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岳目录伦;门卫老董和校花的小事说

乱岳目录伦 第一章

“骨头倒是挺硬的。”

席应依旧在冷笑着,他手捋长须:“本官倒是要看看,你能强撑到什么时候!”

可他的眼神已经一点点凝重,瞳孔里面的惊怒,已经转为惊疑。

此时整艘帆船,都在他的浩然正气压迫下急速下沉,整个船身也在发出‘吱嘎’的响声,似乎有解体的趋势。可李轩还是傲然屹立,一点吃力的神色都没有。

后面的罗烟见状,差点就笑出了声。心想我能撑到什么时候,这家伙大概就能撑到什么时候。

还有,这个家伙的演技未免也太应付了,好歹装一下吃力,可他却连装都不肯装一下。

真搞不清楚,这人到底是怎么骗过众人的。

彭富来与乐芊芊,神色却已轻松了下来。席应的浩气,已经集中到了李轩的身上,使他二人都压力大减。

可眼前的情形,却让他们有点摸不着头脑。

李轩则是手握着文山印,眼现出了几分犹疑之色。

就他‘护道天眼’窥望的结果,眼前这个家伙,这位当朝左副都御史,分明就是权顶天所说的鱼目混珠,乱虞子理学正道之徒。

他的浩然正气也是杂驳不纯的,可见其心不正,学术不纯!甚至那都算不得是‘浩然正气’,只能说是纯粹的精神力量。却不知这位是用了什么方法,伪装出这堂皇正大的气势。

而李轩手中的这枚宝印,乃是虞子所遗,用于正本溯源的护道之器,

文学

针对的就是这等混入理学门墙内的“妖魔鬼怪”。

这‘文山’印其实已经在蠢蠢欲动了,那玩意就像是某种震动玩具一样,在不断的发出颤音。

李轩心想这家伙要真的能自己动就好了,可此物又必须以他的元气催运,才能够发挥作用。

这正是让李轩迟疑的地方,问心铃里面的那只他化天魔没有骗他。以他现在的修为,动用‘文山印’的代价过于巨大。

主要是元气巨幅消耗,可能导致侵袭入体的阴煞失控蔓延。

李轩估摸着这一印打出去,自己的寿元搞不好就要

文学

丢掉二十多天,可他现在好不容易才因修为破境,续了三个多月的命。

这一印下去自己的命就没了四分之一,李轩有点接受不能。

可仅仅须臾,李轩的心念就渐渐坚定,他想自己总不能让张岳白白吃亏,看着这席应在自己面前猖狂。

关键是,此人对诚意伯府心怀敌意,且身居的左副都御史之位,对他们老李家来说威胁巨大。

自己既然有废了此人的能耐,又岂能将之放过?

而就在他一边暗叹着自己命途多舛,迟早得英年早逝;一边将那文山印从袖中取出的时候。远处高空,忽然传来了一声冷笑:“哪里来的贼人?竟敢对我们六道司的人出手!”

就在下一瞬,一道恢弘浩大的剑光,从高空中直贯而下。

那正是司马天元,手持重剑从空中怒斩,磅礴剑气势如破竹,一剑轰至席应的头顶上方。

众人只听“轰”的一声响,席应脚下的船板竟寸寸碎裂,他头上的五梁冠,也被司马天元的剑劈开了两半。

紧随其后,江含韵的身影,也带着闪电雷鸣出现在了船上:“狂徒,给我下去!”

轰!

随着她一拳轰打,这条帆船两侧,再次罡气潮卷,掀起了高达十丈的巨浪。整条船也在随后下沉到接近甲板的水面,之后才又急速浮起。

那席应的身影,则唇角溢血,人如炮弹般被砸飞了出去。

司马天元依旧不肯罢休,身影追至江中,重剑接连怒斩,掀起了一重重的狂涛骇浪。

席应则惊怒交加:“大胆,本——”

他语声未落,就被从空坠落的江含韵一拳轰回到了肚内。

她与司马天元一个用剑,一个用拳,狂攻猛打,配合的无比默契,竟是让席应左支右绌,疲于应付。

司马天元还稍微有点分寸,那重剑斩击虽然势大力沉,却都是以剑脊拍击为主,没能尽展他重剑之威。

江含韵却是下手狠辣,短短两个呼吸时间,她就已在席应的脸上轰了好几拳。

甲板上立着的那位举人乐波,已经气青了脸:“住手,尔等竟敢对朝廷钦差——”

可这位的话才说到一半,李轩的身影就已欺近到了他的身侧。乐波下意识的运用浩气抵御,可李轩只拔刀一割一搅,就将之轻松破开。而后他压肩一撞,乐波整个人就腾云驾雾一般飞了出去,落到了十丈之外的江面下。

此人到底是六重楼境的儒修,很快就从水下挣扎了上来:“住手!我家大人乃——唔!”

这次却是张岳,他从后一把拖住了乐波的后腰,猛地将此人往水下拖拽。

“那个乐波修为不浅。”乐芊芊见状有点担心:“要不要去个人帮他?”

“用不着,”彭富来笑眯眯的说着:“别看他们家世代都在军中任职,可初代怀远伯,其实也是靠水战起家的。”

这两人入了水,果然许久都没冒出头。

而江面上的大战,足足持续了半刻时间。直到席应猛的一咬舌尖,口中一口精血喷出,那堂皇浩气的强度骤然激增数倍,澎拜潮卷,终将司马天元与江含韵逼开些许。

“你们有完没完?”

