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荡豪门 交换美妇系列

放荡豪门 第一章

早上九点左右,军需大楼里终于有了些人气。X23US.COM更新最快约翰在楼里溜达了一圈,看到一帮中低级参谋和陆军妇女队成员在各楼层的走廊里来去匆匆,似乎很忙碌的样子。但是,从他们的神情和言语中,约翰没有感觉到有丝毫紧张的气氛。

不过,这其中有一个人是个例外。这个人就是陆军部情报局远东处处长鲁弗斯-布拉顿上校。

由于多诺万的缘故,约翰和陆军情报局高层之间的关系一直有些微妙。虽然没有发生过什么直接矛盾,但也谈不上融洽,大家井水不犯河水,大有老死不相往来的架势。

所以,约翰和布拉顿上校并不熟,充其量也就是在开会时见过几面,连点头之交都算不上。

不过,约翰之前倒是曾经听泰勒提到过一次这个布拉顿上校。貌似他俩不仅曾在驻日本大使馆共事过近三年,还一起在日本帝国近卫炮兵团实习过6个月。

据泰勒说,布拉顿是陆军首屈一指的日本通,在担任远东处处长之前,一直从事对日情报工作。他不仅日语的听、写、说非常出色,还长期潜心钻研日本的历史、习俗和政治生态,对日本军界、政界的掌故颇为了解。

前几年,布拉顿还出过几本专门介绍日本文化的书,在学界有些影响力,一些大学甚至专门请他去讲过课。总之,在泰勒口中,布拉顿上校是个聪明、睿智、勤奋、严谨的专家学者型人才。

但是今天,当约翰在顶楼马歇尔参谋长办公室门口的走廊里遇到他时,这个“学者”上校正神色焦虑地在走廊里走来走去,甚至差点忘了主动向他这个长官敬礼。

不过,约翰也没有去计较这种琐事。他的注意力都在布拉顿手里的公文报上。他猜测,此刻这个公文包里装的应该就是902号电文的第14部分。

约翰猜的一点都没错,布拉顿上校早晨7点半从海军情报局译电处克雷默少校那里拿到的正是这份电文。

整个电文很长,抛开繁冗的外交词令和对日方立场的辩护之辞之外,关键只有两句话。

一句是:“日本政府不得不通知美国政府,鉴于美国政府所采取之态度,帝国政府不能不认为,即使今后继续进行谈判亦无法达成最终协议,特此通知美国政府并深表遗憾。”

如果光是这句话的话,布拉顿上校或许还不会像现在这么焦虑。不过是宣告谈判破裂而已,美国方面多多少少也是有心里准备的。

关键是在电报正文之后,单独指示野村大使和谈判代表来栖的另外一句话:“请把我国政府的答复于华盛顿时间12月7日下午13时正式递交美国政府,若有可能请交国务卿赫尔,之后销毁使馆剩下的密码机。”

多年从事情报工作的布拉顿看到这一句话,立刻就意识到大事不妙了。

销毁大使馆的密码机,意味着中断日本国内和使馆的联系。什么情况下一国政府会主动切断与自己驻外使馆的联系?唯有战争!

放荡豪门 第二章

中华帝国于1830年元旦开始实行金本位制货币,发行中华币作为流通货币。

到1840年中华币的汇率为:

1中华元=0.33英镑=1.71美元=3.76卢布=7.524马克=8.55法郎=5.76瑞典克朗=2.376两白银

1830年开始的货币改革为以下内容:

1.采取金本位制

2.规定市场上金银兑换比例为1:40

3.中华币以“元”为标准单位,每枚银元计重库平银七钱三分,成sè90%,含纯银为六钱四分八厘,新币由国家统一铸造,作为法定货币。

4.新货币发行后,所有粮钱、关税、厘捐等,均得使用此种标准货币,华元银币与民间流通之外国银元同等

文学

看待。

5.宣布“废元改两”规定所有公私款项收付、契约、票据及一切交易不得使用银两或其他非规定的货币,兑换外必须到银行等金融机构,民间不得大量私兑。

6.原定以银收付者,比钱两七钱一分五厘折合中华币一元的标准收付。

7.原持有银者,可向国家造币局代铸中华币或向财政部及其下属参股银行兑换货币。

8.为“舆顺民情”起见,民间流通的圆形方孔铜钱可继续使用,同时由国家发行采取机器铸模的铜钱“中华帝国”进入流通,并逐步收回圆形方孔铜钱。

放荡豪门 第三章

和众人的好心情不同,同样在城楼上关注着事态发展的齐诗诗和卢生源两人,此刻却是面如死灰。

在此之前,齐诗诗甚至一度要冲下去找卢上元当面理论,但却被暗影卫强行拦了回来。

眼下也坐实了卢上元野心,陈子谦看向神情黯然的齐诗诗问道:“怎么样,现在死心了吗?”

卢上元的属性陈子谦之前已经借助系统观看过,比想象中的要突出一些。

真·武将:卢上元,体力:87

归属:**建军,忠诚:75,官职:谋士

武力:61,智力:99

统帅:72,政治:88

特技:文化LV8、民政LV6、谋略LV4、口才LV4、威严LV2、鬼谋LV1、单挑LV1

个人信息:通州巴山人,26岁,性格偏执

猩红的属性面板,意味着卢上元已经完成过一次蜕变,和乐映晴差不多是一个级别。

但也仅此而已,还没到能让陈子谦费心招揽的地步。

齐诗诗知道陈子谦的意思,但她不想回应,只是目光一眨不眨的看着远处混战中那道身影。

卢上元此刻显得狼狈不堪,在一群守卫的保护下,正着急的四处乱窜,偶尔会停下来张望,似乎是在思考破局对策。

而就在这一瞬间,相隔了四五里地,两人视线好像碰撞到了一起。

齐诗诗通体一震,眼眶立即有泪水止不住的夺眶而出。

但她显然是想多了,在这个位置上能清楚的看到四五里外景象,可卢上元那边却不行。

现场乱成一片,而且随时还可能有性命之忧,卢上元哪有功夫去观察四五里外情况。

无意间目光一瞥也只是看到一片护城墙而已,根本看不到墙后面站着的齐诗诗。

“报!”一名传令兵火急火燎的跑到卢上元跟前道:“禀军师,东门外于静晃部正朝县城杀来。”

“什么!?”卢上元收回目光,表情显得越发凝重。

之前他还巴不得包义震和于静晃能尽快出手,可现在却是听到他们的名字就头疼。

局面已经完全失控,在这么下去,等会儿可就是三方、哦不对,是四方混战了,最后非得杀个你死我活不可。

卢上元迅速让自己冷静下来,脑海中思维发散,尽可能将战端前后重新复盘一遍。

北门有包义震,东门有于静晃,而他们从南门过来。

很明显,包义震和于静晃也没有见到陈子谦,否则他们不必在这时杀进城来。

既然如此,三支队伍皆不曾遇到陈子谦,那陈子谦肯定是在城西,那里是海成宴把守的方向。

卢上元智力不低,见识和阅历也都还算丰富,简单复盘一遍后,目光直接锁定到西门方向。

不管陈子谦还在不在城里,西门绝对是目前唯一的突破口。

卢上元深吸了口气,看了眼北门方向已经完全和包义震所部厮杀在一起的**建。

“这个蠢货!”卢上元面色阴沉,队伍是**建拉起来的,没有**建的命令,他还使唤不动这些流寇。

匆匆找人去把**建替下阵来,卢上元强忍着心中怒火对**建道:“于静晃已经率部杀进城来,我们必须立即摆脱战局,撤向西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