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抱着睡着后控制不了,我的岳大人吴芬

儿子抱着睡着后控制不了 第一章

“AWSL!AWSL!”

“太萌了吧这也,这谁顶得住?”

“这才是猛男该看的直播!”

“这大耳朵狐狸好可爱啊!”

“原来《疯狂动物城》里那只小坏狐狸是真的!”

网友们很激动。

不是亲眼看到萌宠,很难理解身体里感觉。

就像有的猛男喜欢看少女漫一样,只要看这样的漫画,就会觉得青春荡漾,心都要萌化了。

耳廓狐在一家国际杂志举办的世界最可爱动物排行榜投票中,力压大熊猫夺得第一名,也很说明这个问题。

当然,也是因为这种动物国外有不少人养,投票的时候参与的华夏人比较少。

不然的话,最可爱动物第一名是大熊猫没跑了。

但也看得出,耳廓狐在人们心目中的受欢迎程度,是和大熊猫一个级别的。

这个时候,负责耳廓狐场馆的工作人员看到了宁飞,立刻一脸激动的走了过来。

“这耳廓狐我能摸一摸吗?”宁飞问向工作人员。

“这个场馆有规定,得加钱。”工作人员虽然很喜欢宁飞,但是还是要公事公办。

对于这个要求宁飞欣然同意,交了钱,然后走进场馆中,抱着两只耳廓狐开始玩耍。

画面很美好。

是一个英俊道士和可爱小狐狸玩耍的画面。

有网友则调侃道:

“宁观主,你是忘了小狐了吗?”

“呵,男人,有了更可爱的新欢就抛弃旧爱。”

狐狸都是嘤嘤怪,耳廓狐也不例外。

这种狐狸非常的小,耳朵却又特别大,所以显得格外的萌。

“耳廓狐可以养吗?”

有网友问道。

宁飞回答道:“不介意大家养比较稀有的野生动物。”

“耳廓狐虽然可爱,也有很多缺点。”

“第一它是夜行性动物,运动神经发达,晚上很闹腾,喜欢挠东西。”

“第二是屎其臭无比,关于这一点的描述,是‘正常人无法忍受的程度’,大家自行体会。”

“第三是华夏将耳廓狐列为二级保护动物,若要进行市场交易,必须有一系列合法手续,否则违法。”

“还有就是贵,很贵。”

听到宁飞的话,一旁的工作人员激动得热泪盈眶。

终于有懂行的大哥了。

耳廓狐是很可爱,但是养起来那叫一个麻烦。

网友们也明白养耳廓狐的麻烦,都是只能摇摇头,也就放弃了饲养的想法。

在耳廓狐这边逗留了一阵,宁飞又打算去狮子园区,看一看狮子。

华夏没有野生的狮子,所有的狮子都在动物园里,想看只能在动物园看。

在宁飞的云游计划中,他

文学

将来也要去非洲大草原的打算,去看一看野生的狮群和羚羊,还有大象、斑马之类的。

到时候骑在一头野生大象的身上,身后跟着一群大象护卫,肯定会很惬意。

狮子园那边,游客是最多的。

人们来到动物园,就是喜欢看猛兽。

宁飞正朝着狮子园走去,路上,忽然旁边传来几声尖叫。

“啊~”

“有人掉进去了!”

“快来人,有人掉进大猩猩林子里了!”

这些人的声音中,满是慌乱和惊恐,顿时吸引了周围人的注意力。

大家纷纷围了过去。

宁飞也看向那边。

大猩猩园和狮子园、老虎园不一样,顶上没有遮蔽措施,游客可以站在高处俯瞰大猩猩园的全貌。

周围有一圈保护的栏杆,也是防止游客进入。

宁飞走过去一看,才发现有一个十二三岁的小男孩,刚才贪玩从栏杆爬过去,直接就掉进了大猩猩园子里!

“怎么回

文学

事?”网友们正在看直播,看到这样的画面也懵了。

“天呐,大猩猩园子里有个小孩!”

“太吓人了,这动物园怎么做的保护措施?”

“你们看,大猩猩围过来了!”

大家议论纷纷,那孩子的母亲正张皇失措的大哭着让路人救救他的孩子。

问题是这种情况,谁敢救?

