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欲h鸽塔,校花露营被弄得欲仙欲死

燃欲h鸽塔 第一章

爱琴海的天空是极美的,海天一色说的就是这里的,天空清净的透亮,白色的云朵棉绒绒的飘在天空中,一片纯净的美丽笼罩人间,温柔的音乐在绿茵上飘扬,仿佛能柔软了人心。

白纱轻扬,策划团队早已经将这里布置的妥当,甚至为了确保万无一失,天还没亮,团队的工作人员就又到了这里,做最后一次的检查和调整。

此时,他们也忙的很,他们在安装鲜花门,整整九道,用的都是空运来的鲜花,这都是新鲜采摘下来的,上面甚至还都挂着露珠,九道鲜花门看着简单,可却花费了不少人力物力,用的都是各色的玫瑰,极为亮丽。

除了这九道巨大的鲜花门之外,整个场地里用鲜花装饰的地方还有很多,包括餐台在内,到处都可以见到鲜嫩欲滴的花朵。

随着太阳一点点升高,时间一点点流逝,一辆辆车子开始在附近出现了,一个个穿着礼服的人,也逐渐出现在了绿茵之上。

这是一片十分宽敞的草坪,紧邻着一个小教堂,算是爱琴海这里一处极为有名的婚礼胜地,这会儿宾客们陆续到达,刚还空荡荡的地方一下就热闹了起来。

而此时,陆满清也是忙的厉害,她一大早就被姑姑白雅晴挖了起来,半梦半醒的就被几个专门安排来的造型助理拖着洗澡护肤,忙忙活活了好半天,感觉天才蒙蒙亮,就已经坐到了椅子上,对上原野一脸的凝重。

就原野这表情,陆满清差点忍不住翻白眼了,一个新娘妆而已,原野这表情,活像她是要去走什么世界时装周一样了。

不过陆满清可不敢吐槽,原野的脾气她是知道的,这会儿那是万万不敢捋虎须子,一个搞不好给自己化成如花,那可就要丢大人了。

陆满清这边紧锣密鼓的准备着,顾言那边也忙的厉害,两人的婚礼中西合璧,该有的浪漫一个不少,同样有趣的环节那也分毫不落,包括传统婚礼的叫门和接亲,虽然就在同一个酒店里,这个流程也要简单的走一下。

从昨晚,两人就被迫分居了,每天抱着陆满清睡的酣畅,突然分居,在加上隔天就是期待已久的婚礼,顾言这一夜,几乎都没有合眼。

但这丝毫不影响他的精神状态,此时的顾言,那别提有多亢奋了,整个人的神经都处于活跃状态,紧张、激动、喜悦太多的情绪交织着,眉梢眼角尽是笑意。

顾言也在化妆,这可能是他这辈子第一次也是最后

文学

一次化妆了,虽然只是浅浅的修修眉毛,扫下眉头而已,但顾言还是正襟危坐,仿佛在公司谈判一样。

和陆满清那边不同的是,顾言这边来来回回的人可是络绎不绝,他们不好去打扰新娘,那就得打扰新郎了,一会儿是策划团队进来汇报,一会儿是有熟悉的朋友过来道喜,再一会儿还有人过来送上礼物,如果不是几个助理加上家人帮忙接待周旋,顾言还真是有些忙不过来。

燃欲h鸽塔 第二章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燃欲h鸽塔 第三章

“那,我要如何?”林四郎颤抖着问道。

好不容易潜伏里这么多天,谁知道他不走运,刚刚摸了进去,便是林舒晴回家的日子。

“四伯,这事有两种办法解决。一呢,是四伯给我三十两银子,二,便是送四伯走一趟衙门。”

“钱我也不着急向四伯要,立下一个字据慢慢还,四伯人要是跑了,我便带着这字据去衙门,找县太爷给我做主,县太爷我可是一起吃过饭的交情。”林舒晴笑眯眯说着。

这两个条件都有些过分苛责,但对于林四郎而言没得选。

若想这事不被别人知道,他只能选择第一条,给林舒晴写一个欠条。

写了欠条按下手印后,林四郎灰溜溜走了。

林舒晴望着他远去的背影,想罢这次应该给他留下深刻的教训,不敢轻松来自己家打里面东西的主意。

“姑娘回来了,我也没准备什么东西,就是往日的粗茶淡饭,姑娘等等,我去杀只鸡给姑娘做饭。”朱玉鹤高兴道。

林舒晴摆摆手,倒是不以为意。

这一路的苦头吃来不少,没必要一回家就吃顿好的。

“还是跟往日一样吃些粗茶淡饭吧,我在外面可是有些想念家中的吃食。对了,我从南方带来了不少的礼物,给你们分上一些,还有豆油一类的东西……”林舒晴笑眯眯道,这次倒是真心实意的笑容。

“姑娘,我去帮你收拾东西……”朱玉鹤又拎起了木桶道。

“我来帮你的忙吧……”林舒晴也挽起了袖子准备干活。

“姑娘,那我们呢?我们帮姑娘做些什么?”一旁的张立强跟着问道。

自打南方走了一趟以后,他和林姑娘之间的关系便亲厚来不少,到了林舒晴的家中,有种回到自己的家里的感觉。

“你们把车上搬下来,再去后院看看有没有木柴,生个火准备做饭吧……”林舒晴吩咐着。

“哎!”

加上自己身后的这些人,估计能吃不少的粮食。

若是全都让朱玉鹤一个人来做,估计是忙不过来,她也没打算让她一人做。

林家的炊烟跟往常一样燃起,这次带来的豆油就直接用在这菜上。

都是些常见的青菜萝卜,但是加入了厚重的油烹饪以后质感就完全不一样了。

“姐姐!”

“姐!”

还没瞧见屋外的人,就听到外头传来高兴的喊叫声。

林舒晴搁下手中的锅铲,往外一看。

家中的几个孩子,背着布书袋子,开心往家里飞奔。

一看到林舒晴,就直接扑到她身前,环住她的腰身。

最先跑来的是林知礼,书袋子也不放下就挂林舒晴身上。

“姐姐,我好想好想你啊!”林知礼对自己的思念毫无保留吐露。

后面跟着进来的则是林舒巧和林知书,林知书的怀里还抱着一个林知生,倒是让林舒晴有些惊讶。

“你们这上学,还带着弟弟吗?”林舒晴问道。

林知书脸上挂着笑,无奈抓着怀中弟弟的手:“知生不知道怎么,脾气大,每天晚上我带着睡,

文学

白天也还让我带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