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女医生|老师把我抱到办公室揉我胸

风流女医生 第一章

“嘶嚯…”我睁开了双眼,猛地从床上翻身坐了起来。

“纤纤,纤纤?”顾不得灵魂刚刚入体带来的不适,我起身四下寻找起来。

“老爷!”一个娇糯的声音从浴室里传来。我循声看去,顾纤纤裹着浴袍正从里边出来。没有变,一切都没有变。顾纤纤还是那个跟了我三年,为我舍过命的顾纤纤。我站在原地愣愣地看着她,嘴唇动了动想对她说些什么,可是话到嘴边却又让我感到纵然千言万语都显得那么的苍白。我抬手捏了捏眉心,一步上前紧紧将她搂在了怀里。

“你终于…终于…”我紧紧搂着她,嘴里低声说道。

“老爷…”顾纤纤环臂抱住我的腰,踮起脚尖将唇印在了我的唇上。唇齿间有些咸,那是泪珠的味道。有她的泪,也有我的泪!

“楚老,我要结婚了!”良久,我才跟顾纤纤分开。等她穿好衣服,我牵着她的手带她跟顾翩翩和颜品茗见了面。对于顾纤纤的事情,两女其实早有心理准备。三个人很快就熟络了起来,凑到一起窃窃私语着。其中顾翩翩和顾纤纤尤其显得亲热,毕竟她们之前曾经是一个人。就算如今一分为二,个中也还有藕断丝连的感觉。任由她们在那里联络着感情,我拿起电话径直打给了远在帝都的楚老爷子!

“哟呵,今儿太阳打西边儿出来了嘿?乍对我这么客气,老头子我还真不习惯!等等,你说什么?要结婚了?哪家的姑娘?怀上了没有?男孩儿女孩儿?”电话里,楚老爷子中气十足的调侃着我道

文学

。末了儿,他回过神来连声问我道。

6z看F;正¤¤版◇T章W节6◇上

“这都哪儿跟哪儿啊?啥就怀上了…我是有事儿求您帮忙!”闻言我不等他继续说下去,就开口打断了他的话。再说下去,指不定还会说出些啥来。

“哦,有事求我。哦呵呵呵,程小凡你个小崽子,你也有今天!”楚老爷子在电话那头放声狂笑了几声,然后很是爽利的对我说道。

“喂,人呢?怎么不说话了?”过了半晌,见我没搭理他,楚老爷子在电话里问将起来。

“这不是尊敬长辈,想等您笑完了我再开口么?”我靠在椅子上摸了摸鼻子道。

“嗯哼,先说啥事!”楚老爷子轻咳一声问我。

“结婚证,我需要三张结婚证!”此言一出,顾翩翩三人顿时停下了话头,齐齐看向我。

“你小子疯了!三张?你这是公然跟政策作对是不是?这个忙老子不帮!”楚老爷子一听,一口回绝了我。

“不是,类似我这样的人,国家都应该有一个特殊的档案吧?我的意思是,在民政局办不出三张来,可以在特殊档案里予以承认啊!没办法,我是一个博爱的男人,三个女人我都喜欢,我都要娶!可是吧,如果去民政局办证,只能办一张。这么一来,对其她人又不公平!”我有些任性的对楚老爷子说道。这么些年,遇事我很少会任性,这一回我决定任性一次。

“要么,你都别办证,那不就公平了?”楚老爷子给我出着馊主意!这个事情我也不是没有考虑过,只不过后来想想,如果连一个名分都给不了人家,那么结婚做什么?结婚,就是想给对方一个安定的家,一起过安稳的日子。彼此照顾着,一起见证对方从年轻到年老,一起经历着爱情慢慢转变为亲情!

“我就随口这么一说,这样吧,我去上头给你探探口风。”见我又不做声,楚老爷子连忙说道。说完,他就将电话给挂掉了。

“要不,咱们都不要结婚证好了!”顾翩翩她们见我为难,异口同声道。其中颜品茗一句话出口,随即羞红的脸颊。原本,她一直以为这事儿没她的份的。

“叮铃铃…”电话铃声响起,我连忙将话筒拿了起来。

“这事儿你别到处问人,闷声发大财懂吧?”楚老爷子啥话也没说,就对我丢下这么一句后再度把电话挂掉了!

