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详细的肉肉床文片段:快停下我是你老师的啊

很详细的肉肉床文片段 第一章

****************************************************************************************

在三无公主无情的眼神注视下,逃难似的回到了教廷山,没有掌声,没有鲜花,没有欢呼,沐浴着人工夜色,一个低调的救世主,静悄悄的路过。

家里比想象中的还要冷清,几乎都外出历练去了,也是,大战逼近,哪还会有傻子有闲工夫想着宅在家里谈情说爱。

你再骂!你再骂!

幸好维拉丝她们跟过来了,勤劳的小厨娘,家务万能,带着莎拉和三无公主几个,转眼间就将本就干净的家收拾的一尘不染,地板闪闪发亮,仿佛打了蜡,一眼看去还以为是刚入住的新房子。

我呢,刚才说了大家几乎都外出了吧,说明还是有人在家的,那就是我可爱的小天使艾莉露洁,可惜小家伙早熟的很,某方面的表现到是有几分像三无公主,并不太黏我这个爸爸,整天和书呆在一起,如饥似渴的吸收着知识,三无公主的大图书馆,已经快要被她啃光了……不对,等等,三无公主应该把某一系列的书收起来了吧?!

照这么下去,用不了多久,我大概就得将她送到精灵族的皇家图书馆了,赫拉迪克族那儿也行,一个底蕴深厚,一个祖上阔过,都是量大管饱,不是三无公主的私人图书馆可以比拟。

在艾莉露洁那儿补充了点久违的女儿控能量,不忍心打扰她学习,遗憾告别,一步三回头,努力想将心里的依依不舍传达给女儿,结果……又踩陷阱了。

咦,为什么要说又呢?明明是第一次对吧,谨慎如我,也就只有面对女儿的时候才会放松警惕,被如此简陋的陷阱所坑,不存在的。

顺便,该提醒三无公主把这些陷阱撤掉了,想想艾莉露洁,在一个被陷阱包围着的环境学习,能学好么?不能的,应该设计一个充满温暖和关怀的有爱环境,比如说贴上各种标识,前有恶犬,前有井盖,前有宝箱,前有隐藏,跳跃很有用等等。

言归正传,艾莉露洁的翅膀,是不是又变大了一些?

夜晚稍显冷清,在我思考着今晚该如何进行精确的时间管理时,不速之客忽然登门。

蹬蹬蹬的脚步声,急促而有力,震感却并不强烈,像是小个子用力踩踏发出来的声音,不是恶龙蕾娜,最近她胖了一点,也不是水晶,已经过了晚饭时间。

脑海里将一个个人选剔除,最后的答案呼之欲出,不等我来个“真相只有一个”,对方已经迫不及待的窜出来往我一个蛮牛冲撞。

“笨蛋吴受死!”

熟悉的身影,熟悉的台词,几乎让我的手做出了本能反应,但是,作为一个成熟的大人,最引以为豪的就是自制力,我忍住了这一手,为了和变态划清界限。

“还以为你稍微有所成长,不还是咋咋呼呼的小丫头一个么。”伸手轻轻一按,就将这头精灵小蛮牛给遏制下来,任由对方的小手如何挥舞都打不到自己身上,矮小手短就是如此可悲。

“你以为本殿下变成这样都是谁害的?!”贝雅丫头忽地一个扭身,她手短,但是脚长呀,一记不讲武德的下档横扫,我大意了,没防住,中招了,但是一点也不疼。

“不是,这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当场就蒙了,莫非她长不大是我的错?和我有关?

最近的年轻人……开始流行认父了么?

仔仔细细回忆了三遍,得出一个严肃的结论,贝雅丫头,我可以对天发誓,确实没羊驼。

“若不是因为你这个笨蛋吴,我用得着这么气急败坏吗?”

哦,是说这回事呀,说清楚嘛,我擦了擦额头的冷汗,也不计较她一上来就冲我张牙舞爪,拉过椅子一屁股坐下,十指交错,支着下巴,摆出心灵导师的阵仗。

“那你为什么要如此暴躁?有什么事不能静下来好好谈?”

