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h调教文|新白洁性荡生活

高h调教文 第一章

“哟,彭督导,您怎么来了?有事您给我打个电话,我立马到,您别亲自来啊。”

法正的那态度,是要多恭顺有过恭顺。

“小法,咱们借一步说话。”

此时的庞鹏德,不再称呼法正是“法先生”,而是直接叫起了小法,把他拉到一边,朝边上看了看,低声说道:“小法,能不能再借我一点钱?”

法正皱了一下眉头:“上次的钱又用完了?”

“是啊,是啊。”庞鹏德有些不好意思:“你表姐看中了几件首饰,我这不就把钱花了。昨天,你表姐又看中了几身衣服,我都答应给他买了。”

“庞督导。”法正从口袋里掏出了钱:“我那表姐啊,吃穿都要精致,让您受累了啊。”

“不累,不累。”庞鹏德接过钱,心满意足:“等我发了薪水,一定还你,一定还你。”

“就咱们这关系,那还客气什么。”

……

“又来借钱了?”

赵云问了一声。

“又来了,借了不少钱了。”法正淡淡说道:“曲兰琴……小翠宝抓到这么一个主,能不死命的坑他吗?”

赵云笑了笑。

一切,都在按照之前设计好的进行着。

“我想,应该差不多了。”一直都在那里看书的格雷西,放下了书:“当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痴迷,无论周围的人怎么呼唤他,他是都不会醒过来的。尤其是像庞鹏德这样的人,他过去压抑了太久,现在终于有机会释放了,他会表现的比任何人都更加沉迷。”

也不知道为什么,法正和格雷西虽然接触时间不长,但却比任何人都更加尊重格雷西的意见。

法正点了点头:“那么,可以收网了?”

“可以了。”

“那我晚上就去找他。”

“唐自环来了。”

正在这时,齐雪贞走进来说道。

赵云眉头皱了一下。

这个人到底是什么身份,赵云也不清楚。

反正他就知道,每次这个人只要一来,长官对他都会非常客气。

也不知道长官欠他什么了。

“孟绍原呢?”

一进来唐自环便问道。

“长官不在。”赵云硬着头皮。

“哦,那找你也是一样的。”唐自环也不用别人招呼,自己坐了下来,点上一根雪茄:“我没钱了,给我点钱。”

赵云哭笑不得,这家伙来这里就是为了这事?

不过想想长官平时对待他的态度,也不好回绝:“要多少钱?”

“一千。”

“好的,我马上拿给你。”

“美金。”

呃!

这是狮子大开口了啊?

“我赶时间。”唐自环却在那里催促。

赵云想了一下:“先生,这么大一笔钱,我看得等到长官回来才行。”

唐自环的脸上立刻露出了不满。

“给他。”

可就在这个时候,格雷西却忽然说道。

“哎哟,中国话说的挺不错的。”唐自环的目光自然而然的落到了格雷西的身上。

格雷西微微一笑:“我才学了没多久,说的很不好。”

“很不错了。”唐自环却认真地说道:“你是做什么的?”

“我什么也不做,只等着主人的吩咐。”

高h调教文 第二章

越是问不出什么来,人心就越是惴惴不安,太庙的门敞开着,阴森森的大殿内隐隐可以看见历代大清帝王的牌位。

此刻就好像全大清国所有驾崩的君王都在盯着这些人一样,在场所有高等贵族全都如芒在背!

就在这时候,大殿内突然响起太监的声音“陛下驾到……跪!”

刚刚在太庙内跪拜沉思祈祷的同治帝走了出来,脸色铁青的看着这六十多名八旗内部顶级的贵族。

椅子就摆放着汉白玉台阶的边缘上,顺着三层高台向下扫去,一群王宫贵胄跪拜在地一动不敢动!

载淳冷笑裹了裹自己身上的披风,一言不发就这么死死的盯着他们看,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巨大的压力压的下面的人喘不过气来,心中有鬼的甚至汗珠子噼啪乱掉。

足足一刻钟,同治帝足足压迫了他们一刻钟,他们膝盖都跪麻了也不让他们起!

就在这时候,一群御林新军抬着好几口巨大的木箱子就走过来了,随着箱子过来的是一股刺鼻的血腥味。

咣铛一声,箱子墩在地上,打开盖子之后里面全是新鲜的人头!

士兵掀翻箱子,人头就在这些王公贵胄的身边滚来滚去,吓的他们差点尿裤子,有那胆子小的一看一颗人头滚在自己面前,都快亲上嘴了!

哦的一声,这孙子直接昏过去了!

“泼冷水……让他清醒清醒……接着给朕看!你们都认识认识吧,这些人头是不是很熟悉啊?”

“都是你们家生子的奴才,谁家的就放在谁的面前!”

