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笫之欢描述细致的小说文段,受委屈离家出走被惩罚

床笫之欢描述细致的小说文段 第一章

玄武门之变后,李世民对外宣布李建成与李元吉因谋反而伏诛,并尊李渊为太上皇,迎着许多猜疑的目光和纷纷的谣言登上皇位,改年号为“贞观”。

李靖在人间的使命已经结束,只待天门重开,便要返回天界复命,自然不会再掺和到天下之争里面,他将自己那片绝无人敢于侵犯的领地交给一众属下看守治理,然后便很不负责任地陪张出尘去遨游天下。

当李世民终于千辛万苦地将各方势力荡平,使江山重归一统,天下太平之后,那毁弃五百余年的四座天门终于重启。李靖将唯一独立与大唐之外的一片领土移交给早已望眼欲穿的李世民,然后携一众部属及精选的十万人马重返天界。

当年李靖在转生之前,已将本身修为封印在宝塔之内。再次经历一世人生之后,他对天地宇宙乃至自身的感悟认知也都有了极大的突破。回到天界摆脱人间对修为上限的桎梏后,他取回前世元神巅峰的修为后,终于踏出了最后一步,将纯阳元神散化之后寄托于真空,一跃而证天仙大道。

李靖证道天仙之后,诸天神明仙佛自然要来道贺。其间玉帝亲自到场,封李靖为“北极玄武大帝”,准其永掌北极天界,自主升赏杀伐,俨然已是自成一国。

此后天人两界又发生许多事情。比如大唐西部边界忽有一座形如手掌的山峰从天而降,山下压了一只据说是违反了天规的妖猴;又如不甘寂寞的张出尘聚集了一班剑修同道,在人间的峨眉山正式开宗立派;再比如李靖昔日的坐骑黑焰驹、如今的童子黑山偷溜下

文学

界,结交了一只名为木姬的树妖……

凡此种种,李靖都看在眼里,却没有多加干涉,毕竟那些都是属于别人的故事,别人的精彩……

后记

全书完。

终于写出这三个字,心里有些空荡荡的。

本书开始成绩尚算可以,但后来因为个人的一些原因,很不负责任地断更了一段时间,虽然后来又接着写,但总是没有了开始的感觉。对曾经以及现在仍关注本书的书友,在此要真诚的说一声“抱歉”。

不管怎样,终究还是完本了,对人对己都是一个交代。

再见了,同时感谢所有书友以及给予本书极大支持的编辑泥鳅。

床笫之欢描述细致的小说文段 第二章

“老爷道音传道,非大罗不得闻。”

青牛把余元拉在一旁,小声对余元说道。

听老牛如此说,余元就明白了,正如在分宝岩战场中,二师伯无当圣母给自己讲的悟道四境,其中就有闻道之境。

也就说太上口中所发乃大道之音,闻音而知道,主要是音,说的什么都不重要。

既然如此,余元也就不再纠结了,自己道行不到,听不懂再努力也是枉然。

“多谢牛兄指点。”余元向青牛道谢,如果不是他,自己不定急成啥样呢。

青牛哈哈一笑,拍着余元肩头,道:“道友,老牛这些年虽时常下界,但不知洪荒形势如何,还请道友为我分说一二。”

“哦?”余元闻言,不禁有些诧异,心想这老牛没事儿问这个干吗?要说他是无聊八卦,好像不大可能。

余元心念一转似有所悟,笑道:“牛兄可是要出大赤天了?”

余元一问,就见青牛眉开眼笑,眼下离西游还有二千多年,这对凡夫俗子而言,简直是不可想象。但对于求仙问道之辈,又算不得什么,千年如一日,一日如千年。

老牛搓着蒲扇般的大手,脸上都乐开花了,“贤弟料事如神,料事如神!”

人家都从道友改成贤弟了,余元哪里会吝啬指点一二?只是再一想,这老牛不是不能下界走动,像他自己也说过太上并不限制他自由,他时而下地仙界行走,洪荒的事儿他应该了解的不少啊。

余元略一思索,试探问道:“牛兄此次下界,可是要在地仙界多留些年月?”

青牛点点头,道:“正是,老爷许我三千年,其间无老爷、小老爷诏命,就都不必回大赤天。”

“那牛兄是……要在地仙界开府?”余元猜出来这老牛想从自己这里打听什么了。

“没错啊!”青牛牛眼冒光,拉着余元道:“贤弟真是聪明人,愚兄正有这个打算,欲于洪荒大地开辟洞府,广纳八方妖族,称王做主,逍遥快活!”

