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雳书坊,叶宁远和安许诺树后做

霹雳书坊 第一章

他此时的心里,也如这田野一样,变得空荡起来,一切都变得没着没落了!

萧安城接到的这个命令很奇怪!不知什么样的人才能猜出来!

27-16

河内,都城饭店。

高桥突然惊醒过来。外面传来一阵轻轻的敲门声。他看一眼手表,已是夜里十二点。

他穿上衣服,把手枪提在手里,走到门口问,“谁呀。”好像刚睡醒的样子。

长野在门外轻声说:“长官,是我!我想起一些情况,要向您汇报!”

高桥打开门,长野急匆匆走进来,转身看着他。

高桥向沙发一指,“坐吧,你想起什么情况?”

长野思索片刻,然后说:“长官,第一件,陈恭澍这伙人,有六七个人,他们天天住在一起。但是,军统还派来一些人,但不和陈巷澍这些人住在一起。我奇怪的是,只有那些人到陈恭澍这里来,却不见陈巷澍的人到他们那边去。这似乎有点怪!”

高桥隐约察觉,这是一种单向联系!或者说,是一种隔离措施!他再一考虑就明白,处于幕后的人掌控着全局,但负责执行的人却不一定能看清全局!

为什么!高桥不得不这么考虑,为什么不让执行者知道全面情况!难道,处于幕后的人,另有意图!

他轻声问:“还有什么?”

长野说:“还有一件事,以前没当个事,但前天知道二十五号小楼也住着汪家的人,我才想起来,而且越想越怪!”

“是什么?快说!”高桥不动声色地盯着他。

“大约是三月十五日或者十六日,我记不清了。那天我正从二十七号门前走过,想观察一下。我看见一个穿旧西装的人站在二十五号门前,和女仆说了什么。那女仆就向门里喊:‘少爷,油漆店老板要来刷油漆,想来量量尺寸。’门里似乎有人应了一声,那个穿西装的人就进去了。大约过了七八分钟才出来。”

“这个人进了二十五号!”

“是!他进了二十五号!”

“这个人没去二十七号?”

“没有!他出来之后就走了!我是偶然才想到这个情况!”

“那么,你现在是怎么办的?”高桥脸上带出微笑。

“今天下午,我去了给二十七号粉刷的公司。他们说,自从客人住进去之后,他们再也没派人去过!也没人叫他们去刷油漆什么的!”

高桥不由皱起了眉,“你判断,这是个什么人!”

“他不是油漆店的人!也不是陈恭澍的人!因为这个人从未在陈恭澍那里出现过!”

“你的意思是说,这个人有可能是戴笠特意派出的人!”

“长官,我就是这么猜的!”

“他进了二十五号,就是为了查证,汪先生是不是住在二十五号!”

“长官,戴笠肯定另外派了什么人来河内!我估计,这些人也看不清二十五号里面的情况!所以,他们要派人进去!这个油漆店老板,也许就是为了查清楚,汪先生是不是住在二十五号!”

这下子,高桥猛地站起来,快速在房间里来回走着。眼前的情况,让他大为意外!

“长野君,你的意思是,陈恭澍不知道二十五号的情况!但戴笠知道!”

“长官,我也是这么猜的!但我不敢直接说出来!这个情况太严重了!”

“他确认汪先生是住在二十五号,然后才下令陈恭澍动手!”

“长官,陈恭澍动手前一夜,特地派唐英杰偷窥过二十七号!他一定知道那里住的是什么人!”

“这个唐英杰,对陈恭澍说了假话!”

“是!一定是这样!”长野有些惊恐地看着高桥!

高桥到了这个时候才明白,戴笠并不想真的刺杀汪先生!也许,他的目的只是为了警告汪先生!吓唬他一下!真的是这样吗!他一时有些拿不准!

27-17

陈子峰终于听说,若兰好心去军医院帮忙,军医院里的人却让她干一些洗绷带、洗床单这样的粗活!他顿时火冒三丈!

