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你说你逃了几次了 小婕子系列小说

宝贝你说你逃了几次了 第一章

一行人傍晚来到禹边村,发现村子里没有村民的踪影,以及同行的队伍里少了一个人。南门五注意到王滚脸色变化,但王滚表示什么都不知道。周云贤挑了两处挨着的院子,让大家先住进去,并让陈有财安排好了守夜人员。

当晚,南门五半夜被尿憋醒,出屋准备寻个地方方便,却听见院门外稀稀疏疏的声音,翻上院墙往外看时,院子外看守的捕快山贼全都死于非命。周云贤起身出来后,才发觉禹边村的事情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于是派了两个捕快一早赶回县里喊救兵。

王滚认为此地不宜久留,应该赶快离开。但陈有财另有打算,要求大家继续留下。周云贤最后决定留下,还派出了三支各三人小队外出探查情况。

临近中午时分,外出探查的小队只回来了一支队伍,其中一人身上还有很重的箭伤。陈有财认出此箭是蛮族所造,认定此件事情必是蛮族所为。

“爹爹,陈爷爷怎么知道那是蛮族的箭矢呢?”小妮子肉嘟嘟的小手托着小脸,脸上带着疑惑问道,“陈爷爷是蛮族人吗?”

南门五将女儿一把抱了起来,放在腿上,轻轻笑了笑,“还记得先前说的李博康李将军吗?战死在乌流江南岸的那位将军。”

“嗯嗯!我记得!老师还是那位将军的侄女呢!”南门苏雅抽了抽小鼻子,颇为自豪地说道,“然后呢?”

“你的陈爷爷当年就是李将军麾下的将军,和蛮族打了数年的教道,自然能认得出那是蛮族的箭矢咯。”

此时,屋门响动,有人进来

文学

了。

“娘!”南门苏雅从南门五的腿上跳了下来,一路小跑扑进已为人妇的东方玲的怀中,很是亲昵地蹭了蹭东方玲的小腹。

东方玲抚摸着女儿的脑袋,抬眸看向端坐在书桌边上刚拿起书卷的南门五,抿唇微微一笑,“林无道又来找你了。”

南门五一怔,喃喃低语了句,“皇帝都这么闲的吗。”

而后收起书卷就要往屋外走去,却被东方玲拦住了。

“衣襟歪了。”东方玲看着一如当初羞涩模样的南门五,窃窃一笑,趁着女儿跑到屋外的时候,在南门五

文学

脸上飞快地啄了一口。

南门五很是自然地揽住眼前女子,看着那粉若桃花的面颊,含情脉脉的眸子,正要一亲芳泽之时,只听屋外的大儿子又和女儿吵了起来,似乎还有林无道的声音。

东方玲挣脱开,含羞地偏头低语道:“快些出去吧,不然让林无道瞧见了,定会被他说出去的。”

“嗯。”

南门五正欲推门而出,林无道就已经拉开门,哈哈大笑着上前给了南门五一个熊抱,“小五,有一个月没见了吧。呃,玲,皇姐也在啊。”

东方玲忽然想起一件事来,柳眉倒竖,低声呵斥道:“林无道,不许带坏我相公。”

“皇姐,你还真是跟幼安姑姑越来越像了。”林无道耸了耸肩,搂着南门五往屋外走,“北靖皇叔可没你这般小家子气。”

东方玲虽然最后被君幼安道出‘是北靖王的女儿,只不过当年和长郡公主的女儿换下来’,但她还是决定不换回君姓,依旧用着养育了自己数年的养父的姓氏。

“姑姑都说了,你和她都是一样的人。那不是也再说自己小家子气?”东方玲白了他一眼,又和南门五细细叮嘱了几句后,带着儿女离开了。

林无道苦笑一声,君幼安所说的同样的人不是性子相同,而是都是穿越过来的。

不过,君幼安和上官青是这个时代未来穿越回来的,而林无道是平行宇宙穿越回来的。

关于这点,林无道还特意请教了他夫妻俩未来走向,但可惜那俩夫妻先一步游历山河去了,扑了个空。

“唉。”林无道叹了口气。

“我前些日子还收到了柳姑娘寄来的信件。”南门五抬起头,迷眼瞧着天上的白云,有瞥了眼走在身旁的林无道,笑道:“怎么样,绕野是个养人的好地方吧。”

宝贝你说你逃了几次了 第二章

“你们怎么会这么确定我会帮墨家?”无尘子看着田光沉吟着问道。

田光看着无尘子,想了想,然后才迟疑的说道:“我们不是确定你会出手,而是知道你们道家肯定会出手,从古至今,这种百家大事你们道家什么时候缺席过?”