三日后,一个快递送到了山庄。我拆开一看,里边是几本本红红的结婚证。不过这几本结婚证跟一般的结婚证有所不同,里边的钢印不是某某民政局,而是戳着特殊人群关系证明的字样!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关系一栏当中填写的那两个字:夫妻!

不管是民政局,还是什么别的单位发的证。只要国家承认我们的关系就行了。拿了证,婚礼的事情就提上了日程。艾义勇知道我要结婚之后,死乞白赖的也跟胖妹去把证给拿了。按照他的话说,浪荡了这么多年,他也要收收心,找个管得住自己的女人成个家。山庄里开始张灯结彩着,婚礼现场一切的开销,都是艾义勇出的钱。谁让他想跟胖妹在我山庄和我们一起举行婚礼呢?这厮有钱,不趁着现在多宰他一笔,等他成婚之后就不好下手了。因为他的钱,即将不属于他掌控!

山庄都布置好之后,婚礼也就随之而来了。我刻意从家里把父母,姐姐姐夫们都请了过来。得知我要结婚,楚韩两家也在各自家主的带领下来了不少人。娜娜和她的母亲,还刻意请假赶了过来。甚至包括在越南牺牲的杨朝阳同志的夫人和孩子也都赶了过来。他们母子,还是第一次来到我的山庄。家住江城的老周一家,则是全家出动来到了我的山庄。

风流女医生 第二章

1995年冬天,下着小雪。当时我才七岁,小学一年级。那位特殊的客人裹挟着寒风和雪花闯进二叔在小白楼的茶楼的时候,我正坐在店铺后面的房间里看动画片。房间隔音不好,依稀能够听到外面的吵闹声。

“兄弟,你这物件我不能收。”

二叔的声音带着几分不满,以我对他的了解,他既然说了这话,就有赶人的意思了。

“为啥不能收?这葫芦是我前阵子在沈阳道花了大价钱收来的,你看这做工,这纹路,肯定是值钱货,都说你这里收好料,怎么到了我这儿你就不肯了呢?”

穿着黑色雨衣,满脸大胡子的男子有些着急地说道,天津人说话,本来就是连珠带炮的,此时着急,语速就更快了。

“你这东西是新的,葫芦的底料是好,但是这上面的纹路不对,你瞅瞅你这上面的纹路根本就不是做出来的工艺品。而且下面也没做底款,葫芦口还用这些奇奇怪怪的符纸封着,你说说我能收吗?”

二叔一边挥手一边喊道,做古玩的多少都知道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也有一些行里的规矩,新的东西自然是不要的,来历不明的东西也最好少碰,更何况这葫芦在二叔看来透出一股子古怪,自然是不愿意沾手。

只是对方一听这话就急了,喊道:“你不长眼,不是圈里懂行的人,活该我来这里一次。”

对方说着话就要往外走,可是二叔也是急脾气,一听对方嘴里骂骂咧咧起来当时就急了喊道:“你别走,说我不懂行是吧?行,我找个懂行的来给你看看。”

听到这里,我忍不住开了门走出去,看到桌子上放着一个姜黄色的葫芦,乍一看和普通的葫芦没有什么区别,就是上面刻着一些如同游蛇一般的纹路,纵横交错。几个我看不懂的文字刻在圆滚滚的葫芦肚上,葫芦**叉贴着两张黄色的符纸,上面用红色的朱砂也写上了两行古古怪怪的文字,鬼画符一般。在符纸的外头,围着葫芦口封着一层蜡,将葫芦口遮挡的一丝缝儿都没透出来。

多看了几眼,忽然觉得这葫芦像是活了一般,在桌上晃动了一下。

我吓了一跳,急忙擦了擦眼睛,再看这葫芦时,它又不动了。只是有一丝丝灰色的烟雾,围绕着浑圆饱满的肚身飘荡着。

我便走过去,拉了拉二叔的衣服喊道:“二叔,这葫芦是什么玩意儿?怎么看起来怪怪的。”

二叔正打电话呢,没空搭理我,就随口说了一声:“万林,你在旁边待着,别出声啊。”

过了十来分钟,茶室外头走进来一个人,瘦瘦高高的模样,撑着一把黑色的伞,穿着绿色的棉大衣,进来后抖了抖衣服,开口便是一股子东北味儿,喊道:“你小子找我啥事啊?我正在家迷糊着呢!”

