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露营被弄得欲仙欲死 办公室的秘密赵雪晴第11章

校花露营被弄得欲仙欲死 第一章

血是红色的,从断肢口滴下的血像缠绵的雨,在低长的哀嚎声中簌簌地落下,落不完地落,红不断地红,汇聚在地上成了别有新意的暗红镜子,倒影着歌剧院里每个人惶恐的瞳眸,瞳眸中又映着男孩手中的刀,刀刃上折射着二楼上再度走出的人。

刀光中她又从黑暗中走出了,脚步轻缓,压着枪口的雇佣兵们看着她,就像是被蛀空了的牙齿,麻麻木木的,在灯光照出娇小女人一成不变的面容和眸子时,里面蕴着的清冷波光还是像风一样吹过全场,让麻木的蛀齿里泛起令人发瘆的酸痛。

paco很目色平淡,踩着血迹斑斑的楼梯下来,没有人再敢拿枪指着她了,现在是大人们的谈话时间,小孩子就该在角落里把玩着自己的玩具枪,而不是将枪口对准大人们进行无意义的可笑威胁。

林年看着paco一路走到了歌剧院的内场中,当她的脚面踩在了地板上的血泊,鲜血溅射到裤脚染红血渍,她踩着自己的尸体登场了今晚最后的舞台。

“恩斯勤斯匪尔粮,何不往啮彼宵小之肝肠。”在她身旁,林年忽然说。

“谁是蝗虫,谁是窃国匪贼,谁是宵小?”paco很显然听懂了男孩的讽刺,从林年身边路过了,神情里惶恐没有紧张,像是一切都还大局在握一样,慢步走在通往舞台的过道里。

“藏在暗中,伺机而动,行匪盗之事,这不是宵小还能是什么?”林年问,他走在paco的身后,脚步不急不慢,手中握着合鞘的菊一文字则宗没有任何出鞘的意思,“你原本是可以逃的,镰鼬没有发现你,我大概率也不能,可你现在还是站在了我的面前。”

“你们策划了整场交易晚会,吸引来了各路牛鬼蛇神,可到头来你们本身能获得什么?这是我今晚唯一没有弄明白的事情。”林年说,“但现在我能理解为现在你没有在情

文学

况变糟糕的时候逃跑,而是选择登场的原因是你们主办方本身的真正目的还尚未达到吗?”

“真聪明,但可惜我没有糖给你。”paco说。

藏在幕后的主办方终于出场了,但却是以一种极为微妙的形式,paco之前表现出的两次死而复生让原本该是‘镇压’的走向变为了‘洽谈’,她利用了暴躁的雇佣兵们告诉了林年,杀死她,囚禁她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就算林年的手腕再强,刹那和时间零再快,对她来说也无济于事,她死了两次自然可以死第三次。

林年想要知道更多的事情,只能静下心跟她说上几句话,从观察中找到paco死而复生的秘密,再真正的将她缉捕。

“无宦官乱政,不出匪盗宵小行世。我们应世而生,为救世而来。”paco踩着阶梯一步一步地登上了舞台,聚光灯落在她的身上,就像披上了银色的新衣,转身看向林年面无表情地说,“告诉我,今晚最后的胜者,你想知道什么?作为手腕最强硬的人你有资格得到一部分真相。”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举办交易晚会出于什么目的?罐子里的水蛭跟‘永生’有什么关联?”既然paco让林年问,林年也十分简截了当地问出了他的问题,可他却也没抱有会得到答案的期望。

paco站在舞台中央陈列台的边上,paco平静地看向陈列台后的阴影,直到躲在后面的红发女孩不好意思了,缓步挪了出来退到了一旁,她再满意地站在了陈列台后双手轻轻按在上面,隔着巨型水蛭的罐子注视同样登上舞台的林年:“回答你的答案,作为回报你会放我离开这里吗?”

“执行部从不跟罪犯做交易,我们只会欺骗罪犯,在获得对方的信任后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再一枪崩掉他们的脑袋。”林年说。

“真是够冷血啊。”paco冷冷地笑,“今晚这里出现过的一切东西也都会被你们收缴一空吧?”

“召集普通人收集有关龙族文明的物品,光这一点就足够崩掉你的脑袋数次了。”林年淡淡地说。

“可我很好奇这些东西被你们收缴后最终会去到哪里?”paco伸手按在了罐子的顶部,注视着里面黄绿相间的水蛭。

“所有东西自然都会得到最严密的看管。”林年说。

“不不不不。”paco摇头凝视着罐中的巨型水蛭,“唯独这件东西不会,冰窖的确是个好地方,炼金水银矩阵也很有威慑性…但却唯独没资格留下它。”

校花露营被弄得欲仙欲死 第二章

那是确实是一朵十分漂亮的冰莲。

哪怕是王枫,也不得不承认,这朵特殊的冰莲花,竟然与他的混沌青莲有几分相似。

可他并没有在斗罗世界看到过莲花的武魂亦或是魂兽。

这朵冰莲花散发着高洁冰雅的气息,只有巴掌大小,虽然没有绽放,只有花苞,但花苞覆盖的晶面都散发着璀璨而耀眼的光芒。

让人视线难以离开。

它没有散发一丝冰意,有的,只有一种与世间孤立,傲然超凡的仙气。

而且,还被单独的盛放在一方水池之中。

那水池也是蕴涵浓郁的能量,尤为特殊。

“这难道…是雪帝留下来的?”王枫心中轻轻咦了一声。

这朵莲花,明显有着特殊的生命气息孕育着。

因为,她不是天然诞生的。

而是被创造出来的魂兽。

能有这种能力,创造拥有生命的魂兽,哪怕只是最简单的植物。

也只有雪帝能办到。

且,还是冰莲。

“特殊在…”那女孩开口道,“这是被一位魂兽中的强者用生命凝聚而成的植物魂兽。整个世界,独此一朵,再无第二朵。”

一众孩童听后顿时惊讶的齐齐哇了一声。

“念师姐姐,我能选它当我的第一只契魂兽吗?”一名孩童激动地说道。

独一无二。

这种吸引力,已经让这些孩子们,完全不想去考虑其他的了。

“笨蛋!”被称为念师的女孩瞪了几个孩子一眼,指着水池旁边的牌子,“没看到这上面写着什么吗?仅供参观!”

