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着今天不准拿出来小黄文 学长在图书馆使劲要我

塞着今天不准拿出来小黄文 第一章

第1828章破

第一千八百二十八章破

半个小时后,红色甲壳虫停在郊外一栋废弃的化学厂。

化学厂有些年代,不仅铁门斑驳,草木深深,还说不出阴森。

不过这里的安保很强大,除了铁门和摄像头把守之外,还有十几名魁梧黑衣猛男扼守。

高静的车子很快被拦了下来。

高静落下车窗,打出一个电话,说了几句,然后让一个黑衣男子接听。

片刻之后,高静得到许可,她迅速开车进去。

叶凡扫视化学厂一眼,随后自己和南宫幽幽钻出车门,而让司机把车子开去别的地方匿藏。

看着守卫,南宫幽幽嘿嘿一笑,摸出了红色小锤子。

“先别动手,探探究竟。”

叶凡一把按住要冲锋的小魔女,随后绕着厂子转半圈,找了一个铁网破损处钻入进去。

“汪汪——”

几乎是叶凡刚刚潜入厂内,一条黑色狼狗就从不远处冲来。

看到叶凡,黑色狼狗就要龇牙咧嘴发出咆哮。

叶凡正要出手,却见南宫幽幽已经冲了过去。

“砰!”

一声闷响,狼狗嚎叫着倒地,惨叫刚到一半,又是砰一声。

彻底销声匿迹。

没有什么是一锤解决不了的,真的解决不了,那就两锤。

看着收起锤子还对自己竖起两根手指的南宫幽幽,又欠两个包子的叶凡无奈摇摇头。

随后,他就在厂子转了起来。

或许是因为厂子太大,守卫是外紧内松,所以叶凡很快锁定高静的红色甲壳虫。

车子停在一个原料仓库门口,车门打开,高静神情紧张钻了出来。

她还不断喊叫着:“爹,爹,你在哪里?”

叶凡和南宫幽幽迅速摸了过去,在一个窗边停下窥探里面动静。

“啪啪啪——”

几乎是高静刚刚踏入进去,仓库的灯光就亮了起来。

高静视野很快变得清晰,只见仓库正中放着几张沙发,沙发中间有一张赌桌。

其中一张单人沙发上绑着一个中年男子,鼻青脸肿,眼神惊恐。

高静的长相跟他有几分相似,叶凡下意识想到她的父亲高山河。

在高山河的两边和背后,站立着八个劲装男女。

为首是一个扎着丸子头的青年。

他戴着劳力士,叼着一根雪茄,手里拿着一把水果刀。

看起来不算凶横,但眸子闪烁的光芒,却能让人

文学

感受到这是辣手摧花的主。

高静连连喊叫:“爹,爹!”

看到女儿,高山河欣喜抬头:“静儿,静儿,快救我,快救我。”

“爹,你放心,你不会有事的。”

高静安抚一声,随后对着丸子头青年吼道:“你们要干什么?”

“高小姐,你好,又见面了。”

丸子头青年对着高静一笑:“你比上次还要漂亮,真不枉我千里走一趟。”

高静对着丸子头吼道:“你们干吗又绑架我爹?”

“绑架你爹?不存在的。”

丸子头青年闻言哈哈大笑,随后摇摇头回应:

“是你爹输了我们一千万,拿不出钱,又想逃跑,我们才把他扣下来的。”

“只要他或你给了钱,马上就能获得自由。”

他还拿起一个苹果,用水果刀慢慢削起来。

“我爹已经精神有问题,手里也没有钱,你们怎么还跟他赌?”

高静愤怒一声:“他身无分文,拿什么跟你们赌?”

“高先生确实没钱,手里也不见一个钢镚,但他在我们这里信誉不错。”

丸子头青年邪笑一声:“高静小姐你在我眼里价值一千万。”

“所以高先生要跟我们借钱,我们当然借给他了。”

“他还不了不要紧,高小姐能还就好。”

他点出了问题关键。

“你们是刻意针对我爹和我的。”

高静怒不可斥:“你们究竟想要怎样?”

“聪明!”

丸子头青年大笑一声,竖起大拇指赞道:

“一眼看到问题本质。”

“没有别的意思,我们知道高小姐是华医门核心,就想要高小姐帮一个忙。”

塞着今天不准拿出来小黄文 第二章

洪涛当晚还真没去刘若霜那里,可不是他长脾气了,也不是刘若霜不许,而是他把刘若霜留在了小院里过夜。

不是说他从来不让女人在家留宿吗?这句话其实并不全面,他是不留不明不白的女人在家留宿,对于那些从酒吧找到的,明确就是一夜缠绵的女人,一向是来者不拒的。

那他把刘若霜当夜店里的买醉女啦?也不是,刘若霜不是明确表示不会有感情纠葛了嘛,所以也被列入了白名单,算是安全的女人。

夜里到底干啥了,先省略几千字吧,反正就是水乳交融乐趣多呗。然后自然而然的也带来了相应的副作用,比如说早上起不来,晨跑锻炼断了,早饭也不吃了。

“这是谁家啊,都是下雨天打孩子,怎么大晴天也打孩子,就这么闲在吗?来来来,让小爷看看是谁,我陪你过两招!”

可是付出了这么大代价,洪涛还是没睡成懒觉。耳中总是隐隐约约传来大人骂孩子哭的声音,想听吧又听不清内容,不想听吧,总在耳边萦绕。

几分钟之后,洪涛终于忍不住了,一骨碌爬起来,随便披上件睡袍,趿拉的鞋就冲了出去,站在回廊的台阶上,仰天一顿长啸,气势很足,如猛虎下山,声音很凄厉,如老鸹归巢。

“哎呦,洪涛啊,你可起来了,快去看看吧,孙家二儿媳妇发疯了,把佳慧给打了。下手也忒狠点了,孩子脑袋都给打破了,这要是破了相可咋整啊!”

