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奴学校,年轻漂亮的老师6

性奴学校 第一章

第2588章纷纷登场

被取消了T台资格的何瑶瑶并没有外人想象中的那么大的失落,甚至连她自己都有些纳闷自己的平静。

不过看着一脸不在乎的何瑶瑶,作为最新的好朋友的巴伦蒂娜心中也总算松了一口气,两人换下登台的服装,走出化妆间在一个阴暗的角落观看不远处灯光闪烁的T台上那些亮相的模特,不只如此,还一边看一边品头论足,尤其是巴伦蒂娜批评的那叫一个彻底,好像T台上的女模都是狗屎一样,就没一个看的上眼。

“卡特先生?”

何瑶瑶正在观看和学习欧美的时尚文化,忽然看见有个人影向着自己俩人走来,先是一怔,随即才认出是卡特,顿时惊呼一声,脸色也变得古怪起来。

巴伦蒂娜也看见了走过来的卡特,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她很清楚格雷斯要潜规则何瑶瑶的事情,对格雷斯身边这条走狗自然不会好脸色。

“何瑶瑶小姐,听说你被取消了登台的资格?”卡特一脸微笑的走到两人面前,假装好奇的问道。

“是的。”何瑶瑶淡然点点头。

“格雷斯先生听说这件事很气愤,特意让我来安慰一下何小姐,让你不要太失落,老板说凭借何小姐的实力绝对有资格登台的。”卡特别有深意的说道。

“谢谢格雷斯先生的关心!”

何瑶瑶的声音更加淡然。

卡特的脸色就有些不自然,他以为经过了这次打击的何瑶瑶肯定会迫不及待的投进自己老板的怀抱去换取出台的机会,却没想到何瑶瑶的态度会这么冷淡,完全出乎了她的意料。

卡特刚要旁敲侧击说出自己的目的让何瑶瑶就范,身后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两个身影出现在视线里,迅速来到三人近前,其中之一赫然是负责现场事务的理事会副会长艾力克。

“艾力克会长?”卡特明显一怔,随即便笑着打招呼,以为艾力克也是为了说服何瑶瑶的事情而来,和自己的目的一样。

艾力克却像是没看见卡特的招呼,目光始终罗子昂何瑶瑶身上:“请问,你就是何瑶瑶小姐是吧?”

“我是,你是——”

何瑶瑶奇怪的看着面前的金发男子,一脸迷惑,她并没见过眼前这个男人。

卡特的脸色却有些难看,他没行到艾力克会在外人面前落自己的面子,正要说话,瞳孔却是忽然一缩,落在和艾力克一起过来的魁梧男子身上,那是一个大胡子男人,值钱卡特并没注意,此时才看见并且一眼就认出了对方的身份,而认出大胡子男人身份的卡特直觉有些难以置信。

弗利克斯。

时装周理事会的会长,真正的实权最高执行者。

就在卡特心中迷惑和震惊的时候,艾力克已经温和的给何瑶瑶介绍弗利克斯的身份:“何瑶瑶小姐,我是时装周理事会的现场执行副会长艾力克,这位是理事会的会长弗利克斯。”

“啊?”

何瑶瑶顿时发出一声惊呼,眼珠子差点没瞪下来,死死的看着面前的两个人,身为时装周的参与者他自然研究过理事会的名单,只是因为根本想不到所以才没认出艾力克,可是艾力克介绍完她却马上反应过来了,也将眼前的艾力克和弗利克斯对上号。

而对上号的何瑶瑶直接被震惊的蒙掉了。

正常情况她是根本没机会接触理事会会长的,甚至艾力克也没机会接触到,偶尔接触几个理事会成员也是最低级的打工仔。

“何瑶瑶小姐,你好,我是弗利克斯!”

弗利克斯看似胡子拉碴,笑容却很温和,微笑着主动伸出手和何瑶瑶握手。

“你,你好!”何瑶瑶的动作有些僵硬,和弗利克斯握手,脑袋还处于眩晕中没能回过神。

可是这一切落在身边的卡特眼中却再次瞪大了眼睛,弗利克斯的出了名的老顽固,脾气臭,什么时候这么和睦的跟人说话和握手了?

