贱奴跪好请主人玩弄:教官在我两腿间疯狂肆虐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贱奴跪好请主人玩弄 第一章

清华还是北大,浙大还是复旦这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白天枕着双臂,嘴中含着一颗小草懒洋洋的享受着黄昏时分太阳最后的光芒。

惬意的闭上眼睛,仿佛已融入周围的环境之中。

不管是谁见到这样一幅场景都要暗赞一声“谁家的后生仔如此俊秀!”如果家里有年龄相仿的女孩,说不得也要拉出来见上一面。

当然如果有着刚经历过高考的少男少女靠近这‘后生仔’,抽鞋底打人的心情必然是格外的高涨。

将视线向‘后生仔’拉近,只听着一股贱贱的声音传来“嗯嗯...还是不要去清华了,去浙大吧。都说杭城美女甲天下,终身大事必须摆在第一等地位!”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作为一个孝顺的青年我不能太自私!”

“浙大看来是必须得了。”

‘后生仔’一边嘀咕着一边不经‘嘿嘿’的笑出了声,笑声意蕴深远猥琐至极。

这‘后生仔’名为白天,身高183公分,不久前得知了高考成绩688,这个成绩可以说国内各大高校任其挑选。

如此才有了刚刚欠扁的一幕发生。

又是一阵嘀咕,白天才起身大大的伸了一个懒腰,双手插兜懒洋洋的向家走去。

没事的时候,白天最喜欢的就是来到家旁边小公园的草坪上晒着太阳放空自己,同俗点说就是发呆。

高考完没什么事儿的白天更是频频的出现在公园的草地上。今儿个竟然思考起了这让人幸福的烦恼。

在这座南方的小城每年考上清北浙的寥寥无几。

......

“小天啊,决定好去哪儿上学了吗?”饭桌上白天母亲问了出来,声音中的自豪却是怎么也掩藏不住。

“浙大,听说浙大美女多!”白天笑嘻嘻的说着:“你们就等着我给你们牵个漂亮媳妇回来吧!”

“胡闹!你去是学习的不是泡妞的!”白天还没说完,白父严厉的声音已是响起。

“怎么了,怎么了!还不许我家儿子找对象了?!”白母一听白父批评自家儿子也不管对不对,立马不乐意了,护犊子的天性淋漓尽致的变现出来:“儿子,宁杀错,莫放过!”

白父:“.......”

“得令!”

一顿温馨的晚餐就在白父説叨白天,白母寸步不让的环境下渡过。

一顿晚餐和平常没有什么两样,却蕴含着华国万千家庭的小幸福。

......

‘错过了就永远追不及。’

‘还是说初恋都会有遗憾?’

白天靠在床上,银白色的笔记本正平放在身前。

电影:建筑学概论最后的画面在屏幕中出现,胜民和瑞英终究再一次的错过。

‘一首记忆的习作’缓缓响起,给人心中带起一丝丝心酸。

“建筑学就是你了!”白天嘴角勾起笑容:“我也要为我未来的老婆亲手设计出一栋别墅,不求奢侈但求舒适温馨。”

滴滴..滴滴..

这时qq的消息声音将白天从yy的状态中唤醒,只见桌面右下角的企鹅图标正一闪一闪的不停。

将闪烁的图标点开,就看到一个文件传送的提示。

对方qq显示的号码竟然是一串星号。

“靠!这种肯定又是哪儿个黑客大叔无聊了。”白天边嘀咕着边用鼠标点下否键。“这黑客也太业余了,谁家q号是星号啊。”

点下否键后,屏幕上的文字果然改变成文件接收成,成功?!

