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宾游记、快停下了不要了别吸了

阿宾游记 第一章

“这……”

玄圣至高圣祖神色一愣,表情变得复杂起来。

虽然不想承认,但,元素心说的,确实是事实,以玄圣至高圣祖这样的状态,绝对不可能活到最后。

反正死在其他人手里是死,死在元素心手里也是死,那还如让自己死得更有价值一些。

当然,玄圣至高圣祖也不傻,绝对不可能轻易相信元素心。

所以,玄圣至高圣祖陷入了沉默之中。

并没有立刻做出回应。

“你可以好好的考虑一下,我们之间的战斗,其实是毫无意义的!”

元素心继续说道:“现在,你横竖都是一死,不如将赌注压在我的身上,至少还能有一线翻盘的机会!”

“打住!”

玄圣至高圣祖当然不傻,直接打断了元素心。

然后,沉声说道:“首先,你是个亲手弑父的畜生,我宁可相信别人,也不愿相信你!其次,你也根本不是最有可能活到最后的人!所以,我就算要赌,也不会把赌注压在你的身上!”

很显然,元素心的人品让玄圣至高圣祖不敢相信,而元素心的能力,也不是玄圣至高圣祖最看好的。

所以,此刻,玄圣至高圣祖根本不想跟元素心合作。

“你说得对!这里确实有更值得你押宝的人!但是,你确定自己就真的有机会与他们交手吗?”

元素心眉梢一挑,淡漠地说道:“兔子急了,还要咬人!如果你将我们逼急了,我必定不惜一切代价和你拼个鱼死网破,以你的实力,鹿死谁手,还真不好说!”

“这……”玄圣至高圣祖闻言,整个人都不由地愣住了。

确实,玄圣一族不擅长战斗,如果真的开战,玄圣至高圣祖也不敢说自己有百分百胜算。

这也就是说,玄圣至高圣祖其实不一定有机会把将来赌在其他人身上。

如果这一战就被元素心斩杀,又没答应与元素心合作,那么,就不会有人复活玄圣至高圣祖,那才是彻彻底底的死了!

一想到这里,玄圣至高圣祖便陷入了纠结之中。

“别商量了!”

但,就在这时,九心龟祖的分身法相却突然发出一声怒吼。

“时间已经过去一分钟,如果你们彼此之间没有战意,不愿开战的话,我将派出万道圣兽来收拾你们!”

很显然,这场比武的目的,就是为了收集更多战意!

如果人人都像元素心和玄圣至高圣祖一样做交易,后面自然也就不可能产生更多战意!

所以,九心龟祖肯定要制止这样的行为。

“元素心!废话少说!直接来战!!!”

玄圣至高圣祖非常畏惧九心龟祖,根本不敢再有半句废话,整个人身上立刻爆发出恐怖的战意,直接就要动手,朝着元素心攻击过来。

“糟了!”

看到眼前一幕,元素心顿时就紧张了起来。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元素心刚才的淡定从容,都是在演戏罢了。

表面上在劝玄圣至高圣祖认输,实际上元素心慌得一批,根本就没有必胜的把握。

而此刻,随着玄圣至高圣祖发动攻击,元素心脸上的表情,就再也无法隐藏心情了,紧张,惊恐,方寸大乱!

“呵,原来你只是虚张声势罢了!”