《西游记》中,青牛下凡占山为王,于金兜山开辟金兜洞,捉住唐三藏,大战孙悟空。

余元知道有这么个故事情节,但不想再让青牛去金兜山。

此时他心里有几个选择,其中三个是九仙山、乾元山和玉泉山,这三山皆乃仙家圣地,端得是福地洞天,青牛过去一定满意。

只是九仙山乃广成子道场,乾元山和玉泉山分别是太乙真人、玉鼎真人的地盘,这师兄弟三人皆入轮回转世,青牛若过去,的确能直接占了仙山洞府。

只是那三仙总有归回之日,到时候必与鸠占鹊巢的青牛大战一场。

人阐二教起矛盾,这对身为截教弟子的余元而言,是乐见其成。

但话说回来,这事儿要是闹大了,闹到二教教主座前,一切都会水落石出。等到那时,唆使青牛占阐教门人道场的余元肯定是讨不得好处,连人教都不会放过他。

这不成!

床笫之欢描述细致的小说文段 第三章

<>天

文学

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钟、颜二人不好酒道,听这年青和尚说要喝这整整一缸酒,自然是惊愕万分。

就连江帮主和二虎朱闯也面露惊异之色。

“喝这缸酒?那自然可以。”江帮主问道:“你分几次喝完?”

玄清微微一笑:“既是斗酒,自然是一口喝干。”说着托起酒缸,仰头便饮,诺大的酒缸被他举过头顶,竟似毫不费力。见这小和尚的力气着实不小,钟蕴朗心中暗赞了声,已生比较之意。

一道酒柱从缸内涌出,倾泻而下,但见玄清喉结上下跳动,这一缸清酒已逐渐流入他肚中了。这模样还真全然不似少林弟子,倒是颇有几分英雄气概。

缸内酒量渐少,斜举酒缸已不能将酒水倾倒而出。只见玄清双手使力,在酒缸边缘轻轻带了一下。酒缸即刻被抛掷空中,旋转起来,酒水借着这一旋之力,落入玄清口中,竟是一滴不剩。

酒缸在空中停留了片刻,这才坠下,玄清伸手接住,缓缓放下地来。

“谢过江帮主美酒。”玄清双手合十,微微一拜,适才饮酒时姿态尽去。此时僧袍微摆,眉目庄严,竟又是个得道小僧形象。

江帮主和朱闯齐声赞道:“小师父好酒量。”

钟蕴朗和颜如羽却是被他这一手掷缸的功夫震撼,叫了声:“小师父好武功。”两人均想,少林派贵为中原第一大派,比望城观、正阳盟历时更久,果真名副其实。门下一个小弟子都有此功夫,少林寺定是人才济济。

朱闯哈哈一笑:“江帮主,小师父,咱们可说是同道中人了,这饮酒嘛我倒是有一绝佳的去处,咱三人同去正好!”他说的这绝佳去处自然就是杯窖酒窖了,钟蕴朗之前见过的。

玄清和江帮主闻言均是大喜,有绝佳之处饮酒,自然是求之不得。

朱闯甚是开怀,正要领着二人去酒窖。忽地天边传来一声清唳,似是猛禽所发。

玄清一敲额角,面色怅然:“江帮主,朱二哥,今日可真不巧,师兄在叫我回去了。”清厉的鸟鸣越来越近,显然这飞禽速度极快。等众人抬眼看去时,这猛禽已飞到近前。

众人先前听它叫声,只道它是只猛禽。谁知一见之下,尽皆愕然,这‘猛禽’体态精巧,一身柔顺的羽毛黑白相间,俊美异常。落在玄清肩上,相得益彰,十分合适。分明就是一只家禽的模样。

颜如羽仔细看了几眼,发觉不对:“利爪锋锐,鹰目有神,毛羽有光华色泽,长于辽东,绝世猛禽。这是一只海东青啊!”

玄清见他识货,朝他一笑:“颜公子说得不错,这只海东青从小便与我在一起,不曾分开。”说着向那海东青说道:“阿清,师哥在哪?”

那只海东青‘咕咕’叫了几声,一声清唳,扬了扬左翅。玄清‘呀’了一声,说道:“阿清,你是说师兄已经到了?给他看到我这般喝酒可不好。”

众人见他喊这海东青为‘阿清’与他自己法号‘玄清’几乎重名,均觉有趣。待见他和这海东青说上了话,更觉新奇。正在猜想这海东青是否真的如此有灵性,能与人交流,忽听得有人叫道:“玄清师弟,原来你在这里!怎么一个人跑到这来了?”

钟蕴朗‘嘿’地一声,赞道,这海东青可真有灵性。这说话之人只怕就是玄清的师兄了。

朝说话这人看去,只见一青年僧侣身着砖黄僧袍,立掌于胸前,眉目低垂,瞧来年纪不大,但却显得十分老成,给人一种稳重之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