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的馊子9|与子乱系列小说

年轻的馊子9 第一章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年轻的馊子9 第二章

夏尔玛并没有躲开,微微颤抖了一下,神色有些紧张,仿佛是第一次被异性这样轻佻的调戏。

她深吸一口气,道:“我们之间的确没有互信,但是你听完我的话后,一定会改变主意。”

“你说的话最好能够打动我。”陈天阳嘴角挂着人畜无害的笑意,但是说出去的话,却比周围的风雪还要冰冷刺骨,道:“不然的话,这漫天的风雪,就会成为你的棺椁,美丽聪明如你,想来不会让这样遗憾的事

文学

情发生。”

夏尔玛脸色瞬间苍白了一下,曾经见识过陈天阳燕京一战的她,丝毫不会怀疑陈天阳杀自己的决心。

她立即说道:“你应该还不知道吧,教廷的教宗已经来了,此刻他就在南洛市的教堂里。”

教宗来了?

虽然他早就有心理准备会在北欧遇到教宗,但此刻听闻到教宗的消息,陈天阳的神色还是凝重了下来。

原因无他,因为传说中,教宗至少有“半步先天”境界,堪称教廷第一强者,现在的陈天阳并没有把握能战胜一位“半步先天”的强者。

如果教宗已经赶过来,并且打算明天现身出手的话,无疑会成为他最大的阻碍!

看出了陈天阳的凝重之色,夏尔玛神色有些得意,继续说道:“另外,你们华夏鬼医门龙家的龙靖云也到了北欧,和教宗一样,都在南洛市的教廷里。”

陈天阳眉头皱的更深,龙靖云会来北欧,完全在他意料之中,只是他没有想到的是,龙靖云竟然跟教廷的人在一起。

既然龙靖云来了北欧,那就说明他体内的“元气蛊”已经被他逼出体外了,也不知道他的实力下降了多少。

年轻的馊子9 第三章

要只是坐在隔壁包厢也就算了,关键这群妹子居然还在自己身上藏了个收音设备!

合着她们还准备躲在隔壁光明正大的偷听自己跟舒兰两人之间的对话?

“拜托,我这高低也算是约会了吧?能不能给约会一点应有的尊重?”

尽管秦义很是抵触,但现在的他根本就没办法做出任何反抗,除了手脚上的石膏束缚着他的行动之外,身边还有十多双眼睛正虎视眈眈的盯着自己。

无奈之下,秦义最终也只能用言语来表达着自己的不满。

然而话音才刚刚落下,吴冰霞的声音便已经传入到了他的耳朵里面。

“很抱歉,真的不能,一来是要在陌生环境下确保你的生命安全,毕竟在你身边还有个王翔不知道在哪里虎视眈眈的等待着机会。”

“其次,我们也迫切的想要知道舒兰跟周万超究竟是什么关系,当然了,这绝对不是八卦,真的只是在担心你的安危。”

“另外……”

说到这里,吴冰霞却是陡然中断了她的话语,只见她面带微笑的紧盯着秦义,脸上也挂着些许明显的微笑。

可这幅笑脸秦义总觉得自己是在哪里见过,还在他身边某个人的脸上见到过,并且这个人还非常熟悉,熟悉到几乎一天24小时能跟那张脸接触到十多个小时。

对,没错,此时此刻吴冰霞的神情几乎跟小成一模一样,要是不细看的话,仅仅从对话来判断的话,根本就分不清楚谁是谁。

完全是一副一模一样的冰冷微笑脸……

吴冰霞整理着秦义有些轻微褶皱的上衣,柔声道:“不是我们不让你去约会,主要是舒兰的情况太特殊了些,要是我们不知道还好,一旦知道了就必须要把所有危险扼杀在摇篮里!”

