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下子就弄进去了岳;快穿之娇花难养(H) v文

一下子就弄进去了岳 第一章

@@[第1章作品相关介绍]

第1节今天,无法忘怀的伤痛……..

转眼之间5.12的悲痛离我们已经过去了一年的时间,在过去的一年时间里,我们与灾区的人民携手走过这充满悲伤的一年。但是我们并没有放弃希望,没有放弃重建家园,我们中国人民是不可战胜的!

现在说再多的也显得多余了,我只想说的是,不求大家要干出来什么,只想要大家在灾难发生的那个时间里,放下手头的一切。默默的为灾区的人民祈祷三分钟,希望灾难永远远离他们,让他们的创伤在时间与全国各地人民的帮助下,慢慢的痊愈。

多难兴邦,灾难打不到我们,只能让我们更加的顽强。请记住,我们是中国人,我们是一家人,我们流淌着华夏的血液,我们是龙的传人!只要我们团结在一起,我们是永不可战胜的!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一下子就弄进去了岳 第二章

徐景言漫无目的的走在闹市中,对这个世界只有无知,越是深入了解越是迷茫!

对这个世界,徐景言内心也就两个想法,要么,在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窝窝囊囊的平平凡凡的躲过这个乱世!

要么,让自己强大起来,让自己有能力面对一切克服一切!总之,如果选择后者,那么只有不停的让自己便强,只有无限强大,否则只会沦为风雨过后的尘埃!

徐景言内心忽然坚定,他没有选择的权利,至少从他中毒,从他父母为其寻找解药,从他外公为他以源力续命…从他……所有的所有,都已经注定他徐景言必须走下去,必须一直强大,无限强大下去!

徐景言内心忽然释然,再次抬起头,他这次不是看到天空,而是看到头顶出现“炼铺”两个个大字!

“炼什么?炼丹铺吗?”徐景言脑海中将二者归结到一起!

徐景言正准备迈进店铺,只听其内传出一声剧烈的爆炸声,紧接着,一道咳嗽不断的人影夹带着一股黑烟跑了出来,伴随的还有一阵阵刺鼻的味道,叫人恶心!

良久,黑烟散去

文学

,一个穿着破烂长袍的老人出现在徐景言面前,老人脸被黑烟熏的黑漆漆的,那本是应该挺长的胡须也被烧焦了一大把,样子别提有多狼狈!

徐景言目光再次转向那冒着黑烟的店铺内,摇了摇头转身准备离开。

“小兄弟,别走啊,进去看看,肯定有你需要的东西!”

眼尖的老者连忙拦下了徐景言,黑乎乎的老脸堆满笑容,让人实是不敢恭维!

其实老者也是无奈!他这店铺都一个月没人进去过了,唉,别说进去,这条小街道一月之久都没人来过,好不容易来了个徐景言,老者怎舍得这么让其离开!

“这……还是算了吧!”徐景言指了指冒烟的店铺大门,还是微笑的转身要走。

“欸,别急别急!”老者拍了拍徐景言的肩膀,然后快速走进店铺,不多时,一阵阵狂烈的巨风出现,没多久竟是将这黑烟吹的一干二净。

“阵法?”徐景言脑海蹦出两个字,内心激动的跑了进去!

“哈哈,来,看看这把剑如何!”老者不知从哪里拿来一把木剑,徐景言的目光一下子被吸引过去。

要知道,他修炼心源得到的第一把武器便是木剑禅影剑,一时间,徐景言内心满是欣喜的接过这把木剑。

手中将源力微微探入,接下来并没有发生徐景言心中所想的那般,而是一簇猛烈的火焰忽然爆发出来,吓得徐景言赶紧将木剑丢到一边。

徐景言一脸怒意的看着老者:“老头,你这什么东西?”

老者眼睛转了转,随即道:“这是把能喷火的剑啊。”

“喷火的剑?难不成用来烧我自己?你发明这种剑有什么用?”

听到徐景言的话,老者绕有所思:“言之有理,我说呢,这么好的火剑怎么没人买呢。”

徐景言一头黑线,不愿再去理会这个呆老头。

接下来的时间,老者不停的为徐景言介绍了各种奇怪的发明!

覆盖了水系阵法的伞,然而刚撑开,雨就下下来淋得徐景言如落汤鸡一般,还有御寒的貂皮大衣,其上却覆盖了风系阵法,暑月穿倒是还行,天寒穿上它还不得把自己冻死!更有一个奇怪的卷轴,上面被老头覆盖上了重力阵法,一卷很轻的卷轴硬是被弄得比大铁球还重……。

一下子就弄进去了岳 第三章

很快,许夕就感觉脸上的的罡风阵阵,像刀子一样刮在脸上,许夕双手捂着眼睛,他慢慢地睁开眼睛,把眼睛睁成一条缝隙,看着下面的城市村庄,都在急速的缩小,他内心紧张,赶忙闭紧了眼睛。

约莫一会,他就感觉马雄落到了地上。

少年一笑,觉得此地不能久留,于是起身,他边走边把玩着胸口上挂着的血红色的石头,他想到些什么,于是面色严肃起来,郑重的把它藏在衣服下面,经过他的思考,他敢断定,自己身上的伤都是它治好的!