阿宾游记 第二章

沈浩这刚上线,就看到君子哥在秃子的直播间狂刷虎牙七号。

看那架势,像是在和谁干仗一样,并不像平时随便喂喂主播的样子。

所以就好奇地问了一下。

秃子连忙解释了一遍,这是君子哥要帮自己拿白金,以及海对面的草哥也在冲击白金榜等等。

沈浩听完就明白了,海对面这个月要抢白金,他上午就知道了。

只是没有想到海对面的这么心急啊,今天晚上就开始行动。

这离月底还早呢,现在上有什么用呢,最终还不是要看最后一天的榜单嘛。

君子哥也是沉不住气啊,被对面的一激就上了。

不过也无所谓,无论是自己还是君子哥都不差这点钱,既然君子哥愿意帮秃子拿白金,那就拿吧。

这还省了自己的事呢。

对于这个月的白金之战,沈浩已经有了计划。

打是肯定要打的。

至于说无论打输打赢,背后的九哥都能算得上“赢家”,他也心知肚明。

但这也是他计划的一部分,或许九哥会认为他占便宜了,但最终会如何,那还要等一段时

文学

间才知道。

看到梦哥上线了,君子哥也停下手来打了声招呼。

这会他已经刷了三百多万了,在白金排行榜上,秃子已经超过草哥。

毕竟火箭雨还是要比藏宝图效率高得多啊。

君子哥点一下就是十万!

而对面的青哥点一下只有五千块,这怎么比……

“哈哈,我还以为君子哥你会支持某个女主播冲击白金呢,没想到你竟然选择秃子。”梦哥打趣道。

君子哥以前还是公爵号时,基本都是看女主播,尤其喜欢看跳舞主播,这可是大家都知道的。

“我现在口味变了还不行吗,感觉秃子这个人还挺不错的。可能是最近比较少去夜店玩了,看着秃子都感觉眉清目秀的,哈哈。”君子哥回答道。

看着两位大哥的调侃,秃子满脸笑容,完全没有任何不高兴的意思。

大哥们乐意开你玩笑,那是给你面子!

不知道有多少主播想让梦哥君子哥开他们玩笑呢……

…………

草哥直播间,青哥不慌不忙地刷了三百个藏宝图,就停了下来。

虽然直播间内很多人在带节奏说他小气、抠门,比不上君子哥什么的,但青哥只是心里生气,并没有公开表达出来,更没有上头去和君子哥硬拼。

因为这一次是抢白金,又不是一场定胜负,是要看整个月下来的流水总和的。

今晚草哥复出,自己给他上了一百五十万的榜,吸引了大量的人气和热度,并且直接把草哥推上了白金榜前十。

这已经足够了!

既然目标达到了,那自然没有必要再多刷。

因为就算今晚刷出去一千万甚至两千万,热度和画面也不会比现在高更多了。

没有性价比的事情,不能做啊。

君子哥那边,也是刷了三百多万后没有再继续,或许是看到青哥这边停手了。

一个人干刷也没啥意思。

在秃子直播间,几十万的游客聚集在这里,公屏上弹幕如瀑布般的在“流动”。

很多人都在问梦哥,这个月的白金要不要打,怎么打!

显然,这是所有人都关注的问题。

梦哥也没搞什么神秘,爽快地回应大家道:“我说过只要海对面敢上活动或者抢榜,我就要打他们,说过的话当然要算数。至于这个月的白金怎么打,大家看着就好了,现在离月底还早着呢,慌什么。”

他这算是正式回应了海对面的挑衅。

那就是,必须打!

梦哥的这个回应,第一时间就被会长老六他们知道了。

华城公会的运营可不少,秃子直播间自然是有专人负责“盯着”的,梦哥说的每一句话,都会有人录屏、截图发给会长老六。

“哈哈,梦哥接战了,他刚刚在秃子直播间说的!”会长老六第一时间在群里说了这事。

这个群里没有主播,就是他们三个联盟公会的会长和九哥青哥,一共只有五个人。

九哥的新计划,他们几个也都是知情人和执行者!

“欧了!九哥猜得没错,海对面的肯定会接,不然他们也下不了台啊。”大眼晶兴冲冲地说道。

“那就干一仗吧!只要九哥的计划顺利,那对面刷得越多,我们就能赚到更多啊。”发哥也高兴地说道。

九哥也冒泡了,“呵呵,先看看吧,就算对面打,我们也要控制住预算。我们这刷出去的也是钱啊,可惜我们这大额充值也没有什么特别待遇,这件事我和虎牙那边谈过几次了,要不是老周从中作梗,我们的成本能降到更低!”

