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开始反抗后来舒服 h文书包网

我一开始反抗后来舒服 第一章

@@前一段时间一连切了两本。

两本都是早就选好的题材,也构思出了大纲,可是,等到真正写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根本就写不好。

那段时间陷入了迷茫,以为自己再也写不出东西来了,有种身心俱疲的感觉……将写好的章节全部删了,申请了完结,阉割得彻彻底底。

那个时候,四维一度以为自己再也不会写了!

可是,停了一段时间之后,四维还是压抑不住心里的冲动,再次开了书。

新书才发了五章,每天一章,目前收藏为一,推荐票二,点击不明……惨不忍睹啊!

所以,四维只得厚着脸皮发了这章——请大家多多支持!

新书《苍茫大地龙蛇舞》以架空的大虞王朝末年为背景,主要讲述群雄逐鹿的故事,可能会在现实允许的范围内有小小的夸张,但,不会出现玄幻的情节。

有喜欢这类题材的朋友请移步一观,在此,四维先拜谢了!@@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我一开始反抗后来舒服 第二章

这一刻,赵皇仿佛是想到了什么,眼神中猛然闪过一丝凌厉。

随之,他浑身上下的气势一变。

如果说,原本赵皇身上的气势温和。

那么此刻,赵皇浑身上下透露着一股咄咄逼人的凌厉气势。

周围的太监和侍卫大气都不敢喘。

他们不知道陛下为何突然会如此神色,心中也不敢猜测,无比忐忑。

赵皇阴沉着眼神,沉默了许久。

终于,他缓缓的松了口气。

将手上的这封信盖上,淡淡开口:“朕知道了,你们先退下吧。”

跪在殿前的侍卫这才如释重负,转身离开。

“你们也退下吧。”

周围侍奉的太监也离开。

很快,殿中只剩下了老宦官一人。

“你说,是他们做的吗?”

赵皇突然无端的开口。

声音阴沉,不带一丝感情。

老宦官瞧了陛下一言:“陛下的意思是……”

“除了他们,还有谁会做这样的事情!”

赵皇的眼神无比阴沉。

“这些年来,朕对他们一再容忍。却没想到他们竟然如此肆意妄为,竟然将注意打到了朕所看中的人身上来……他们,真的是没有将朕放在眼里吗?”

此刻,赵皇的脸色无比是阴沉愤怒的。

显然,他已经想到了什么。

那些人的行为,已经触犯到他的底线了。

“这些年来,朝中被他们搅的乌烟瘴气。拉帮结派,陷害忠臣,颠倒是非……还有多少事情是他们瞒着朕做出来的?”

赵皇愤怒开口。

殿中,无比安静。

唯有赵皇愤怒的声音在飘荡。

老宦官小心开口:“陛下,注意身体……”

“朕还死不了……或许他们这些人,都在等着朕死呢!”

赵皇冷笑一声:“橙儿还年幼,若是朕死了,这朝中还不是他们的天下?”

老宦官赶紧道:“陛下息怒,陛下身体安康,定能长命万岁……”

“万岁?呵……”

赵皇冷笑一声,却什么也没说。

老宦官瞧见这一幕,心中暗自叹了口气。

“本来,朕对于他们的这些形容,已经是过度容忍。即便是他们出格,朕也权当做没看见。但是这一次,他们实在是有些太过分了……”

赵皇眼神深邃,这一刻,他浑身的气势再次猛然一变。

“那么,就休怪朕不客气,不讲昔日情面了!”

随即,赵皇瞥了一眼老宦官:“传朕的旨意,着大理寺释放沈桥……”

……

人生永远充满了大起大落。

对于身在大理寺监狱的沈桥来说,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这种感觉了。

前一秒还在牢房里思考着脱身之道,甚至沈桥已经隐隐有了脱身之策。

还没等他来得及实时,陛下的旨意就已经到了。

大理寺卿曾寻自尽了?

他自首了?

摊牌一切都是他干的?

当沈桥得知了这个消息之后,他除了震惊之外,便陷入了沉默当中。

事情,好像哪里有些不对劲。

为什么会跟大理寺卿扯上关系?

沈桥跟他之间无冤无仇,甚至见都没见过,他为何要对沈桥下手?

甚至说是曾长旭干的,都比他靠谱。

沈桥脑海中,迅速就浮现出了一个词。

替罪羊!

随即,沈桥心中冷笑一声。

这个曾寻,不过是唐家的替罪羊罢了。

不过,沈桥脑海中依旧还是有疑惑。

即便曾寻是替罪羊,但他为何会突然自尽?

