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满白浊夹住不准流出;用力啊

灌满白浊夹住不准流出 第一章

大结局(全书完)

“是赵道友,真的是赵道友!”菩提仙宫旁,酒仙梅老头见到赵地的身形突然浮现而出后,顿时欣喜异常。

“赵道友,你真的灭杀了帝释天,哈哈!雷某当年的选择,真是明智之极!”不远处的原金雷真仙雷公子大笑说道。

反抗修士的三路大军,见到赵地的出现,无不欢欣鼓舞;而对于菩提仙宫的僧人而言,原本就因帝释天的陨落而士气大跌,此时见到最可怕的反抗首领赵地,更是彻底失去了斗志。

这一战的结局,随着帝释天的当众陨落,和赵地的再次出现,宣告结束,结果不言自明。

各方修士,纷纷向赵地表示恭贺和称赞,尤其是那些投机者,更是心知肚明,这位神通不可一世、连帝释天都能灭杀的赵大仙尊,很可能就是今后仙界的主宰!

“赵仙尊,金羽哥他……,已经无可挽回了么?”无双圣女忍不住向赵地悄声传音问道。

“不,金羽尚有一线生机,此事赵某稍后会向圣女做出一个交代!”赵地传音回道。

“诸位道友!”赵地随即朗声说道,声音不大,却有一股难以估量的法则之力,与周围的天地元气融合,顺着天地元气,传遍仙界各个角落。

仙界中,只要有天地元气存在的地方,就能清楚的听到赵地的声音。

众仙自然被这种以最本质的天地法则之力发出的天仙音所震惊,尤其是那些实力强劲的仙王级存在,他们能清楚的感应到,这声音中蕴含的法则之力,已经超出了他们的理解,意味着这声音的主人,已经是比他们更高境界的存在!

这一声之后,菩提仙宫附近自然是肃静无声,就连极远处的仙界其他角落。也是人人惊讶的放下手中的一切,静静聆听赵地的诉说。

有不少修士,都不知道这声音主人的身份,但知情者只需小声的三言两语介绍一句。其余修士立刻恍然大悟。

毕竟,天字第一号通缉令、反抗修士首领的名头,已经在仙界之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赵地继续说道:“帝释天已死,此战已经结束,旧的仙庭规章,也随之而去;赵某要建立一个新的仙庭,建立一个新的秩序。要让三界众生,自由的寻觅仙路,不受任何束缚!”

“这么做,赵某也不知是对、是错,是好、是坏!我等修士,苦修一生,并不是为了钩心斗角、尔虞我诈,而是无限追求最本源、最崇高的力量。感应天地中最基本的法则。”

“赵某希望,更多的修士,能成就真仙。甚至成为更高层次的存在,领悟更高层次的天地法则真谛,带领整个三界众生,走向辉煌。”

说完这几句话后,赵地用期许的目光,扫过眼前的众仙,心中却十分复杂。

正如他所说,他的选择与凌天完全不同,究竟孰是孰非,很难分辨。

是干脆绝了三界众生的仙路。让众生在庸碌无知中十分缓慢的走向衰亡?

还是彻底开放仙路,让更多的生灵有机会接触到更本质的天地法则,在末世毁灭之前,最后再拼搏一次?

亦或是凌天那样,取中庸之道,保留修仙体系的同时、对仙路苛刻限制。既保留了众生成仙的一丝希望,也能在一定程度上延缓末世的灭亡?

三种选择,各有其道理,也许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看法,是非对错,只在各人心中。

大概是深受道门道法自然、无为而无不为的影响,赵地的心中,更偏向于第二种选择。

赵地的一番话,标志着旧仙庭的覆灭、新仙庭的建立,绝大多数修士,雀跃欢腾。

不知是谁首先称赵地为仙帝,其后,众仙纷纷口称仙帝,拜见赵地。

赵地也没有拒绝,以他如今的天仙境界,以及原仙帝凌天的托付之举,他的确有资格、也有必要成为下一任仙帝。

“仙帝大人,不如为新的仙庭重立名号吧。”有真仙建议道。

“那就叫末世仙庭吧!”赵地不假思索的回道。

众仙微微一愣,“末世”似乎有些不太吉利,但既然赵大仙帝已经开口,他们也不敢多说什么。

赵地想到了什么,向酒仙轻声说道:“梅道友,请在这菩提仙宫旧址上,建立一座万里丰碑,将所有在此战中陨落修士的名讳及生平,刻印其中,供后世瞻仰。”

“所有修士,帝释天等仙庭修士,也要记载么?”酒仙皱眉说道。

赵地点了点头,传音说道:“不错,他们也应该被记载下来,包括帝释天在内。每一个修士,都有各自的立场,无分对错。”