那是黑色大猩猩,不是小猴子,猩猩是吃肉的,野生大猩猩甚至直接把猴子撕开来吃,极为的凶猛。

这个时候,工作人员反映迅速,已经去取麻醉枪,但是速度明显还是来不及。

儿子抱着睡着后控制不了 第二章

不过那片区域内,并没有任何血迹尸体的痕迹。

“还想耍花样,好,我陪你。”

秦城面色沉静,冷哼一声

他一巴掌打在大地之上。

顿时,阵法之中,冲天的火焰升腾而起,幽蓝的焰火,散发着极度危险的温度,将这片区域完全覆盖,没留下一丝缝隙。

“啊,别烧了,烫死老子了。”

只听到一声惨叫在阵法内突兀响起。

秦城发现,阵法之中的一片区域,那满天火焰陡然晃动了几下。

“对付这家伙,真是丝毫不能大意,我都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溜进阵法的。”

秦城眼眸一寒,自己布下的阵法,自然有阻隔内外的功效,但这家伙溜进阵法内,他竟然毫不知觉。

这说明此子非但隐匿手段极高,而且对阵法也很有手段。

如果不是他在外面没了音讯,而尸体未曾出现,秦城都要被他骗过去。

不过现在,发现他藏在阵法内,那就有无数招数对付他了。

双手掐诀,秦城控制幽蓝冥火,不断压缩着灰厄现身的那片区域。

任凭对方惨叫哀求,秦城也丝毫不为所动,最终用火焰将此地团团包围,绝不给他半点逃生的空间。

“到了这幅田地,你再不现身,就别怪我真的无情了。”

盯着被火焰包裹的空间,秦城冷冷开口。

“别动手,我出来就是了,哎,老子是着了你的道。”

灰厄长叹一声,缓缓显出了身体。

透过火焰,秦城落目打量。

眼前出现的是一个青年,他的样貌颇为俊秀,衣着打扮与常人无疑,但裸露在外的皮肤,却闪烁着星辰一般的光华。

而且他的皮肤极为通透,光是眼睛看过去,就仿佛能透过皮肤,看到里面的血管骨骼。

只不过青年此时神情略显狼狈,身上多处焦黑,头发也被烤成了鸡窝。

而令秦城最惊奇的是,灰厄的修为,比自己预想的还低。

居然连出窍境都没有到,只有元婴六七品的修为。

这么低的修为,跟踪自己十余天,任凭秦城各种手段都无法看破,最后还是靠陨妖谷的神奇。

这小子,真是不简单。

“既然被你抓到了,我认输求饶,你现在打算怎么处置我?”

灰厄体外被幽蓝火焰环绕,只要他稍有异动,秦城便能立刻将他烧死。

所以他索性一屁股坐在地上,无奈的看向秦城。

“你觉得我会怎么做?”秦城玩味道。

“反正你不能杀我,也不能赶我走。”

灰厄朝秦城淡淡道:“你问我,无非是你觉得我知道答案,你杀我这样会暴露,你也不能放任我继续下去,否则你计划会失败。”

“既然大家都是聪明人,那就麻利点。”

灰厄说着从眉心抽出一缕金色的神识气息,他神情痛苦,仿佛这气息和他神魂连在一起,却强行割开一样。

“这是什么?”秦城道。

“这是我们一族的本命神识,那荀峙控制我时,我耍了个心眼,只给了他一条普通的神识气息,但只有这金色气息,才真正能控制我。”

