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场合高HNP 老扒夜夜春宵第一部

公共场合高HNP 第一章

李傕郭汜担心韩遂、马腾将来跟刘备扎堆进攻关中,这还真不是白担心。

要是历史没有丝毫改变,韩遂最多也就再憋半年,就忍不住跟益州军阀联手一起来了。

这是一个不需要李傕去刻意招惹,都会带来大麻烦的家伙,一个已经拖累了大汉朝十年的毒瘤。

只不过,这一世的情况,跟历史同期有个最大的不同,那就是刘备跟韩遂是有历史恩怨的——五年前,刘备在陈仓城西、五丈原一带,可是亲自率军击溃过韩遂手下的陈仓围城部队,还请天子所假节钺斩了韩遂的仆从、前陇西太守李参李相如。张飞也在跟阎行的血战中受了点伤,阎行则伤得更重。

这一点不比刘焉和韩遂,所以韩遂很难事前通谋跟刘备商量好,刘备也不屑于跟反贼结盟。

哪怕在经过董卓和李傕之后,韩遂这个老牌反贼含金量已经下降了。

别人可以干“联合旧反贼平定新反贼”的事儿,刘备是干不出来的,他讲究除恶务尽。

韩遂只能是悄咪咪打听“刘备大约什么时候会北伐,咱可以考虑趁着刘备跟李傕郭汜打得两败俱伤的时候,去渔翁得利捞一把。”

在不知道刘备动手时机的情况下,韩遂的最优解,就是趁着秋收之前时刻做好准备。

毕竟这时候成本最低,凉州多骑兵,秋高马肥的时候去转一圈,走到哪吃到哪,粮食都不用带。

……

七月二十,天水郡治冀县。

祸害大汉已十载、刚刚洗白不久的镇西将军韩遂,在城门口迎接了自己同僚、征西将军马腾,俩人看起来亲密无间,此次来是似是有要事相商。

韩遂:“寿成贤弟,别来无恙?远来辛苦了。来来来,咱好好喝几杯,最近新得了几个酒泉郡豪商送来的夜光盏,正好与贤弟共赏。”

韩遂在城门口,远远看到马腾过来就抢先下马,等马腾也匆匆下马回礼后,他就拉着马腾东唠西嗑,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真有多亲密呢。

马腾:“俺是粗人,别的不会说,岂敢不从文约兄美意。”

两人说着就并辔进了镇西将军府,置酒相待。

两人也各自带有心腹亲随,按剑持矛护卫。韩遂身后的是阎行,马腾身后的是马超。

要说这韩遂马腾二人,演义上被说得恩若兄弟,而实际上真要“约为兄弟”,那也是194年讨伐李傕郭汜败退之后的事儿了。

主要是那场战役中,韩遂本来是去以第三方身份说和的,最后李傕不听劝,加上马腾和刘焉在长安朝廷里的内应泄露了,已经成了不死不休之局,结果想当和事佬韩遂被马腾拖下水,跟李傕郭汜樊稠的部队打了一仗,最后还是跟樊稠扯皮忽悠脱身的。

事后,马腾感谢韩遂解围,两人这才称兄道弟。而这一切,因为如今樊稠已死、天下局势变化剧烈,能不能再发生都不好说了,故而韩遂马腾也未必能真有多铁,最多就是随便喊喊的“贤弟”。

马腾这人,从贼资历要比韩遂短四五年,韩遂做贼已经十年了,马腾才六年不到。

马腾是中平四年凉州刺史耿鄙买官上任、受命平贼时,以耿鄙身边的军官身份参与平叛的。马腾也知道耿鄙这人不靠谱,一个买官上任的居然买到战乱州,身负平叛重任还不忘搜刮回本,这种行径简直形同自杀嘛,肯定是会被部下或者叛军干掉的,但马腾劝不了,耿鄙身上还欠着买官按揭呢,这是没法回头的。

即使如此,在背叛朝廷之前,马腾也确实在耿鄙麾下立了一些军功,被朝廷封为偏将军——那已经是最低级的杂号将军了,是中平四年的事儿,可见马腾的官场起点还是挺高的。

历史上刘备当时还是个县尉呢,曹操也还没当上校尉,孙坚倒是刚刚捞到长沙太守。

哪怕是这一世,有李素给刘备开了那么多挂,到中平四年年底时刘备也不过是个郡都尉,距离两千石的杂号将军差得远呢。

可惜的是,马腾刚刚当上偏将军,转瞬就遇到了耿鄙贪鄙的反噬——陇西太守李参临阵背叛,导致耿鄙落入叛军之手被杀。马腾因为后路被断,只好从贼,不过他也是谈好了条件从贼,要确保自己当时占领的武威郡能自治,王国和韩遂也答应了这么条件,马腾才算是叛军一员了。

