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日光阴、妈妈的朋友无删减全集

长日光阴 第一章

圣裁还在查着莫延名下的所以房产,再让逐星一一排查,然后越来越烦躁,手里的袖扣差点被他直接捏碎。

江沾衣想了会儿道:“你确定要找莫延吗?其实还可以考虑去他的实验室那堵他,虽然那里比较麻烦……”

圣裁没有说话,明面上能查到的地方他都让逐星关注了,找到其实只是时间问题。只是他很着急,从莫锦辰失联开始已经过了五六天他才发现不对,他不敢再拖。

许久,他幽幽地叹了口气,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右手往后虚虚握住了什么,然后以肩为支点向下压,拔出了一柄……剑。

古朴的,厚重的,纹路繁复的长剑。带着翻滚的剑意和血气,让人毫不怀疑这是一柄真正可以上阵杀敌的武器。

只是这柄剑上还贴着一张符,中间依稀写着一个‘凛’字。

江沾衣捂住唇。虽然早知道面前的可能不是什么普通人,但他直接表现出超出科学的力量还是让她感受到了未知的恐惧。

圣裁的手指已经搭在符纸上了,只需轻轻一揭似乎就能取下那薄薄的一张黄纸。

但变故就在这一瞬间发生了。

圣裁突然猛地抬起头,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看向远处一个方向。

“找到了。”

他对莫锦辰其实是有些微弱的感应的,毕竟那位的神格在她身上。但这抹感应受限比较多,毕竟中间还隔着一位。

他放不下自己最初效忠的神明,哪怕莫锦辰继承了那位的神格,他也没有彻底放下

文学

如今能感应到莫锦辰,证明她至少意识是清醒的,并且在心里召唤他。这是神的眷属对神明最基本的感应。

已经找到了……

圣裁想着,目光却依旧落在手中的剑上。

他之前一直不愿意承认莫锦辰的身份,所以不愿意撕去本命剑上的那张封住了他大部分的灵识符纸。因为那是为数不多能证明那位存在过的痕迹了。

但……

圣裁看了那张符一样,似乎是想把它的样子记到心里。

下一刻,他伸手撕开了那张符。

黄色的,脆弱的纸片一离开剑身,就在空中彻底灰飞烟灭。

圣裁灰白的瞳孔在那一瞬间亮起了浅金色的光泽,遥遥地看了一眼远方。他没有再停留,身影消失在原处。

他不应该犹豫这么久的。

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

……

莫锦辰坐在床脚晃悠着自己的jiojio,锁链哗啦哗啦地响着,仔细听还能听出节奏感。

没错,莫延那神经病还是没把这锁链解开。

晚上和莫延发生了那么多事,当莫锦辰知道他就是云延之后其实就没那么防备了。虽然她已经不打算跑路了,但被锁着也不舒服吧?特别是黑暗的环境,她都担心多几天她也疯了。

但莫延这家伙就是个疑心病,说什么这几天不行,等他将事情处理完。

什么这几天不行?什么事情处理完?他有

文学

什么事情处理还需要锁着她??和她有什么关系???

不过好说歹说,至少他出门前给她换了条长点的锁链,活动范围也不再限制于一个房间。窗户和窗帘还是全关的死死的,但至少她可以开个灯什么的了。

前几天莫锦辰心态崩了的时候全心全意都想着怎么整死莫延出去,现在不想着怎么整死莫延了,就开始想别的事情了。

比如圣裁那家伙找到腐镯了没有。

说到圣裁,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哪……

哗啦!!!

哪……

一声巨响,烟尘四起。哪这个字卡在了喉咙里,莫锦辰看了眼碎成渣渣子的窗台,和突然出现的、杀气腾腾地提着剑的圣裁。许久后来缓缓吐出没有感情的两个字:“哇哦……”

真是想曹操曹操到。

还是破窗而入。

和圣裁进屋都声势浩大暴力破门比起来,她平时也就偶尔杀个人放个火,还真是个遵纪守法的好公民。

圣裁在来之前想了很多。

如果莫锦辰遇到了危险,在心里召唤他他其实都会有微小的反应。但这么长时间一直没有,要么是没有危险所以莫锦辰根本没必要召唤他,要么就是她已经失去意识。

现在看到莫锦辰,没缺胳膊少腿,也没面容憔悴,圣裁是在心里松了一口气的。

然后他就看到了她脚踝上的锁链。

偏偏莫锦辰没感受到他剧烈的心理反应,还没心没肺地和他招招手:“嘿圣裁。”

圣裁只觉得喉咙里有点哑,一剑挥过,锁链应声而断。

“……几天了?”许久,他听见他自己问。

莫锦辰歪头想了下:“五天,或者六天?我记不得了,之前是完全黑的屋子,我分不清楚时间。”

圣裁剑尖往下,似乎抖了抖:“莫延干的?”

“是啊。”莫锦辰摸了摸自己的脚踝,看着圣裁抖着的剑尖,有些庆幸他前面手没抖,砍到她的脚脚怎么办?

圣裁呵了一声,说了声好转头就走:“我去剁了他。”

“诶你等等。”莫锦辰急忙起身。开玩笑,要是早一天他来了这么说,她绝对一万个点头,顺便让他留点骨头她好炖汤。但现在不成,真把云延剁了不合适吧:“你别激动。我刚刚发现,莫延就是云延。”

圣裁冷笑:“是又怎样?”