席应分明是急怒攻心,他不但须发冲冠,眼中也几乎喷出了焰光:“本官左副都御史席应!汝等六道司之人好大的胆子,竟然袭杀朝廷钦差!”

司马天元唇角撇了撇,然后就收起了重剑,退回到了甲板上,他面上流露出几分意外之色:“竟是席副宪?失礼!失礼!恕下官眼拙,竟没能认出来。”

江含韵也同样很歉意的抱了抱拳:“抱歉,刚才没看清楚,不知贵官身份,我还以为是袭击我属下的恶徒。一时情急,还请见谅。”

乐芊芊看着席应那张已经鼻青脸肿,几乎肿到不成人形的脸,不禁‘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她知道自己的行为不妥,忙偏开头,在拼命的将自己挑起的唇角压下去。

船上的御营锐卒,则都眼现出侥幸之色,都想幸亏是没有动手,这六道司一向蛮横,哪里是好惹的?

其中几人,更用同情的目光,看着这位已经肿成猪头的左副都御史。

席应狠狠的瞪了少女一眼,又眸光阴戾的注目江含韵。

方才司马天元只是用重剑在他身上抽了几下;可这女人,却在他脸上打了整整一百四十七拳!而且出手异常阴毒,将她的‘雷霆真意’蕴藏其中。

如果他不能将江含韵的真元真意驱除,那么纵是最顶级的灵丹妙药,也没法让他这张脸痊愈。

“没看清楚?”席应几乎是从牙缝里吐出声音:“若真如此,两位的眼力可真堪忧!就不知你等平时是怎么办案,怎么降妖除魔的?”

他这一身大红官袍,孔雀补服,五梁朝官,这两人眼瞎了才看不清楚。

司马天元一点羞愧的神色都没有,他摸着自己的眼一声叹息:“下官也是没办法,最近修行出了问题,一直眼神不好。过阵子搞不好就得封剑退休。”

江含韵则手按着腰刀,眼神不屑:“贵官如果不服气,大可试着看能否揍回来。自然,贵官也可向我们朱雀堂举报,我猜上面一定会有惩戒。”

此时张岳与乐波两人恰好从水里面冒出来,后者已经是有气无力,气若游丝的状态,张岳则生龙活虎的把乐波拖上了船,然后他也笑吟吟的,朝着席应一抱拳:“对不住了钦差大人!我刚才是想救人来着,可贵属在水里面可能求生心切,极力挣扎。我费了好大功夫才将他制服,差点也被他拖到水里掩死。”

“你们!很好!”

乱岳目录伦 第二章

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终于写完了,心里的一块大石头终于落地了。

不知道为什么,看别的作者,写完一本书会有失落,会有不舍,我却觉得很满足,掩饰不住的激动。

有一种大功告成的满足感。

这本书从构思开始,就是想要补足原著的遗憾,当初也没想着要发到网上,就是写着玩的,后来听说金庸先生去世的消息,感到很难过,脑子一热,就发出来了。

在写的过程中,有各种质疑,有各种不满,但是,我一直坚持自己的想法,终于写完了。

有人觉得我在开始的时候一直沿着原著主线发展,没意思。

也有人觉得,改得很像原著,很有情怀。

对此,我只想说,各人有各人的看法。

我的理解,‘同人’小说,就是用来补充遗憾,就是用来吊情怀的。

直白的讲,借用了别人的脸,再怎么折腾也只是一个替身演员而已。

老实,低调,别搞事情,才是‘同人’‘替身’的王道。

还有人说,杨过与小龙女既然都成亲了,还不睡在一起,有病吧,也有人说,这是强行拉原著剧情。

我想说的是,不睡一起就有病?成亲了就必须睡一起吗?你们都是只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吗。

杨过与小龙女在一起难道只是为了做一些爱做的事吗。

那如果让你穿越到神雕,你是不是第一天进古墓就要把小龙女****了。

乱岳目录伦 第三章

嗯。。。。。。好多话想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的样子。忽然明白了《出师表》里的那句临表涕零,不知所言的含义。

书写到这里完结,说烂尾有点儿过了,说好也有点儿勉强。那就算是半烂好了。

有些线最后还是没有结好,比如魔刀门,比如封玉萧,比如陈冬儿,比如古月真,比如沈红仙,比如楚枫,江进酒,比如吐蕃的活佛,比如。。。。

太多了,多的都数不过来了。

这其实也是本书最大的问题。

公里公道的说,这本书想写也能写下去,靖难之役的攻防,上边提到的那些人的结局,还可以开海,荡平蒙古,再扯一点儿还可以去打倭国。

但猫儿不想写这些。首先呢,不得不承认,猫儿第一次写书,经验还是不足,一次人物写的太多,华而不实。每个人都要有自己的故事是不现实的,猫儿努力了,但实在做不到。靖难的攻防,说白了,两边儿打来打去,没开展,阴谋阳谋都可以扔上去,但真的开战了,战场上哪有那么多的阴谋可用?如果阴谋可抵刀兵,那宋朝输给女真蒙古实在是太冤枉了是不?

主角无敌的文章确实不好写,有人说这书写的有些压抑了,想看大杀四方的。

但大杀四方的话,主角直接去把朱棣宰了不就好了,接下来写啥呢,您说是吧?

不管怎么说吧。

这本书完结了。成绩一直很一般,但猫儿很知足,当初说的,只要有一个人看,猫儿就会一直写下去,猫儿觉得应该算是做到了,在这里,必须感谢“从不看正版小说”“幽冥灬萧寒枫”“鎏阳dalao”“carra。”等等等等,太多了,猫儿感激不尽Orz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