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紧我太爽了肥水不流;人欲小说全文阅读

好紧我太爽了肥水不流 第一章

顾娇去了一趟清和书院,将顾承风从男厕里捞了出来。

顾承风快给气炸了:“能不能别每次在这种地方捞我!”

再多来几次他都要不举了!

顾娇将他带到书院的一个柴房外,摁着他洗了手。

顾承风:……你还知道介意这个!

顾承风磨磨蹭蹭地洗了手,顾娇嫌他慢,一把将他抓进了小柴房。

“这次又是干什么?”顾承风没好气地问。

上回冒着生命危险陪这丫头搬空了宁王的小金库,结果到头来一根金条也没分给他。

他白给她当搬运工的哦!

好不容易藏了一条,结果被小九那只鹰给叼了出来!

连鹰都和她一个德行!

气不气,就说气不气!

“有事问你。”顾娇随手折了一截树枝,蹲在地上画了个双刀徽记,“认识这个吗?”

顾承风还在幽怨金条的事,哼了哼,说道:“双刀门,怎么了?你不会要打劫他们吗?我说你最近是想钱想疯了吗?四处打劫,也不怕暴露了!”

“这次不打劫。”顾娇道,“他们很厉害吗?”

顾承风在她身旁蹲下来,不咸不淡地说道:“这要看和谁比,与千机阁这样的老江湖组织是没法儿相提并论的,但在近几年崛起的新门派中算是比较出挑的。你到底打听这个做什么?”

顾娇道:“没什么,这个门派日后可能会得罪我。”

什么叫日后可能会?

你认识人家吗?

你是会占卜啊还是会做梦啊?

顾娇又问了双刀门的地址,大致了解了它的概况,鉴于距离事发的日子还早,顾娇决定过一段日子再去盯着他们。

从清和书院出来,顾娇去了一趟翰林院。

路上有些拥堵,到翰林院时已经早过了散值的时辰。

顾娇看着饼铺还没收摊,想了想,走过去问道:“老板,还有梅干菜饼吗?”

老板笑道:“最后几个梅干菜的让你相公买走了。”

因总光顾他家生意,饼铺的人已经知道顾娇与萧六郎是小俩口了。

“我相公买的是生的吗?”顾娇下意识地问。

一般人不会买生的,她这话问得就很奇怪,事实上她自己都觉得怪。

老板只当是她叮嘱过自家相公,让一定要买生的,担心相公买错她才有此一问。

老板笑了笑,说道:“是生的!”

顾娇心道,巧合吧?

梦里他买生梅干菜饼的那一日出了事,但那是发生在两三个月后。

不是每个买生梅干菜饼的日子都会出事。

心里这么想,顾娇却还是去了一趟他出事的地方。

那是一个老字号的胭脂铺,生意被周边的铺子抢没了,进出的客人很少。

或许正是因为这个缘故,现场保留得完好,没人发现也没人破坏。

顾娇一眼看见了地上干涸的血迹。

顾娇蹲下身来,仔细看了看血迹的轨迹与痕迹,脑子里不由地浮现出他摔了一跤又一跤的画面。

没错,他摔了两次。

第一次是磕在门槛的瘸口上,划破了虎口与手臂。

第二次是摔在往前几步的地上,那里还有他撑了一下的血手印。

梦里只摔了一次,冰天雪地的,摔得比较惨,当场就摔晕了。

“怎么回事?难道是梦里的事提前了?”

顾娇也是头一回遇到这种状况,一时没经验,不知自己猜的对不对。

“这血迹也可能是别人的,万一弄错了……”

弄错了几弄错了,她是绝不能拿萧六郎的命去赌那个万一的。

不是萧六郎最好,是的话也能不耽搁救他的时机。

他的手不能废,他的命亦不能丢!

顾娇顺着血迹一路找过去,找到一条人烟稀少的老街时,血迹突然没有

文学

了。

有两个可能——一,血止住了,二,他在这里被人掳走了,并且,不是用轻功掳走的,是坐马车离开的。

大白天用轻功飞檐走壁容易被人发现,并且也依旧会残留一点血迹。

可顾娇在外墙找过了,一无所获。

以自家相公的倒霉体质,血止住的可能性不大,被人误打误撞抓走的可能性才大。

顾娇猜的没错,萧六郎的确是倒霉被抓的。

他明明都甩开那几个刺客了,去车行雇佣马车,那条老街萧六郎许久没来了,印象不是很深刻,于是找了一辆马车问路。

被问的刚好就是刺客的马车。

什么叫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这就是了。

刺客掀开窗子一脸懵逼。

这踏马也行!!!

萧六郎就这样倒霉悲催地被刺客抓上了马车。

刺客一共四人,两个在外赶车,两个在里头盯着萧六郎。

萧六郎被五花大绑,蒙了眼睛,布条就没塞了,主要塞得太薄了,他自己能吐出来,塞得太厚了又担心把他闷死。

“不是还有鼻子通气吗?”刺客乙问。

刺客甲瞪了他一眼,道:“万一鼻子堵了呢?上回那人怎么死的你忘了?”

刺客乙回忆了一下他们抓过的一个人质,把嘴儿堵上了,鼻子又不通气,结果半路嗝屁了。

刺客乙不说话了。

刺客甲的刀尖在萧六郎的俊脸上比划了

文学

一下,威胁道:“不许出声听到没,敢叫一声,我就割了你的舌头!”