梅老头答应下来,没有多问。

末世仙庭正式建立,而末世仙宫,就定于这片被混沌一剑劈开的新界面中。这个新界面,拥有一层强大的结界之力,只有达到真仙级别的存在,才能进入其中。

酒仙、乐仙、冰风、无双圣女、鬼猿、蚩蛮等一干追随赵地、成为反抗修士首领的人物,也自然而然的成了赵大仙帝的得力助手,协助赵地统领整个仙界,重建秩序。

一副蒸蒸日上的繁荣景象在百废待兴的三界中,渐渐展开。

数年后,仙界严禁修士间互相残杀,仙煞珠虽然仍然存在,但却并非修行中的必需品。

数十年后,包括三仙池在内的仙界各大修炼圣地,开始有秩序有规划的对修士开放,让每一名修士,都有更多的机会化凡成仙。

数百年后,仙帝赵地率领一众鬼修,亲自施展强大的逆天神通,以无边炼狱为基础,重建鬼仙域。已是鬼猿之体的黑穹,成为鬼仙域的第一位鬼王。从此以后鬼修也有了完整的仙路。

数千年后,一套十分复杂精密的选拔机制在仙界各大仙域和各个附属下界中建立完成,让更多的奇才,能更顺利的走上仙路。

从此以后,修仙。更多的不再是与人恶斗,而是与天相争。

从那以后,仙帝赵地,便消失在众仙的视野之中。极少露面。

……

如此又过了数千年,修仙界,也变得空前的繁荣,直追上古时期。

灌满白浊夹住不准流出 第二章

“行了,就这么定了,我留下荒祖和三圣,组成联合指挥中心,联席理事会在联合指挥中心辖下运转,各将府就有各位将主统领,此战务求全功。”

交待完毕,许易便赶往北斗宫去了,留下李铁涯说是当联络员,其实是当人质压在这里,让魔云尊者等人放心。

逆星宫这边交待明白了,许易立即返回北斗宫向宁无忧汇报同遂杰交涉的结果,宁无忧很是满意,她没许易那么多弯弯绕,立即发布诏令,招来了各路路判,也没许易在逆星宫那么麻烦的开会统一意志,直接发布了诏令。

各路判在宁圣的强大威压下,只有服从的份儿,整个星空古道自三足鼎立以来,最大的一场战斗就这么爆发了。

“乱了,乱了,全乱了,到处都在打仗,到处都在入侵,这,这到底是怎么了。”

陈兆江激动地在星空殿内如疯兽一般奔走,救援地,告急地,崩溃地消息,让殿内上百排在案上的如意珠都突突跳了起来。

只要想看,只要想听,随便催开一枚如意珠的禁制,便有令人愤懑的坏消息传来。

彭辉祖面色铁青,稳坐正中,一言不发。

陈兆海厉声道,“早说了,让你不要在这个时候动队伍,你偏不听。

你这一动,他们自然全压上来了。

还有那个宁无忧,什么宁女圣,简直就是娼妇,出尔反尔,好不要脸。”

他两人这一开火,陈家的诸位族老也都纷纷发表意见,准确地说,是倾泻着各种埋怨。

此番陈家动用巨大代价,扶持彭辉祖上台,自己也趁势在星空府安排了不少陈家子弟占了空缺。

就眼前的局势发展来看,星空府真有可能覆亡,若真如此,他们的这一场辛苦,真就白忙了。

纷纷怒叱中,彭辉祖八风不动,陈兆海看得怒火中烧,思及爱子惨死,一腔邪火全奔着彭辉祖来了。

“都是你,装什么大尾巴鹰,吹什么算无遗策,就是臭狗屎一坨,姓彭的,老子把话放在这里,若是这次你弄砸了,我定先结……”

砰的一声响,陈兆海倒飞出去,半空中鲜血狂喷,陈兆江才要扑出,身形在半空中硬生生凝住,瞪圆了眼睛,躬身道,“三叔,你老人家怎么来了?”

陈家三祖冷声道,“我不来,难道要看着你们这些不成器的东西,破坏大局,看着你们成为不惜一切代价中的代价。”

陈兆江悚然。

“兆海,还不过来向辉祖赔罪。”

“赔罪就免了,腾远前辈来了,我心就有底了。”

彭辉祖站起身道,“想不到啊,这许易还真是有魅力。”

“嗯?”