“我就知道!黑客没有这么简单。”白天猛地坐起身来,漫不经心的样子早已不见

“老天保佑,可千万别是什么坑爹的软件啊。”

贱奴跪好请主人玩弄 第二章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贱奴跪好请主人玩弄 第三章

阴郁的天空,黑沉沉的乌云仿佛拧得出水一般。

在北爱尔兰荒凉的斜坡上,一个牧羊人在驱赶着十几头山羊,不管外面的世界如何变化,这里的人们仿佛还保留着几百年的样子。

而且,奇怪的是,这里,看不到一头魔兽。

固然和人类大反攻将魔兽驱逐出领地有关,但是,即便是欧洲中心的伦敦,多多少少在某个黑暗的角落,还是存在着蛰伏的魔兽。

这里,却十分寂静,听不到令人心

贱奴跪好请主人玩弄:教官在我两腿间疯狂肆虐

慌的兽吼。

一个小小的残破的修道院矗立在山坡之上,呼啸的风掠过修道院坍塌了大半的石墙,一种苍凉的滋味油然而生。在这灰色的天空下,这个小小的是修道院仿佛就是一切,古老,残破。

穿着一身洁白的长袍,上边绣着华丽的金色花纹的兰迪斯带着几个下属,老老实实地便在距离修道院五公里外就下了车,一步一步地走向山坡。

修道院的门无比的简陋,是用破木钉起来的,已经有几十个大大小小的破洞,完全失去了作为门的作用。

走进院子,看了看塔楼上那枚小小的十字架,兰迪斯低声道,“真是一群古怪的家伙们,放弃教廷的高位,跑到这种地方来折磨自己。”

说着回头吩咐几个下属,“一会儿你们都别开口,我来和里边的人谈,你们···都没有资格和他们说话,听明白了吗?”

几个裁判员下属面面相觑,自己等人在教廷的地位也算是了不起了,还有人是自己不配

贱奴跪好请主人玩弄:教官在我两腿间疯狂肆虐

交谈的吗?

兰迪斯不再理会表情惊愕的下属,小心翼翼地推开门,带着下属进去,踏入门的刹那,兰迪斯的脸上也挂上了一层崇敬和肃穆的神色。

修道院的餐厅内,二十几个神甫围着一张破旧的餐桌坐着,每个人面前都放着一碗清水,然后是一个碟子,上边有三五片青菜叶子,接着就是一片小小的黑面包。

仅此而已!

坐在长桌上头的,是一个穿着黑色破旧长袍的满头白发的中年人,从他的头发和胡须颜色来看的话他至少接近百岁高龄,可是从他的容貌和肌肤色泽来看的话,他还是一个精力不错的中年人。

这名神甫低声祈祷:“感谢上帝赐予我们食物···”

他们的神甫也闭上眼睛,嘴里默默的祈祷着,他们的年龄有大有小,可是最小的看起来也是年过半百的老头子。

真是一群古怪的组合。

兰迪斯没有敲门就走进来了,因为他没必要敲门,餐厅的门早就没了。

看到神甫们正在餐桌前祈祷兰迪斯不得不停下步伐,无奈地带着下属们站在一旁等候。

良久,神甫们完成了祈祷,开始静静地享用自己的午餐,只有那个坐在餐桌上头的神甫看了看兰迪斯,低声道:“请问,有什么吩咐?”

兰迪斯恭敬地弯下腰,低声道:“白兰度大人,很久没有聆听您的教诲,您一切还好吗?”

他偷偷地瞥了眼白兰度,惊恐地发现白兰度的双眼居然如天空和海洋一般无边,如此的清澈,如此的一丝不杂,甚至没有任何感情色彩,就好像是一片汪洋,可以吞噬掉一切!

白兰度露出了一丝微笑:“兰迪斯,你是兰迪斯么?哦,我想起来了,你当年还是洛南裁判员的书记官对吧?的确很久没见了。”

“洛南大人现在已经是裁判长了,白兰度达人!”兰迪斯解释道。

兰迪斯的几个下属浑身抖动,上帝啊,洛南大人还是裁判员的时候,那是什么年代,面前的老头,到底是什么来历?

白兰度缓缓地把菜叶送到自己的嘴里,然后吃掉了面包,喝掉了清水。

包括其他二十几名神甫,仿佛视兰迪斯他们如无物。

兰迪斯微微皱起了眉头:“大人,我们有大麻烦了,异世界的魔兽入侵地球,东方强大敌人的崛起···”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