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受在开会身体放道具,同房交换4p好爽

小受在开会身体放道具 第一章

又过半日,东方明等人从港区出来,进入了千代田区,也就是靖国神厕和秋叶原的所在。

一路上妹子们各种虐杀怪,而东方明的出手次数不多,虽然爆出了几张角色召唤卡,但全部都是某些人气很低的里番作品中的角色,并不像父爱如山那么给力。

至少女儿还有让人艹的欲.望,而破鞋哪有什么感觉,除非是绿帽控和破鞋控。

身为破鞋还想让人控,还是去做女神吧!

对此,东方明表示真心压力甚大。妈蛋,太坑爹了,为什么都是破鞋角色,不能来点正常的吗?

尼玛,说起来,这些妹子还是都是出现于各种重口味作品中的角色。

还好没有扶她,不然某人真是要吓尿。

扶额叹气一声,东方明心中才好过一些,今天太不正常了,出里番妹子也就是算了,结果还他喵的全部出破鞋,简直恶心的不行。

仔细想想,遇到皮神后都没有什么好事……

奶奶个熊,想想都反胃了。

作为一名纯爱党,东方明已经快受不了,搞得自己快一个下午的心情都不好。

所以为了保证自己那刚刚才恢复好的心情,那些破鞋的名字就不提了,信息资料就更不想回忆了。

人妻什么的还可以勉强接受,但是万人骑还是算了吧。

好了,不扯这些,东方明他的目标可是邪念碎片,以及各种秋叶原的宅物。

呃,还要顺便去烧下靖国神厕,超度下里面的厉鬼。

要知道,这些鬼子手上沾染的人命,绝对不止一两条这么简单。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进入千代田区后,岛国人民的身影几乎见不到了,除了被啃的只剩下骨头的东西。

其实在港区内,东方明一行人就很少了遇到岛国人民的暴徒,到达千代田区更是绝迹了。

至于原因,怪物太强了,岛国人民在这里无法生存。

区区小怪都六七级,精英怪级,这哪里是岛国人民这种水平能混的。

“咦,奇怪了,邪念碎片怎么感觉越离越远了?”闭起双眼,感应了下碎片的位置,东方明愕然的发现邪念碎片的位置好像离自己这里越来越远了。

“怎么回事?难道碎片会移动吗?”这下子,某人完全混乱了,不知邪念碎片出现了什么问题。

“艹了。”随后,东方明反应过来,立刻让鞠川静香改变悍马车的行驶方向,往这里的远离的方向追去。

不管如何,这个邪念碎片都跟不能丢,这可是关系到他未来的东西啊!

这个数秒之间,东方明的面色变了又变了,他是完全想不通邪念碎片怎么突然移动了起来。

原本他还以为能顺利的获得邪念碎片,万万没想到啊,这邪念碎片他喵的竟然跑离了这一带!

“等等,邪念碎片应该不会无缘无故的自己移动,难道是……”忽然东方明意识到了一个忽略的事情,皱了皱眉头。

现在邪念碎片虽然已经不会主动的寻找情绪波动强烈的人,但却不代表它会被什么东西给吸引走,甚至也有可能被什么特殊的存在带走了。

邪念碎片这东西,特殊是够特殊的,但指望它能老老实实等东方明去拿,还真有点不现实。

“喵喵个蛋,竟然还会飞!”东方明微闭着双眼,忽然感应到碎片的位置往上空飞去,顿时大惊小怪的起来。

如果飞太高了,那么他还真没办法拿到了。

邪念碎片这玩意,妹子们可碰不到,只能他自己来。

呵呵,我去年买了一个表。

随后,东方明咬了咬牙,纷纷道:“往左开!”这邪念碎片也不知道抽了什么经,到处乱移动,一会儿往左一会儿往右,简直丧心病狂的逗他玩。

小受在开会身体放道具 第二章

众目睽睽之下,乔峰已心灰意冷。

又听徐长老道:“多谢智光大师,回述旧事,使大伙犹如身历其境,这一封书信,是那位带头大哥,写给汪帮主的。”

徐长老将书信,递给乔峰,又道:“书信中,那位带头大哥,极力劝阻汪帮主,不可将帮主

文学

大位,传于乔帮主!乔帮主,你不妨自己过一过目。”

乔峰刚想接过,便听智光大师道:“先让我瞧瞧,是否真是原信。”

乔峰一怔,放下了抓着的智光大师。

智光大师接过书信,看了一遍,道:“不错,果然是带头大哥的手迹。”

他说着,左手手指,稍微用力,将信尾名,迅速撕下!