无尘子沉默了,原来不是自己的锅,而是道家历史遗留的问题了,这种东西百家都是第一时间的将道家列入了捣乱者名单,随时做着防一手的准备。

“你不打算跟我打一场?”无尘子想了想看着田光问道,要是能不动手当然是最好的。

田光看着无尘子目光闪动,也是在纠结这个问题,天下都在传闻无尘子没了修为,但是刚刚在山顶上爆发的那一击显然是两个天人极境的高手的交手,而能在这里出现的也只有无尘子和鬼谷子了。现在鬼谷子没了消息,无尘子却还能出现在这里,显然是无尘子更胜一筹。

“无尘子掌门说笑了,我来这只是为了阻止道家下场而已,并不是为了树敌,所以能不动手还是不要动手的好。”田光笑着说道,不是他不想动手,而是在刚才那一瞬间他居然在无尘子身上感觉到了死亡的威胁。

无尘子笑了笑,才将手从袖中抽了出来,半截鸟羽也显露出来,如果真要动手,他也只能把褐冠子给的鸟羽用出来了。

“其实你刚才早点来就好了。”无尘子笑着说道。

田光自然也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刚刚六剑奴和白仲在,白仲身为武安君白起的儿子肯定也是满世界在找田光这个农家侠魁要给父亲报仇,这也是罗网一直在追查田光的目的之一。

“别以为我是怕了罗网,真要打起来,农家不见得会输给罗网。”田光开口说道。

无尘子笑了笑,你要不怕还会东躲西藏这么多年?

“我们就这么耗着?”无尘子看着田光笑着问道。

田光回头看了一眼墨家机关城方向也是疑惑,按照他们的计划现在墨玉麒麟他们应该已经得手了才对,但是现在却还是一片安静。

“你们还安排了后手?”田光看着无尘子疑惑的问道,他们的计划应该是天衣无缝了才对,这可是集合了鬼谷、农家和阴阳家三大家之主制定的计划,不应该出现了纰漏的才对。

“你猜!”无尘子笑道,从鬼谷子和田光的出现,他就知道墨家之事不简单了,但是他也不知道现在墨家机关城里发生了什么,尤其是到现在都没发现阴阳家的踪迹,这才是最诡异的地方。

田光皱了皱眉,他也想不出还能发生什么意外,即使无尘子和墨门把燕国军队干掉了,他们也只是有一些惊讶而已,毕竟这些军队也只是来负责收尾工作的影响不了大局,但是现在机关城却是显得太安静了。

“我说了,你们太小瞧六指黑侠了,作为墨家巨子,他不可能不知道你们在做什么,尤其还是在墨家地盘上。”无尘子平静的说道。

“那也跟我们没关系了,不管六指黑侠有什么算计,经此一役以后,墨家必然是大乱了。”田光想了想说道,不管六指黑侠有什么算计,楚墨和燕墨的叛变是毋庸置疑的,墨家必然也将实力大损,他们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那我们就看着吧!”无尘子笑着说道,有田光在这,他想做什么也都做不了了。

而此时的墨家之中,黑白玄翦也回到了肉身之上,高渐离和盗跖也都尽责的帮他守护这身体。

“你们墨家真有意思!”黑白玄翦笑着说道,他在空中飞行见到了很多,整个墨家几乎都乱了,到处都是交战,但是神奇的是,在交战的地方,还有一帮墨家弟子居然在一旁加油助威,但是就是不动手下场。

“庖丁统领,你们到底想干嘛?”墨家议事大厅里,韩申一身带血的看着庖丁等中立派的统领愤怒的说道。

庖丁面无表情的掏着耳朵,仿佛一切跟他没有关系一般,淡淡的说道:“你们打你们,还不许我们看戏了?”

