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在NP虐文里;人杂交

重生在NP虐文里 第一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重生在NP虐文里 第二章

完结了,终于完结了,就好像“女儿养大十八岁,今朝终于要出门”一样,我有着父亲一般难以言叙的痛苦。

不容易啊,真的不容易啊,435万字,2012年11月份的时候,我在李毅吧以@养鸡专业户Look敲打出第一段文字的时候,我在天涯的莲蓬鬼话中用@南无袈裟理科佛的名字发表的时候,真的没有想到我会坚持着600多天,日以继日,无论是工作,还是休息,无论是住院,还是结婚,我都在给大家讲故事,讲一个来自苗疆的故事,没有一天断绝,早八点、晚八点,真的,我自己都感觉到不可思议,简直就是太神奇了,时至如今,“每天八点档,小佛陪你聊”,这句话,已成了所有人耳熟能详的话语。

是什么,支撑着我一直走到今天的呢?我一直都在思考这个为问题,不过我很快就有了答案。

是你们,坐在电脑面前的你们,行走于路上看着手机的你们,我无数的读者,无数在我最困难、最无助的时候伸出温暖的手掌,给予我支持,给予我鼓励的人们,是你们的每一次回复,每一次投票,每一次点击,每一次订阅,每一声温暖而让人动容的话语,让我走过了一个又一个几乎想要放弃了的关口,一直走到今天,将我在脑海里筹谋已久的大结局,终于写完。

是你们,使得苗疆蛊事成为了一个神话,在磨铁,两百多万的推荐票不含一丝水分,或许许久都不会有人超越。

在天涯,接近三十万的疯狂回复,使得苗疆蛊事一直都能够出现在论坛的首页上,给更多的人分享,以及知道。

是你们,苗疆蛊事实体书已经出版了1.2.3.4.5.6,过一两个月,我们或许能够在某一个城市的签售会上得以见面。

是你们,使得苗疆蛊事能够让更多的人知晓,让陆左和萧克明的故事、虎皮猫大人的故事在这个网络时代,为更多的人知道,并且口口相传,无数人的心中不由得都多出了一个肥虫子,一个可爱的西瓜头萝莉,一个刁蛮任性又有着小温柔的少女,一个满口脏话却又威风凛凛的肥母鸡……所有的一切,他们都活灵活现地出现在了这个世界,或许在未来,他们还有可能出现在漫画书上,出现在荧幕上,让更多的人知道。

或许他们还会远走东洋,出现在日本的文化国度中,然而从小看着《海贼王》、《火影忍者》长大的孩子能够看一会咱中国的东西。

是的,有你们,一切皆有可能。

苗疆蛊事的成绩,是你们所有人共同努力的结果,每一次点击,每一次推荐、每一次订阅、每一分捧场、每一次热情洋溢的回复……我做好我的事情,不负尔等,诸君则与我共同见证一个对于我们所有人来说,都是奇迹的东西——这奇迹对于别人来说,或许稀松平常,但是我却珍惜万分,因为这是爱。

真的,很多旁观者会冷言嘲讽,说你小佛,哦,作者,你不过就是一个写文字的家伙,一个讲故事的人,你讲了,我们听着便是,挺不满意了我就骂,骂死你,骂到你太监,骂道你封笔……但是我觉得,真的,每一个出现在我视线里,给我帮助和支持的人,我都当你们是朋友,虽然大家也花钱,给小佛捧场了,但是我们真的不是一场买卖,你们永远不知道自己在我的心中,有多么的重要。

一个每天工作到晚上,然后打开电脑,默默敲击键盘到深夜的男人,用自己近乎苛刻和无情的坚持,回馈了你们所有的热爱。

我想证明,我南无袈裟理科佛,对得起你们的期待,对得起你们花的每一分钱,每一分情意。

真的,苦难史我不多说,一直跟着我的人,与我共同度过这两年青春的朋友你们都懂,我唯一能够告诉你们的是,因为长期的久坐,长期在电脑面前的写文,小佛已经从一个翩翩的少年郎,坐成了一个有着小肚腩的不良中年,一个被朋友们戏称为“蓝胖子”的大叔,我捏着自己的小肚腩哭笑不得:哎呀呀,我勒个去,我还木有到三十岁啊,难道真的要进入欧巴的领域了么?

他奶奶个熊,好吧,为了你们,上刀山下火海都值了,有点儿小肚腩,这特么的也算事儿?

只是偶尔感伤的时候,总是想,劳资以后也要加强锻炼,要不然以后要被佛嫂嫌弃的。

这两年发生了许许多多的事情,有愉快的,也有不愉快的,但是这些所有的状况,都阻止不了一个重度强迫症患者的拼命,直至昨天,小佛一夜七次郎,大爆发,终于将正文内容讲完了,我昨天,睡了一个踏踏实实的觉,跟你们想象的不一样,我的睡梦中没有苗疆,只有黑暗,一觉醒过来,我说坏了,早上八点档的都还没有写。

重生在NP虐文里 第三章

葛先生听了军事大臣的话,虽然这些话句句在为时局考虑,但是他总有一种不妥的感觉,只是一时抓不住关键点。

公孙乾

文学

却是笑着拍了拍军事大臣道:“是个好主意,不愧是深通谋略的军事天才,这招以退为进是你的主意还是联邦那些老不死的意思?”

