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车上故意睡着被陌生人摸,舒婷1一20全文阅读

我在车上故意睡着被陌生人摸 第一章

(去看看小说网)读全文字手打版小说,请记住三五http://www..com

看着那个不能算是结局的结局,小仙心里也是十分难过:想想这四个月来的辛劳,想想一路走来的跌跌撞撞,小仙真的不想就这样结束。去看看小说网w-W-w.7-K-aNKan.c-o-m。(君子阁www.junzige.com)(君子阁www.junzige.com)只是,即使武安更新加多,成绩却始终不曾见长,毕竟小仙也是要吃饭生活的人,要不是实在无法继续,小仙真的不愿意把武安这样草草烂尾掉。去看看小说网w-W-w.7-K-aNKan.c-o-m。君-子-阁w-w-w.j-u-n-z-i-g-e.c-o-m。

不管怎么说,烂尾就是烂尾,这个责任是无法推卸的,因此小仙在此郑重地向各位一直陪伴着武安成长的大大说一句:对不起,让你们失望了!这本武安是小仙第一本写的书,其中的确有许多的不足,因此以后有机会的话,小仙一定会重新写一本三国,以报答各位大大的支持,还有圆自己的三国梦。去看看小说网w-W-w.7-K-aNKan.c-o-m。君子阁www-junzige-com。君子阁www-junzige-com。(君子阁www.junzige.com)

我在车上故意睡着被陌生人摸 第二章

“德昂兄回来了!”

翌日清晨,一早岳之象亲自送来一个客人,贾蔷见之当真惊喜莫名,几步迎上前去拱手笑道。

“侯爷!”

齐筠仍是扬州四大公子之首的派头,温文尔雅,见到贾蔷也是见礼问好。

“几时来的京?可回扬州看过你祖父了?”

贾蔷往里让着齐筠,一边笑着问道。

他看着齐筠那渴望已久眼神,着实让外面的一些亲卫们目光怪异。

齐筠却是知道贾蔷为何如此热切,等到了前厅落座,管事上了茶退下后,他看了看岳之象……

贾蔷摆手道:“老岳可以信任,自己人,往后你们要多打交道呢。”

齐筠起身,拱手见礼,贾蔷笑道:“快坐下,自家人不需这么多礼……老岳,你也坐。”

岳之象还是头一回见贾蔷这般热络,自不敢轻呼此人,还了一礼后坐下,一言不发只是默默观察。

只是没想到齐筠并未说甚么,而是从怀中取出一个厚厚的信封来,交给贾蔷道:“都在里面,侯爷且慢慢看,看完再问。”

贾蔷也不废话,拿起信封拆封后,取出厚厚一叠信笺,开始看了起来。

岳之象在一旁关注着,他自然看不到信上的内容,却可看到贾蔷的面色。

他还未见过,贾蔷的神情如此丰富多彩过……

先是惊喜笑容,继而笑容加深,随后笑容变得深沉起来,又笑容敛起,面色淡然,最后,眼中猛然冒出怒火来,一拍桌子喝骂道:“徐仲鸾这是作死!!”

岳之象听闻此言,眼中目光登时锐利了些,不过又观察到齐筠面带苦笑,苦笑中又有几分期盼,就知内中还有故事。

果不其然,贾蔷暴怒之后,很快就转为苦笑,看着齐筠道:“好球攮的,倒是没把爷卖便宜。”

齐筠哈哈大笑起来,笑罢道:“何止没把侯爷卖便宜,他把自己也没卖便宜。如今香江那边筹备起来的家伙什儿,多是他陪那位葡里亚贵族小寡妇睡来的。我回京前,他才从濠镜岛上的城堡里出来,扶着墙回来的。”

贾蔷哈哈大笑起来,道:“那小子跳脱的性子,在扬州寻不到正经花魁清倌人,人家瞧他不上,可在西洋鬼妹眼中,却是个好情夫。回头给他送些长白老参,叫他好好补补。”

齐筠则试探问道:“侯爷,那您……”

贾蔷连连摆手道:“我自是不成,太显眼了。不过也先别忙着拒绝,让徐仲鸾继续和她谈,看看能不能……嗯?问问她,我家里有一个如宝似玉的男孩子,天下衔玉而生,大富大贵,问问她愿意不愿意……”

