都将这些丹药标注了名字甚至写了解析。

王七麟看到了一样叫‘三尸醒神丹’的丹药,这药他很有印象,因为他曾经在梦中地球上听说过一种叫三尸脑神丹的东西,那玩意儿很邪很霸道,是一种阴损至极的毒药。

可是三尸醒神丹不一样,它是一种很珍贵的灵丹妙药。

三尸即为三尸神,道书《梦三尸说》曰:人身中有三尸虫,其中上尸虫名为彭候,中尸虫名为彭质,下尸虫名为彭矫。

这丹药有提神醒脑之神效,道家修炼到后天极致要斩三尸进先天,但斩三尸极难。

王七麟曾经遇到过一个叫金阳子的道家真人的下尸虫,那金阳子修为高深,在九洲闯下过极响亮的名头,最终却倒在了斩三尸的过程中。

若他有三尸醒神丹,那斩三尸的时候会轻松一些,起码可以保持理智。

另外三尸醒神丹对读书人也很有用,它能给人开窍,让人一生头脑清晰。

于是他便收了这颗丹药,准备给黑豆服用。

黑豆不能这辈子真养猪吧?

即使养猪也得念书,既然这小子不愿意念书,那他就给这小子醒醒脑子,让他更聪明一些。

念书这种事需要正向激励,黑豆老是考倒数,这打击了他学习积极性,如果他每次考试成绩能好一些,或许他就愿意念书了。

选好法器和丹药,王七麟对监视他的纵横点点头,纵横伸手握住他的手腕,带他进入另一个五行神遁阵,两人又离开了宝库。

这时候王七麟回头看向神遁大阵,心里舒了口气。

当初他和谢蛤蟆第一次闯入祯王府的时候,还想着摸进这宝库里头寻找戏精石头。

幸亏他们当时选择绑架刘寿跑路,而不是头铁的去进入宝库,否则十有八九会被困入其中,让人给瓮中捉鳖。

上课时遥控器开了震动 第三章

建安有子,为白虎使,家传剑术,卫一方平安。

江陵有子,江湖赐名炼红,一袭红衣,策马江湖,剑中有生死,生死即在剑中。

“此二人地榜有名,若无变故,未来可期。”江和身旁张伯说道。

“嗯?”江和倒是略微有些吃惊,“这两个小子能当的起你这样称赞?”

“老爷,确实不差。”张伯说道。

这样一来,江和便更加有兴趣了,本来那生死剑意就让他有些惊讶了,但没想到那刘易寒似乎也不差。

这下有好戏看了。

“江湖上怎么给他取了这么个名?”张铭倒是有些不解道。

“掌柜是说舒子涵?”

“是啊,炼红这名字听着有些骇人。”张铭道。

苏檀听完提醒道:“掌柜莫不是忘了,刘公子当初可是屠了舒家。”

张铭摇了摇头,说道:“他不后悔就是了。”

过去的都过去了,或许现在舒子涵回忆过来,也还没有想开吧。

擂台上的气氛紧张了起来。

天边飞雪落在二人的肩头,谁都还未曾出剑。

其实若是论起来,二人应该是见过。

当初初出茅庐的两个小毛孩子,到如今也成了名正一方的剑客。

那一袭红衣的舒子涵眼中不再有那般天真无邪,反而是多了一份沧桑。

刘易寒镇守建安,看遍人心沧桑,剑心稳固,如今剑法更是不凡。

时间,都给人带来了改变。

“出剑。”刘易寒道,口气是那样冰冷。

舒子涵哑然失笑,点头道:“好。”

既然上来那就不会再做些无聊的把戏,剑道一途追求的便是一剑破万法,这还是当初掌柜的教他的。

只听剑鸣铮铮,长剑出剑,那红衣飘荡荡起肩上飞雪。

那雪好像被剑染成了两种颜色,生死阴阳,一黑一百。

像是千般棋子朝着眼前的刘易寒攻去。

西北走了一遭,又在这江湖逛了一大圈,他不是一点长进都没有。

曾许天下第一风流,如今却也办到了。

“散!”刘易寒荡起手中之剑,一道剑气似有龙吟虎啸,那飞雪像是遇了暖阳一般尽数化去。

牵一发而动全身。

一招之后,俩人的身影皆是消失在原地,眨眼之间便只见银光乍现,火光四射。

叮当之声在擂台上不断响起。

观望的少年眼中炽热,不由得赞叹道:“好剑法!”

“殿下,为什么我什么都瞧不见啊。”‘呆子’挠头说道,他只看到人影,其余的都是火光。

“呆子。”少年骂了一声,没有多做解释,他可要好好瞧瞧这俩人。

这天下江湖,出了那六个门派,什么时候出了这么厉害的年轻人了。

生死剑意在那擂台上不断环绕,沁入剑中,更是沁入心中,生死剑意强的地方在震慑,那剑意存在于生死之剑,强在精神之中。

这是与众不同的路子,剑道一途,走的法子多了去了,这生死剑意百年难遇,就算是当初的江和也只领悟了一半。

就如张伯所说的一样,未来可期。

“生死剑意是有些惹眼啊。”江和咂嘴道,他这么多年都还没弄清楚生命剑意,这小辈如今却已经快领悟了大半,这样的悟性难能可贵。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