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个闺蜜的疯狂互换,啊喜第二章全文阅读 小说

五个闺蜜的疯狂互换 第一章

第273章273.大结局下

为首的宋老爷子脸色不是很好,淡淡的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倒是蒋芸冉拉着宋元糖说了几句话,两家一起走了进去。

徐影拉了拉高明的衣袖,递去疑惑的眼神,“宋家……是我想的那家吗?”

“嗯,宋伯母和我母亲是同学,因此两家有些来往,走吧,订婚快开始了。”

彼时,温氏公馆里,身穿大红色嫁衣的温暖被庄景然和温家舅妈按在化妆镜前已经折腾了将近两个小时,感觉自己的脸皮都被换了。

“好了吗?”

“快了快了,还差一个眼影,你是今天的主角,着什么急?”

庄景然守着偌大的化妆盒亲自上阵,在她精致的小脸上涂抹了半天。

温暖翻了个白眼,“看你这比任何人都兴奋的样子,我还以为你是今天的主角呢,你和于大哥什么时候办事?”

“办什么事?我们都领证了好吗?那华而不实的东西该省就省了。”

庄景然语不惊人死不休,倒是吓了温暖一跳,“什么?!什么时候的事啊,我怎么不知道?”

“过年的时候我带着他回了趟家,爸妈瞧着不错,还挺满意的,我这职业吧也不允许大办,两口子过日子最实在。”

温暖道了一声恭喜,打心眼里为这两人高兴,脑海里已经开始捉摸着后补一份结婚礼物了。

这边热热闹闹的说着悄悄话,隔壁偌大的客厅里几个男人已经达成了一片,青鸾和朱雀几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和凌然手底下的人对上,就连宋元清也加入了其中,非得切磋一番不可,压都压不住,还是温学瑞听到声音走进来,把一帮子人带到了后院的空地,给足了空间。

阎天和苏小迟几个坐在一旁,由温学琰陪着,笑看着打闹成一团的人不说话。

***

中午十二点整,司老爷子和温老爷子双双做到了主位上,在庄景然这个临时主持下,一身同样是红色衣裳的司凉拉着温暖的手走进了大厅,迎来了一波又一波的吼叫声。

宴席西北角上的宋老爷子见状脸色更黑了,扶着拐杖的手气的直发抖。

“你瞅瞅你瞅瞅,这就是你的好女儿!”

结婚只给宋家别墅前的邮箱里塞了个邀请函算了事,要不是家里的保姆去看了看,他这个亲爷爷还不知道呢。

就连什么时候订的婚,他们宋家也没有收到半点消息!

宋父脸上表情讪讪,注意力全放在自家老爹身上了,生怕宋老爷子一气之下冲上去。

同桌的高明见状,完全搞不清楚状况,对于宋老爷子为何生气一无所知,不过当他看清楚了那台上结婚的女主角之后,脸色蓦然变得有些诡异起来。

这……这不是蒋伯母介绍给自己认识的那个宋家女儿吗,那个叫温暖的!

可是……宋家怎么会和他一起坐在宴会厅的角落里呢?这完全没道理啊。

还没等他想出个所以然,高明就感觉自己被人揽着的胳膊生疼,侧头看去,便见他的新晋女朋友一双眼睛死死盯着台上的两位准新人,目光十分复杂。

“徐影,徐影?”

旁边的人无所察觉,脑海之中像是被炸弹炸开了一样,只回荡着一句话:

那个女人,真的成了司学长的合法妻子!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呢?