要知道,沈桥即便是想破了头,却也没想到此事会跟他扯上关系。

若不是他自爆,沈桥根本怀疑不到他身上去。

这当中,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沈太傅,陛下说了,您可以离开大理寺了!这一次的事情,纯粹都是因为有人陷害您,您是清白的。”

来传旨的太监小心翼翼的赔笑着。

沈桥面无表情,事情有些太过于蹊跷,以至于沈桥都有些不太敢置信。

他微微皱眉,使劲的深思了片刻,最后还是什么都想不到。

看样子,在他身在大理寺的这段时间,可能发生了一些什么事情。

不过,虽然想不明白,沈桥还是打算先离开这里。

虽然对于进监狱,沈桥已经如同回家一般熟了。

但是这鬼地方,他是真的不想再来。

环境不行。

服务态度不好。

差评!

“多谢了!”

沈桥起身,拍了拍屁股,转身踏出了监狱的门。

传旨太监跟在沈桥身旁,小心翼翼的开口:“陛下还有旨意,让沈太傅你离开大理寺之后,进宫去面见陛下!”

沈桥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踏出大理寺,久违的阳光照射进来。

沈桥站在门口,感受着阳光沐浴在身上的感觉。

夏天已经进入尾声,太阳并不热烈。

但是沈桥此刻只感觉到异常的舒服。

在大理寺待的时间并不长,但对于沈桥来说,不见天日的感觉还是相当不好受。

如今出来了。

此刻沐浴的不是阳光,那是自由的味道。

沈桥回头瞥了一眼身后。

大理寺监狱门口,正站着两个侍卫,守在门口。

沈桥撇撇嘴。

他发誓,这鬼地方他绝对不可能再来第二次。

随即,转身。

大理寺门口。

当沈桥出来的那一刻,他的目光立刻就看到了不远处。

在不远处的地方,已经有不少熟人在等候着。

林言,徐老汉等等人都已经等候多时。

沈桥的脸上露出了笑容,还没等他准备开口打招呼。

一道身影突然扑向了沈桥。

随即,扑进了沈桥的怀里。

“有偷袭!”

沈桥当时就惊呆了。

好家伙出狱居然还有人偷袭不成?

不过,很快沈桥就冷静下来了。

怀里的气息很熟悉。

“呜呜呜,你吓死我了,本小姐还以为你出不来了呢……”

扑进沈桥怀里的,除了林沁还有谁?

只不过,沈桥此刻是有些愕然的。

好家伙,投怀送抱呢?

这不符合林大小姐的人设啊?

沈桥愕然低头。

此时,林沁也正好抬头。

当对上沈桥的眼神时,她才猛然意识到,自己的行为似乎有些激动了。

俏脸顿时一红,随即凶巴巴的瞪着沈桥:“你看什么看?”

“看一个女流氓对我意图不轨。”

林沁的俏脸顿时就更红了,她顿时伸手锤了沈桥一下,随即从沈桥怀里挣脱开。

而此时,林言徐老汉等人也已经走上前来了。

沈桥抬头,就对上林言那满脸不可思议的神色。

我一开始反抗后来舒服 第三章

有的时候,人心很奇怪,对于一些人感恩,但是呢,你不能超过了这个行当的高峰,否则的话,我就弄死你。

可是呢,李世民是不是老了?

或者说是心软的,这样的事情,竟然不管?

而且说的是不想管,这个是什么意思?

难道说,叶檀的势力已经膨胀到这个程度了吗?

“陛下。”

长孙皇后却忽然加重了自己的语气了,有的时候一旦撕破脸,说真的,就是断送了不少的东西啊,一万万贯,这么多的钱,不要说现在国家没有,就算是再过一百年都够呛可以在一年中得到的,而现在叶檀却是似乎可以有了,这里面可怕的地方就在此处啊。

李世民被她的这句话似乎说的有点不耐烦了,脸色发黑。

而李丽质却拉着躬身的长孙皇后,让她起来,然后笑着说道,“母后,这件事,父皇真的管不了。”

“怎么管不了,是不是叶檀那个臭小子不愿意?那我就去找他,他这么做干什么,是不是要造反,要是真的要造反的话,就先杀了我,让我看不到自己的儿子和义子兵戎相见,这样的日子一天都过不下去了。”

李丽质越是劝解,长孙皇后越是生气,而李世民的脸色已经黑了,哼了一声,竟然转身走了。

而长孙皇后的脑子里竟然在海补这个残忍的画面,让人心疼。

“母后,事情不像是你想的那样子的,哥哥不是那样子的人。”

李丽质也算是在皇家长大的人,自然是知道这里面的凶险的,很可怕的那种。

“不是那样子的人,是哪样的人?你父皇当初难道就是这样的人吗?”