若是和别家联姻,好处自然也成别家的了,还会暴露一些不该暴露的东西。

可他又肯定无法娶一个洋妞回来,借宝玉的名头一用,若是能成最好……

岳之象笑道:“宝二爷已经娶亲了,怎好再娶一个?若是妾,怕是要把那边得罪死了。”

贾蔷无所谓道:“族里绝嗣老人多的是,让宝玉兼祧一房就是。”

齐筠苦笑道:“未必能成,那个葡里亚娘们很是精明,和她过手,即使徐臻陪睡了那么久,也没便宜多少。不过,没伺候好的话,那些东西肯定没那么容易得手。”

贾蔷呵呵笑道:“那就对了,对西洋人来说,生意就是生意,和上不上床没甚关系。当然,伺候的好些,总归能得些好处罢。此事不必强求,我们做的事业,不是靠巧取豪夺而来,剑走偏锋的路数可做辅助,若全指望着这等路数来强大,根基都是虚的,早晚为人所趁。

德昂兄,一步步来。明岁天下多半仍要大旱,适时可壮大一番,也可为朝廷减轻些赈济压力。但仍要牢记一点,香江那边的东西,一丝一毫都不可入燕境,否则必有大祸。我们是为了对外开拓,是为了自保,却不可卷入朝廷大忌。”

齐筠点头道:“侯爷此言正理,吾亦如此以为。徐仲鸾那厮,

文学

精明非常,却爱走偏道小道,能带来些惊喜,却不能倚重那边。侯爷能抵得住这样的诱惑,殊为难得。”

贾蔷哈哈一笑,笑骂了几句后,齐筠就不再多留,告辞离去。

该说的话,都写在信里了,许多事,不宜宣之于口。

等齐筠走后,岳之象迟疑稍许,还是问道:“侯爷为何会如此信任此人?”

贾蔷呵呵笑道:“很简单,因为我与他,家族的家性命和根本利益方向,是一致的。齐家,比我还要早一步接触海外。他家在柔佛那边,已经建了一个定点,齐家比我更渴望,早些筹备出一些守卫力量,不然站不安稳。”

岳之象闻言,不再多说甚么,他顿了顿,道:“侯爷,金沙帮如今执掌大半个京城绿林,每日里提供的线索极多。昨夜我瞧到了一条看似无关紧要,但觉得有些深意的线……”

贾蔷转头看向他,问道:“甚么线?”

岳之象道:“也是无意中发现的,京城中有一个菜铺,专门往富贵人家里送菜。”

“有趣在哪里?”

岳之象轻声道:“有趣的是,这家菜铺同时给一家王府、一位大学士府、两家国公府、七家侯府和十数位实权将军府送菜。而这二十四家,分布在东西二城的不同地点,相距甚远。”

我在车上故意睡着被陌生人摸 第三章

“将军,敌人的飞艇来了,约莫有三十艘。”

“这可真是让人不爽快啊。”长叹了一口气,犬养栋二道:“通报全军,把改造过的机关炮竖起来,看能不能打下一两艘。”

“得令!”

虽然因为速度的优势,逼迫西奥联军转向,使得大明海军有了将近半个小时酣畅淋漓的单方面炮击的时间。不过取得的战果虽然不小,但是西班牙的七艘战列舰仍然保持着战斗力,也就是说,这场海战,仍然没有取得决定性的成果。而在这个时候,对方的飞艇部队居然赶到了,天晓得战场形势会发生什么变化呢?

“上校,我们已经到达战场,看起来,我方似乎稍微有点吃亏。”

“嗯,我都看到了。”

与海军平时白色军服,战时蓝白相间作战服不同。飞艇部队的制服是清一色的天蓝色。此时,坐在打头那艘飞艇的吊舱内,一个肩上扛着上校军衔,领章上绘着一只雄鹰,叫做洛佩兹的中年男子,通过吊舱的窗户仔细观察后发令道:“先驱者三十五、三十六号保持1500米高度,悬停在我方舰队上空,为我方舰队的炮击提供校准。先驱者三号到三十二号,提升高度到两千米,我们试着去轰炸敌人的战列舰。”

“是!”

