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警雄液|把老师玩到怀孕

军警雄液 第一章

“可是,如果陇西郡不出兵,那一旦战事糜烂。京兆怎么办?洛阳呢?万一。。。。。。”陶谦顿时急的大声吼叫了起来。

高珣与陶谦这两个两千石官员,本来就是大伙心中的焦点。整个宴会上,大伙的眼神,大部分时间都在他们两个人身上。高珣不用说,一个陇西郡太守。他们不惜辛苦来到郡守衙署,不就是想结交好高珣?至于陶谦,不仅是朝廷任命的扬武校尉。而且,还是大汉名声厚重的大名士。这样的人物,在凉州相见,是可遇不可求的。

当高珣与陶谦两人聚集一起交谈时,大厅中人都已经把注意力投放了过来。见到陶谦情绪失控,全部都立即停止了交谈。

“咳咳!”

戏忠来到身前,咳嗽两声后,向陶谦道:“陶公。忠插一句嘴啊。”

“请!”陶谦见大厅中的目光,已经全部聚集在他与高珣的身上。脸色顿时就变得通红,有点不好意思。他也好歹是名誉大汉的名士,在这凉州差点就失了风度。

“多谢!”

戏忠拱手道谢一声后道:“忠知道公担忧美阳那边的战事失控。毕竟,张车骑在那边败了一场。不过,以忠看来,公的担忧大可放下。”

“还请戏先生不啬赐教。”陶谦神情错愕了一下后,揖身道。

“陶公。如果忠没有算错的话,张车骑此时的手中还有十来万人吧?”戏忠不回反问道。

陶谦立即点头道:“折去因为张温这厮的私心而失去的五千来兵马,此时在美阳县的我大汉兵马,不多不少正好是十万来人。”

“皇甫将军凭借着手下不到五万的兵马,就已经把韩遂等叛军给挡在了美阳寸步不得进。现在,张车骑手中的兵马已经达到了十万。而且,皇甫将军在美阳一线布置的防线,张车骑也根本没有动过。既然如此,那陶公觉得,以羌蛮的那些兵马,能撬开聚兵到达十万人之多的美阳防线?”戏忠继续反问到。

“陶校尉,丰也来插一句嘴。”田丰来到陶谦身前,向其拱手道。

“元皓天姿朅杰,权略多奇,谦在洛阳时,就已经闻名久矣。只是奈何公事繁忙,都不能亲自请教。今日能听君解惑,乃某之幸也!”陶谦也向田丰拱手回礼后,道:“还请君不啬赐教。”

田丰在洛阳当侍御史的时候,陶谦对田丰善谋,又知权变的能力确实是早有耳闻。只是那时因为不熟,在加上田丰在洛阳没有待多久,就辞官回了家。以至于没有与其深交。

现在,京兆那边的局势,已经让陶谦乱了分寸。如果能听到田丰的见解,他也安心一些。

田丰客套谦虚一番后,最后道:“虽说韩遂,边章,南宫伯玉等人率领的十多万叛军,在凉州闹的声势浩大。甚至还把兵锋直指京兆长安。如果这些叛军不去京兆,一直留在凉州金城郡。那以他们手中十多万的兵马,想要快速把他们平定,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然而,韩遂、边章他们的野心太大。领着兵马离开了他们的老巢,这等于说是已经成了无根之萍。以前,我陇西郡先是忙着平定境内的那些归附羌蛮,后又紧接着姜启等羌蛮分三路大军犯我陇西郡。这使得我家君侯根本就腾不出手脚来。现在,陇西郡已经安定。我们也是时候兑现皇甫将军交代的事了。”

军警雄液 第二章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

秦牧在长安坐镇到开春,青藏方面发生了一些小规模的叛乱,但没有大变,秦牧也就放心了。

不得不说,抽丁法真是个好政策,把这些少数部族的青壮一抽走,相当于釜底抽薪,就算是有人想闹腾,也闹腾不起来。

在北方草原上,大量的蒙古贵族被内迁,避免了他们带头叛乱,加上朝廷出台政策,尽量促使蒙古部族聚居,开设皮毛加工厂,招募工人,禁止过度放牧,对草原生态的保护起到非常大的作用。

秦牧到三月起驾返回南京,一路走走看看。

经过几年大规模的修路,大秦的交通状况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很多州府都通了柏油路,这几年来,国内同时动用了八十万俘虏用于修路,长沙——昆明——王贲城的西南大通道已经全线修通,成都——长安的柏油大道也已修成大半,南京连接北京和西京的主干道也已基本完工。

因为劳动强度高,八十万俘虏,在修路过程中死亡超过四成,不过中南半岛上的战火还绵延,对土著的清剿还在继续,不断送回新的青壮男子,死再多也不怕。修路是一条,另外就是要利用战争,大量减少中南半岛上土著的数量,为将来的长治久安打下坚实基础。

<有线电报的覆盖面也越来越广,基本上每个州都通电报了。电报站是对公众开放的,要发一份五十字以下的电报,需要缴纳20文钱。

即便如此,各地的电报站还是很繁忙,每天各种公函、短信、商情能过电报网快速地传递着,整个社会的运转速度,因为电报的出现而大大加快。

朝廷也因此可以削减去大量的驿站,减少了支出开支。

因为朝

文学

廷鼓励工商。内部的道路网络的完善,国外的贸易壁垒被扫清,大秦的工商行业在不断的壮大,很多行业都由传统的家庭式手工作坊向集约式规模化生产过度。

激烈了商业竞争,又催生了很多商业大鳄,南京的证券交易所越来越繁荣,上市公司越来越多,大城市的百姓已经逐渐改变了把金钱窖藏的习惯,转而用来投资赚钱。

秦牧带给大秦的影响,是方方面面的。从政治到军事、思想、科技、教育等等,变化都是革命性的。

从西京到南京的官道,都铺成了柏油路面,非常宽敞平坦,一路上,秦牧过得很舒适,春风习习,草树青青,他躺在宽敞豪华的御辇上。享受着各国公主的侍候;

