淑蓉第二次找卫老止痒,闺蜜让我看她和男朋友做

淑蓉第二次找卫老止痒 第一章

这本

文学

书,到这里,就暂时告一段落了。

要说打,主角应该是无敌了,除了魔灵还有他爹秀才这些之外,已经没对手了,当然魔灵之类的,属于修仙类的范畴,我并不是很想去涉及,不然还能水下去好久,我也追过好多小说,到后边基本都是去修仙了,可能不修仙,没啥内容写了,哈哈……

至于说回大卫,其实回去也没啥可写的了,无非就是杨辰再调戏调戏那些美女之类的,还有杨辰最后选择跟谁在一起,其实说实话,我个人比较倾向慕朝歌,但却不能对不起其他姑娘,一起开后宫,貌似很好,你们想杨辰上哪个,自由发挥吧,都可以的。

至于一些江湖门派,有可能是华山派,被幽门四鬼给控制住了,不过以杨辰武林盟主的身份,还有现在的武功,是不足为惧的,遗憾的是没来得及去少林。

简自在应该跟千灵雀在一起了,老被杨辰给挖苦嘲讽,落一个好点的结局,还是很有必要的,就是不知道千灵雀受不受得了他夜里尿床呢?

简自在的师父袁枫,也就是杨辰的结拜大哥,也是在武功造诣上,最接近杨辰的人,不过袁枫这人,生性洒脱,是个十足的武痴,倒是不会被女人给牵绊住,要么就是会经常找杨辰切磋一下武功,要么就是去找林无敌了。

当世几个高手,也就林无敌算老牌了,不过林无敌会在东阿,做慕朝歌的贴身侍卫,代替之前公孙颠的职位,为什么他不回大卫去呢?很简单,杨辰在那,林无敌还怎么愉快的装那个啥,是吧?

至于白颖若,可能没来得及介绍,在当初弘武帝被杀的时候,她是父亲离开京城避难去了,至于后续会不会回来找杨辰下棋,我想应该会的,毕竟杨辰那啥大那啥好,又不黏人。

淑蓉第二次找卫老止痒 第二章

安庆的阿桂还在想着固守安庆,紫禁城中的我嘉庆已经在嚎啕大哭了。

哭诉的对象,则是他的师傅,军机大臣,东阁大学士,吏部尚书王杰。

嘉庆皇帝对于他的师傅王杰,其实一直有种儿子对父亲的感觉,因为他从小就没怎么得到过父爱,乾隆皇帝喜欢的是早夭的皇次子永琏而不是他。

所以嘉庆的青少年时期,很多时候是跟他的几个汉人师傅呆在一起的,现在朱珪死在了广东,嘉庆身边就只剩下了王杰一人。

王杰叹了一口气,事情确实很麻烦了,不过一年不到的时间,朝廷连续在广东和湖南输掉了两场关键战役。

光是阵亡和无法再上战场的八旗精锐就高达一万多人,几乎把一半的精锐都打光了。

而且还连带着报销了七省绿营,陕晋鲁豫还好点,麻烦的是湖北、四川,这两省可现在正在闹教匪呢,据闻已有数十万众。

特别是四川,除了成都将军还有一两千能打的旗丁以外,整个四川,已经找不出什么可用之兵了!

现在宋逆自两广北上逐步蚕食,打下一地就稳住一地!

数十万教匪则钻进了川陕鄂边界的大山中,不管他们是想西入巴蜀,还是东出陕豫,对朝廷来说,都不是什么好事。

大清朝现在是相当于李世民和张角一起来闹事,这组合,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也不一定能摆平!

“王师傅让朕诏求直言,广开言路,祛邪扶正,褒奖起复先皇时以言获罪的官员,诏罢贡献,黜奢崇俭,要求地方官员对民隐民情纤悉无隐,据实陈报,力戒欺隐、粉饰、怠惰之风,从上而下使民间转奢为简。

这些虽然都是理顺朝纲、清明吏治之上策,但如今国家之紧要大事,不在于吏治,也不在于安抚人心,而在于宋逆大兵横行湖广朝廷不能制,汉人士绅枉顾国家恩养,争相投靠逆贼,这该当如何啊?朕该怎么办啊?”

