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镜子看我们的结合处,美妇乱人伦小说

对镜子看我们的结合处 第一章

听三叔这么说,李得一想起自己上辈子在新闻中见到那些为了自己的个人名利,拼命歪曲否定历史,企图用一些哗众取宠的观点来博取关注的所谓专家,大v。国内的全是假的,国外的全是好的。谁说国外的真实情况,就会被这些人群起围攻。确实,这些人为了利益,已经彻底扭曲,也符合一纪元文明末期的征兆。

然而最可悲的是,那些因为一点点钱就被雇佣的水军,他们并不知道,自己为挣这一点钱,付出的是什么样的可怕代价。那是比死亡还要可怕不知多少倍的残酷代价,是无穷无尽的痛苦折磨,是没有停歇的巨大苦痛。

因为这恶,已经积累的太过恐怖。

想到地球文明纪元末世的种种衰相,饶是这辈子李得一杀人如麻,也经不住心中一颤。那是全世界人心整体都在向着恶的一面倾倒,所引起的后果,是难以描述的凄惨。

“三叔,都说邪不胜正。然而这文明末期,居然会是如此局面……”李得一有些说不下去。

“嗨,你操心这些没有用的。末世大多数恶人死后都会被恶业牵引下地狱,在地狱遭受无尽的死亡折磨,他们会自己完成对自己的惩罚,赎罪过程。不用你瞎操心。善恶到头终有报,人间正道是沧桑。其实这人间,说的是六道轮回。升天是善报,堕入地狱自然是恶报。”三叔满不在乎说道。

“三叔,为啥会有地狱?”李得一忽然问道。

“因为人在受到别人的巨大伤害时,基本都会在心里想要报复。即便自己没有能力,也盼着这人倒霉。即便是恶人,遇到比自己更恶的,也会想要报复。人人都想报复,地狱自然顺着人的意念诞生。地狱里那花样繁多的刑罚,就是顺着人这种念头产生,专门报复人用的。”三叔答道。

听完后,李得一久久沉默下去。

“三叔,我忽然觉着我所做的一切,并没什么意义。”李得一枯坐半响,忽然冒出这样一句感慨。

不过三叔听到后,仿佛丝毫不觉意外,道:“是不是觉着自己不过是这命运轮回中的一粒沙尘,无论如何挣扎,仍旧被束缚在这命运当中。权力,金钱,美色,享乐,丝毫不能帮你挣脱,反而将你越捆越紧?甚至你倾尽全力想让这世界变得更好一些,到头来却发现,自己的努力,仍敌不过这宿命轮回?这世界文明,仍旧会遵循自己固有的规律,从落寞到繁盛,然后再从繁盛转向没落。人在其中,享福、遭罪、堕落,这样永无停歇轮回。”三叔边说边脱下鞋,往外磕着鞋里的土渣。

“三叔,你老人家这时候不该给我来碗鸡汤,安慰安慰么?咋还顺着我的话往下说?”李得一有些不满道。

“嘿嘿,小李子,你糊涂啊。明明你自己手里就攥着关键的钥匙,居然还觉着自己所作所为没有意义?”三叔不答反问李得一。

李得一愕然道:“我?”

“这世界这一纪元的文明,正处在上升期。如今你又帮助天下提前安定下来,怎么能说自己所作所为没有意义?要是没有你,突辽族会彻底攻占整个天下,然后维持一百余年统治后,就将彻底分崩离析。到时候又是一场天下大乱。历经大乱后,突辽族丁口会因为战乱和瘟疫十不存一,关内百姓更是百不存一。然后,这世界才会慢慢重新安定下来。”三叔道。

“这又如何?这世界人,依然浑浑噩噩,不知自己如何生,也不知自己如何死,更不知道自己究竟为何活着,也不知道一辈子究竟有何意义。贫者一辈子为生活终日竭力奔波,富者

文学

终日穷奢极欲享乐无度。这一辈子和和美美一家人,一旦死后,就各奔东西,投胎再来,形同陌路互不相识。幸福的夫妻,到头来不过是劳燕分飞各走各路。”李得一忍不住连连感慨道。

“你这是有感而发?咋,因为前些天刘婵那妮子嫁给李无敌,你心里不是滋味?”三叔忽然戳破李得一心里一块痛处。

“哎,我与她本是结拜兄弟。如今她身份之迷已经解开,又是我唯一的乡亲。我实在是……”李得一不知道该表述下去。

“这个我懂,太熟不好下手。三叔我年轻那会儿,也遇到过这事儿。不过其实刘婵和李无敌俩另有姻缘,这世注定要当一世夫妻。”三叔以过来人的口吻说道。

“啊?!”李得一有些惊讶。

三叔没说话,伸手给李得一识海中传去一段信息。

“什么?李无敌是外星人转世?刘婵也是?专为来这世界做一世夫妻,了结二人之间这段姻缘?”李得一看完三叔给的信息,当场色变。

“不然你以为李无敌那一身天生神力从哪儿来的?你看他那模样,满头黄毛,脸颊尖瘦,加上手里那根黑铁棒,像不像你上辈子熟悉的……”

“齐天大圣?!”李得一失声道。

“嘘,噤声!”三叔慌忙给李得一捂住嘴,“看破不说破。”

李得一点点头,又奇怪道:“为何刘婵今生还有这么一段扭曲悲惨的经历?”