“你们!”韩申气急,你们那是在看戏么?谁家看戏是凑到跟前看的,还闲事不够大的在一边添油加醋,煽风点火。

“你自己去看你们弟子在干嘛!”韩申怒吼道。

“他们干了什么?”庖丁不解的问道,他们只是约束了弟子不能参与进去,安分的做个吃瓜群众就可以了。

“你自己来看!”韩申说道,然后打开了一个方格,一道光束投影到了洁白的墙壁上,同时还伴随有声音传来。

只见影壁上投影出了一个战场,战场中两队的墨家弟子正在交手,而在这个战场之外还有一群墨家弟子在摇旗呐喊甚至还在开盘口。

“开盘口了,刑堂弟子胜利一赔一,燕系胜利一赔三,赶紧买定离手!”在战团外的空地上,一个小摊支愣起来,一个弟子在写着收据,两个弟子在吆喝着,然后引来了一堆的弟子下注。

正在交手的墨家弟子自然也都注意到了场外的变动,但是想动手却又不敢,因为这些吃瓜群众人太多了,而且他们的统领也告诉过他们不能把这些中立弟子拉进来或者推到对面。

“有什么不对么,你们打你们还不允许我们弟子看热闹?”庖丁笑着说道,其他的墨辩一脉统领也都是开口力挺。

“我觉得巨子一脉弟子更强,我来开盘!”一个墨辩统领开口道。

“巨子一脉胜一赔一,燕楚一系胜,一赔三,赶紧的买定离手。”墨辩统领继续说道。

然后整个议事堂也变成了赌坊,韩申想管也管不了了,只能恨恨的瞪了庖丁等人一眼,这帮人简直不知道墨家中央水池发生的事,要是他们知道差一点墨家成了鬼城还能这么淡定的开盘下注?

“你们还打不打啊,赶紧的,你们不打我们怎么判断谁输谁赢啊?”中立弟子开口催促道。

宝贝你说你逃了几次了 第三章

此时,彩云之南。

相比江南的湿冷,云南的冬天气候要宜人的多,尤其是昆明,春城的别名更代表着它四季如春的特色。

而在今日,这座美丽的春城却是乌云密布,似乎转瞬间就要电闪雷鸣,一场倾盆大雨即将到来。

“王爷!”在昆明南郊的一处,几个身着重甲的将领快步入内,朝着同样披挂在身的一人施礼。

诚亲王的目光朝着这些人望去,神色坚毅无比。在腰间,挂着一把宝刀,这把宝刀是赫赫有名的鄂必隆刀。此刀为当年辅政大臣鄂必隆所有,刀由人名,鄂必隆死后此刀归入宫中,因其原主战功显赫,此刀上还刻以“神锋握胜”四字。

这柄刀在清廷极为有名,许多时候甚至以此刀授以重臣如持尚方宝剑,建兴继位后,为拉拢诚亲王,特意把此刀赐给了他,所以现在它的主人就是这位当年的十四阿哥,如今的诚亲王。

微微点点头,诚亲王心中略有满意。这些人都是跟随自己多年征战的部下,其中还有自己的旗下奴,他们的忠心自然是不容质疑的,而且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也是今日诚亲王的底气所在。

“来人!”诚亲王一声令下,两个戈什哈从左右闪出,其中一人手中握着一卷绸缎,在诚亲王点头中,两人展开绸缎,六个斗大字顿时显露了出来。

“清君侧,诛国贼。”

“皇上蒙难,朝中国贼当道!今日本王以此刀立誓,清君侧,诛国贼!还我大清正统,诛其奸佞,以重振大清!尔等皆为我大清之臣,更是我满人子弟,以其祖宗之名,立今日之血誓,随我杀敌破贼!”

“奴才尊王爷之命,清君侧,诛国贼!还我大清正统,诛其奸佞,以重振大清!皇上万岁!王爷千岁!大清万岁!万万岁!”

众人一同跪下,齐声称道,声音响彻云霄。

诚亲王也不多话,拔出腰中宝刀,一刀就砍掉了呈上来的公鸡脑袋,用其血灌入酒中,随后分于众人。诚亲王领头一口干掉了碗中血酒,待众人喝下血酒后,他大手一挥:“出发!”

随着命令下达,诚亲王各部将起身而去,而在外面已有数千精锐甲士全副武装,由各人带领,声势浩大,直向五华山方向而去。

此次,诚亲王调动了他最为精锐的一部,这一部几乎是他在昆明所有的军力了。自从贵州退回云南后,诚亲王损兵折将,其部仅剩二万多人,而这二万多人除去驻扎地方之外,他带到昆明的也只有三千五百多人。

虽然这三千五百多人相比整个昆明的驻军要少,但是其战斗力却是极强。这些人中,许多人都是跟随诚亲王经历过山东、江北、中原、云南、贵州各个战场的,而且这些人中有很大部分都是旗人,可以说是诚亲王所部的精华。

进入云南后,诚亲王部原本驻扎在云南东北方向,直到前些时候才开始移防。而这一次,他来昆明之前并未同云贵总督贝和诺通报,就连阿灵阿也未告知,直接带这三千五百人轻装急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