“这只魂兽是被强者创造出来的。有特殊的含义和象征,哪里是你们能够选择的对象?”

念师轻轻指着水池中的冰莲。

眼中有些对美的迷恋。

“那难道它就一直是这样吗?只在我们魂兽基地供给参观?那岂不是白白浪费了?”

有孩子问道。

“倒也不是。”念师说道,“那位强者强者曾留下话,若是有魂师能让这朵冰莲开花,这朵冰莲就会成为对方的契魂兽。”

“不过嘛,已经有许多年了。”

念师掐着手指,算了算,“四五十年了吧,别说开花了,一丝动静也没有。连超越一百级的强者,都无法使其开花。哪怕给这朵冰莲注入再多的生命力量,也没有任何作用。”

“它的生命,仿佛停止一般。当然,也可能是在静待有缘人。”

一旁的王枫听完心道,当然开不了。

这冰莲蕴涵雪帝的本源,相当于一位正在孕育的魂兽生命。

能够唤醒的,只有雪帝本人的精血。

当然,也有可能冰莲自身的生命,诞生意识,真的有一位魂师与他的生命有完美的契合度。

也有可能使其苏醒,绽放。

可显然,那不太可能。

“雪帝将冰莲放置在这地方…有什么含义?”

王枫想了想。

有一说一,雪帝不是心思复杂的女子。

她这么做,可能无非闭关出来之后,发现世界大变,魂兽和人类的格局更是天翻地覆。

人类对魂兽没有了敌意。

她心中念及王枫,便想以创造这一朵与王枫武魂相似的魂兽生命,将思念寄托其

文学

中,放置在人类世界。

以表达对这份改变的认可。

校花露营被弄得欲仙欲死 第三章

千仞雪瞪了她一眼,看看这些天使的样子,一个个沉默死寂,明显是蓄势待发着什么。

等会八成要齐齐发难。

虽说她最初确实是想要给王枫增加点困难。

毕竟,天使是她的种族,这些都是她的子民,怎么能随随便便的信仰了自己的男人?

那岂不是证明自己的子民,都很一般么?

天使是高傲的,千仞雪作为天修王更是如此,哪怕王枫是自己的男人,他对天使星云是抱有善意而来,是想要获得信仰之力。

但若太简单的就获得了,这让千仞雪无法接受。

绝对不行。

只是千仞雪没想到,天使瑜这丫头办事儿实在‘靠谱’,汇聚了所有的高阶天使和长老。

这下可不是简单增加点难度了…

她走上前去,声音平淡却能让每一位天使都听得清楚:

“何须这么大的阵仗?我只不过外出一趟,如今安然无恙回来了,该散的就散了吧。你们几位天使长老平时天使星云的大门都不会出来,怎么也有兴致来迎接本王了?”

千仞雪想要驱散一部分。

然而,所有的天使却只是恭恭敬敬地俯首施礼。

但,没有一位打算离开的意思。

千仞雪心中咯噔一下。

知道以这些天使的死倔,怕是不会这么容易放过‘王上’了。

“嗯?你们什么意思?”

千仞雪口中声音加重几分。

这时,鹤熙飞了上来,面容依旧是那般冷静,目光中散发着睿智的光芒,她道:

“天修王,你是不是该介绍一下,你的那位‘王上’?”

单刀直接切入主题。

让千仞雪微微皱眉,鹤熙可不是那些高阶天使战士,她智慧和经历,想要简单糊弄过去可不行。

见此,千仞雪只得看向身后的王枫道:

“既然你们已经知道了,那我也不废话了。他叫王枫,是我天修王的男人。”

她语气霸气的指着身后的王枫。

话音一落。

刹那间,在场所有的天使都躁动了起来。

王枫走了上来,看向这些天使,目光落在鹤熙身上,神情平静,只是微微点头。

眼神中是无视众生的淡漠,仿佛这么多的天使,在他眼中,不值一提。

见到这种情况,那鹤熙身躯猛地一颤。

千仞雪戳了戳王枫的背后,你好歹说两句啊,你这眼神挑衅味道不是更浓了么?

然而,让千仞雪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下一刻。

便见到在场所有天使,下意识单膝跪拜,并异口同声道:“参见王上。”

场面一时间极其震撼,比起刚才施礼见拜千仞雪都要夸张许多。

“???”千仞雪。

“???”王枫。

一时间,千仞雪脑中有些短路。

什么情况?

我是不是在做梦?

这肯定不是真的吧?

千仞雪眼神出现几分恍惚。

她们难道都认识王枫?

还是说,就靠自己一句话,就直接让她们全都接受了王枫的王上这个身份?

不可能!

绝对不可能!

这其中肯定有什么地方出了问题!

千仞雪发懵着,她甚至都怀疑自己是不是一位假的天修王…王枫才是天使星云真的王…

哪有这样的?

而且,千仞雪能够从这些高阶天使战士的眼神中,看出那种尊敬和敬畏。

王枫却没有千仞雪这般发懵。

他神情依旧没有多少波动,似这种情况也无法引起他任何的情绪。

又仿佛知晓一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