长孙皇后可能是有点失控了,这样的话都说出来了。

“母后,母后,我还是告诉您吧,否则我担心您睡不着觉。”

李丽质一挥手,身边的人都离开了,这个时候这样的消息不是任何人都可以知道的。

“你说。本宫一定要听听你们有什么伎俩,都用出来吧。”

长孙皇后的话让李丽质心中有点酸楚,还有一点为叶檀不值得的感觉,不过呢,既然人家想要如此做,你还能反抗吗?

“母后,刚刚父皇之所以走开了,不是因为生气,而是因为无奈。”

“什么意思?”长孙皇后可是不记得什么时候,他会无奈的。

“不管是刚刚儿臣说的松洲银行,还是其他的东西,现在看着都是松洲的东西,却会在某一刻变成了大唐的银行,大唐的布庄,大唐的捕捞船,大唐的酒楼等等,只是呢,这个时间点,一时半会还不会来而已。”

“嗯?什么意思?”

“母后,您知道刚刚为何父皇不舒服吗?”

李丽质有的时候都觉得叶檀是个天才,但是呢,有的时候也是觉得吧,他就是个捣蛋鬼,这样的事情都可以做出来。

“为何?”长孙皇后还是一头雾水,不知道什么意思。

“因为这些东西都是太子殿下的,虽然现在还是松洲的,不过呢,当初设计这一切的时候,哥哥就说了,这样的好东西是不能留在一个人的手里的,所以,等到太子哥哥登基了之后,就全部献给朝廷,由朝廷掌管,而且担心父皇和太子哥哥万一有其他的想法的话,现在里面的人当中有三成都是太子哥哥府邸的人,还有一成全部都是百骑司的人,但是呢,当初哥哥就说了,百骑司的进入是为了防止出现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但是呢,这个东西,他不打算献给父皇,因为父皇太聪明了,以后肯定会有一个很好的评价,但是呢,太子哥哥虽然很勤奋,可是资质不如父皇,所以要想以后有大成就,就需要一点帮忙,所以,他就先帮着他做点事而已。”

什么叫做晴天霹雳啊,什么叫做不可思议啊。

“真的?”

这么多的东西,就算是让她献出来,她也不会同意的,太多了。

“是真的,而且,哥哥担心自己以后控制不住自己的心思,现在做的事情就是死命地得罪世家,死命地得罪所有大唐朝廷的敌人,而现在的敌人不是外面的人,而是大世家,而是读书世家,所以,他做的够好了,母后,您如此想他,他会难过的。”

“本宫,哦,不,我,我不是一个好母亲啊。”

长孙皇后有点感慨地说道,但是呢,这样的事情,有的时候只有你不知道时候,总是会如此的。

“就算是为了帮助你哥哥,他也可以拿出来一点来,帮助你父皇啊,你没看到你父皇这些年老了多少啊。”

听到没事了,长孙皇后就开始埋怨了,你们这样子不合适吧?

“这个事情是哥哥和太子哥哥还有父皇决定的事情,儿臣一个女儿家,真的不知道为什么。”

李丽质说完这句话,看着长孙皇后道,“不过呢,那些人家太有钱了,也不是好事,所以,就需要拿出来一点,可是呢,父皇身边的人都是当初跟着父皇打天下的人,一个人出事了,另外一个人就会过来说情,这个可是不行的,用哥哥的话说,我们这里是朝廷,是面对的是全天下的人,而不是一个地方的祠堂,既然太子需要一个好名声,那么,这个抢劫的名声,就自己背了。”

“他真的如此无私吗?”

不知道为什么说出这样的一句话,让李丽质冷声道,“母后,有些人,虽然不至于视金钱为粪土,可是呢,却有一颗做事的心,这就足够了。”

长孙皇后可能是这辈子第一次看到一个如此模样的李丽质,她的样子冷冽,宛如一块寒冰一样,这个时候,她才忽然想起来,自己的女儿也练习了一些东西,而且这些年也经历了不少的东西,有的时候,你的心是不是很脏,不在于你本来的缘故,而在于你本身经历的事情之后的一些所谓的自控。

天赋这样的东西,可不是开玩笑的,而是真正意义上存在的,你以为呢,这个世界的无奈,不是针对一个人两个人的,而是所有的人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