萧六郎靠上车壁,没理他。

他看不见也走不了,但听着街道两旁的声音,闻着铺子里飘出来的香气,他大概可以推断出马车走的是洛阳街,在往东城门靠近。

难道他们要带他出城?

萧六郎的猜测很快便到了证实。

他听见了不同寻常的马蹄声,这是马蹄铁踏在城门附近的官道上的声音。

快轮到他们时,忽然一队铁骑冲了过来,从马蹄铁以及盔甲摩擦的声音判断,像是皇宫的禁卫军。

禁卫军首领道:“出城者,一律严查!”

“大哥,怎么突然严查了?”刺客乙慌张地问,“不会是咱们暴露了吧?没这么快吧!”

萧六郎也暗觉古怪,能调动禁卫军的只有陛下与太后,自己才被抓走,陛下与太后就发现了吗?

这个时辰并不晚,就算他没回家也不会被认为是让刺客抓走了才是——

萧六郎都想不通的问题,刺客就更不可能想通了。

可想不通是一回事,有法子应对是另外一回事。

好紧我太爽了肥水不流 第二章

86_86999s市。全国最大的经济中心。

拔地而起的高楼鳞次栉比的竖立在浦江东岸。上午的阳光,照在一幢幢钢筋水泥筑成的的写字楼上,玻璃外墙将阳光反射出耀眼的光芒。

相比于外面的高温,在水一方总监办公室内的冷气却开得很足。

阮绵绵站在挑高的办公室里,原来还热得冒汗的后背,此时阵阵发冷。

看着坐在办公桌后的那个男人,俏丽的脸上透出些许苍白的紧张。

她让自己冷静,只是现在的情景太过诡异,让她原来准备好的那些用词,此时竟然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那坐在办公桌后的男人,五官立体,飞眉入鬓,高蜓的鼻梁。削薄的唇。

眸子略有些狭长,眼角微微上挑些许。此时正敛眸,专注的看着手上的一份文件。

阮绵绵就算没有看到他的正脸,也从对方身上那一袭铁灰色西装看出了,坐着的人分明就是——

林菲菲身为秘书,没有拦下阮绵绵,脸色十分的难看,瞪了阮绵绵一眼,有些气弱的看向应隽邦。

“应总监,这是楼下策划部的员工,不顾我的阻止非要冲进来找你,抱歉,我没有拦住——”

应隽邦此时终于抬起头来,目光落在阮绵绵身上,微微一眯,阮绵绵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却没有离开,那站着的脚,莫名又软了几分。

早上她来了之后,因为一点私事跑去楼梯间打电话。忘记把昨天策划部秘书lily要的文件交给她了。结果lily竟然说要开除她。

在lily走了之后,她接到了人事部的电话,说她被开除了,气不过的阮绵绵只好跑去找lily理论。

那份文件明明就是lily要做的,却推到自己的头上。

她不过是晚了点交,对方却说要开除自己?凭什么?

阮绵绵不服,跑去找自己的直接上司,策划部一组组长颜如玉。颜如玉告诉她。她并没有让人事部的人开除她。让她找人事部去。

好紧我太爽了肥水不流 第三章

白彦从未在这种事情上阻止过她,因为每一次的对战都是一次难得的历练。

虽然这次的敌人看上去是有那么丢丢的庞大,实力大概也比较可怕,但他就这么制止她想要动手的决心会不会不太好?

……难不成是怕她再次受伤吗?

白彦看了一眼那只怪物,又笑眯眯道:“殿下先离开这儿吧。”

历有槿惊道:“什么?!”

她脑袋静默一息才反应过来白彦说了什么。

他的“先离开”是指就她一个人离开?

可惜,二人尚来不及多做反应,那只庞然大物已经率先有了动作。

它咧嘴诡异一笑,巨大的黑影手掌朝着二人拍下,动作看似缓慢无比,却带着毁天灭地之势,竟令人半点也动弹不得。

历有槿麻木地僵着身子,只这一下,她便看出,自己绝对不可能胜过这个怪物!

即便是这样,她咬着牙,也不愿露出半点怯意。

白彦的实力她未看清,不能确定他是否能够胜过。

既是不确定的事情,那就绝不能抱着侥幸心理让他去与这个怪物对上!

好似过了许久,又好似只过了眨眼间,那只手掌已经来到了二人头顶上方。

仿佛只需这轻飘飘的一掌,便可将他们拍成肉饼贴在地上。

这时,身旁的少年往前走了一步。

历有槿来不及拉住他,但也不知道还能怎么办了。

惊骇的手掌缓缓压下,怪物的口中极其笨重地吐出两个字:

“去死……!”

历有槿不解,什么仇什么怨?

他们不就灭掉一些阴灵嘛,何至于有这么大的恨意呢?

白彦也朝上方伸出一掌,速度没怪物那么慢,却也比寻常伸手速度稍慢一点。

若她猜得不错,这应当是掌法?

两只手掌未触及到对方,却已开始了交锋。

两道无形却极端强大的力量碰撞在一起,形成一道空间上的乱流,唰地冲向四周,直接削弱了那些还在涌入的阴灵!

白彦设下一道屏障作为结界护着二人,白衣身影稳如泰山,连发丝都未带起一根。

那只怪物却退后一步。

历有槿张了张嘴,想不到率先显出劣势的是对面的怪物。

白彦究竟有多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