从这个角度来说,马腾在叛军里的地位,在他们重归朝廷之前,肯定是不如韩遂高的,韩遂才是凉州反贼一把手。

但也正因为如此,在去年李傕郭汜掌握朝廷、击退刘备后,为了安抚地方,重新诏安韩遂、马腾时,给马腾的官职就要高于韩遂了。

毕竟在反贼那儿地位高的,到了官军这边是不承认的,官军反而需要给恶迹不昭彰的人高位——

说句题外话,李傕封马腾征西将军时,还是192年的八月,当时刘备还没“权摄汉中王”呢,就算几天后摄了,李傕也没那么快知道消息。所以李傕完全是不知道刘备还是不是“征西将军”的情况下,就直接把“征西将军”头衔另封他人了。这也没什么,谁让刘备当时跟李傕正式撕破脸了呢。

这也就意味着,如今的韩遂,口头上虽然还一口一个“贤弟”的称呼马腾,但实际上官面级别不如对方(镇西比征西低),心里难免有落差。

论年龄和实际地盘,韩遂今年已经五十好几了,马腾才四十多岁,韩遂要老五六岁。韩遂掌握天水、陇西、金城三郡;马腾则掌握武威、张掖二郡,加上一个名义上服从马腾,但实际另有羌族蛮王自治的西平郡。

两人的地盘看起来差不多,韩遂辖区的人口更多一些。

至于大汉名义上“河西四郡”里最西边的两个郡酒泉、敦煌,目前基本上处于无政府状态了。

马腾与那些地区接壤,但完全没有建立起统治,当地汉、羌各自画地自治。敦煌郡更往西的西域长史府,就更是在灵帝没死之前就事实上放弃了汉朝统治。

公共场合高HNP 第二章

陈华睁开眼,人有点茫然。

自己怎么又梦见那些了呢?

自从跳出‘轮回’,回到9012年,丰碑长河都已经消失三四十年了,他凭着‘做梦’梦来的能耐,凭着当初收集记录下的一张张宫廷配方、秘方,又‘努力奋斗’了三四十年,打造起了一个横跨食品、酒

文学

类、化妆品、药物、保健品等多行业的大型集团,这当中发生了很多很多的事情,并不比他在梦里力挽狂澜的当皇帝容易。

时间久了,很多事情就也忘记了。或者说是放下了。

他已经很多很多年不梦见过去的事了。

就连他的那些个‘女人’们,都想不起来了,更别说他的那些便宜儿子。

时光真的是最最厉害的杀手,杀人不见血,‘梦中’曾被他一个个宠上了天的女人,现在的陈华已经连她们的面容都模糊了。

他伸出手,将手放在眼睛上,轻轻摁着,轻轻叹气。

“怎么了?”

身边响起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这是一个漂亮的女人,年纪还不满三十岁,比陈华的大儿子都还小。

曾经拥有着整座森林的陈华,可不会回到21世纪了,就变得纯情。

女人带着一丝迷糊的声音传来,接着,人就被拉进了一个熟悉的怀抱中。

“是不是做噩梦了?”

女人看着陈华额头上浮现的明汗,心里头有点好笑。

这个年近六十,历经了无数风风雨雨,身体强健如是壮年的老家伙,竟然会做噩梦?真是好笑啊。自己跟他多少年了,这还真是头一回呢。

“嗯,天还早,再睡一会。”