还别说,虎王都出洞了,山林里顿时变得鸦雀无声,不光哭喊声没了,连葡萄架上忙着偷葡萄吃的老家贼都抬起头,愣愣的注视着里院的动静,但凡那个身影出现就赶紧飞,晚了小命不保。

但也有人不信这个邪,刘婶一路小跑就从院外冲了进来,要不是看到洪涛衣着不整,就得上手拉,但也没忘了汇报一下哭喊声的来源和情况之严重。

“孙家二儿媳妇?她打佳慧?”洪涛并没因为刘婶的描述而发作,纹丝没动,满脸的不可思议。孙家里最没存在感的就是二儿媳妇了,她已经申请下来了公租房,平时只在周末才回来看看女儿。

都说亲戚越走越亲,但这句话用在她头上就不合适了,离开大伯子和婆婆只有,互相之间的关系反倒正常,见面之后也有笑容了,不再因为屁大点的小事儿就吵来吵去。

孙佳慧是她亲闺女,丈夫走了,就剩下她们娘俩相依为命,女儿又这么懂事,考上了重点中学,再忍个三四年,眼看就要见到生活的希望了,怎么突然变了秉性,不光骂女儿,还动手打,太不可思议了。

“没错,这娘们看上去听憨厚的,以前妯娌之间拌嘴啥的也总吃亏,可她打起孩子来可一点都不留手哦,抄起什么就用什么,和疯了一样,谁也拦不住。你还是快过去看看吧,晚了佳慧那孩子怕是就得被打坏喽!”

看到房东这副懵懵懂懂的德性,刘婶急的直拍大腿,就好像挨揍的是她亲闺女。也难怪她着急,孙佳慧这一年多来,每周都会到小院里改善两次伙食,周末还会和小米粒一起听洪涛讲英语,早就和租客们熟的不能再熟了。

对于这个见人就笑的蔫蔫姑娘,大家都挺喜欢的,几位女租客有事没事还会把她叫到屋里去传授一些女人的秘密,比如化妆、穿着什么的。

“您也别跟着瞎着急啦,我这就过去看看,要是真打伤了孩子,我饶不了她。可是话又说回来了,一个巴掌拍不响,这次佳慧保不齐是闯了大祸,才让她妈发疯。您去我屋里把救急箱准备好,要是孩子受伤不重,也就别麻烦医院了。哦,对了,我屋里有人睡觉呢,没关系,不是外人,她要是问起来,您就直说。”

塞着今天不准拿出来小黄文 第三章

这一天宫南北提前就准备好了电影票,没带其他人,就带着卫树一起来到了电影院。

其实按照宫南北原本的想法,是连卫树都不带的。

毕竟人越多,就越有暴露的风险。

可惜宫南北那路痴的毛病还是没好,身边如果没有一个人的话,太容易走丢了。

在这一刻,隐匿者口罩就发挥了作用!身边人潮汹涌,但却没有一个人认出宫南北。

甚至连检票的时候都差点越过他检下一位,以至于让宫南北产生一种不买票也能混进去的感觉。

他们来看的是最早的一场,耳边都是观众们兴奋的讨论声,能在第一时间看到《生化危机二》,的确很难得,光看外面那些排队的人就知道现场有多火热了!

没多久,放映厅内黑了下来,电影正式上映。

《生化危机二》的剧情还算不错,主线设计的也很好,在上一世的口碑评价中,评分仅仅次于第一部。

或者说一二三的口碑都很不错,但在第四部和第五部上面,就有点走商业化,而不看中剧情了。

电影剧情继续,先是当地病毒爆发,保护伞公司马上接走了所有高层以及他们的家眷。

但博士的女儿却在途中出了车祸下落不明,另外一头,女主张月也在手术室内醒来,完美衔接上一部结束的镜头。

看见张月后,瞬间让观众的期待感爆棚!

剧情继续,张月发现保护伞公司对她做了一些手脚,她正在变异。

但奇怪的是,她变异的是力量,外形却没有什么变化。

与此同时,博士通过网络联系上了张月,当地女警,以及本来属于保护伞公司的安保人员,让他们去救自己女儿。

期间复仇之神对他们展开了追杀,不过复仇之神的武器是枪械,看的没有上一部舔食者那么震撼。

当一行人救出博士女儿后,准备寻找飞机逃离的时候,博士的计划却被发现了。

张月等人被抓住,为了得到实验体的数据,反派们用人质胁迫张月和复仇之神对打!

两人打斗的时候才发现,原来复仇之神就是上一部的男主,在保护伞公司的改造下才变成这一副不人不鬼的样子。

随后复仇之神反水,帮助张月等人登上了飞机,在几人逃离的时候,核弹来了!

核弹直接摧毁了这座城市,气浪也让直升机坠毁。

陷入‘死亡的’张月被保护伞公司回收,随后修复。

可在清除张月记忆的时候却出了意外,因为T病毒的感染,张月的肉体和精神的力量都格外强大,她记起了所有事情,一路杀了出去。

监控人员发现了她,却被她用意念控制,七孔流血而死。

看到这里的时候观众都惊呼出声,随后就是兴奋的赞叹声,谁不希望主角会点超能力什么的?

逃出地下的张月刚出门,就被一大堆安保人员用枪指着。

这时候她幸存的伙伴伪装成保护伞的高管来接她,悄悄把张月带出了基地。

却不知道,这一切都在保护伞的计划之中,到这里,电影结束。

……

看完电影之后,很多观众都有一种意犹未尽,宫南北二人一边向外走,一边听着观众们的反馈。

“真不错啊,就是感觉怪物有点不太过瘾,没有第一部震撼”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