“这是她宿世业力所致,须知这业力,无论善恶,一直随着人生生世世轮转。刘婵宿世所造的恶业仍在,所以这一世,她仍要遭受这些苦难。”三叔道。

“经三叔你这么一说,我好似有些明白我对她的感情,更多是同情其不幸遭遇,并没有太多男女之情。”李得一恍然道。

“哎,甭管是什么情,这情字,总是人生生世世轮回不休的一大原因。”三叔感慨道。

李得一点点头,坐在椅子上一言不发,似乎又在想事情。

三叔也没急着走,就坐那儿静静等着。

“三叔,你之前说我手里攥着关键钥匙?”李得一思索一阵,又开口说道。

“果然,甩下感情的包袱,这人脑子就是好使的多。你终于又想起正事儿。不错,你在定北县搞得这些学堂。尤其是你打破千百年来的世俗偏见,不论贵贱一律平等教授学生开蒙修原气,就是这关键所在。”三叔道。

“啊!?”李得一再是没想到,自己当年无心插的柳,却是赋予自己这一生真实意义的关键钥匙。

三叔看看周围,然后随意挥挥手,李得一顿时感觉周围的声音自己再也听不到。

“我接下来要说的事儿,事关重大。出得我口,入得你耳,不许再教第三人知晓。我已设下绝音障,你可放心问答。”三叔道。

“三叔,我教孩子和守备团兵卒开蒙修原气,不过是寻常事,怎么会如此重要?”李得一赶紧问道。

“我问你,我是谁?”

“三叔。”

“这不过是个名字,我可以叫张三,也可以叫李四,更可以叫肖炎,也能叫张小梵,也可以叫徐凤黏。”

“老人家?”

“这是年龄。”

“宝刀不老?”

“这是我老人家体质好。你是不是故意找打?”

“圣人?”

“对咯!那你知不知道我是如何超凡入圣?”三叔又问道。

李得一摇摇头,直接说道:“这事儿我上哪知道去。我就见过三叔你这一位圣人,要是能看懂如何超凡入圣,早就迈入超凡境,一路平步青云直上,跻身圣人境界,还用现在这样整天在俱五通境瞎磨蹭?”

三叔抬手给李得一脑门一下,道:“你小子平时看着挺机灵,却没想到这么原来如此蠢笨。三叔我当然是修原气才得以超凡入圣!”

李得一当即不服气道:“您老这不是废话。天下修原气的人多了去,超凡入圣的总共也没几个。谁不知道修原气能够超凡入圣,难道还有别的途径?可知道是一回事,能不能做到,又是另一回事。”

“我的意思是,你广开大门,因材施教,给如此多人开蒙修原气,或许其中就有人能够一路走下去,顺利超凡入圣。”三叔道。

“三叔,你原先不是说过,这世界原气量近几百年来,也在衰减么?原气量减少,还如何能够出圣人?”李得一道。

“这世界近百年来原气量衰减,乃是因为近几百年人心有些浮躁。虽然这世界这一纪元文明正处在上升期,但也不是一帆风顺,总会有起伏。但好在上升期人心依然淳朴,紧要关头总能悬崖勒马,挽回世道人心。好似地球则不然,处在纪元文明末期的地球,所有呼吁美德和人心向善的人都会被绝大多数人嗤笑怀疑。甚至有不少魔徒伪装善人,以此败坏世道人心。地球上的人心将会一直滑落到极恶,原气也会因此彻底消失。”三叔解释道。

对镜子看我们的结合处 第二章

楚云一副意料之中的模样,曹安民却吓得浑身一震。

“许攸?是那个助丞相战胜袁绍的许攸,许子远……?!”

“正是他!”

决意背叛许攸的白峰咬牙道。

曹安民只得看向楚云,小声道:“云哥,您看这……?”

此时曹安民心里可谓七上八下,一来他没法确定白峰是在说实话,还是随便找个人咬一口把仇恨转移到许攸身上,保护其幕后主使。

二来,如果真的是许攸,那这事就闹大了,他虽然是曹氏子弟,但在曹氏宗族毕竟人微言轻,跟许攸这个刚立下大功的谋臣相比,分量明显不够。

看出曹安民底气不足,楚云拍着他的肩膀道:“慌什么?把此人押入大牢,该怎么惩处,就怎么惩处!至于许攸嘛……安民,借一步说话?”

“好!就听云哥您的!来人!把这混账东西给我关押进大牢,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得擅自与他接触!否则,以同谋之罪论处!”

