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小说录目伦200篇,浪妇杨雪 完

乱小说录目伦200篇 第一章

PS:章节防盗,明天上午更正…………………………………………

思考别的东西,但现在闲了下来,却让诸葛诞是痛彻心扉。

粗略的统计很快地报上来了,诸葛诞带出去八万人马,逃回来的不足三万之数,也就是说颖上一战,淮南军至少损失了五万人马,听到这个消息之后,诸葛诞再也压制不住,一口血箭喷出,身子晃了晃,眼前一黑,差点没有栽倒在地。

也幸亏蒋班眼疾手快,将诸葛诞给搀扶住了,急切地喊了一声:“诸葛都督……”

诸葛诞这才悠悠转醒,重重地长叹了一声,道:“某败矣!”

蒋班劝慰道:“都督,胜败乃是兵家常事,尽管这一战我们输了,但我们还有寿春,还有整个的淮南,还有吴国的援兵,足以与司马小贼一战,都督还需要振作起来啊。”

诸葛诞就如同是霜打的茄子一般,整个人看起来都是萎靡不振,他苦笑一声,道:“没有机会了……”

颖上一战,折损了淮南一半以上的兵马,这些兵马,可是诸葛诞赖以起兵的基础,他之所以敢于叫板司马氏,就是仗着自己手中有十万大军,现在仅仅只是一战,十万大军就被司马伦给打掉了一半,诸葛诞焉能再有再战的勇气。

此刻的诸葛诞,陷入到了深深的懊悔之中,如果他不是轻敌的缘故,不是想着捉住司马伦的破绽捞一票的心思,以他的兵马,固守寿春城的话,肯定不会是败得如此惨烈。

一战损失了五万人,等同于一下子就打断了诸葛诞的脊梁骨,他现在已经很难再站得起来了,颖上之战的失利,对于整个淮南的局势也是一个沉重的打击,接下来,司马伦肯定会挥师南下,而王昶在弋阳也是虎视眈眈,吴纲的一万人马,很难与之匹敌,西线失守也将会在预料之中,整个淮南的形势必将是芨芨可危。

至于吴国的援兵,诸葛诞还真没把他们当成救星,以吴国人的尿性,能不落井下石就已经是烧高香了,指望他们能在关键的时候伸以援手?诸葛诞还真没有这个想法。

吴国人之所以出兵,自然是看在巨大的利益的份上,如果诸葛诞这边能扛得住司马军的进攻,吴国人倒是不介意搭把手的,但是如果诸葛诞兵败如山倒,根本就无法抵挡司马军的进攻,那之前所承诺给吴国人的地盘,很可能就都已经落到了司马军的手中,让吴国人自己去夺这些地盘,这样赔本的买卖,吴国人肯定是不干的。

所以说,现在淮南的这个形势,吴国人大概率的会袖手旁观,甚至看到形势不妙,干脆就溜之大吉了,诸葛诞指望他们,那比母猪上树更难。

司马伦若想攻打寿春,必定会先取上蔡,所以诸葛诞暂时不准备回到寿春,而是率领残军固守上蔡。

好在上蔡经过修整,城墙也比先前要坚固的多了,加上储备了大量的粮草和军械,坚守一段时间是丝毫没有问题的,反正上蔡背倚淮南,司马军也无法对上蔡进行包围,一旦战事不利,诸葛诞还是可以通过水路撤军回到寿春的。

乱小说录目伦200篇 第二章

承乾宫。

火把熊熊。

永王居住之所,忽然被宫中侍卫严密包围,永王进出不再有自由,也无法再和老师群臣见面,等于是被软禁了。

“哈哈哈,朱慈炯你好狠~~”

年轻的永王坐在殿中,大哭又大笑。

定王当街遇刺之事,他中午刚听闻,想不到黄昏时分,自己就被围了。

他知道,定王终究是不放过他,终究是要把脏水泼到他的身上,然后踩着他的尸体,登上皇极殿的宝座。

他已经是有今日、无明日了。

只恨生在帝王家,不然何有这样的灾祸?

永王大哭之时,贴身内监沈霑站在殿下,一句话也不说,但当等宫女和太监都退下,周边无有他人时,他才来到永王身边,小声道:“殿下勿忧,李晃传信给奴婢,要殿下隐忍,因为太子殿下并没有遇难,定王现在不过是狗急跳墙的最后疯狂罢了。”

“啊?你说什么?太子哥哥安然?是真的吗?你可不要骗我!”永王惊喜不已,跳起来抓住沈霑的袖子。

沈霑坚定的点头,左右看,然后压着声音:“殿下切莫过于激动,以免被奸人看出。”

“好好好。”永王急忙又坐下,喜极而泣的说道:“太好了太好了。”又看向沈霑:“李晃的情报应该是没错的,只是……我太子哥哥什么时候可以回来?”