他明白,自己怀里揣着的,可能是一个稀世之宝,也有可能会为自己招来杀身之祸!

他觉得,这个秘密自己要隐瞒下去,不能告诉任何人。

少年沉着镇定起来,他明白现在当务之急就是找到食物,补充体力,再寻回家的路。

这是许夕第一次离开家门,也是第一次迷路,他没有多少回家寻路的经验。

渐渐地,他不但迷失了方向,而且还被周围的狼群给围住了!

许夕双腿发颤,看着这些眼睛发着绿光的恶狼们,心里害怕到了极点!

他手无缚鸡之力,饥寒交迫,凭什么和这十几只成年恶狼抗衡!

他缓缓退后,包围圈越发小了,随后,他们一拥而上,许夕赶忙闭上了眼睛,他再瑟瑟发抖,等待着死亡的来临。

就在狼牙触碰到他喉咙的一刹那,血石发光,把首领狼掀飞!

这些红色的血光缓缓地钻入许夕的身体之内,慢慢的许夕的头发逐渐变白,他的嘴角的两颗牙齿急速锋利起来,一个细细紫色月牙出现在了他的额头。

许夕丧失了意志,宛若一只妖怪,挥动着伸长的爪子,把首领狼的脖颈上的血管刺破,如同拎小鸡一般拎起,放到嘴边,吸食他的血液!

群狼见状,纷纷后退,他们警惕着看着这个“猎物!”少顷,随着狼王的惨叫,他们发了疯一般溃逃而走!

真是活见鬼了!堂堂狼王还能让一个人族孩童给杀了!

其实,这都是血石的功劳,准确的来说,许夕现在,没有自己的意识,他被血石,血妖化了!

夜幕很快就过去,少年身上的一切都恢复了原状,额头上的紫色月牙也都消失不见,唯独血石还在他脖子上安然无恙的挂着,许夕感叹,他知道,又是这血石救了他自己!

他一直向南走去,途中也很少遇到危险,许夕不知道的是,他走的方向与他的初衷,好比是南辕北辙。

一路向南,最终,只能到达京城!他走路绕了不少弯子,问了不下数十人,这才到了京城脚下!

少年被眼前这一幕震住了,他望着平日里遥不可及的京都,内心不知是喜是悲!

或许有喜有悲!

许夕顺着人群,走进了京都,京都繁华,人口稠密,真是挥汗如雨,摩肩接踵!

在这些人中,不乏达官贵人,皇亲国戚,当然了,也有一些能人异士。

许夕来京都无处落脚,于是他想去寻找自己的三姨夫,告诉他三姨被抓的消息,希望他能去救救她!

于是浑身脏兮兮的小水鬼,满大街的问杨忠良的府邸在哪,有的人骂他是神经病,有的人当他是乞丐讨饭,没人肯告诉他,到最后还是遇见了买菜的家丁,他与许夕有过一面之缘,这才领他回去。

小乞丐跟着家丁,走了好久,才到了杨忠良的府邸。

“姨夫!”许夕一进门就大喊。“不好了,不好了,三姨被道士抓走了!”

许夕奇怪的看着一脸失魂落魄的杨忠良,他没有一丝惊讶,反而说道:“你一路跋涉,受了不少苦,我也曾派人出城找过你,可终没有结果!”他沉默了一会,又凝重的开口:“来人,给许公子沐浴。更衣,用

文学

膳。”

看见许夕迷茫不解的眼神,他又把右手放在许夕肩头:“一个时辰后,夕儿,你来书房找我!”

许夕就这样一脸疑惑的被家丁带走,他换了衣服,吃了食物,走进了书房,看见一向乐观坚强的杨忠良竟然在暗自抹泪。

“姨夫!”许夕缓缓开口,打断杨忠良的泣涕。

“许夕,你来的好,走,你姥爷的多年不见得养子马雄回来了,他有你三姨的消息!”杨忠良说完,便急匆匆地走在前面,许夕只是点头,一言不发,跟在后边。

马车周围拥簇着好几个家丁婢女,大街上玩耍的孩童都对他投来羡慕的眼神,许夕自豪炫耀不起来,如今她的心里,百感交集。

很快,就到了相国府。

“三姐被抓一事,我直接干涉不了!”马雄站在张华面前,冷漠的开口。

“一点回旋的余地都没有吗?他们要什么?多少银子?”张华目中有些慌张,他隐约觉得,此事没有那么简单!