是李三看见廖若兰早早出门,就悄悄跟在她身后,一直跟到军医院,这才看见的。他急忙跑回来告诉陈子峰。

陈子峰二话不说,带着李三和一个弟兄去了军医院。

他一进医院的大门,就看见廖若兰坐在井边,在一只大木盆里洗床单。她身体单薄,却那么用力地搓洗着。她身边还堆着更多的床单和带血的绷带!她的头发浸透了汗水,贴在额头上。

陈子峰真的心痛极了!如果有一个姑娘一直藏在他心里,那就是廖若兰了!

霹雳书坊 第二章

“淮东的事,你也派人去查,朕要知道真实情况!究竟有多少人涉案,京内是否又牵扯了什么人,朕都要知道!”唤来李崇矩,刘承祐一副不怒自威的表情,淡漠地吩咐着。

闻令,李崇矩依旧沉稳而干练,并不废话,抱拳即道:“是!臣立刻去安排!”

“等等!”刘承祐挥了下手,略作沉吟,道:“秘密进行调查,不要引起别人的注意!”

“是!”李崇矩脑海中只闪过一念,应道。

关于此次淮东贪腐案,刘承祐虽然把几名宰臣的叫来耍了一通威风,但终究是将之下放刑部与都察院调查处置。这种情况下,刘承祐并不打算节外生枝,至于动用武德司,只是想加一道保险了。

从淮东此案目前的情况看,转运司、按察司连同都察院,似乎都出了些问题,刘承祐岂能不引以为戒。而关键的问题是,这三衙都是刘承祐设立抑或改制的,深深地烙刻着属于他这个皇帝印记。出了此等大案,不管别人怎么看,至少在刘承祐这里,是对他威信与脸面的一种伤害。

“武德司在淮东布有多少探子?”刘承祐问。

“回陛下,各级探吏共计67人,其中包括都知在内的精英人手12人!”李崇矩不假思索,答来。

“人太少了!还需扩充!”刘承祐看着李崇矩,吩咐道:“朕不需要做到完全监控,那不现实,但至少在有些风吹草动之时,能够有所察觉!”

“臣明白!”

文学

李崇矩还是那般沉静的表现。

“去吧!”

“臣告退!”

“陛下,给事中、礼部侍郎使蜀归来,殿前候诏复命!”心情烦躁间,张德钧前来通禀。

“他回来了?”精神稍有提振,刘承祐即吩咐一声:“宣!”

未己,赵普一身一丝不苟的官袍,稳步入殿叩拜。

“赵卿免礼!”刘承祐打量着赵普,目光在他身上扫视着,轻笑道:“看来成都养人啊!”

使蜀一趟,赵普整个人明显富态了些,圆润了些。面对皇帝的调侃,赵普有些尴尬,不过还是豁然道:“臣在成都,三日一小宴,五日一大宴,孟蜀主臣,热情款待,十数日下来,身体也就胖了!”

在和约达成之后,赵普还在成都多待了些日子,名曰游赏,实为刺探。大低是为了秀肌肉,打消日后汉军伐蜀的念头,孟昶还主动去郊外检阅军队,并让赵普一行人随行。殊不知,如此反到让人看出其心虚。

“看来所谈甚欢啊!否则孟昶君臣何以如此厚待!”刘承祐说道。

闻言,赵普取出一封本章,递呈给刘承祐,道:“经臣与蜀相李昊、毋昭裔襄谈,共达成和议四条,请陛下过目!”

接过,翻开察看起和议细节,嘴角也不由自主地勾起,一副满意的神情。当然,刘承祐关注的,也只有岁贡明细了,再没有比这更实在的了。

合起册页,刘承祐看着赵普,温和道:“赵卿果不负使命,这也算意外之财,但对于大汉而言,也不是一笔小数目啊。卿此番使蜀之功,值得大力褒奖啊!”

面对皇帝赞扬,赵普面上虽露喜色,但言辞还是十分谦恭的:“陛下,臣实在不敢拘功。此番所以议定,一者,仰赖陛下天威;二者,大汉将士浴血苦战之功;三者,也是孟蜀君臣志气已丧,软弱可欺。”

“看来,赵卿往成都一通,所获匪浅呐!”听赵普之言,刘承祐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见他仍旧站着,吩咐赐座上茶,道:“与朕讲讲,成都见闻!”

