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双修系统(h),糙汉1V1宠女主大荤大肉

快穿之双修系统(h) 第一章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快穿之双修系统(h) 第二章

“哦!”在听到对方的话之后,李安之等人一时间呆在了当场。之前的时候李安之在和刘采春讨论这个问题的手就曾经考虑过有可能是墨门的人在参与这件事情,现在琴儿听到对方这样说,似然已经打过预防针了,但是一时间还是有点让人震惊。

“怎么墨门也掺和进来了!”刘采春在听到这话之后,一脸疑惑的问道。

“某怎么知道,”李安之无奈的抽动了一下嘴角,接着说道:“问一下眼前的这个家伙不就好了!”

李安之说完,又一次将视线看向了躺在地上的卖糖人的家伙。

“说说吧,你们为什么要掺和手雷的事情,”李安之看了一眼对方之后1顿了顿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接着说道:“或者,你可以先跟某说一下,你们是怎么知道手雷这件事的!”

思考了一会儿之后李安之才想起来,这个问题的最开始是这些家伙到底是怎么知道自己手里有手雷这种东西的,毕竟,虽然在明面上大家都知道大唐的士兵在这次盐州之战中获得了胜利,但是作战的具体细节除了一些高层却是不清楚。

所以,在特战卫所的士兵看起来十分平常的手雷,在其他的兄弟单位看来却还是一个神秘的事物,也正因为如此,李安之很好奇墨门的人是怎么知道的手雷的事情的,如果往很不好的方向思考一下的话,很有可能是朝廷的高层中已经有了墨门的渗透,如果是这样的话,李安之是不能接受的。

“嘿嘿嘿,想知道吗?”对方经过刚才李安之的折腾,现在不说是奄奄一息也差不多了,在听到李安之的话之后,只是对着李安之微微一笑说道:“某不告诉你!”

“呵呵,你要是就这样告诉某,某还会觉得这件事没意思!”李安之看了对方一眼说道:“要的就是你不肯说,而是在某的严刑审讯的情况下说出了自己知道的事情,否则的话,这件事怎么变得有意思呢!”

李安之朝着对方微微一笑,随即将手里的抹布朝着1对方的嘴里塞了进去。

对于这种情况来说,李安之也是有自己的心得的,尤其是面对这种已经被洗脑的差不多的人,一定要不能在他面前暴露自己的想法,最好的做法就是顺着对方的想法往下接,在某个特定的时间突然打断对方的话,这样一来,对方不知道自己的路数,就会搞不明白李安之想要干什么,而李安之需要做的就是在不断的审讯中找到对方精神最薄弱的时候,一击中的。

就像是现在,如果李安之在得到对方不配合的消息的时候瞬间暴跳如雷,纳闷正好落入了对方的陷阱中,至少会让对方在精神的方面鄙视自己,那么,这样一来,在两个人的斗争中,至少在精神层面,李安之就已经处在了劣势。

而没有出乎李安之的预料,在看到李安之的表情和动作之后,对方也是满脸的不可思议,就在这样的状态下被李安之又一次塞进了抹布。

“让某看一下,现在从哪里开始!”李安之笑着看了一眼对方之后笑着说道:“呀,小郎君的手指好漂亮,就从这里开始吧!”

李安之话音刚落,还没有等对方反应过来,手掌一用力,对方的手指就在自己的手中被硬生生的掰断了。

“呜呜呜!”而在李安之将对方的手指掰断的瞬间,随即出手捂住了对方的嘴巴,防止惨叫传出来。

“好玩吗?”李安之感受到对方的身体一直在自己的怀里不停地扭动,而李安之的声音就像是来自地狱的传声筒,不停地在对方的耳边不停地叫着。

“要不,再来一次吧!”李安之并没有在掰断第一根手指的时候就将嘴里的抹布拿出来,而是在自己话刚说完的同时瞬间又一次将对方的另一根手指掰断了。

“呜呜呜呜!”这一次,对方的身体扭动的更加剧烈了,但是毕竟已经被李安之绑起来并且被李安之用力的抱在怀里,所以即使

文学

是对方再怎么扭动,李安之也可以将对方的整个身体控制在自己的手中。

而一旁的刘采春和九哥在看到李安之的动作的时候也是毛骨悚然,刘采春在看了一会儿之后直接离开了房间,而在李安之看来,九哥之所以没有离开,很大的原因是因为对方碍于面子。

当然了,周围的环境并不能影响李安之的操作,审讯,还是要继续下去。

“咔咔咔!”随着几声骨头碎裂的声音,被李安之压在身下的家伙刚开始的时候还可以挣扎着扭动身体,在扭动了几次发现没有用之后,不知道是因为累了还是适应了,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好了,你现在可以说了!”李安之此时将对方嘴里的抹布抽出来,看着五官已经有些扭曲的对方,笑了笑说到。