司家怎么会这么快就接受了她?她在前段时间确实听到司凉订婚的消息,原本还以未婚妻会是北市的其他老牌家族中人,万万没想到竟然是温暖。

五个闺蜜的疯狂互换 第二章

凌霄取了衣裳回来,是一套男装,我对这个不是很懂,只知道和我哥平时穿的不一样,当然更不像是平日里皇上穿的。婉昭媛揉揉眼睛,拉着宋妃从书案旁离开,她先拿衣裳在宋妃身上比了比,嘲笑几句后,便坐下拿出自己随身带着的针线荷包,开始帮宋妃改衣裳。

“所差不多。”婉昭媛笑嘻嘻的,“上衣不用动,只改改裤腰就行。当日做活儿的人手艺粗糙,腰上多出来也不裁剪,只在两侧掐缝儿缝合了进去,现而今只要拆开就行,约莫全拆开还要大些,我再给你修修。”

“那是我娘做的。”宋妃刚坐下时嚷着看图看的眼睛酸涩,这会儿正在揉眼睛。

婉昭媛抿抿嘴,又吐吐舌头。

“没事儿。”宋妃摆摆手,“这衣裳本来是我爹生日,我娘做给他的,你看,那袖子专门留了暗袋。我爹袖箭功夫了得,可以双手同发,所以每次给他做衣裳,我娘都在袖子上格外下功夫。只可惜我娘刚剪裁好料子,我那几个姑姑就借口给我爹贺寿送了两个美貌姨娘进门,我娘一气之下要剪碎衣料,是我拦着,让她做了给我穿。我娘只当我玩笑,便随意做上,因此做的粗陋了些。”

“我说么,你未出阁的时候,怎么还穿男装,还是这种练武人穿的衣裳。”婉昭媛不再说话,低头仔细给宋妃改衣服。

我就说这衣服怎么和我哥、和皇上的都不一样,我哥是文官,皇上,嗯,是吧,平日里干的也都是斯文活儿。

舞贵妃问她俩看了图准备怎么布防,宋妃再次摆摆手,说图看完了,重点位置也都标记了出来,但要布防,还要分配人手,所以现在得先落实人手情况。

“奴才来写单子,这样方便娘娘们布置。”赵良才到底聪明,只听了几句便大概明白了情势,他拿过纸笔,站在书案旁边做记录。

“你手上有多少人?有特殊本事的有几个?胆子大的有几个?家中无后顾之忧的有几个?”宋妃喝了口茶,抬眼看这赵良才问。

赵良才低头琢磨了一会儿,很肯定的说了几个数字,而后摇摇头说道,“胆子大的、家中无后顾之忧的都好找,再者说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关键时刻拿银子砸也就是了。但有特殊本事的,只有两个。一个今年十五,因为个子太高、力气大、吃的多又生的貌丑,所以被各处嫌弃,没个正经名儿,就叫大傻,现在净房当差做杂活儿。奴才见过他在扫院子的时候,单手就能轻巧推开石桌,比寻常人推个小板凳还容易。还有一个叫小幺儿的,当年刚进宫得过病,身子弱的厉害,所以也没地方当差,只好留在净房做些抄录工作。小幺儿耳朵极灵,他嘴馋,平日里就靠这双耳朵和人打赌赢吃食,从未输过。”

“哦?”婉昭媛抬起头,和宋妃对了个眼神,“怎么个灵法?”

“有一次,奴才瞧见小幺儿与人打赌,他蒙上双眼,七八个小太监拿了一样儿东西藏起来,要他找。小幺儿等他们都回来,便摘下布条,径直把那东西找了出来。奴才看着稀奇,就叫来小幺儿细问,小幺儿说他听出其中一人脚步有异常,就知道那人是拿着东西的,再仔细分辨那人走去了什么地方,自然就能找到了。”

“真厉害。”枫美人咽了口口水,而后转头看向兰若,坏笑着问道,“兰若,若是你来藏,小幺儿来找,那你俩谁能赢?”

五个闺蜜的疯狂互换 第三章

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叶霜的意识渐渐清醒过来……

不对,她现在连自己身体的概念都感觉不到,所以“伸手”这个动作也是不可能存在的。

与其说是黑暗,不如说是虚无。一切的概念都在这里化为飘渺的感觉,就好像是做梦一样不真实。

不过她不是死了吗?

遇到珍妮弗之后的记忆碎片闪现划过,叶霜突然想起了自己失去意识前发生的事情——所以说,她现在到底算是个什么存在?