老者和葛先生都皱起了眉头,只有军事大臣依然面不改色道:“属下听不懂统帅的意思。”

公孙乾没有解释,而是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戏谑地看着眼前英武的军事大臣道:“不承认?好!葛先生,你现在想明白了么,我们这位军事大臣这番耿耿忠心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一直从旁看着的茅笔与莱利都有些莫名其妙,不知为何公孙乾会这么说?听上去军事大臣的话虽然十分厚颜无耻,但是两人都认为如果是一个不明内情的人听到这番话,一定会认为公孙乾是个处江湖之远,依然忧心朝堂的大忠臣。但公孙乾似乎认为军事大臣已经背叛了他。

两人不由得有些挠头。

葛先生虽然刚才没想明白,但是听到公孙乾的话,再稍加琢磨就明白了军事大臣的打算,不由得有几分佩服又有几分震惊。不过他还是很快平复了心境道:“统帅高瞻远瞩,早已窥破了这个无耻之徒的伎俩。属下绞尽脑汁才琢磨出一二。这个无耻之人,承蒙统帅厚爱,提拔为军事大臣,但不思尽忠职守,竟与联邦暗通款曲,背叛我邦。为了防止我邦倒向义军,捏造联邦构陷之词,更试图诱骗统帅杀掉义军使者,这样我们再无回旋余地,即使独立也难以得到义军呼应。只得死心塌地跟随联邦,待联邦收拾完义军后,我们只得作为待宰羔羊,任人屠杀。这番恶毒心机,实在罪无可赦。”

身为公孙氏的总管还是三朝元老的老者听着听着也勃然变色道:“哼,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没想到你竟是这种狼心狗肺的家伙,统帅这些年对你照顾有加,没想到你竟然做出这种事情。葛先生,你遗漏了一点。他虽然掌握着军事大权,但是如今向来是军事,能源分权管理。他的手中只有人员,大部分的武器装备还有能源供给都在能源大臣手中。自从能源大臣死后,一直是老夫兼着这个差事。那两个军团可能就是他让联邦派过来的,一旦主上松口,将弹药分发的一线部队,可能他就带着手下的叛军,领着联邦的军团来除掉我们了,其心可诛,其心可诛!”

公孙乾微一仰头道:“怎么样,我西北人才的谋略不比联邦差。你还有什么想说的?”

军事大臣虽然计策被戳穿,但依然镇定道:“不知统帅是如何看出我已叛变的?”

公孙乾哼了一声道:“哼,你是个军人。你的特长是带兵打仗,这也是你能当上军事大臣的原因,但是你刚才的计策太阴险无耻,不是你这个军人的风格,更像联邦那些浸淫宦海多年的老不死的做派。”

军事大臣难得的笑道:“统帅果真慧眼如炬,属下能遇到您这样的统帅,真不知该庆幸还是该懊恼。不知您从何时开始怀疑我的,总不会是刚才吧?”

一贯脾气不好的公孙乾难得的有心情解释道:“还记得那次密谈吗?”

军事大臣稍加思索道:“三个月前,能源大臣还在场那次?”

公孙乾点了点头道:“没错,那次你们离开后,公孙涟曾劝总管找条后路,还记得么?”

老者这时插话道:“臣记得,公孙涟贪赃枉法,敛财无数。以为臣也跟他一样,有私而无公,可笑可笑。最后落得个暴毙身亡,实在罪有应得!”

公孙乾点了点头道:“伯父公孙涟落得暴毙身亡也是福分,否则我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处置他。不过当时你们三人都在一起,为何公孙涟只劝告总管,却不理会掌握军权的你呢?”

老者恍然道:“原来从那时开始你们早就狼狈为奸了?”

军事大臣听到这儿摇了摇头道:“真是百密一疏,没想到这么一个小细节,竟然会让我暴露。不过已经无所谓了,不知统帅准备如何处置我呢?”

老者皱眉看着军事大臣,两人同朝为官许久,现在这种场面还能这么气定神闲,他肯定有后手!老者正要出言示警。

公孙乾却漫不经心地说道:“好了,聊得时间也不短了,你的布置好了么?你依仗的是什么?埋伏在宫外的那些墙头草加上公孙涟私自给你的那几门冲击炮,还是联邦送你的反物质湮灭弹”

军事大臣终于变了脸色道:“这些你怎么知道的?”

公孙乾道:“你的那点手段我了如指掌。看你干的起劲,我也就顺水推舟,看看现在西北到底有多少心怀叵测之人。你的那些人现在应该都被拿下了。你还有什么手段?”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