“是!”恭谨落座,赵普稍微组织了下语言,从容叙来。

“……递交国书之后,臣游于成都市井,情况果如武德司所报,因蜀廷加征之故,人心浮躁,民情不安,斗米价格,已至二十四文,每有新粮,往往遭到哄抢。成都罗城,周围近三十里,两江怀抱,交通便利。

蜀廷于成都周遭筑羊角墙,规模庞大,乃孟昶早年所建,以作防御,周围近五十里,然多破损,臣到时,发觉蜀廷正调动民力修缮。”

“据说蜀国粮价最低时,至于斗米四五钱,到如今,这是翻了数倍了!”刘承祐道。

“前两年,为固秦凤御备,蜀国钱粮,多输北方,然道路转运不便,百万军粮输送,耗损巨大。后连遭大败,军情紧迫,国中粮秣,皆紧先供给边关,再兼奸商作祟,是以成都粮价,居高不下。臣还京之时,尝建议潜伏之武德司吏,秘密勾连蜀商,继续抬高粮价……”赵普说。

霹雳书坊 第三章

<!–divstyle=\”color:#f00\”>热门推荐:

琉璃制成的骰子?还有什么比这个更吸引眼球的呢?

其实在场的大多数王孙公子们也并不是没有见过琉璃,因为他们毕竟都属于这个时代里的富裕阶层。非富即贵说的就是他们这群人,所以,他们在自己的府上就曾经是见过琉璃的。

更何况的是,现在汴梁城中风头最盛的琉璃阁,岂不就是以琉璃作为最大的卖点的吗?而且,那里的琉璃是更大,颜色也通透。

那现在怎么单单一颗琉璃骰子就造成了那么大的轰动呢?

其实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因为他们是压根都没有想到,还会有人拿琉璃来制成骰子的。骰子啊,那是最贱的行业里面最为容易损耗的物件之一,而琉璃呢,却是比黄金更要贵重的硬通货之一。这两者结合到一起,多么强烈的对比,多么巨大的冲击,所以,也难怪在场的人通通都惊叫出声了。

“没错。琉璃骰子!这是我们天香赌坊为各位尊贵的客官所准备的赌具之一,琉璃骰子贵重,除了能衬托出各位客官尊贵的身份以外,还有另外一个非常重要的作用就是防止出千”

天香赌坊方面的解释很简单,因为现在的赌坊里,使用的普通琉璃骰子,那是很容易作假的,也就是将水银灌进去,训练有素的就可以通过手法,轻易地掷出他想要的点数了。所以,这普通的琉璃骰子用来赌钱,那是保证不了它的公正性的。但是,琉璃骰子不同。它是透明的,黑白分明,所以绝没有弄虚作假的可能。

“轰!”

“这么说来,这天香赌坊,确实值得一赌啊!”

“没错,没错!琉璃制成的骰子啊。能摸一摸,那也是一桩幸事。”

“可不是吗?如此通透的琉璃,怕也只有那琉璃阁才有了,没有想到,这天香赌坊也能弄来如此质地的琉璃。”

“该不会是背景深厚吧!又或者是与‘咏月公子’有关?”

“不会吧。可没听说过。”

其实,这个琉璃骰子一经推出来,秦永就已经想过别人会不会怀疑到自己的身上的。不过,后来想想,也不管它吧,反正他若是不亲自出面承认的话。怀疑终究只能是怀疑而已,也没有什么影响的。所以,就由着它去吧。

“好,本公子今天就在这里赌一把了。来,不就是一两银子吗?本公子能给得起!把骰子给我吧,本公子亲自掷!”

看到这种琉璃骰子,那些本身就是赌徒的人顿时就坐不住了,于是各自围到了十多个荷官面前说道。只是,那些荷官听到他们的话并没有面露喜色。而是正而八经地说道:“不好意思,客官,想要下注,需要成为天香赌坊的正式会员。另外。银子也必须兑换为正经的筹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