就是早就猜到什么的艾力克也一样吃惊,他脑中还回荡着我刚刚弗利克斯看见自己第一时间就发出咆哮的场景,如同一头被激怒的狮子。

弗利克斯却没有在意别人的看法,他现在心中也说不出的紧张,何瑶瑶竟然被踢出了名单,这么大的事情自己竟然没有接到电话。

他是老顽固没错,可是却不是不谙世事,只是最大限度的保持公正和坚持自己的观点而已,必要的时候还是要符合社会规则做事的,否则也根本不可能混到现在的位置和身份。

还是那句话,弗利克斯不是不讲人情,而是要看这个人情的分量有多重。

布鲁斯的人情就很大。

威尔逊的人情也不小。

因此弗利克斯才会破例点名何瑶瑶成为一个小阶段的主场模特。

性奴学校 第二章

“好酒好色,是灵长类动物的共性。”

“西汉焦延寿的《焦氏易林》就说过,蜀中有一种猿猴类动物,喜欢强抢妇女,极为的好色。”

“东汉高诱在《淮南子》中也写到:‘猩猩嗜酒,人以酒搏之,饮而不耐息’,是说一群猩猩挡在山谷中,横行霸道,人们用酒喂它们,把猩猩都撂倒了。”

“这都是有迹可循的。”

听到宁飞的话,网友们却乐了。

大家的重点并不是在后面的典故,而是前面的那句。

“灵长类动物都好酒好色?我怀疑宁观主在暗示着什么?”

“还没明白吗?宁观主说大家都是老色P。”

“别瞎说,我对女人没有兴趣。”

“对女人有没有兴趣,和好不好色关系并不是太大。”

“现在聊天都这么内涵了吗?”

“我承认了,我是老色P。”

宁飞继续向前走,这个时候,网友们看到,前面忽然有一只金丝猴竟是从树上爬了下来。

“金丝猴只有在信任的人的面前,才会下树,这是什么情况?”

大家正疑惑间,有人忽然惊呼道:

“是那只被宁

文学

观主救过的金丝猴!”

“被宁观主救过的猴子?我是新来的,求问发生了什么?”

“自己找以前的视频去,就是有捕猎者闯入那次,宁观主救了一只被捕兽夹夹断腿的金丝猴,后来这只金丝猴去了保护中心恢复好,才又放回来。”

“还有这事。”

那只金丝猴朝着宁飞走过来,宁飞也是认出了它,蹲下来,笑着和它打了个招呼。

小犬看到主人的表情,倒也只是安安静静站在一旁,没有什么动作。

宁飞先检查了一下这只金丝猴的旧伤,发现它的腿上虽然还有一些疤痕,不过被金色的毛发覆盖,不仔细看倒也看不出来。

宁飞和金丝猴玩了一会儿,这个时候,他突发奇想的说道:

“你记不记得冬天的时候,你们有没有在什么地方屯水果?”

听到宁飞的问题,小金丝猴挠着脑袋,一副疑惑不解的样子。

“就是把食物,果子,存在一个树洞里,然后封起来。”

宁飞又说了一遍。

小金丝猴急的抓耳挠腮,似乎是想到了什么,闭着眼睛,冥思苦想起来。

看到这一幕,网友们忍不住竖起大拇指。

“好家伙,这猴子这么快就被宁观主收买了。”

“宁观主也是人才,让猴子带着他去找猴子酿的酒。”

“猴儿酒之所以能存在,原因是猴子们忘记了它们储藏在树洞中的粮食,严格意义上说,猴儿酒如果找不到的话,和猴子关系也不大。”

“这猴子能帮他吗?”