“老周这个人真不行!明明是对平台有利的事情,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一直拦着,九哥你在董事会上提一下这事吧,被平台抽走一半真的心疼啊。”会长老六恨恨地说道。

“这件事我心里有数,最近几天也和雷董李董沟通过了,很快就会有新方案出台,到时我们这些大公会就能和平台补签一份协议。至于协议内容嘛,你们都懂得,到时我们再刷钱冲流水,成本就能大幅降低了。”九哥不慌不忙地说道。

会长老六、发哥和大眼晶看到九哥这句话,心中大喜。

他们都明白这话什么意思!

在之前,其实华城公会就努力过,会长老六明里暗里也和周副总那边谈过几次。

就是关于大公会充值时,平台给予特别优惠,或者说大公会流水达到一定目标金额后,平台降低抽成比例。

从大公会的角度来看,这样是最划算的,能用最少的成本,冲击更高的礼物流水。

也就是说,用最少的钱,得到最大的热度和画面!

在别的平台,是有这样的“规矩”的,平台和公会签订有补充合同,规定达到一定的礼物流水金额后,平台就能降低礼物提成,让公会分到更多的钱。

在直播圈内,这也算是潜规则吧。

但虎牙平台因为从成立之初就要冲击纳斯达克上市,对财务规范这一块把控非常严格,所以就没有这样的东西存在。

阿宾游记 第三章

袁鹏飞方面来了两辆车,都是奥迪Q7。

一辆坐着五名壮汉,一辆则是袁鹏飞和司机,陈牧带着小武坐上了袁鹏飞的车子。

至于张新年和刘威他们,在来抗州之前就已经订好了一辆凯迪拉克,所以直接跟在两辆Q7后面。

袁鹏飞看了一眼小武,才对陈牧道:“陈总身边看来也有好手,早知道这样我就不用带那么多人来了。”

陈牧笑道:“袁先生以后不用喊我陈总,这一次你帮了我这么大的忙,直接叫我陈牧吧,我喊你一声袁哥。”

袁鹏飞在来之前,已经在网上搜索过陈牧的信息,知道陈牧是什么人。

听见陈牧说话这么周全,暗暗点点头,也笑道:“那我就托大,喊陈总一声陈老弟了。”

“没问题!”

陈牧一边说话,一边掏了一张十万的支票递出去:“袁哥,这一次你帮我的忙,大家辛苦了,这给兄弟们的茶钱,至于其他的,等事情完了,我一定补一份大礼感谢你的。”

袁鹏飞看也没看支票,直接推了回来:“你是黄总的朋友,那就是我的朋友,帮一点举手之劳的小忙,怎么好意思收你的茶钱?陈老弟,你收回去吧,这不是我做事的规矩。”

陈牧想了想,点头:“好,谢谢袁哥了,这一次的情我领了,以后有事你尽管开口,能帮忙的地方我一定尽力。”

“好,这样才是好朋友该有的样子!”

袁鹏飞对陈牧笑了笑,亲近感大生。

他从网上看陈牧的信息,知道陈牧虽然年纪轻轻,可是却创下了诺大的事业,而且还是国内国外都闯出名头的人。

本来以为这样一个年轻人,多少会给人一点年轻气盛或者锋芒毕露的感觉。

可让他没想到的是,等到亲身接触过以后,却发现陈牧在人情世故方面根本不像一个年轻人,看陈牧这说话做事的样子,比一些活了大半辈子的人还要老道。

这不得不让他在心中暗暗感慨,果然能在这种年纪干出这么大事业的人,就不会是普通人!