沙俄的伊琳娜公主和媚态横生的波斯公主伊丝曼衣衫半解,妙态隐约,一左一右用小嘴给秦牧喂樱桃,那位妖娆的俄国皇后黛妮伏在秦牧身下。一片雪光摇晃

江山,美人,这才是帝王的生活。

回到南京后,秦牧在完成初步司法改革后。开始推出税制改革,在对原在税务细化,优化的同时。设立消费税、个人所得税、企业所得税、增值税等等。

自有史以来,中国的税收制度都

文学

是畸形的,纳税的都是穷人,而富人越来越富,却不用纳税。

这样的税收制度造成朝廷税收的枯竭,而且会使贫富阶层的矛盾变得不可调和,富的更富,穷的更穷,连饭都吃不上,最终发展到只能用武力来进行权力和财富的再分配,历朝历代的灭亡,无不如此。

军警雄液 第三章

李泽轩没预料到书院众师生在太原城就会遭遇这么大的危机,他料想到突厥人在得知书院众人北上的目的之后会从中作梗,但按照他的预想,突厥人最有可能是在云州动手,毕竟那里地处大唐边境,天高皇帝远,可他万万没想到突厥人直接就在太原城甩出“王炸”,他们难道不应该先在太原城试探试探虚实、然后再在云州发动“绝杀”吗?

突厥奸细们的这一连串举动不合乎常理,但也正是因为如此,他们打了所有人一个措手不及!

不过,李泽轩也没有想到他的老丈人会歪打正着地截获了突厥奸细的密信,这可太关键了,要不是这个歪打正着,现在书院众师生的处境只会更加的被动,甚至他们连自己面对的敌人是谁都不知道,就更不用谈去对付了!

当然,李泽轩最最没想到的是,突厥的奸细首领居然是赵德言!

前世的他虽说不上是熟知历史,但关于赵德言这个人,他还是有所耳闻的!这家伙可是唐代第一大汉奸呐!

但相比于历史上的其他汉奸,赵德言这个大汉奸并没有在史书上留下多少骂名,相反,许多中原人甚至还对他颇有好感,究其原因,主要还是赵德言这个大汉奸当的并不“合格”,细数其在突厥的作为,不仅没帮到突厥,甚至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反而是帮了大唐!

电视剧《贞观之治》,关于颉利得到赵德言的描写,非常有意思。赵德言原来是大唐刺史,李世民发现他擅长拍马屁,又没有真才实学,就决定让他去祸害突厥。

李世民先是撤了赵德言的刺史之位,然后让赵德言随大唐代表团出使突厥。赵德言到了突厥之后,一番溜须拍马,让颉利大可汗觉得很受用,就决定重用赵德言。李世民为了让赵德言全心全意为颉利服务,还把赵德言的家人送到突厥。

正史限于篇幅,没有记载颉利可汗是如何得到赵德言的。《资治通鉴.卷第一百九十二》只是记载说:“颉利可汗获华人赵德言,委用之。”

东突厥在隋末唐初几乎对任何势力都保持绝对的优势,公元615年,依然以千古一帝自居的隋炀帝,北巡到雁门一带。得到消息的突厥骑兵,趁机大举南下。他们一路势如破竹,攻克雁门附近的大部分地区。隋炀帝在仓皇之中,躲入雁门郡城暂避。突厥大军随即将城池封锁,展开围攻。激战中,突厥人的箭矢一度射到了隋炀帝身边。平日里不可一世的隋炀帝,在面对真刀真枪的战场压力后,竟被吓得泪不能止。随着突厥人的攻势加剧,吓破胆的杨广也已哭到眼睛发肿。

此战之后,东突厥汗国的声望更为强盛,成为了当时东北亚草原的霸主。步入巅峰的他们,将地盘扩大到东起契丹和室韦部落,西至吐谷浑与高昌国之间的广袤区域。各方部落的酋长与小国君主,都臣服在东突厥可汗之下。

隋朝灭亡后,东突厥人更是混的风生水起。当时中原北部的各路军阀,或多或少都和东突厥汗国有所交易。其中也包括了以山西被基地的唐高祖李渊。他甚至不惜向突厥人称臣,以便在便在攻打长安的时候,借到五百突厥骑兵。通过这种狐假虎威的手段,给对手以极大的心里压力。

东突厥势力日益强盛,甚至眼看已经有了威胁大唐、问鼎中原的资本,但对于东突厥的可汗颉利来说,却始终有一个心病,他渴望拥有李渊、李二那样至高无上的权力!

在突厥势力起家时,统治模式相当的简便。可汗之下的其他贵族,也都有相当大的权力。他们在各自的部族中,保留了自己原先的习惯法,不受可汗干涉。中原皇帝在国内所拥有的生杀予夺的特权,在突厥可汗那儿只是梦寐以求的渴望。

于是,颉利可汗便任用了逃亡草原的汉人赵德言,为其进行大刀阔斧的政治改革。颉利希望借此加强自己的权力,将保有自治权利的部落都彻底统一起来。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