随着洛佩兹的命令,三十艘飞艇在空中稍稍调整了一下队型后,就驱动电机,开始缓慢的朝着大明海军的阵列飞了过去。而在他们的下方,原本因为被敌人集火攻击半个小时,导致士气大沮的联军舰队,这时候看到本方的‘空军’出战了。个个都犹如被打了一针鸡血,至少甲板上的水兵们,都忍不住摘下帽子,朝着上空的战友们挥动手臂,热烈欢呼起来。

“阁下,天上的先驱者三十五、三十六号发来电报,他们将为我们进行弹道校准,三十五号负责战列舰阵列,三十六号负责重巡阵列。”

“非常好!”狠狠的一拍桌子,加西亚大吼道:“先生们,战斗还远未结束。打起精神来,让我们把对面的中国人送入海底!西班牙必胜!”

“是!西班牙必胜!”

士气重振的联军,再一次开始朝着大明海军猛烈炮击。而明军也毫无退让的予以还击。而随着战斗时间的延长,双方的战舰都被命中得越来越多,以至于战斗越来越趋于残酷。

五点十二分,从战斗开始,一直被集火攻击的大明海军旗舰廉颇号,第八次被命中:这一次,敌人的炮弹直接掀飞了二号炮塔,废掉了廉颇号三分之一的战力不说。二号炮塔下冒出的滚滚浓烟,还完全遮蔽了指挥塔的视线。

不过只是过了一会儿,十三分,李牧号的主炮也在西班牙海军的旗舰费尔南多五世号身上取得命中:该舰舰桥后部的烟囱被炸飞了一个,阵阵裹挟着煤灰的浓烟,使得费尔南多五世号看起来伤情极为严重。

十五分,大明战列舰阵列速度最慢的曹三喜号舰舯部水线下部位被接连命中两枚炮弹。厚重的装甲面对紧邻部位的

文学

持续打击,再也撑不住了。其水线下被开了一个50*30cm的大口,大量海水的涌入,使得曹三喜号战舰发生了轻度的侧倾,其速度一下子掉到了12.5节。

十八分、二十三分、三十一分……在联军完成转向后的短短二十分钟里。双方的开火频率继续攀升,互相接二连三的取得命中。而且和战斗刚刚开始时,满血的军舰即便被命中一两发也不影响作战不同。此时的双方战舰,基本上每一艘都带着伤。所以这时候如果被命中,那战舰本身的危险就会急剧的攀升……

到了1647年的9月16日下午五点三十五分,这个位面一个划时代的节点来临了:虽然是慢悠悠的飞艇在两千米上的高度对下面明军的战舰进行轰炸。但,这到底是这个时代,第一次的空中轰炸。

不过,虽然是划时代的第一次轰炸。但此时西班牙、奥斯曼的飞艇,巨大的氦气球下面,悬挂的吊舱总共也就十平米。在扣掉电动机、备用电池、备用气体瓶以及必要的操作人员空间后,能够留给炸弹的空间已经非常有限,所以,洛佩兹率领的这三十艘飞艇,每一艘的吊舱里,只有两枚250KG炸弹。

好在到底这是穿越者研发的飞艇,所以这两枚炸弹,倒是不用像历史本位面那样,由驾驶员拿手扔出去轰炸了——话说不是专业举重运动员,也根本拿不动这样重量的炸弹。

60枚250公斤重的炸弹,陆陆续续的从飞艇上的吊舱里掉了下来。其本身的重量加上重力加速度,在下落的过程中,居然带动起了凄厉的破空声。几个呼吸间,这些炸弹就在明军士兵的眼里变得越来越大……

不过虽然这第一次轰炸,看起来声势很不错,可是这命中率嘛。

在一阵阵轰隆隆的爆炸声,明军舰队周边的海域被激起了数十团巨大的水柱,可是这些飞艇的目标,明军的战舰们,至少表面上看起来,却是毫发无损。

“哈!本将还当这些飞艇如何厉害,没想到居然投弹水准如此之差。我们的机关炮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