接着放入口中,舌头一卷,已吞入肚中。

这一幕实在突然,乔峰又是心神大乱之时,万没料到会有如此变故,故而没来得及阻止。

“你干什么?”

瞧见智光大师的行为,乔峰怒吼一声,再次抓起智光大师的僧衣。

智光微微一笑,道:“乔帮主,你既知道了自己身世,想来定要报你杀父之仇!汪副帮主,已然逝世,那不用说了!这位带头大哥的姓名,老衲却不愿让你知道!”

顿了顿,智光大师又道:“老衲当年,曾参与伏击令尊令堂,一切罪孽,老衲甘愿一身承担,要杀要剐,你尽管下手便是,绝无怨言!”

赵钱孙也道:“当年的事,要算账,也有我一份,你几时欢喜,随时动手便是!至于带头大哥的姓名,在下是绝不会相告的!”

乔峰见智光大师,垂眉低目,容色慈悲庄严,心下虽是悲愤,却也肃然起敬。

对于赵钱孙这个光棍,他更是没什么办法。

乔峰竭力平复心情,道:“是真是假,我也尚未明白,便是要杀你们,也不忙于一时!”

唐玄瞧见这一幕,嘴角却微微翘起。

要知道那“带头大哥”,可是他们北少林的方丈,玄慈大师。

别人不知道,他作为一名游戏玩家,还能不知道?

乔峰拿着已经没有了信尾名的书信,细细看去。

上面所说,果然是那位带头大哥,写给他汪帮主的。

劝阻汪帮主,不可将帮主大位,传于乔峰!

乔峰叹了口气,闭目不语。

他虽然不甘心,却也已接受了事实真相。

‘罢了,这丐帮帮主,不做也罢!汉人也好,契丹人也罢,我仍旧是我,乔峰!’

乔峰叹了口气,心中如此想着,开口说道:“乔某身世来历,惭愧得紧,我自己未能确知!但既有这许多前辈指证,乔某须当尽力,查明真相!这东丐帮帮主的职份,自当退位让贤!”

他说着,从腰间取下那晶莹碧绿打狗棒来,双手持了,高高举起,说道:“此棒承汪帮主相授,乔某执掌东丐帮,虽无建树,差幸亦无大过!今日退位,哪一位英贤愿意肩负此职,请来领受此棒。”

这打狗棒,被东西丐帮,轮流保管使用。

多年前,西丐帮帮主洪七公,传位于黄蓉的时候,便将打狗棒拿去,一同传给了黄蓉。

只因丐帮历代相传的规矩,新帮主就任,例须由原来帮主,以打狗棒相授。

在授棒之前,先传授打狗棒法!

后来,东丐帮帮主汪剑通,传位于乔峰的时候,又将打狗棒,拿了回来使用,这才传位成功。

东西丐帮,本为一家,都是丐帮。

小受在开会身体放道具 第三章

“准备好醒过来了吗?”身体藏在无尽的光芒当中的耶和华很平静地问道,语气慈祥,“我的孩子。”

“伟大、万能的耶和华,请你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吧?”陈悟问道。

耶和华轻轻抚摸着陈悟的脑袋,那是一只巨大的手掌,手掌是由圣光组成,似乎在为他洗礼、灌顶。

“先驱者们在死后都纷纷转世,为了应付一场即将到来的可怕劫难。不但是你,扫罗、以撒、约翰都已经转世,我们基督是没有这里一说的。所以,我拜托了印度的老朋友。”耶和华微笑道。

“为你们营造这么一个世界,是为了让你们彻底觉醒。新的纪元即将来临,我需要你们继续成为我的先驱者,为新纪元的人类消除愚昧,引领他们走上新的道路。”耶和华说道。

陈悟皱眉道:“什么是新的纪元?”