仿佛有声音从黑暗中的遥远处传来,在她努力集中意识的去辨认之后,才能听到似乎是来自外界的几个熟悉声音。

“见鬼了!你们天朝人真会玩,居然还能变性,不停的变,隔三差五的变……当然你更会玩,居然还能这么操作……”这是安东尼斯崩溃抓狂的声音。

“我姐到底什么时候醒啊?这伤口为什么一个月了还不愈合?植物人也不应该影响新陈代谢啊!”这是叶枫担忧压抑的声音。

“闭嘴吧小傻子,如果她新陈代谢正常的话,这种伤口应该当场就挂了……啧!你和小霜居然还瞒了我这么大事。”

连姚知行也来了么……

虽然感觉不到身体更没有疲惫的概念,但是叶霜还是很快的有了支撑不住的感觉,听了断断续续的几句之后,那些声音终于渐渐越飘越远,而她也慢慢的再一次失去意识。

不知过了多久,等到叶霜的意识再一次从仿佛是深渊的黑暗中被吼声唤回来时,她听到了外界属于自己老爸的声音。

“你跟我说这叫救她?!谁让你用这么个鬼法子救人了!!!”

这声音不仅中气十足,还余音绕梁,一听就让叶霜肯定了这次恢复意识绝对是被亲爹吵醒的,看来音量大小和她的收听清晰度也有关系,而且医生也不全是胡扯,跟植物人说话确实有助唤醒,当然最好还能尽量大点声儿……

胡思乱想了一会儿,叶霜又听到叶枫的声音也跟着掺和进来,对比叶爸就小声多了,似乎还有点帮人说话的意思:“爸,爸你别生气,这都一个月了……”

……等等,怎么还是一个月?

她觉得自己好像失去意识挺长时间来着。

叶妈也在劝:“老叶你先别着急,韩初这孩子挺好的,能想到办法就已经不错了,再说这都一个月了。”

也是“一个月”……( ̄. ̄)

所以说,你们讨论的时候多少透露点儿有用信息啊。

都是一家人,少点套路多点真诚不好么。

默默吐槽着,因为身体条件缘故而被剥夺了发言权的叶霜被一阵阵疲惫感侵袭,比上一次更快的再次失去意识。

……而下一次的醒来,就是很久很久之后的事情了。

久到甚至就连没有意识,理应感觉不到时间流逝的叶霜都觉得,这一次她大概错过了很多很多的时间……

……

叶霜真正彻底清醒过来,并且终于能够睁开眼睛的时候,只感觉自己整个身体都说不出的酸涩倦怠。

想想其实也正常,毕竟她一直躺着嘛,机械元件太久不用都会老化,更别说她还是需要锻炼活动的**凡胎……没有出现肌肉萎缩现象就已经很值得人感动了。

大脑重启运作,思维活动慢慢恢复正常速度,终于找回了正常智商状态的叶霜理清现在的状况并将自己打量过后,终于满意而放心的松了口气。

而穿着睡

文学

衣迟缓犹如老年人般慢慢起身,从床上挪下来赤脚站在软和的厚地毯上时,叶霜才后知后觉发现到有什么不对劲。

着眼望去,她现在正站在一个宽敞明亮的大卧室中,但明显不是类似医院vip病房的地方。

旁边的墙壁被整面改成了巨大的落地窗,阳光毫无阻碍的从外面透射进来,洒进了这里的整个房间。正对大床的墙上挂着一个大电视,对着落地窗的另外一边内侧墙壁上,则是满满一墙的书架,从地板延伸到天花板的占满了整个墙壁,里面不仅摆放着看名字就艰涩难懂的工具及专业书籍,还塞满了各种颜色、高高低低的文件盒。

床头旁边尺寸大到夸张的办公桌上正摆着打开屏幕的笔记本电脑,电脑旁边甚至还有一杯咖啡,看样子主人刚刚才在这里办公,手背试了试杯子的温度,甚至还能确认对方离开的时间并不长……

……所以说,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她既不在医院,也不在家里,怎么会跑到这么一个完全陌生的地盘?

