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你能更猛一点:年轻的馊子9

村长你能更猛一点 第一章

周青一句话,仿佛是个雷,直接炸在老太太和嫂子跟前。

黄宸的嫂子瞠目结舌看着周青,一时间都不知道周青说的到底是气话还是真话。

“青丫头……”

周青冷着脸:“不要这么叫我,我们不熟,另外,这里是我家,你们登门是客人,我三婶客气招待你们,你们却给这家里的主人甩脸色,教养不同我们大约也不会走的太近,所以,请吧!以后也不要来了。”

周青干脆利索的下了逐客令。

老太太的脸色骤然难看至极,“你和黄宸没有关系?单纯的路见不平拔刀相助?那黄宸的嫁妆你倒是收的痛快!”

周青冷笑,“所以,今天你们登门,是来找我讨要嫁妆的?

黄家还真是江南望族,千里迢迢讨出嫁女的遗产嫁妆!

那对不起,我这个人,从来不做亏本的买卖。

嫁妆我可以还给你们,但是,我给黄宸和沈明月查出了死亡真相,你们作为她们的亲人,应该给我相应的答谢。

你们要是不想答谢也不要紧,我就默认你们并不关心黄宸,那相应的,我也就不用还出嫁妆。

毕竟这嫁妆是黄宸的,我给她查了死亡真相,她在天之灵应该感谢我,我就拿这个当谢金。”

老太太被周青

文学

堵得有些说不出话。

周青冷笑,“还有别的问题吗?没有就请离开我家,你们一把年纪,我让人哄怕你们讹我!”

“你……”

尊严使然,老太太霍的起身,恶狠狠看了周青一眼,转身离开。

黄宸的嫂子连忙跟上。

周青望着她们离开的背影,闷闷吐了口气坐回去。

不管这俩人是什么目的,她都不想沾惹。

她现在,就想守着她爹。

只要她爹好好的就行。

至于黄宸的娘家,随便,爱好爱坏她都不想关心。

她和黄宸都没有见过面,就靠着原主与黄宸的那点血脉,说实在的,她可能是冷血,但是她真的感受不到什么太多的情分。

更不要说这种突然冒出来的亲戚了。

按照以往看小说的节奏,这种亲戚一般都是恶心人的存在,离得越远越好。

就算是对方真的想要为了她好,那也……各自安好互不打扰吧!

这厢,她们婆媳俩寒着脸从周府出来。

那厢,宁王府的婢女打听了消息拔脚就往回家跑。

宁王府。

宁王妃惴惴不安的坐在美人榻上,终于见去打听消息的小丫鬟回来了,忙道:“如何?”

“奴婢听说,沈夫人直接把人轰出来了,说自己根本不是黄宸的女儿,让她们以后不要来打扰她的生活,应该是说的很不客气,反正她们出来的时候,脸色很差。”

听了这个消息,宁王妃就松了一口气。

当年黄宸出事,她母亲和嫂子也脱不得干系。

黄宸生病期间,她母亲是来看望过得,按照当时的月份推算,那时候黄宸怀孕也有七个月了。

不可能没有看出来。

明明知道了黄宸怀孕了,却还由着沈家老太太和黄氏联手瞒着。

黄宸落得那样的结局,没有一个亲人是无辜的!

婢女语落,宁王妃一侧的嬷嬷叹了口气轻声道:“沈夫人倒是把人轰出来了,可这样的话必定要被传开,到时候她否认自己是黄宸的女儿,还不知道要怎么被做文章。”

村长你能更猛一点 第二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村长你能更猛一点 第三章

王族长道:“把孩子送来太原,不要带回王家,过两天代州的马丰就到了,到时候把孩子给他送去。”

王庚和王承等人一脸迷茫。

王族长就让他们看了一番什么是借力打力。

既是让王氏消气,也是为了给崔氏正名,崔氏不遗余力的在打击马家,没过两天,太原一带就传满了流言。

都说王氏的六娘子在马家被欺负,而她伯母崔氏被马家蒙蔽,没有察觉到侄女在马家受苦,于是心中自责难过,便一边派人将王六娘接出来送到京城治病养伤,一边回娘家搬救兵,势必要让马家付出代价。

王氏承认了这一说法。

这也是他们让崔氏出手的报酬,将崔氏女做的事大被一盖遮掩过去,至于在这一过程中崔氏女和王家二房需要付出什么代价,王族长是不会过问的。

这件事闹得沸沸扬扬,尤其是在皇帝的特意宣扬之下,连后宫都知道了。

明达和长豫对此都很感兴趣,可惜她们现在不太能出门,也不好召外面的小伙伴们进宫来见,只能今天报个伤风,明天报个肚子疼,点明了要让周满来给她们问诊。

最近天气很稳定,所以宫里宫外的人都很少生病,满宝

文学

除了修书外也就接平安脉的活儿。

明达和长豫一捣蛋,满宝就只能拎着药箱到后宫里来,然后放下药箱就跟她们盘腿坐在挂着帘子的敞轩里吃茶聊天。

一边吃还一边摇头晃脑的道:“萧院正都知道了,这两天不住的看我,认为我浪费医疗呢。”

长豫:“你现在又没有病人,我们也不算白占大夫,也没让你开药吃药,怎么浪费了?”

满宝:“浪费纸张笔墨也是浪费。”

她道:“纸张可贵了,因为我写书,崇文馆那边嫌弃我花销高呢,总是怀疑我拿了崇文馆的纸张去太医院开药方用。”

一个部门的花销是一个部门的,是不能共通的。

她纸张上的花销一向大。

不管是在崇文馆还是太医院,她的纸张花销都是最大的,满宝都不太想用他们的纸张了,她自己在商城上买的既便宜又好用。

但有时候她写下来的东西需要给人看,虽然她从商城上挑选下来的纸张和他们的差不多,看不出区别来,但有心人还是能看出这不是宫廷造的纸张。

用自己的纸张倒是没什么问题,但庄先生说过,公私要分开,而且要分得很开才行。

她在纸张上的花销一向大,要是连记录脉案之类的东西都用自己的纸张,以后崇文馆和太医院势必会减少她这方面的费用,再延伸出其他的问题来,到时候她会被人欺负的。

因为听庄先生的话,崇文馆和太医院虽然偶尔会抱怨她用纸多,但从不会少了她的用度。

“虽然不开药,但每次回去还是得写脉案上档,可不就浪费吗?”

长豫很光棍的道:“那你就写我有病吧,就说我郁结于心,惊悸伤心之类的,随便编造一些,然后给我开些安神汤。”

明达差点儿把茶给喷出来,笑道:“更浪费了。”

满宝点头,认为她没有抓到重点,干脆不再继续这个话题,而是问道:“今天是又有了什么消息吗?”

“咦,白善没告诉你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