说着,说着,我嘉庆又开始习惯性的六神无主起来了,他就是这么一个人,自己没一点主见,遇到事情了完全要靠着下面的臣子出意见。

所以历史上嘉庆朝的吏治,初年有王杰、董诰、戴衢亨等人撑着的时候还能维持,后期这些人老死之后,吏治比乾隆时期崩塌的还快。

这样的主,倒是和诸葛亮这样的权柄丞相是绝配,但可惜的是,嘉庆没有诸葛亮可以依靠,只有一帮腐朽了的旗人和欺上瞒下的内务府包衣。

王杰又在心里摇了摇头,其实他这些条陈都是掩护,真正的核心问题,还是和珅问题,王杰建议嘉庆直接锁拿了和珅,抄了他的家,甚至赐下一杯毒酒。

待到解决和珅,正了朝堂的气氛之后,就开始大办团练,用和珅的家产招募壮士,赏赐有功之臣,就算万一保不住江南,但至少可以保住半壁江山啊!

但嘉庆呢,架不住妹妹波罗公主的时常恳求,这和珅也会做人,已经把嘉庆解决好几次难题了,又有一帮满洲亲贵在为他吆喝,导致嘉庆一直下不了决心。

“陛下!波罗公主来了,正在门口请见!”

门外的养心殿管事太监轻声的禀告着,现在我乾隆没了,和珅也失去了禁宫行走,随时禁宫面圣的恩遇,所以只能打法自己的儿媳波罗公主经常来求见嘉庆。

王杰闻言,只能长长的叹息一声,跟嘉庆告退,这位清代陕西第一名臣,第一次生出了这国家就是他们满人的,跟自己无关的感觉。

这波罗公主来能干什么?无非就是为和珅求情,就和珅这些年作的恶,凌迟十次都够了,就因为是满人,是皇族姻亲,到现在还是潇洒着呢!

淑蓉第二次找卫老止痒 第三章

一生挣不开

名利锁

一生打不通

情爱关

一生

天真又执着

一生所遇

不悲即哀

漫嗟叹

只留下

孺子之名万古传

大齐王朝帝国八年,猴年新年前的最后一个日子,那一夜桃花盛开,就如同吕荼他降生时的传闻一样。

这位富有传奇的天子终究没有吃上猴年的桃子,走完了人生的最后一程。

太子文即位,上尊号吕荼为:大仁至孝智德神光始皇帝;上谥号吕荼为:弘运大文大平大康睿圣武皇帝;追庙号为:太祖。

同年,大齐王朝,赵氏世家家主赵浣联合三川郡郡守屈候鲋,列国不甘心灭国遗老贵族,还有遁入地下手持墨家矩子令继续推扬极端主义的胡非子,发动叛乱,叛军不到三个月,总兵力达到二十万,大齐王朝震动。

此时跟随先皇吕荼能征善战的悍将皆以老亡,那些有才华的二三代勋贵也因为当年入蜀之战全部跟随吕渠阵亡,国家一时间拿不出像样人才平叛。

而仅存的几位能打仗的将军,又皆是河西郡王吕恒的旧将,八贤王吕圭不愿河西郡王重新掌握兵权,自请为征讨大将军,帅兵三十万围剿叛军。

皇帝吕文应之,吕圭不料中叛军统帅北门可之计,三十万大军近乎全军覆没。叛军进攻关中,形势危急。

至此之际,在蜀郡治理水患的西门豹得知消息后,带军十万北上,皇帝吕文见援军到来大喜,赐封西门豹为讨逆大将军,西门豹与北门可大战三年不得胜。而此刻大齐王朝各地的叛乱却是越演越烈。

皇帝吕文见状无奈,只能号召天下地方郡王和各城令,聚兵围剿叛军。

是年,河西郡王吕恒聚兵剿匪,麾下大将曹恤其部前锋吴起,以三千军士击溃叛军十万,天下瞠目,三个月后,河西郡王世子吕彘在肴函战场,杀死北门可,俘虏赵浣,为天下义军首秀。