儿子抱着睡着后控制不了 第三章

画完了草地,许东再次挥动豪笔,只在草地上点了几点,青青的草原上便出现一簇簇灿烂的花朵,花朵娇艳鲜嫩,让所有的人鼻子里几乎都嗅到阳春三月的气息。

只见许东画完地上的草地,又抬起头来,往天上一片涂抹,霎时之间,所有的人直觉得原本有些氤氲的城市天空,陡然间出现一片湛蓝。

湛蓝的天上,在许东随意挥洒之下,稀稀落落的出现几朵白色的云彩,一幅生动精彩的原野风光,尽情的展现在所有的人眼前。

所有的人,看着这幅被许东凭空画出来的画,都如痴如醉,思绪飞扬。

所有的人心里几乎都只有一个念头——怎么会有这么美丽的地方!什么时候,我也能去到这个美丽的地方……

胖子嬉笑着,看着许东凭空画出来的画,脸上的笑容却渐渐的消失。

许东画出来的这个地方,胖子依稀记得,这是进入喜马拉雅山脉腹地,最后那一处牧场,也就是扎西生活的那一片牧场。

只有青藏高原上才有如此湛蓝的天空,也只有那里的牧场,才会有这么美丽。

可惜的是,那一片美丽的牧场,却是许东等人心里的痛的开始。

所以,许东也好,胖子也好,对此记忆尤为深刻。

现在这些人当中,也就只有许东跟胖子两个人去过那里,经历过那些,所以,许东画出来的这些,根本就是他跟胖子两个人的记忆。

有这样的景色,在别人的眼里,那只是对美好陶醉、只是对向往的浮想联翩,但在许东跟胖子两个人心里,却是说不出的痛楚。

许东画完草地,花簇,天空、白云,却依旧没有停下笔来的意思,手中的豪笔继续挥动,不多时,衔接天地之际,一位素装女子牵着一匹骏马姗姗行来。

真的是姗姗行来,画中的天地之间,那女子缓缓朝着众人走来,走到花朵最是灿烂的地方,那女子放开手中的骏马,任由骏马撒欢儿跑开,那女子却矮身下去,伸出白皙的小手,采来一束五彩斑斓的鲜花。

胖子凝神去看那女子的面目,很是惊异的发现,那女子的面目,竟然是牟思晴!

这就是了,许东跟牟思晴两个人尽力了最大的隔阂,也就是到了这片草原牧场之后,两个人才和好如初,这自然是许东最为深刻的记忆。

画中的牟思晴,将五彩斑斓的鲜花捧在手里凑到鼻翼边上,尽情的呼吸着花香。

到了这时,许东却停下手中的豪笔,呆呆的看着画中的牟思晴一举一动,一笑一颦。

在场上的人有许多都是认得牟思晴的,桑秋霞、艾芙迪罗、李四眼等人自不消说,桑秋雨等人也是跟牟思晴见过数面的,只不过他们这些人的记忆清析程度,远远不如许东,甚至连胖子都不如。

所以,其他的人只是觉得画中的女子与记忆里的牟思晴十分神似,但在许东跟胖子两人眼里,那却就是真真实实的牟思晴。

画中,一阵弱风拂过,牟思晴的伸手捋了捋被风拂得遮住脸庞的秀发,手上一抖,却掉落数支刚刚采来的鲜花,鲜花坠落,飘飘摇摇。

一刹那之间,整个画中的天地,满都是五彩斑斓的花朵,白的红的黄的粉的……各式各样各种颜色,从天上飘落下来。

无数的花朵花瓣,渐渐聚拢,汇聚到牟思晴的身边、脚底,托起牟思晴,冉冉上升,而牟思晴却将手中的花朵,尽情的挥洒,犹如洛神天女,散放仙花。

牟思晴挥洒着花朵,不住上升,直飞画中的九霄云外,直至整幅画卷渐渐模糊,消失。

当胖子回过神来时,许东已经进到牛哥当铺多时,只是苏忆、刘茜等人俱是七嘴八舌的嚷着。

“啊哟……太美了……”有人赞叹道。

“哎呀!我怎么没想到要用手机拍下来啊……”有人很是失望。

“我这手机……嗷……没开视频啊……”有人很是痛苦的叫道。

“我光顾着去看,拿着手机却什么都没拍到啊……”懊丧的人,更是不在少数。

“……”

几乎所有的人都嚷嚷着,无一例外,都是因为各种这样的原因,没有能够记录下来这最为精彩的一刻。

苏忆等人懊丧之余,少不了又悄悄蹿缀桑秋雨跟刘茜两个人:“你们两个,再去求求许大哥,要不然,回去之后,我们拿什么跟她们交代……”

“是啊是啊,我过来的时候,都跟她们说好了,把最精彩的视频跟她们分享,要不然,就帮她们洗一个月袜子,秋雨,刘茜,你们救救我吧……”

“我也是啊,回去跟他们没交代,就只能帮她们抄一个月的作业……”

更有一个女孩子,几乎哭出来:“为了能来,我可是把这个月的零花钱都给她们了……”

跟桑秋雨一起过来的几个男同学,稍微坚强一些,虽然一个个也都是哭丧着脸,但对桑秋雨却是拍着胸脯层层加码。

“只要让偶录下一段,这个月,点名的时候,我都替你包了……”

“收作业本这种事,以后我替你招呼着……”

“这个月的卫生,我替你做了……”

“你要再被老师训,哥替你扛……”

“二班那混球儿再要敢打刘茜的主意,兄弟我替你削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