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林小喜17,宝贝你说你逃了几次了

我叫林小喜17 第一章

“小兄弟,你就是雪莉那丫头看上的男人吧!”

一眨眼,原本还在恶魔群中的法师居然消失不见了,叶勋不由得揉了揉眼睛,谁知身后却突然传出了声音。

直到耳朵里传来了科尔·杰德的声音,叶勋的感知才反应过来,身后有一个极为危险的人物。

“不愧为传奇法师,您的感知也太恐怖了,离的这么远,您都发现我了。”

苦笑着从地底钻了出来,当然,一起出来的还有金币,在这样的法师面前,把金币藏在地下实在没有什么意义。

科尔·杰德笑笑道:“你的感知也不差,我刚刚闪现到这里,你的精神海就高度收缩戒备了。

要不是我没有展露敌意,你应该能更早发现我的。”

毕竟这位还是雪莉的老师,怎么说也算的上他的长辈,叶勋很是恭敬的朝科尔·杰德行了一个晚辈礼。

科尔·杰德朝叶勋笑笑,道:“好了,此地不宜久留,我们先回去再说吧。”

说完又是一敲法杖,叶勋根本没察觉到有任何咒语声或者施法动作,他人已经跟着科尔·杰德一起消失在了原地。

再一眨眼,叶勋发现,自己已经悄然出现在了雪莉她们的身边。

一看见叶勋,雪莉就猛的扑了过来,愤怒的小拳头狠狠的砸在了叶勋的胸膛,不满的道:

“为什么你总是这样,有危险就独自去面对,你心里到底有没有把我们当成伙伴?”

叶勋没想那么多,那个时候,整个队伍里已经没有几个复活术可以使用了,而且,下一个法术落地,谁也不知道能不能留下一具完整的尸体。

他知道,任由那位传奇恶魔这么肆无忌惮的施法下去,他们所有人都可能葬身在此。

所以,他是以自己为诱饵,吸引那位法师的注意力,给雪莉她们争取更多逃生的机会。

当然,敌人也可能忽略掉他,只是以他之前展现出来的超远程攻击能力,对方绝对在他的射程之下,他也只能赌一赌对方不可能忽视掉他了。

不过,无论如何,叶勋的做法都有失妥当,被责怪了,他也无话可说。

“咳咳!”科尔·杰德在一旁发出了干咳声。

和叶勋印象中的法师形象不同,科尔·杰德看起来年纪似乎不是个老头,虎背熊腰的,个子比叶勋还要高小半个头,脸上也没有胡子,看起来最多40来岁。

雪莉狠狠瞪了叶勋一眼,却也没因为这声咳嗽而放开叶勋,只是对着科尔·杰德弯了弯腰,恭恭敬敬的喊了声“老师”而已。

科尔·杰德摇了摇头,也不再多说什么,他这么快赶过来,就是意识到那漫天的黑雾,绝对不是普通恶魔有能力搞出来的。

但是,千里奔袭而来,却只遭遇了一大群低阶的恶魔,那名传奇施法者,一定还在这附近,只不过他没能找出来而已。

“先回去吧!”