落地窗外是大大的花园,围墙后面还能看到开阔的绿景和远处的湖泊,以及间隔有距、错落点缀在其

文学

中的精致别墅……所以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高别墅区了……价格也超级“高”的那种。

叶霜默了默,继人生遭遇外星进化之后,她现在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又经历了一次穿越……

门锁“咔”的一声轻响,有什么人从外面打开了房门。

被惊动的叶霜从窗前回头,韩初一手拿着手机正在低头操作着什么,另一只手在推开门后随意的抬起,扯了扯不知怎么被弄得有些褶皱的领口,就这么自然而然的走了进来,像是在自己家里一样……

叶霜:“……”

等等!

说不定这真的就是他家啊!!!

因为突然意识到了这件很不可思议,最起码是大大超越了叶霜想象底线的事情,霜妹很理所当然的就这么在窗户边僵住了。

而当韩初似乎是看完手机上的信息,并且也处理好了他要处理的事情之后,顺手把手机揣回兜里抬头时,他的目光就不经意扫到了床边的石化霜妹一只……

……以她仍未减退的进化视力发誓,在看清自己之后,被震在原地的韩初一双眼睛惊讶的睁大,保持了肯定至少有半分钟都没眨动一下的高难度状态……

本来叶霜还挺心虚的,不管怎么说自己都是跑到了人家家里,尤其现在还没做好心理准备就冷不丁见到屋子主人,这情形确实是有点误入别人领地的尴尬。

但是见到韩初的反应比自己还惊讶之后,再回想起她陷入昏迷之前对方的那张蠢脸,有这个对比在前,她瞬间就自在了许多。

两两对视许久,叶霜突然一笑,率先打了个招呼:“韩哥。”

“……”

韩初总算是缓缓的眨了下眼睛。

“你醒了?”有了第一个动作之后,韩初像是终于捡回了吓掉的智商,他点点头走过来,等到重新坐在了前面摆放着电脑的那张办公桌前时,也顺便捋顺了脑子里杂乱的思路。

“先坐。”韩初也招呼了一声,抬抬下巴示意叶霜不用客气。

叶霜没想客气,但左右看了看,整个房间就韩初坐的那一把椅子,然后再来能够让人坐下的也只有一张大床了……

不仅能坐下,还能躺下……

叶霜:“……”

一个昏迷不醒的人应该是不至于被经常挪动的,那么想想之前她醒来的位置,再看看这间几乎是到处都充满了韩初个人风格摆设的房间……

……总觉得有什么了不得的结论浮现出来了。

韩初见叶霜站着没动,仅仅是四下看了看后就一副若有所思、默然无语的样子,于是他也似乎想到了什么,大方的直接点头承认了:“没错,我们在同居。”

叶霜再次:“……”

想了想,叶霜还是决定把心态放得阳光点儿,相信人间自有真情在的试探着问:“为了方便照顾我这救命恩人?”虽然对方这用词有点儿纠结,但细节问题也可以不用在意的嘛。

“照顾你是护士的事情,我不擅长这个。”韩初冷静客观的回答,垂下视线盯着电脑屏幕,手握鼠标点开了屏保,开始在里面的表格中点击操作了起来:“我说的同居就是字面上的意思,你不用多想。”

“……”不是,这才真正是需要多想的地方好么!!

韩初的声线平稳无波,仿佛在说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般继续补充了下去:“还有,我们已经在一年前登记了结婚证……如果你是在担心不合法的话。”

“!!!”

叶霜震惊!

叶霜如遭雷劈!

叶霜一脸懵逼,抖着嘴唇快要被吓傻:“韩、韩哥,我是不是被人穿越了?我觉得自己好像跳过了什么重要剧情啊,你确定你是和我结婚了?……韩哥你先跟我说说清楚啊,不要玩那张表格了!!上面数据都快被你点成乱码了以为我没看到么!”

……

被叶霜拆穿之后的韩初恼羞成怒,于是他丧心病狂的决定给叶霜放个大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