也正因为这样,听见陈牧说出领情的话儿,袁鹏飞的心里感觉熨帖得很。

能给这样的人卖出去一个人情,真不是一个容易的事情。

车子向着湖区的方向行驶。

袁鹏飞指了指前面放着的一个公文包,说道:“里面有一份资料,陈老弟你可以拿出来看看。”

小武就坐在驾驶座上,连忙把公文包递了过来。

陈牧拿出里面的资料,发

文学

现里面的内容是有关于章家辉的公司一些信息。

包括了公司的股权分配情况,包括了公司运营的几款游戏的情况,还有许多人事上和财务的信息,林林种种。

袁鹏飞说道:“之前和你通过电话以后,我就找人了解了一下你这位朋友的公司,顺带汇总了一下,应该对你有用。”

“谢谢袁哥!”

这份资料上的东西,可比陈牧之前自己在网上找的详尽得多。

感觉许多事情其实都已经涉及到了章家辉公司的机密,就算问女秘书大概也问不出力啊,真不知道袁鹏飞是怎么弄来的。

从这份资料就可以看出,袁鹏飞的手有多长,能力有多牛逼。

陈牧想了想,问了一件自己最关心的问题:“袁哥,我想知道,现在我的朋友他是安全的吧?”

袁鹏飞回道:“就昨天我了解到的情况来看,他还是活着的,就是重伤昏迷而已,他的妻子应颖颖把他转到这家私立医院,也没有任何问题,私立医院的照顾和看护上,怎么说还是比普通的公立医院更加到位的。”

微微一顿后,他继续说:“不过后来听了你说的……嗯,就是你的朋友和他的妻子应颖颖的关系后,我就不太敢保证了,如果应颖颖真要做什么极端的事情,你的朋友随时都有可能出事。”

陈牧一听这话儿,眉头忍不住皱了一皱。

虽然私立医院对章家辉的情况可能会比较好,可是从袁鹏飞所说的情况来看,感觉章家辉如果继续留在公立医院,会更加安全。

反倒现在去了私立医院,万一那个应颖颖真要做出什么事情来,却变得更容易了。

沉吟一下,陈牧又问:“袁哥,我想问一下,这家私立医院的情况怎么样?”

袁鹏飞指了指陈牧手里的资料,示意他翻到最后几页,才说:“这家医院在治疗方面还是不错的,出入的都是一些家庭比较富裕的人,对病人的看护和照顾方面也做的很好。”

“像我们这样,进出医院……方便吗?”

陈牧担心的是他并不是病人家属,不知道能不能获得探望的机会。

就他所知,私立医院在这方面的管理特别严。

女医生家的医院就是这样,一般人如果得不到许可,是很难进入其中见到病人的。

袁鹏飞微微一笑:“放心,陈老弟,既然我能带你走这一趟,就一定让你见得到你的朋友。”

不过,顿了顿后,他又说:“陈老弟,你也必须做好准备,有些事情,你需要有律师在身边帮你应付。”

“谢谢提醒。”

陈牧思索了一下,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直接给张涓涓拨了出去。

“怎么样,股权转让协议看完了吗?”

电话一通,陈牧直接问。

女律师回答:“看完了,没问题。”

陈牧又问:“你有空吗?能不能来抗州一趟,我这边可能需要你帮忙。”

女律师沉默一下:“行吧,我这就过去,不过得把差旅费报了。”

“没问题。”

“哦,这么爽快呢……那稻法自然和我们律所的合约的事情,你也一并答应了吧!”

“这事儿你和阿娜尔说,我不管!”

“求你了,陈牧,你就答应了吧!”

“你先过来再说,我有正事儿。”

说完,直接电话挂断。

十分钟后。

车子终于来到一家医院附近,缓缓停下。

“就在这儿。”

袁鹏飞打开车窗,指了指医院的大门对陈牧说:“你的朋友被转进这家医院已经十一个小时,六个小时前我找人确定了一下,他还是活着的,现在就不知道了,没办法再去确认,据说病房外已经守着人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