“某,某只是负责定期保护这个工匠回家休息,其它的,并不知道啊!”对方在听到李安之的话之后,断断续续的说出了自己知道的事情。

“所以,人在哪里呢?”李安之默默的点了点头,接着问下一个问题。

“城外拒马村外的山里!”对方稍微扭动了一下,但是不仅仅是身体上传来的疼痛,还有李安之得压制让他无法动弹。

“哦,那个也是你们啊!”李安之听了这话之后笑了笑,之前的时候线索查着查着就断了,李安之还好奇,是谁有这么大的能量,现在看来,倒是能够理解了。

快穿之双修系统(h) 第三章

在司马懿惊恐的目光之中,只见白人骑在战马之上,在众人的注视之下,缓缓地来到了白济得身旁。

而白仁嘴角带着一丝淡淡的笑容,轻轻地招了招手,只见身后的士兵待着被五花大绑的司马昭来到了司马懿的面前。

“父亲!”此时的司马昭看到远处的父亲,顿时面色露出了一丝惊恐之色,语气有些激动的对着自己的父亲喊道。

“你想都不要想了,雒阳城的军队早已经被我控制住了。”白仁看着司马懿目光有些惊讶的样子,轻轻地露出了一丝微笑,然后语气有些得意地说道。

原来白仁早就在当太尉的时候,便安排了自己手下的心腹之人位于军中,而自己打算今天对付司马懿,于是特意带领着陷阵营的军队前去控制掌管洛阳的禁军,而陷阵营本来就是非常强悍的军队,普通的军队对于他来说根本不是对手,再加上别人的军队之中还有自己人,很快就有一半的人倒戈,于是白仁轻而易举的就抓住了司马昭,并且控制了整个雒阳城内的军队。

“白子符,你故意假装死亡欺骗我,我尽然没有料到你真是奸诈。”此时的司马懿面色有些恐慌的看着面前的白仁,语气有些不甘心的说道,他实在没有想到这家伙竟然会装死来欺骗自己和世人,并且在自己成功的时候,突然杀出来夺取了自己胜利的果实。

司马懿心里非常有些不甘自己如今可是陷入了绝境,不但帮白仁解决了曹爽,而且还得罪了曹爽身后的世家大族,如今自己又要成为他的阶下之囚。

“白子符,我算你厉害,你能否饶过我一家老小的性命,我愿意在此自杀。”司马懿此时知道自己已经无路可退,目光有些冰冷的看着那一脸冷笑的白仁,语气有些平静的问道。

白仁嘴角露出一丝无奈的苦笑,然后轻轻的摸着自己的胡子,语气带着一丝玩味的对着司马懿问道:“司马仲达,你可是一个聪明人,连你都不会放过曹爽家一人,你觉得我会放过你司马家一人吗?正所谓斩草还需要除根,免得到时候留下什么祸端!”

“白子符,这一次还真的是你赢了,我司马懿服气了,白子符,你给我等着,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司马懿听到白仁的话,嘴角露出了一丝苦笑,语气有些无奈地对着白仁说道。

司马懿知道自己如今已经躲不过去,眼中浮现出自己这人生的种种,最后露出了一丝无奈的苦笑,然后默默地握紧自己手中的宝剑,然后直接向着自己脖子上面砍了过去。

一代野心家司马懿最终在众人的目光下直接自刎而死,白仁终于战胜了挡在自己面前的最后一人,白仁此时心中并没有什么开心的感觉,反而是感觉到有些怅惘,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如今自己再也没有和自己能够匹敌的敌人了。

“父亲!”司马昭看着自己父亲惨死在自己的面前,顿时面色露出一丝恐惧之色,然后语气有些悲痛的大喊道。

“送他们上路吧!”白仁默默地闭上了眼睛,然后语气有些阴沉的对着一旁的白济说道。

白济听到自己父亲所说的话,点了点头,然后吩咐手下的士兵直接将司马昭给斩杀,然后冲进司马懿的府邸之中,将司马懿全家老小全部斩杀殆尽。

而刑场这一边,司马师正带着自己手下的军队正在对抗着邓艾所统领的兖州军队,最后当司马师得到自己父亲和一家老小全部被杀的消息,面色露出了一丝绝望之色,最后直接在众人的目光之下自刎而亡。

如今司马氏一族全部被斩杀,没有一人存活,白仁吩咐邓艾等人处理雒阳的现场安抚百姓,自己则带着白济缓缓的向皇宫之中而去。

皇宫之中郭太后和皇帝曹芳正面色有些紧张地看着白仁带着白济缓缓地走进了他们的视线之中。

“太傅,不,丞相,你还活着。”曹芳此时目光露出了一丝惊讶之色,语气有些不可置信的说道。如今现在发生的事情是在给他太多的惊吓。

前些日子司马懿解决了曹爽,结果把曹爽一族全部杀了,结果司马懿刚刚解决完曹爽以后,白仁突然就火了过来将整个司马家也顺便解决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