怎么?他云延就特殊,剁起来特费力?谁削完不是一块一块的?

莫锦辰见他还要走,有些急了去拉他。被他这么一带腿又有点软,差点摔了。

圣裁不得不去扶了她一把,莫锦辰摔在他怀里的抬起头的时候,他低头看到她锁骨上的痕迹。

这几天那点伤口早愈合了,只剩一点暧昧的红痕。

圣裁的手僵住了,另一只手上提着的剑似乎抖的更厉害了,以至于莫锦辰怀疑这几天不见他是不是得了帕金森。

“你这几天没来是去治手了吗?”莫锦辰挑眉问她:“你快抖成筛子了。”

圣裁没听懂莫锦辰的意思,但他也知道自己拖了五六天才发现事情不对实在是太失职了。他现在几乎被自己心里的愧疚压垮。

他承认之前见到莫锦辰好手好脚看起来没事的时候是松了一口气的,但他忽视了,一个成年男人可以对一个女孩造成的伤害,可不止那些。

“……他碰你了?”

这句话带着颤抖的哑。莫锦辰看着圣裁的样子愣了一下,许久犹豫地回答道:“应该是吧,我不确定。那天……反正醒来就已经被锁在房间里了,中间发生的事情不太记得。”

莫锦辰回想了下那天的情况,太过混乱,她也太过惊惧,实在没有什么值得回忆的。

“什么叫不确定?”圣裁恨不得摇摇莫锦辰的小脑瓜看看里面是不是都是水,但看着莫锦辰比他还懵的脸,半句重话也说不出来:“算了,你先和我走。我安顿好你再去崩了莫延。”

“……是云延。”

长日光阴 第二章

“希望你们能够保持住护持学员的初心,以后我会关注你们的。”

唐昊眼神平静的盯着弗兰德和赵无极。

听到对方的话,两人的心中松一口气的同时也是一凛。

看来刚刚唐昊是在试探两人,如果他们没有表现出对于学员的护持,恐怕现在反而会恶了对方。

但是他们也不能掉以轻心,毕竟按照对方的说法,对方会一直盯着他们的,如果他们表现的不再保护学员,恐怕就是他们大祸临头的时候了。

一位顶尖封号斗罗级别的高手盯着他们,不得不说给予了他们巨大的压力。

“小子你的潜力很强大,希望以后你不会辜负。”

唐昊最后看了赵政一眼带着不少的赞叹,接着一个转身便消失无踪。

毕竟刚刚在这里的动静其实也不小,再加上大家都是魂师对于这种魂力碰撞的波动自然更加敏感。

以至于史莱克学院中的众多老师和学员都向着这里赶了过来,而感受到熟悉气息的到来,现在还不是相见的时候,唐昊自然率先离开了。

“院长,赵老师,刚刚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很快一行人来到了这里,戴沐白看着弗兰德和赵无极站在赵政的面前有些好奇的问道。

“没什么!只是我和赵老师突然想要来考教一下赵政的修为,一不小心弄出了比较大的动静,现在大家都回去休息吧!

沐白带着他们回去吧,明天一早到操场我要给新入学的学员上课,记得不要迟到!”

弗兰德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不露痕迹的轻抹掉额头上的汗珠,对着戴沐白吩咐道。

而戴沐白对于弗兰德的说法也没有太过怀疑,听到对方的吩咐也是将注意力转移到了迟到这件事上,狠狠打了个哆嗦然后便带着众人离去。

而拥有紫极魔瞳的唐三可不认为事情有这么简单,拥有紫极魔瞳的他夜视能力可是非常强的,他可以清楚的看见弗兰德和赵无极的额头上有着密密麻麻的汗珠。

前面他就从戴沐白的口中得知了弗兰德和赵无极的实力,都是七十多级的高阶魂圣!

能让他们额头上出现密密麻麻的汗珠,这是一个跟他年龄差不多的少年能够做到的?

即使唐三知道赵政的实力可能非常强,比他们都强的多,但也绝对不相信对方能够敌得过两位魂圣,甚至把他们逼的额头出汗!

不过他也没有直接提出来,只是将这件事记在了心里,默默的跟着戴沐白离开了这里。

而其他人自然更是如此,他们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听到了弗兰德的解释也就下意识相信了。

“赵政,你怎么样?”

等到众人都离开之后弗兰德才向赵政问道。

毕竟一位封号斗罗的威压即使是魂圣级别的他和赵无极都承受不住,而赵政说到底也只有四十九级,恐怕更抵挡不住。

“院长,我没事。刚刚昊天斗罗前辈的魂力压迫并没有针对我。”

赵政轻轻的摇了摇头道。

“那就好,你先回去休息吧,如果明天状态不行就不用过来上课了,反正也只是对于新生的一次教导。”

弗兰德对着赵政说了一声。

毕竟根据他们到来时候看到的事情,赵政在他们没来之前就已经跟昊天斗罗交手过了。

即使昊天斗罗可能完全没有用力,但是毕竟双方差距还是非常大的,而赵政到底有没有受伤也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他们也不好多问。

翌日

中央大操场上

长日光阴 第三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