二叔连忙走过去,脸上笑眯眯地说道:“有人来放个葫芦,我说是新东西不收,这卖主就说我不懂行,这不,就请您过来看看。三哥,您见识广,帮我瞧瞧,别真是好东西,我给看漏了。”

这大个子我认识,本名叫李三儿,二叔一直管他叫三哥,满脸的大胡子,东北人,似乎是很懂古玩一方面的事情,平时在二叔的生意上帮了不少忙。他力气特别大,过去一直把我举上举下逗我玩。这次看见我,他也是打声招呼,就让我到了他旁边。

李三儿戴上手套,盯着桌子上的葫芦看了一眼,脸上表情立刻

文学

就变了,接着小心翼翼地把葫芦给举了起来,看了看上面的符纸,接着双眼一睁,一把拉住了我的胳膊,低声问道:“林儿啊,你盯着这葫芦看看,能不能看见什么东西啊?”

二叔倒是不意外这种情况,只是卖家不满意地喊道:“你问一个小屁孩,他懂什么啊?”

风流女医生 第三章

光影摇曳。

通往地底深处的通道幽暗深邃,两旁淡黄色的微弱光芒映照在两人的身上,无论埃斯还是摩卡多都显得极为沉默。

随着越往深处前去,埃斯的脸色就变得越发凝重起来。

尽管不知道摩卡多究竟带自己来这做什么,但他能明显感受到来自四周的压迫,这种压迫既有精神力同时也来自**能量。

埃斯看了一眼旁边的摩卡多,发现后者的神情十分平静,嘴唇动了动,终究没有开口。

咚咚的响声传入地底深处,两人走了好一会儿,道路旁的光芒变得越发微弱,原本每隔十来米左右的黄色光灯也逐渐消失,渐渐地近乎成了一片黑暗。

到了两人这样的实力,光线的有无其实对于行动不会造成任何的影响,然而看着这一切的改变,埃斯的眉宇还是为不可察地皱了皱。

就在这时,摩卡多忽然道:“到了。”

借着不远处那唯一尚且散发着微弱光芒的油脂灯,埃斯的确发现在不知不觉间他们来到了地底深处,只是眼前却又赫然出现了一扇巨大的铜门。铜门足有十来米高,两旁镌刻着繁复而又古朴的铭文,哪怕只是多看几眼,他就感觉到精神微微有些刺痛,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如今的埃斯早已不是两年前的菜鸟了,能让他的精神都感到刺痛,足以想象眼前这扇铜门上那铭文的古怪与强大。

埃斯凝声道:“这是哪里?”

“这里是囚狱。”回答他的是一个苍老而又沙哑的声音。

埃斯的脸色猛地一变,神色警惕地急扫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左侧的黑暗中缓缓地走出一道身影,那是一位老者,脸上满是深深的皱纹,看不清他的真实年龄究,他的身材不高。背脊有些佝偻,双手缩在那件长长的灰袍中,只是裸露出来的手指修长而又枯瘦,让人有种鸡皮疙瘩的感觉。

此时的老者就站在两人的三米开外,他的左眼静静地注视着埃斯,灰黑色的眼球显得冰冷无比。至于右眼则遮着一个黑色的眼罩。

埃斯的心神说不出的震荡,自从实力达到五阶以来,他对于四周的感知就变得极为敏锐,哪怕是七阶的强者都未必能够如此轻易地来到他的身前而不被发现。

然而在先前,如果不是老者主动的出声,他根本就不知道这人什么时候靠过来的,也不知道对方究竟是如何瞒过他精神力的,想到这里的埃斯只觉得后背一阵冰寒。

摩卡多朝老者恭敬地行了一礼,道:“摩卡多见过泰瑞德大人。”

泰瑞德的神情冷漠。对于摩卡多的行礼丝毫没有任何的兴趣,他只是静静地看着埃斯,或者更准确地说是看着埃斯的双眼。

埃斯的额头上布满了冷汗,他只觉得对方那唯一剩余的左眼有种恐怖的魔力,被他这么瞧着,仿佛置身在寒冬冰窖之中,冷得全身都在打哆嗦,甚至有那么一刹那。他感觉到了一股强烈的危险。

那是杀意!

经历过无数生死考验的埃斯对于这种杀意拥有着极其敏锐的感知,更何况他还掌握着天眼!

埃斯的全身都几斤僵硬。好在这种杀意只是一闪而逝,很快又消失于无形。

泰瑞德缓缓地开口道:“你就是那个拥有天眼的埃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