说完这句话,叶勋第一次听到了科尔·杰德念诵咒语,不同雪莉她们施法,需要漫长的引导,科尔·杰德的咒语只有简短有力的几个短句。

我叫林小喜17 第二章

要说何归鸿和归燕居士被困梨花雪山,

文学

起因当然是他们跑去和六花宗洽谈合作事宜。

何归鸿事先做足了功课,通过宗派内部的情报网获得的消息比李十三多太多。

他知道六花宗核心成员舌底的‘戒言蜱’会让宿主说不对应的关键词,而且有可能反噬生命。

‘戒言蜱’和上位的某些蛊虫之间存在特殊的沟通方式。

若是被‘戒言蜱’寄身的六花宗弟子在宗门附近说漏了嘴

文学

,说漏的内容极有可能传回其他监视蛊虫那儿。

何归鸿在仔细分析后,自然没有傻乎乎选择大张旗鼓带着归燕居士出现在4区,而是各自隐藏身份,先和外围弟子接触。

六花宗被三煞宗完全控制,负责运送六角雪花的仅有核心成员,被植入‘戒言蜱’也只有能接触到些许秘密的门人弟子。

如此判断最合适的接触对象是比一问三不知的外围弟子地位更高,却又还没进入核心层面的人物。

何归鸿恰好认识这么个“中间地带”的道友,关系挺好。

提前没和他说来洽谈大事,直说离开五色宗后大把闲暇,想去4区游玩游玩。

到地方后,何归鸿非常模糊的表示了一些来意,对方面色一变,立刻张大嘴巴。

原来随着地位的提高,他的口中也被植入蛊虫‘戒言蜱’,不能讲太过机密的事情。

变装的归燕居士将双方身上所有灵素用灵器压制,何归鸿表示歉意,并在安全的酒店房间里说明详细来意。

六花宗弟子被突如其来的大计划吓得脸色煞白,连忙示意他们解除束缚,常规灵素封印对三煞宗近一两百年开发出的新型蛊术没有效果。

何归鸿十分信任这位朋友,示意师父解除束缚,六花宗弟子小心翼翼往酒店外边走,时不时示意跟上。

三人尽可能拉开距离,抵达梨花雪山山下。

临近年关,较为温暖的4区少有降雪,六花宗弟子迅速顺着山体向上爬。

一直爬到雪线以上,又行进许久,进入终年雪层覆盖区,方才停下脚步。

何归鸿询问对方原因,六花宗弟子以非常含糊的方式年代偶尔在雪地上写出只言片语才说清楚情况。

蛊虫终归是虫子,绝大多数类型害怕高温、害怕低温。

‘戒言蜱’属于没多少正面战斗力的蛊虫,只有寄身后才能威胁到有实力的修行者,同样会在极寒天气中受影响。

六花宗弟子消除灵素护体,脱掉身上的外套,身体被冻得瑟瑟发抖、嘴唇发青,以此大幅削减口中‘戒言蜱’的活跃度。

“何归鸿…我们早年间不断寻求自救,无奈百年前延续至今的两代掌门全都死死配合着三煞宗,根本没有翻身余地,我…”

六花宗弟子感受到一阵疼痛,从口中吐出血沫,‘戒言蜱’开始是吞噬他的生命。

何归鸿连忙劝阻不要再说,六花宗弟子却强行忍着剧痛。

六花宗想要放手一搏只有唯一一次的机会,不论胜负,宗门必然要蒙受巨大损失。

严峻的形势不需要多解释,何归鸿和归燕居士都听得懂。

三煞宗植入的蛊虫随时可取六花宗弟子的性命,一旦他们有反抗之心,收割战斗力简直信手拈来。

我叫林小喜17 第三章

孟明把手伸了过去,疼痛倒是其次:“邪兽居然蕴含一丝丝神性力量。”

这股神性力量偏向混沌邪恶,极度排斥秩序善良的圣属性之力,也因此,邪兽造成的伤势很难被治愈。

尼克神父轻轻握住孟明受伤的手臂,念诵祷言,温暖的圣光传递过来,一层雾蒙蒙的白光笼罩孟明的手臂。

尽管孟明的伤势比预想中的要轻一些,但如果不及时救治,他的这条手臂很有可能就废了。在这个生产力低下的世界里,残疾往往代表了生命的终结。

接收尼克神父的圣属性力量,立刻激活孟明的下级职业【骑士】,恢复了几项职业技能。

【下级职业:骑士,已激活】

【圣光制裁Lv.Max仅①可使用】

伤口迅速愈合,结痂脱落,露出白皙光洁的臂膀,【圣光术】的效果大大超出预料,尼克神父本人都很惊讶,这证明杜姆的体质与圣光力量尤其贴合。

“这……已经没事了。”尼克神父神色复杂,本想说点什么又欲言又止。

一旁的鲍斯骑士观察到了异状,瞧孟明的眼光瞬间变得不同了:“是个有勇气的小伙子,跟着你,太埋没他的天赋了。”

尼克神父回头瞪了他一眼,转而端正颜色:“没事了,起来吧。”

在杜姆的记忆中,尼克神父从未这么严肃过,孟明立即低头认错,心里却想:“总算没露馅。”

回小教堂的路途中,维亚轻轻拉起孟明的袖子,用细若蚊蝇的声音感谢:“谢谢你,保护了我。”

为了彻底扮演成杜姆,孟明也不正面回应,傻笑两声。

鲍斯骑士瞥向脸颊绯红的维亚,眼神中饱含深意,也不插手两人之间的关系。

“我们有多久没有并肩作战了?你的身手一点都没退步。”鲍斯骑士并非心机深沉之辈,但他也知道对付像尼克神父这样人,需软硬兼施:“就算你无所谓,那你的弟子呢?”

“他又不是我的弟子。”

尼克神父对孟明照顾有加,之前由于天赋,他没有传授孟明战斗机巧的想法,直到今天,孟明用行动证明了自己的勇气与决心。

鲍斯骑士继续劝诫:“回来吧,教廷需要你。”

“不去,我向神发过誓,再也不见教皇那个老不死的了。”尼克神父的倔脾气上来了,三十多年过去,他的怒气仍未消退。

“唉……”

一声长叹,鲍斯骑士清楚自己说什么也没用了。

回到教堂,第一眼见到的是眉宇间满是担忧的格温修女,她一见到两个孩子平安无事就抱了上去,把孟明与维亚揽入怀中。

她是一位多愁善感的女性,感情丰富,在发现孟明与维亚偷偷离开后便一直在向神灵祈祷。

维亚受格温修女的情绪感染,纵声大哭,孟明呆呆地,好不尴尬。

“今天就暂住一晚。”

鲍斯骑士温柔的凝视,维亚的真实身份是教廷某位大人物的后裔,与自己关系亲密,他本人专心骑士道,并未娶妻生子,对维亚视如己出。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