“据李晃估计,太子殿下回京,怕就是这一两日了!”沈霑压低声音。

“啊。”

永王大喜,几乎要叫出声来。

……

同一时间,定王将一份刚刚盖了大印的旨意,递给了李守錡。

李守錡双手接过,反复的看过之后,忍不住惊喜的说道:“天衣无缝,天衣无缝啊!和真的完全一样!”

定王眼睛里燃烧着火焰:“这本就是真的,除了张皇太后本人不知情以为,其他都是正常的懿旨。”

“恭喜殿下!”

李守錡知道,一定是定王买通了张皇太后身边的近侍,因此在可以在张皇太后不知情的情况下,发出这份懿旨。

对他们的计划来说,这份懿旨太重要了。

李守錡小心翼翼地把旨意收好,向定王拱手:“有张皇太后这份懿旨,殿下不但可以调兵,而且可以名正言顺的召集群臣,大事可定。只是仁寿殿那边需要盯紧了,绝不能让张皇太后和群臣见面。”

“伯公放心,本宫已经令人封锁了仁寿殿的内外消息,等皇太后察觉不对,本宫早已经登基了。”定王咬牙。

李守錡佩服:“殿下英明。”

定王慢慢看向李守錡,忽然道:“伯公,你说我五日必须登基,明天可就是最后一天了,

“不错。”李守錡老脸凝重:“胜败就在明日,就在乾清宫!”说着上前一步,压低声音:“宫中已经准备好了,现在就等殿下的最后决心了。”

“好!”定王猛地站起来,走到剑架边,抓起上面的宝剑,呛啷一声拔出,宫灯的光亮中,剑锋映着他那一张扭曲变形的脸,他双眼通红,牙关紧咬……

……

京师动荡的同时。

一天前。

三百里之外的保定府。

“快,快~~”

黄昏时,两只信鸽冲天而起,往京师飞去。

半个时辰后。

保定西门外的保定兵大营。

夜色早已经漆黑,营中渐渐安静下来,除了火把燃烧,军旗飘动和偶尔马嘶之声外,再听不到其他任何声响。

哒哒哒哒~~~

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却是震破了大营前土道的寂静。

一共七八骑,风驰电掣而来。

“什么人?站住!不然放箭了!”角楼上的值夜士兵立刻大声警告,同时人影晃动,脚步声声,很多值夜的士兵都张弓在手。

“我乃锦衣卫指挥使骆养性,有紧急要务,要见许总镇!”

几人簇拥之中,一人高声报道。

很快,营门开了。

骆养性等人被迎进了军营,直入中军大帐。

……

同一时间。

保定总督袁继咸正准备上榻休息。

他原本是领右都御史、在保定一带负责屯田的,去年,在太子的大力支持、给予大量玉米土豆红薯种子的情况下,屯粮成绩不俗,取得了一个小丰收,不但缓解了保定周边的饥荒,也为朝廷和前线将士,送去了不少充饥的红薯和土豆。为朝廷立下了功勋。

作为东林中人,袁继咸原本的风评就极高,在保定总督杨文岳殉国、吴甡又转任湖广总督之后,深孚众望、又身在保定的他被崇祯帝委任为了保定总督,总总揽保定周边所有军务。

保定地区,无险可守,一马平川,崇祯十年以后设置的保定总督,一是为了充当京师屏障,另一个任务就是剿匪。历任保定总督,没有一人能在保定府常驻,不是在剿匪,就是在剿匪的途中。

但今年的情势变了,在太子殿下的亲自征伐之下,李自成溃逃陕西,张献忠败于湖广,保定总督肩上的剿匪职责,顿时就卸去了不少,但袁继咸却是一点都没有轻松。去年运河之战,保定兵全军覆没,只有虎大威率领的骑兵,幸免于难,身为保定总督,聚拢兵马,重新恢复保定兵的实力,是袁继咸的第一要务,也是他不可推卸的责任。

所以,自到任后,袁继咸就殚精竭虑,筹集钱粮,招募青壮,想着保定兵恢复战力,可以为殿下的剿匪平虏大业出力。

但忽然的,一个噩耗传来,太子殿下竟然在九宫上失踪!