“这叫我怎么能冷静下来,都是因为你,阿尔托姐姐才会孤零零一个!”

“等等,阿尔托莉雅怎么了?”一听是吾王,我顿时收起嬉闹心态。

被严肃的口吻吓了一跳,本来还打算卖点关子的贝雅,委屈巴巴的撇起了小嘴。

“前几天,卡露洁回来过一次。”

“你确认?是卡露洁?不是洁露卡?”

“我才不会像你,傻傻分不清谁是姐姐谁是妹妹!”小丫头冲我气呼呼的嚷了一句。

“是卡露洁又怎么样?洁露卡又怎么样?”

区别大了,如果是卡露洁,和吾王形影不离的她单独回来,肯定是有重要的事情,如果是洁露卡的话……她可能是临时回来兜售过期避孕药。

或者是,因为实力太菜拖累队伍,被当成小孩子用棒棒糖哄了回来。

没办法,我对那黄段子侍女就是那么有自信,她屁股一撅……咳咳,美少女美少女。

很详细的肉肉床文片段 第二章

在高频率的战斗中,逐渐找回状态的约翰·萨尔,一整个战斗力都在稳步上升,这让赵磐心中底气变得更足。

相比较起来,帝国军这边,此时的巴哈特元帅,可就不像赵磐那么镇定了。

与帝国军少将的魔导光脑突然断了联系,帝国军的前线总指挥室这边,巴哈特元帅皱起了眉头。

不用多想,从这情况来看,他们帝国军的那位陆军少将十有八九是已经死了。

想到这里,巴哈特元帅的眉头不禁皱的更紧,两条眉毛,几乎是已经拧成了一团。

浑身上下散发出来的凝重气息,让周围的帝国军士兵们连大气都不敢出上一个。

而站在巴哈特元帅身旁的副官和随身亲卫,心中更是暗暗吃惊。

他们真的是不知道有多少年,没见到过巴哈特元帅显露出如此凝重的神情了。

当时的情况,那名帝国军少将的魔导光脑,和他们指挥室这边的主光脑,是有进行连接的,因此,对方在死前获取到的一些情报信息,姑且是已经上传上来了一部分。

看着眼前呈现出来的影像,对于约翰·萨尔和那支火力凶猛的装甲部队,巴哈特元帅在之前就已经确认过了,所以此时,他的注意力完全就是集中在之前那一段影像上。

但是,就是这么一段短短数秒的影像,巴哈特元帅让人放慢放大,然后翻来覆去的看了好几遍,却依旧看不出什么名堂来。

“难道是我想错了?”

按照巴哈特元帅的想法,万界文明的部队能够在星球内完成高效转移,那周围必然是有相应的设备或者类似的其他东西。

但现实就是他什么也没看到。

这让他不得不产生了另外一个想法……

“难道说,他们可以不依赖任何的设备,通过某种手段,直接带着部队,进行大规模的转移?”

像这种能够随意穿梭空间,进行快速转移的人,他们帝国军中也不是没有,熟练掌握了空间术式的特拉格,就是最好的一个例子。

同时,从之前陨星炮的攻击中,他们基本也已经能够确认,对方的阵营中,也的确是存在着掌握空间力量的人。

然而,这个想法才刚刚产生,还没多久,就已经被巴哈特元帅自己推翻。

万界文明一方,以程浩为首的一众空间法师们,联手施展出来的超大传送门,他不是没有见过。

不过像那样的传送门,想要传送一整支大军,规模必然是小不了,同时依照那种方法,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将一整支大军全部传走,必然是需要足够的时间进行持续性的转移,在这个过程中,不可能完全没人注意到。

想要在他们帝国军士兵们完全没有注意到的情况下,让这么一支规模十足的大军凭空消失,基本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在一瞬间,将所有树形生物全部传送走!