陈华现在一个字也不想多说。

女人立刻就感受到了他这股情绪,这可是当一个得宠的小情人的必备技能。要做好情人,只凭着一张脸可是不行的。

陈华闭上了双目,但他心里头却千万个思绪闪过。

郑森、赵琯、赵瑗、朱慈烺、司马铨、刘懿……

他穿越了多个时空,便宜儿子一大堆,贤愚长幼各不相同,有能叫他放心托付身后事的,亦有叫人百思难安的。

这些他都已经忘怀的‘人’,这次却忽的出现在他脑海中,勾起了陈华心底里埋藏最深的一段段记忆,此时此刻他心中有太多复杂了。

这一觉陈华直躺到了十点才醒过来,边上的情人早起床了,见他醒来立刻一脸喜意的叫说去准备早餐。

陈华嗯了一声,两眼直直的看着房顶。

一切都很正常,似乎只是一场梦,醒来就醒来了一般。

一上午也没什么事。快午时的时候,陈华叫人备车,他要出去透透气,到山上散散心,顺带着跟没人野个炊。

结果就是这一散心出事了。

其实在昏迷之前,他自己并没有太多感觉,甚至没有觉得不舒服。

就是上山没几步,眼前猛地发黑。都没来得及说一声回去,就一头往石阶上载去。还是他边上的情人见机的快,拉了一把。身后的保镖也连忙上来搀扶,他人都要栽在地上。

可陈华的昏迷还是叫整个陈家都震动了起来。

公共场合高HNP 第三章

“黄将军,咱们还在这游荡么,不如直接杀入宛城!”

甘宁看着黄祖请战到,他们来宛城已经两天了,一直在淯水上游荡,没有下过船。

“怎么杀入宛城,你不是没看到,宛城城门禁闭,周边村镇之民也早就逃入宛城,我们这点人怎么攻城?”

黄祖看了眼甘宁,他这次带来的只有七千水军,就算下岸顶多也就是三四千人,这三四千水军怎么攻打宛城?

“黄将军,属下愿带一千士卒攻下宛城。”

甘宁实在不愿意就这么等着,继续请战道。

“将军,咱们来了宛城几天,如果一直这么在水上待着不攻城,回去也没法向主公交代呀。”

黄祖身边的苏飞开口说道,他向来和甘宁交好,如今甘宁请战,他直接开口帮着说话。

“好,就给你一千士卒。”

黄祖皱眉想了想,最后对着甘宁下令道,苏飞的话让他改变了主意一千人的损失他还是能接受的,他不能接受的是不站而回,这会让他回去很难交代。

“传令大军守好船只,没我命令不得出战!”

黄祖见甘宁带着一千人已经出发,立刻对身边将领下令道。

“将军,甘将军可能需要支援的,咱们……”

苏飞一听想劝阻,但马上就被黄祖打断。

“你真以为一千人能攻下宛城?这里可是南阳治所,城郭高大只比襄阳差一些,唯一缺点就是没有汉水那样的大河做倚仗。”

“可是甘将军……”

苏飞还要说话,但黄祖根本不想听。

“甘宁是自己要去的,不管成败,一个时辰之后我都会带军返航。”

黄祖挥了挥手,让苏飞离开,他不想再听废话。

“下令船队掉头!”

黄祖对着操船的士卒下令道,如今天气已晴,淯水水位一直在下降,楼船和艨艟斗舰这种大船行驶已经变得困难,如果水位再下降,能不能掉头都是问题。

……

“准备飞爪!”

甘宁带着一千水军驾着冲锋小舟沿着水路进去宛城的护城河,看着高达四丈多的城墙,直接下令用飞爪攻城。

飞爪这是甘宁当水匪常用的器械,这东西在接舷跳梆无往不利,对于这攻城也是一样,飞爪一上就可以顺着绳子攀登。

“仍!”

眼看已经到了城墙下,城上依旧没有反应,甘宁大喜,直接下令扔飞爪准备登城

文学

“嗖嗖嗖!”

甘宁身边的士卒纷纷扔出了手里的飞爪,飞爪飞上城墙,一拉绳索,爪钩反扣住城墙。

“登城!”

甘宁再次下令,城上没动静,这像极了他以前在江面上做水匪时劫船的时候,那些人见了他就吓得不敢动弹,只敢躲在船舱里。

甘宁第一个拉着绳子往城上爬去,身后的水军也纷纷效仿。

“射!”

突然,城上传来一声暴呵,紧接着就是无数的弓弦声响起,密密麻麻的箭矢射下。

这么近的距离,箭矢的杀伤力巨大,轻易的就能透甲而过。

抓着绳子爬到一半的士卒中箭纷纷掉落,只是一瞬就死了好几百。

不等甘宁反应,紧接着又是一阵绳索蹦断的声音,飞爪上的绳索就被砍断了,没被射中的士卒抓着绳子摔落到了地上,只是两丈高的距离,人还是摔不死的,但这么摔下去受伤也是难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