耶和华便道:“末日审判即将来临,到时候一切都会重组。用我们基督教的话来说是末日审判,用中国宗教的话来说那就是无量大劫。”

陈悟说道:“我们这些先驱者是要引领审判之后的人类走向新纪元?”

末日审判,这是基督教的说法,说是末日来临之时,耶和华会审判所有的人,有罪的将下到地狱,无罪的则会上到天国去。佛道所说的无量大劫,乃是五十六亿年酝酿一次,天地众生都将应劫,劫难过后,一切又将回到原点。五十六亿年,周而复始。凡人们,在这劫难当中不断循环。

“是的,第一个审判日之后是由道教的始祖三清引领着人类走向新纪元;第二个审判日之后,则是由释迦牟尼引领着人类走向新纪元;这是第三个审判日,将由我们基督教引领着人类走向新的纪元。”耶和华说道。“这将会是一个不同的纪元,我们将传播仁慈与爱,让人与人之间充满信任。但,在新纪元来临之前,会有可怕的灾难降临,你与其他的先驱者们需要活下去。然后引领幸存者们走向新的纪元。”

陈悟愕然,耶和华继续说道:“这个世界的本源,其实都不过是你脑海当中所想的,你所梦的。我知道你喜欢看美国大片,而且时常幻想能进入电影当中与那些明星大杀四方。所以我给了你这个机会。而你,也成为了我所有孩子当中最快觉醒过来的人。”

陈悟摸了摸鼻子,道:“我既然是参孙,那为什么会是一个中国人?”

“那是释迦牟尼玩的小花样,你不必多想,我爱所有的子民,包括中国人。”耶和华轻轻地摇了摇头,“佛与道的局限性太大。唯有我基督,拥有世界上最多的教徒。这第三个审判日之后将是由我来主导,新纪元来临之后。佛道不会再干涉,你将为我的子民们传播我的福音与慈爱,所以这将会是一个不同的纪元。”

陈悟喃喃道:“真的是梦吗?”

既然是梦,为什么一切都是那么真实?或许,神的手段是不可揣度的,他虽然是士师转世。但也终究是个凡人,只是一个先驱者。

“那……我梦中的人呢?”陈悟问道。

“既然是个梦。你为什么还要执着呢?”耶和华慈祥地问道。

陈悟叹了口气,轻轻点了点头。答案已经不言而喻,没有想到,自己的一个梦居然做了这么长时间,那么自己醒来,会不会已经躺在医院里打着营养液了?

陈悟感觉到自己的眉心发烫,一个十字架显化出来,然后大量的信息涌入脑海当中,他拥有了神一般的智慧,这是耶和华所赐,在新的机缘当中,他会与别的士师们一起传播福音,一起拯救难民,开化灾难过后的愚昧。

“那么,还有问题吗?我的孩子。”耶和华问道。

“伟大的耶和华,请送我回去吧……”陈悟微笑着说道。

无尽的圣光消失,他眼前变得一片漆黑,然后感觉不到自己的意识了,好像睡着了一样。

“wake-up!wake-up!”

陈悟迷茫地坐了起来,发现自己的腰间别着一把格洛克-18手枪,下意识拿出来,退出弹夹看了一眼,全部都是实弹。

寝室当中空无一人,地面竟然已经落了一层灰尘,床单也有了些霉味,好像很久都没有人在这里住过。

“这他妈的

文学

……到底,怎么回事!”陈悟张了张嘴,忽然眼前一黑,看到了一道人影飞扑上来,是一名穿着军装的人,但是扑向陈悟的时候却张开了嘴,腥臭的味道冲得陈悟的头皮都要炸开了。

“操!”陈悟骂了一声,一脚就踢在了这只丧尸的腹部,定睛一看,这家伙竟然是自己的室友。

它嗷嗷大叫着要冲上来,陈悟已经先一步冲了上去,拿起椅子,狠狠用椅脚刺进了它的眼眶当中,捅了个对穿。

与丧尸作战了无数次的他不敢用枪,生怕会引来别的丧尸,他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

“我回来了,但这里发生了什么?”陈悟迷茫地看着躺在脚下的丧尸,它的脑袋里流出白花花的脑浆和黑色的血块来,十分恶心和腥臭。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