接着,朝廷命令到来,虎大威论罪革职,前河南总兵官许定国为新任保定总兵。

再随后,就在许定国到任的当天,一个更惊骇的消息传来,太子殿下竟然在九宫山遇害了!

袁继咸跪地大哭,不能相信。

运河之战时,袁继咸曾经和太子共守通州,可谓是患难与共,战后,袁继咸对太子殿下的战术指挥佩服的五体投地,只想我大明出了如此皇储,不但聪睿果决,有军事长才,对政务民生,也颇为熟悉,更有悲天悯人之心。

如此,我大明中兴可待啊。

但谁想天嫉英才,太子殿下竟然英年早去。

天不佑我大明啊。

这些日子,袁继咸夙夜忧叹,时不时还会泪流。

今日,处理完政务,袁继咸心情低沉,早早就躺下了。

乱小说录目伦200篇 第三章

越是问不出什么来,人心就越是惴惴不安,太庙的门敞开着,阴森森的大殿内隐隐可以看见历代大清帝王的牌位。

此刻就好像全大清国所有驾崩的君王都在盯着这些人一样,在场所有高等贵族全都如芒在背!

就在这时候,大殿内突然响起太监的声音“陛下驾到……跪!”

刚刚在太庙内跪拜沉思祈祷的同治帝走了出来,脸色铁青的看着这六十多名八旗内部顶级的贵族。

椅子就摆放着汉白玉台阶的边缘上,顺着三层高台向下扫去,一群王宫贵胄跪拜在地一动不敢动!

载淳冷笑裹了裹自己身上的披风,一言不发就这么死死的盯着他们看,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巨大的压力压的下面的人喘不过气来,心中有鬼的甚至汗珠子噼啪乱掉。

足足一刻钟,同治帝足足压迫了他们一刻钟,他们膝盖都跪麻了也不让他们起!

就在这时候,一群御林新军抬着好几口巨大的木箱子

文学

就走过来了,随着箱子过来的是一股刺鼻的血腥味。

咣铛一声,箱子墩在地上,打开盖子之后里面全是新鲜的人头!

士兵掀翻箱子,人头就在这些王公贵胄的身边滚来滚去,吓的他们差点尿裤子,有那胆子小的一看一颗人头滚在自己面前,都快亲上嘴了!

哦的一声,这孙子直接昏过去了!

“泼冷水……让他清醒清醒……接着给朕看!你们都认识认识吧,这些人头是不是很熟悉啊?”

“都是你们家生子的奴才,谁家的就放在谁的面前!”

载淳下令,御林新军就会执行,他们拎着人头的辫子开始找人,这都提前辨别了身份的,佟佳的人头直接就放在老礼亲王面前了。

京师十三仓,所有贪污的管库、库书还有亲信的库兵都被斩杀,活下来的都是那些没有门路的普通小兵。

密密麻麻上百头颅,昨晚御林新军在城内斩杀五十多,西山营在城外也杀了六十多,一百多人头,平均每个人面前能放两颗!

大眼儿瞪小眼啊,不过一生一死而已!

到这时候谁都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礼亲王身子抖如筛糠,一看佟佳的脑袋,就知道粮仓的事情算是全都泄露了。

人们面面相觑,昨晚宝鋆查库,大家都以为是走走样子,谁知道会来真的啊?这是真一勺烩啊!

载淳猛然爆喝“都看清楚了?你们自己干的事情,用不用朕说一遍……当着大清国列祖列宗,你们发誓,你们什么都没有干过?”

“发誓!一个个的都发誓……朕就要弄明白了,京师怎么一下子少了三百万石粮食!”

“好大的胃口啊,好大的硕鼠啊!你们真是忠心耿耿啊!”

“奴才死罪……”全都扣头不敢抬头,这时候已经不能再说假话了,事情全都掀开盖子了,狡辩是没有用的。

他们此刻唯一的希望就是同治帝能念一下亲人之情,还好今天在场没有外臣,汉人读书的臣子一个都没有。

也许这就是活下来的机会吧!

“说话啊!都哑巴了?说话啊……礼亲王,你的奴才佟佳是第一个暴露的老鼠,你自己说说这件事究竟是怎么回事?”

老礼亲王看着周围那一把把上好刺刀的步枪,远处的骑兵队列,哪里还有狡辩的胆量,只能扣头认罪了。

“陛下……老奴我死罪啊,我糊涂啊……我让这奴才给糊弄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