马雄沉默良久,才开口:“这不是银子可以解决的问题,抓她的可是仙人!”

杨忠良踱门而入之时,听到仙人二字,瘫软在了地上!随后被婢女扶着,艰难的站起来。

“仙人!”此刻客厅里炸开了膛,几十人七嘴八舌的议论着。

张华的妻子泣涕连连,周遭的几个杨家的也都女眷慌慌张张,掩面泪下!

“我张家,没有得罪过仙人啊!”张华一拍大腿,绞尽脑汁,都不觉相国府和仙人有什么瓜葛。

“没有其他办法了,救不了她,除非,除非你找个孩子,跟我去成仙,待到足够强大之后打败他们,才能救得了三姐的命!但是如果事情一旦败露,我和他或许将粉身碎骨!”马雄凑到张华耳边。

“为什么非得是孩子?“张华说道。

“道,得从小修起,成人,太迟了!”马雄说道。

“可我相府没有堪当此大任的孩子啊,老三她自己没有孩子,老大,老四的几个都顽劣不堪,胆小如鼠,哎呀!让你们平时教育孩子,要严厉一点,现在,哎!”张华心急如焚,怒斥站在周围的几人。

“老五!”张华把希望的眼光看向五小姐,她满脸通红,渐渐地下头去。剩下的几人也都如此,他们都不愿意送自己的孩子去涉险,虽然老三对她们平时都很好,可这太危险了,动辄就要丢掉性命,请理解,孩子都是他们自己的心头肉。

百般无措,抓耳挠腮之间,张华无意间看见了那个站在杨忠良旁边身子瘦弱,面容清秀的少年:“那是谁家的孩子!”张华指着许夕!

“岳丈,这是桂英的孩子!”杨忠良说道。

“桂英啊,桂英,好,孩子,你三姨平时待你不薄,你呢,就随你舅舅,去救救你三姨!”张华开口,周围的人都松了口气!

许夕的脸顿时煞白起来,他想到凭借自己薄弱的力量,要与那几个目光森然,无比强悍的青年对抗,就一阵冷汗,他慌张无措,不知所以。

他看着周围的人,没有一个人开口,就连杨忠良想要开口,都止住了,其他人更是一语不发,许夕望着那个面容苍老的老汉,苦笑着点头。

在许夕幼小的心灵里,他认为这和送死无异,虽然名义上是去救他三姨,当然了,在座的各位除了马雄,其他人也都这样认为,他们不觉得一个乳臭未干的孩子,可以和飞天遁地的仙人抗衡。

许夕看向昔日凌空飞行的马姓青年,他决定了:“我去可以,请善待我的父母!”

马雄转过投来,目光之中露出赞赏之色,迈步走向了许夕。

“给我一大袋钱!”马雄说着,把张华腰间的钱袋取下来,痞子一笑,丢给了许夕。

“小子,你绝对不是必死无疑!只要守口如瓶,勤奋修炼,或许有生机可言!”马雄一笑,把许夕夹到腋下:“要想不瞎,闭上眼睛!”

许夕赶忙闭上眼睛,马雄咧嘴一笑,看了看张华,脚下一道霞光泛出,凭空出现一把三尺长剑,随后急速放大,马雄踩到剑上,夹着许夕,化作长虹,向北而去!

相国府的所有人目露羡慕之色,随后又纷纷摇头叹气,在成为仙人,经历未知的危险与富贵荣华之间,他们愚昧的选择了安然活下去,他们会后悔的!!!

许夕看了,觉得它很有灵性,于是随口一句:“小家伙,你可知道藏经阁在何处?”白狐抬起小脑袋,看着许夕叽叽喳喳的不知道说些什么,却见许夕一脸茫然的样子,随后扯着许夕的袍子,示意跟它走,许夕倒也没有多想,便跟着这白狐,走了不大一会,便就看见一个高耸如云的楼阁之上,挂着一个巨大的牌匾,上面写着藏经阁三字。

此时太阳早就落山,天也黑了。

许夕兴奋的跑过去,却见一把巨大的金锁,锁着藏经阁的门,显然是人家下班了!

许夕倒也执着,二话不说,就算是风餐露宿,也得把入道法门换来,于是他靠在藏经阁的大门之上,睡了整整一宿。

第二天,晨曦撕裂黑夜,阳光照到藏经阁的大门之上,金锁自己打开,大门缓缓被一位弟子从里面打开,那弟子还是睡眼惺忪之际,却听见一声响动,虽然不大,确实也吓人够呛,由于许夕这几个月太过劳累,且有受了重伤,昨夜疼了半宿,快到天明才睡着,此时的他的头撞到了藏经阁的木制地板之上,咣当一声,吓得那马脸女弟子一个倒栽葱,竟然从藏经阁的台阶之上滚了下去。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