在确认了这一点后,第二个疑点也随之出现。

那就是,如果对方能够不依赖任何大型设备,就能带着麾下部队,进行大规模的转移,那么那些

文学

树形生物,之前为什么还要费劲移动?直接原地转移不就好了?

种种原因,让巴哈特元帅推翻了自己之前的猜测,但一时之间,却又看不出那短短几秒钟的影像之中,究竟是有什么名堂。

很详细的肉肉床文片段 第三章

认个老大倒是没什么,问题是这个BOSS居然是个乞丐头子。

张陵和死侍面面相觑,最后小张同学忍不住有点小郁闷的开口。

“老大,我们是什么门派?丐帮么?”

没办法,丐帮就丐帮吧,好歹在各大小说中都属于天下第一帮,也不算很丢人。

然而老头一撸脏兮兮的胡子,露出非常鄙夷的表情。

“什么丐帮,年纪轻轻就想拉帮结派,你老大我就是散人一个,一路要饭过日子,怎么,你小子不愿意?”

“愿意愿意。”

死侍把头点的像敲鼓,一副狗腿子的模样,张陵打心里鄙视他。

“老大,散人就散人吧,不过这是什么地方?为什么我的实力在这里有很大的压制?”

小张同学非常不解,自己明明是个化圣强者,却感到无比弱小,居然被随便遇到的一个乞丐给碾压了,而且死侍的一身能力,除了回复还在,其他统统消失。

邋遢乞丐闻言后一乐,停下前行的步伐回过头,好笑的看了死侍和张陵一眼后才开口解释。

”原来是下界来的小家伙,我说怎么看见老夫都不跑的,不过你们这么弱也能进入天域?倒是有点意思。“

麻蛋,一个臭老头说自己是个弱鸡,关键是还没法反驳,小张同学现在相当之郁闷。

不过他说的下界,不会是自己之前所在小世界的统称吧?

张陵还想问问,可惜这个无名的邋遢乞丐并打算解释,只是一路催促着两人跟上。

……

“妈呀,累死我了,老大,我们到底要去什么地方啊。”

小张同学还好,死侍是真的累,这个世界呆的越久,感觉失去的实力就越多,现在死侍可以说除了无敌再生,彻彻底底的变成了一个普通人。

穿过小树林,又走了一段崎岖小路,现在出现在眼前的则是一座巨大的山峰,山脚下人群络绎不绝,看上去很是热闹。

“到了,今天是天灵一脉的新掌门登基大典,你们两个可别给老子丢人。”

邋遢乞丐还算照顾自己的小弟,特意回头嘱咐了一声,张陵听后不由的翻了个白眼。

妹的,自己就是个乞丐,还怕丢什么人?这种场合来乞讨真的不丢人么。

一肚子吐槽没地方说,只能闷头跟着老头前往山脚之下。

这个天灵一脉看上去很有牌面,山脚下贺喜的人排成了长龙,看样子应该是个大门派。

不过这种宗门,会让这个邋遢的老头进去乞讨?换成自己绝逼轰出去好吧。

场面有点出乎意料,邋遢乞丐一马当先走在前方,发现老头的人纷纷避让,如同见到瘟神一样,山脚下很快就清出一

文学

片偌大的空间。

“该死,这个邪门的家伙怎么来了,小同,赶紧报告掌门。”

负责迎接宾客的一位中年远远的看到乞丐老头,急忙低声吩咐身边的弟子,然后一脸笑意的迎了上来。

“不知哪阵风将前辈吹来了,天灵山上下都倍感荣幸,前辈….”

说话说了一半,邋遢乞丐直接扬手打断了对方。

“少给老子灌迷魂汤,老子新收了两个小弟,借你们的聚神壁用下,让你们的那个小道士来和老子说话。”

聚神壁?这是什么东西。

跟在屁股后的张陵有些不解,而且这个老头看上去肯定不是平常人,想想也对,哪个臭乞丐敢到高手云集的宗门里乞讨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