秦义:“……行,你牛逼,我闭嘴行了吧?你们想怎么做就怎么做,我绝对不会插嘴半句。”

吴冰霞伸手摸了摸秦义的脑袋,笑道:“对嘛,这才是乖孩子,现在东西也准备得差不多了,剩下的就只等舒兰到来就行了。”

撂下这句话之后,吴冰霞便带着众女一窝蜂离开了秦义所在的厢房,随后又一窝蜂的跑进了隔壁厢房,让服务员随便上了一桌菜,看样子是准备一边吃完饭一边关注着隔壁厢房的动静。

留下秦义一人面对空荡荡的厢房重重叹了口气。

“哎……”

要是早知道会出现今天这种情况,那他秦义还哪敢四处留情?

虽然她们并没有因为他约舒兰见面而做出什么过激的反应,也没有像他想象中那样将自己锁在别墅里不准踏出房门半步。

可这个样子哪里还有约会的氛围?

秦义顿时就感觉自己是吴冰霞放出去的一条诱饵,就为了吸引舒兰上钩,然后再从她的嘴里套出一些情报。

“合着我他妈就只是个工具人?”

尽管这句话听起来只是秦义的自言自语,但他音量却是刻意放大了几分,为的就是让隔壁厢房里的那一群妹子听到他的抱怨声。

然而秦义等待了许久,耳机里却并没有传来任何的回应,他听到的依旧只是众女七嘴八舌的交谈,以及时不时传来的阵阵笑声。

“哎!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啊……”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走动着,秦义坐在轮椅上左等右等,可等了接近半个小时,依旧没能等到舒兰的出现。

此刻隔壁的厢房点的一桌菜已经上齐,随后众女便将厢房门给反锁了起来,同时她们聊天的声音也降低了不少,很明显这应该是众女有意而为之的小细节。

为的就是避免舒兰走到门口的时候听到了她们厢房里的声音,从而把舒兰给吓跑。

但尽管她们已经将细节做到了极致,可没能等到舒兰的到来也是于事无补,做再多准备也没有意义。

至于秦义那边,他早就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再闻到厢房外面四处传来的香味,更是忍不住咽了好几口唾沫。

终于,秦义有些不耐烦了,看了看手表上的时间,深吸一口气,自言自语道:“七点二十了,再等她十分钟,如果她还没有出现的话我就回家!”

然而十分钟的时间很快便过了,手表上的分针刚好停在了六点钟的方向,秦义便决定不再继续等下去,直接掏出手机拨通了舒兰的电话。

可是让他没想到的是,就在电话拨出去的瞬间,门外却是传来了一阵悦耳的手机铃声。

秦义很是诧异,连忙操作着轮椅往门外走,准备走出厢房一探究竟。

结果他才刚刚打开厢房门,一道憔悴的身影便是浮现在了眼前。

舒兰居然就站在厢房的外面!

她手里紧紧握着手机,看样子像是准备用身体去将手机的扬声器给堵住,避免它再次发出声响。

可好巧不巧,正好这会儿又赶上秦义打开了厢房大门,两人就这样尴尬的四目相对,舒兰脸上更是写满了惊慌失措。

舒兰:“呃……我说我刚刚才到,你信吗?”

秦义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道:“那我说我也才刚到你信吗?”

舒兰愣神了片刻,旋即便不住地上下点头:“我信!”

秦义:“……”

秦义也没再开口,只是默默地操作着轮椅回到厢房里面,等待着舒兰跟他一起进来。

不过今天的舒兰气色并不是很好,整个人看起来非常的憔悴,肤色也暗黄了许多,与之前的亭亭玉立相比,简直是有着天壤之别。

估计这几天她的日子也不怎么好过。

“最近失眠了?”

听到秦义突如其来的疑问,正在入座的舒兰不由得有些愣神,动作也下意识的出现了停顿。

不过随后她便是强行在脸上挤出一抹笑容,解释道:“没有啊,也不算失眠吧,就是脑子里思绪有点混乱。”

秦义继续追问道:“是在想周万超?”

舒兰:“……”

在此之前舒兰也想过秦义肯定是要找自己问个清楚,可她万万没想到,秦义居然会问得这么直接!

虽然她真的很不想承认,但秦义所说的话却是不争的事实。

她这段时间脑子里除了秦义之外,剩下的就只有周万超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