陈家三祖盯着彭辉祖。

彭辉祖道,“不说这个了,今天是个大日子,大家都打叠起精神来,那些坛坛罐罐,打碎了再建就是了,没什么,过了今日……”

话至此处,轰然一声巨响,整个大殿都震动了。

“不好,八十八魔神禁阵,受到了致命攻击,他们杀来了。”

陈兆江惊呼一声,当先跃出殿去。

灌满白浊夹住不准流出 第三章

洛凡从学校办公室出来之后,也就回到了自己的班级里。

原先的桌椅已经被人整理好的搬回了原来,洛凡不用想就知道,这肯定是郝胖子的杰作。

“洛凡,怎么样?没事吧?”郝建见到洛凡,立马上去关心的问道。

“不知道,说是等结果。”洛凡摇了摇头,坐在座位上,神情平静如水,没有丝毫波澜。

反正对他来说,开不开除都无所谓,他又不是来学习的,就是混日子而已。

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更何况他只是想突破这该死的筑基期,其他事情都是顺便而已。

“应该不会有事,不用担心。”郝建相信王语嫣应该会出手帮忙,有了王家出面,他相信学院应该会给面子。

担心?有这种可能吗?

洛凡摇了摇头,没有说话,他都活了上万年了,什么大场面没见过?他会担心?

文学

洛凡刚坐下没多久,班主任林修智就来到了教室。

直接宣布学院的决定,那就是对洛凡进行警告处分,对于李天明与张天涯的事情,完全是他们自己错在先,洛凡属于正当防卫过激行为,下不为例。

当这一消息传出之后,整个班级都对洛凡刮目相看。

更多的是害怕对方之前的凶狠,而极少部分的同学心里还是有些记恨在心。

例如申傲月就是其中一个,她怎么也没想到洛凡将李天明的手臂都给打断,居然还没被开除,还真是出自于王语嫣的杰作。

毕竟,整个南都,王家什么地位,大家都心知肚明。

不过,这样以来,王语嫣就相当于对洛凡有恩,如果对方不走,那她在这个班级,永远都差了那么一截。

“哼~靠女人有什么了不起。”申傲月看着一脸平静的洛凡,心里气就不打一处来。

班主任宣布完毕也就离开了教室,而没多久,一身白色连衣裙的王语嫣就来到了教室。

白裙胜雪,圣洁而优雅,看着犹如从天而降的仙女,班里其他的男生都看直了眼。

“你没事了吧?”王语嫣踏着小步,姗姗而来,坐在洛凡的身边,关心的询问了一句。

“如果你离我远点,我会更好!”对于这个麻烦,洛凡从始至终都是避而远之,如果不是她,李天明也不会跟他有冲突,他还能安安静静的过着咸鱼般的生活。

“你……”王语嫣没想到对方不感激她就算了,说话还这么难听,恨不得一巴掌将其扇飞,真是气死人了。

“你真的能不能离我远点?我真的讨厌麻烦。”洛凡还是一如既往地平静淡然。

“你答应治疗我爷爷,我就离开这个班级。”王语嫣轻咬嘴唇,有些委屈的应道。

这个坏蛋还真是冷酷无情,还真是一如既往的坏,哼~

王语嫣在心里狠狠地数落着洛凡,自己好歹也才刚刚帮过你好吧,你居然想我让离你远点,真以为你长得很帅吗?哼~真是太不识趣了,坏蛋就是坏蛋。

“成交!”洛凡突然应道,顿时让王语嫣都给整蒙了。

他这就答应了?之前那绝情的拒绝呢?之前那一副高冷呢?

王语嫣满脸惊讶地盯着洛凡,似乎感觉自己之前是不是听错了,他居然就这样答应了?酷匠q网首发0|b

“真的?”王语嫣有些激动的看着洛凡,没想到功夫不负有心人,对方终于答应了她的请求。

不过随后一想,心里还是有点小失望,自己真的这么让他讨厌吗?

“嗯,我答应给你爷爷治疗,但是你得保证以后离我远远的。”洛凡拿着小说,淡定自若的应了一句。

本来他就不想出手,生死在天,不必强求,不过为了远离麻烦,他还是答应了。

因为如果王语嫣再这样跟他走得这么近,他相信还会有第二个李云浩,甚至第三个、第四个都有可能。

他真的讨厌麻烦。

“行,只要你愿意治疗我爷爷,我绝对搬回原来的班级。”

失落慧失落,只要爷爷身体健康,那就是她最大的心愿。

“最好不过!”洛凡合起小说,站了起来。

“你干嘛去?”王语嫣见洛凡站起来,立马追问道,她可不想洛凡刚答应的事情,转眼就跟她玩消失。

“你不是让我给你爷爷治疗吗?还不走?”洛凡一脸无语的看着王语嫣,救人都不积极,脑袋有问题。

“啊?好,我马上让四叔来接我。”

“不用了,我习惯走路。”洛凡起身向外走去,留下一脸呆泄的王语嫣。

“等,等等我!”王语嫣立马起身追了出去。

见两人一前一后的出去,班里的其他人直接炸开了,流言也就此传开。

不过因为之前两人谈话很小声,所以并不知道其中原由。

“哎,还是洛凡有魅力啊。”郝建也一脸羡慕的看着两人,随后也起身离开,反正他也不喜欢学习,上不上课无所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