皇帝吕文得知消息大喜过望,派八贤王吕圭慰问劳师。

谁料吕圭嫉妒吕恒,竟然在赐封的御酒当中下毒,欲要害死河西大军众功臣。

不料途中,被云中郡王头曼发现,事迹败露,被群将激愤斩杀。

皇帝吕文得知消息,气的一命呜呼。

天子驾崩消息传遍大齐王朝各个角落,二十八异姓王,七十二郡王个个把目光投向朝堂,想要看看下一步的局势。

河西郡王吕恒采取李悝的建议,挟天子以令诸侯,迅速拿下关中,并号召拥有各地兵权的诸王进关中朝拜新天子。

诸郡王进见新天子者,七十二人,同姓王六十六人,异性王六人,吕恒皆以高爵位封赏,并宣布废除那些没有觐见天子的诸王爵位。

诸王不服,发起二十八王叛乱,吕恒以西门豹为河北大将,以吴起为中原大将,以世子吕彘为淮南大将,三将共率军六十万,剿灭叛乱,不过两年,二十八路诸王全部兵败自杀。

大齐王朝至此八年内乱结束。

同年,高寿已达一百二十岁的卜商拿着一份卷黄的王诏,联合六大学宫宫长,进长安,宣读吕荼遗诏。

天子见其祖父吕荼遗诏,竟然预料到了今日之事,又笑又悲,眼泪汪洋,最后禅让天子之位给吕恒,吕恒封其为九千岁,****,其后世子孙只要不谋逆,永享富贵。

吕恒称皇帝后,任命李悝为右相,任命西门豹为幕府太尉,任命吴起为幕府大将,赐封卜商为帝国之师。

同年,世子吕彘改名吕彻,为大齐王朝东宫太子。

开年春,有渔民发现日本群岛,并带回来了大量银锭,轰动天下,吕恒命为扶桑郡。

第二年,太子吕彻在吴郡会稽郡皖郡荆州郡等郡起兵三十万,南下武夷山,伐南越国。

南越国见势不妙溃逃,从古福建,古广东,古广西,古云南,一直逃到沼泽遍布,雨林覆盖的古东南亚,古越南地区苟存。

吕彻见一时无法覆灭南越国,于是迁百濮之民驻扎南方靠海之地,以为防备。

南征回师后,吕恒让东宫吕彻主持大齐王朝十年论战,结果论战胜者前五名皆来自河西学派,如商鞅,慎到,申不害之流,河西学派风光一时无二,吕恒大量重用河西学派之人为朝廷重要官员,并任命自诩是鬼谷门人的李悝为宰相,河西学派的商鞅和申不害为左右相,至此河西学派掌控大齐帝国的时代开始了。

李悝当政后,第一件事请天子令诛杀杨朱,天子吕恒以先皇遗诏不杀“言人”之由不许,只是把杨朱流放到海外扶桑郡,不得天子诏令,永不得回都。

李悝无奈,把目光朝向吕荼制定下来的国家制度,他以诸王还有列国余孽发动叛乱的前事,力促变法,吕恒同意,李悝变法的变革开始了,不到十年齐国大治,恢复了吕荼未去世时的繁荣。

第二年,吕恒驾崩,太子彻即位,上谥号其父为睿圣武皇帝,追庙号为高宗。

同年大齐帝国西部边疆遭到戎人骚扰,幕府大将吴起请求西征,吕彻同意,吴起帅兵十万出古河西走廊,杀向西方,大军所到之处,秋风扫落叶,无数戎人化为刀下血鬼。

大齐帝国得新领土一百万平方公里,吕彻命宰相商鞅迁浪人三十万进驻,开发边疆。

吕彻治国第十年,孟子降世,吕彻治国第十二年,齐国最西部大郡,西海郡,遭到自称波斯帝国军队的袭击,死伤居民近万人。

吕彻大怒,命大将吴起再次西征。

吴起西征,

文学

一直打到波斯帝国腹心,古伊朗高原。

吕彻治国第三十六年,吴起病死在波斯帝国战场上。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