大家正议论着,这个时候,小金丝猴似乎想到了什么,在地面上手舞足蹈起来,兴奋的叫着。

“想起来了?”宁飞眼睛一亮。

小金丝猴向后跑去,宁飞见状,也是快步跟上。

后面有几只金丝猴,一直在树上鬼鬼祟祟的看着,如今见到这样的场面,也都是悄悄地跟上了。

小金丝猴走几步,就驻足思考一下。

看来一个冬天的时间,让它的记忆也有些模糊。

不过,它还是很坚定的朝着前面走,不时的还跳上树,寻找之前的记忆。

宁飞静静地跟在后面,紧紧跟着。

终于,宁飞跟着小金丝猴来到一棵大树下的时候,那只猴子停了下来,在树干上莫名的尖叫着。

宁飞笑了起来,对网友们说道:

“小金丝猴说,它们把果子藏在了这棵大树上。”

“这里说不定真的有猴儿酒。”

听到宁飞的话,网友们又酸了。

“宁观主这运气,想喝猴儿酒,就有金丝猴来领路。”

“真正是仙人的气运!”

“道佛二家教义不同,但二者都说因果。宁观主救了金丝猴是因,金丝猴带着他找猴儿酒是果,这都是有原因的。”

性奴学校 第三章

第一千七百九十四章再临地心

天帝身后,黑气席卷半边天。

这恐怖的黑色气芒笼罩神宫。

天帝在狂妄大笑:“来吧,让我看看,神宫,又能奈我何?”

“天帝,不过神族的叛徒而已,还敢回来,杀你!”

天空中,一把碧蓝大刀凭空形成,直接斩向天帝。

这大刀当中,带着一股狂暴杀力,无与伦比,大刀劈砍下的过程当中,神宫周围,大山崩碎。

“斩我?神宫当中,谁能斩我!今日,我天帝,便来抽取三条神魂!”天帝手臂挥舞间,无数黑气席卷,那碧蓝大刀凭空消散。

这恐怖绝伦的大刀,在天帝挥手间,便什么都不剩下了。

神宫当中暴起金芒,与天帝所夹杂的黑气分庭礼抗,天帝之身杀入神宫当中。

张玄站在远方,只能感受到神宫当中爆发出无数磅礴能量,向四处散发,这大战整整持续了半个小时。

半小时后,天帝的身影重新出现在了这神宫外,他嘴角挂着鲜血,但却发出大笑之声。

“哈哈哈,这三缕神魂,我便先收下了,哈哈哈!”

天帝身影,消失在天边。

而原本金碧辉煌的神宫,则是一片狼藉。

张玄看着这神宫模样,心里有喜有忧。

这神族已经是宿敌了,神族越不好受,张玄内心就越好受,但这天帝也不是啥好鸟啊,让他们谁占便宜,张玄都不爽。

天帝消失,张玄也没有继续逗留,直接奔古战场而去。

古战场上,有人族士兵把守。

现在,虽然兽族经常暴动,但人族守卫这里,已经不像之前那么困难了,蓝云霄坐镇于此,本就是一道难以逾越的屏障,再加上如今进入了反古时代,人族修士实力大涨,守卫古战场,早已不像之前那么艰难。

天帝与张玄,都是至强者,他们偷偷越过古战场,除了蓝云霄以外,根本没人发觉。

而蓝云霄则坐在这古战场一个大帐当中,感受两道极强的气息在空中划过,若隐若现,他只是抬了抬眼皮,并没有去管,不关自己的事,惹这身骚干嘛?

这便是蓝云霄如今的想法。

坐在蓝云霄对面的,是手持神杖的唐纳德。

唐纳德看着蓝云霄,嘴角挂起一抹微笑,“咱们现在,都是为现实低头了啊。”

蓝云霄一脸无所谓的神情,“时代本身就已经变了。”

“呵呵,时代变了,你却没变。”唐纳德盯着蓝云霄,“你现在的状态,是因为,那位,还处于消失当中,没有出现,对么?”

蓝云霄眼中杀机一闪,但紧接着又恢复原状,“所谓造神计划,也只是一个计划而已,又不是说一定要实施。”

“你蓝云霄有一颗霸主的心,你现在做的,却不是霸主的事啊。”唐纳德从始至终,嘴角都噙着一抹笑意。

蓝云霄耸了耸肩,“生不逢时呗,还能咋办,没看现在,到处都是大哥,早就不是你我能站在顶峰的天下了。”

“那你有想过,重回顶峰么?”唐纳德突然收起笑容

文学

,一脸正色。

蓝云霄盯着唐纳德看了几秒,他没摇头,也没点头,闭上双眼。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