载淳下令,御林新军就会执行,他们拎着人头的辫子开始找人,这都提前辨别了身份的,佟佳的人头直接就放在老礼亲王面前了。

京师十三仓,所有贪污的管库、库书还有亲信的库兵都被斩杀,活下来的都是那些没有门路的普通小兵。

密密麻麻上百头颅,昨晚御林新军在城内斩杀五十多,西山营在城外也杀了六十多,一百多人头,平均每个人面前能放两颗!

大眼儿瞪小眼啊,不过一生一死而已!

到这时候谁都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礼亲王身子抖如筛糠,一看佟佳的脑袋,就知道粮仓的事情算是全都泄露了。

人们面面相觑,昨晚宝鋆查库,大家都以为是走走样子,谁知道会来真的啊?这是真一勺烩啊!

载淳猛然爆喝“都看清楚了?你们自己干的事情,用不用朕说一遍……当着大清国列祖列宗,你们发誓,你们什么都没有干过?”

“发誓!一个个的都发誓……朕就要弄明白了,京师怎么一下子少了三百万石粮食!”

“好大的胃口啊,好大的硕鼠啊!你们真是忠心耿耿啊!”

“奴才死罪……”全都扣头不敢抬头,这时候已经不能再说假话了,事情全都掀开盖子了,狡辩是没有用的。

他们此刻唯一的希望就是同治帝能念一下亲人之情,还好今天在场没有外臣,汉人读书的臣子一个都没有。

也许这就是活下来的机会吧!

“说话啊!都哑巴了?说话啊……礼亲王,你的奴才佟佳是第一个暴露的老鼠,你自己说说这件事究竟是怎么回事?”

老礼亲王看着周围那一把把上好刺刀的步枪,远处的骑兵队列,哪里还有狡辩的胆量,只能扣头认罪了。

“陛下……老奴我死罪啊,我糊涂啊……我让这奴才给糊弄了……”

高h调教文 第三章

肚子饿了怎么办?

自然是吃。

刚开始,胡忧以为只是简单的在军中吃顿饭,毕竟朱大能这边才刚刚结束一场战事,之后他才发现朱大能摆的居然是流水席。

“少帅,我敬你。”军中喝酒没有用杯子的,朱大能拿着个海碗就上来了。

胡忧一摆手,笑道:“今天是你的胜仗,应该是我敬你才对。”

“不,还是我敬你,这么些年来,没有你,就没有我朱大能,无论任何时候,都应该是我敬你!”

“说得对,我也这么说。”

一个声音接下朱大能的话,抬头一看,胡忧笑了。

“候三,你这小子什么时候来的。”

候三还是老样子,无论吃多少都瘦皮猴一样的脸无四两肉,全身上下,除了皮就是骨头。

“少

文学

帅,可不只是我来了,你看看那是谁。”

顺着候三指的方向看过去,那玉步而来的,不正是红叶吗?

不只是红叶,还有西门玉凤,黄金凤,咦,秦明什么时候混入娘子军里了,看他那有说有笑的样子,可不像是得了失忆症。

“这……是不是什么地方弄错了。”

这一个个可都是胡忧昼思夜想的人呀,他们上来敬酒,胡忧自然是高

文学

兴的,只是幸福来得太快,总感觉想是假的。为了抓住幸福,胡忧是碗到酒干,不敢有半丝的马虎。今天这酒也不知道是怎么的,一碗碗的喝下去,肚子也不见涨。

“爹爹!”

随着一声百灵鸟般的清脆,又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胡忧的眼前。

“丫丫!”

胡忧大叫一声,起步就要上去拥抱已经多年不见的女儿。这可是他最最疼爱的女儿呀。

“丫丫呸的,我还没骂你,你到先骂起我来了。不就是个城管吗,又不是第一次了,居然还给我吓晕,看你那熊样!”

脸上扯着肉的疼痛让胡忧睁开眼睛,瞬间,他就张着大嘴傻楞愣的看着眼前的景象,半天都没能说出话来。

胡忧记得自己今天和往常一样,与师父一起出门卖野药。刚逮着个大肥羊,城管就来了。咱是老游击队员了,还能让城管抓住?一声呼哨,与师父两人拿起东西就跑……

不对,不对,那天风大陆呢,文界武界呢,红叶呢,欧阳寒冰、西门玉凤呢,这通通都不对,不应该是这样的,跟本就不应该是这样的。

“难道是酒喝多了,又穿越了?”胡忧撑着身子坐起来,天是蓝的,地是绿的,这都没错,可身边的人错了。

“无良师父,你是科学家?”胡忧试着证实心中想要抓住的东西。

“你说什么……哈哈哈……真是笑死我了,你看我这样子,饭都快吃不上了,还科学家。科学家要混成我这样,这世界看来也没什么前途了。”

世界,这是什么世界。

胡忧的脑子无比的混乱,哪里是虚幻,哪里是现实,他已经分不清。他试着唤出血斧,可完全没有任何的反应,什么空间戒子透视眼更是提都不用提,完全就不是那么一回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