“是!”

眼看着险些害自己错杀好人的白峰被押下去,曹安民这才算是出了一口恶气。

“对了,还有!”

曹安民猛然想起什么,赶紧道:“既然郭凯无罪,那么理应将他立刻释放!”

楚云也看向被吓得不轻但也感动涕零的郭玉儿,笑道:“玉儿姑娘,去吧,带你爹回家吧。

还有,你父亲不同流合污,不畏强权,检举贪官污吏,实乃民之楷模,我会如实将此事交代下去,给你们家应有的嘉奖!”

郭玉儿当即跪地,清泪横流,呜咽道:“民女,谢过车骑将军大人!谢过县令大人!”

对于她来说,这一切简直就想做梦一样,昨日她还为父亲的事急得焦头烂额,今日楚云出面,三言两语,父亲不但沉冤昭雪,就连那些幕后黑手,也即将被绳之以法!

果然,民间的传闻一点儿不假!车骑将军简直是青天在世,庇佑万民!

目送着郭玉儿离去,曹安民这才引领楚云来到后堂。

只是曹安民没想到,那个面色阴寒始终一言不发的漂亮姑娘,居然默默跟着楚云一起过来,而且楚云还默许了她的做法。

曹安民本以为这陆真真只是郭玉儿家的某个亲戚,现在看来,并非如此。

她居然是和楚云有关系的人!

这一下,曹安民就对陆真真忌惮起来。

但他不敢贸然向陆真真打招呼询问对方的身份,自打开窍之后,他就知道一个最简单的道理:不该问的别问!

原来,后堂也有一张大桌,桌旁摆放着几张木椅,看来自打楚云推出桌椅之后,不知被许都内多少人争相抢购,就连一些普通家庭,都照猫画虎找木匠进行定制。

因为这些桌椅之类的东西,工艺并不复杂,一旦流传开来,哪怕是手艺普通的木匠,也能做出不错的产品来。

请楚云和陆真真入座,而后曹安民才心神不宁地坐了下去。

“云哥,还请指点迷津啊……”

曹安民并非不知道该怎么处置许攸,而是不敢擅作主张。

“安民,你我兄弟,不说见外的话,我就干脆一点,直接问你的意思了。”

“还请云哥示下。”听不懂楚云在打什么哑谜的曹安民继续问道。

“很简单,有个天大的功劳就摆在你面前,兄弟我愿意让给你,就看你信不信得过我,有没有胆子去接!”

楚云谈笑风生道。

“云哥,愚弟斗胆揣测,这天大的功劳,莫非是抓许攸……?”

“呵呵……”楚云鬼魅般地笑了笑,眼中凶芒一闪,道:“是,也不是。”

“额……?”

“不是抓许攸,而是杀许攸!”

楚云语气阴森,肃然杀气顿时四散蔓延,惊得曹安民浑身一震。

“杀……杀许攸?!云哥,这许攸可是帮丞相他老人家诛杀袁绍的大功臣啊!您也知道,我在丞相心中的地位一向不高……若是贸然杀了许攸,丞相还不气得把我斩了给许攸陪葬……?”

“你这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楚云依旧笑道。

“哦……?莫非其中另有隐情,还请云哥指点。”

听出其中有峰回路转的可能,曹安民兴致骤然而起。

“许攸虽然在先前的战事之中立下大功,但他后来屡屡出言辱骂叔父,他老人家胸怀大度,嘴上不说,但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又有谁知道?”

此言一出,曹安民眼睛瞪得溜圆,赶紧道:“旁人不知,云哥定是知晓啊!”

“不敢,我岂能擅自揣测叔父他老人家的心思?不过嘛,无论叔父他老人家如何想,至少我可以向你保证,你若是肯下令以贩卖私盐、欺行霸市、贿赂官吏、栽赃百姓等罪名将许攸抓进大牢,即日处斩,我保证这是大功一件!”

随即,楚云从陆真真口中得到的信息都转告给曹安民,吓得曹安民更是目瞪口呆。

他没想到,许攸暗中做出这么多恶事,有如此巨大的野心!

如今,楚云的这番话,曹安民就算再蠢,也听得出其话外之音!

显然,楚云的意思是,曹操必定对许攸的所作所为极其不满,已经到了相当气愤的程度。

只不过碍于许攸先前的功绩,如果只因为他出言不逊将将其置之死地,会显得他曹操的胸襟气度太过狭隘。

因此,曹操才不得不违心地留着许攸一命。

而现在,曹安民手上已经掌握了不少的人证物证,只要再下令派人去彻查那些已经被许攸暗中收购的米铺,很快就能证实许攸的一切罪状!

这些罪行,要处斩许攸,已经绰绰有余!

一旦曹安民处斩许攸,那就等于替曹操除掉一个碍眼的肉中刺,曹操如何能不承曹安民这个人情?!

那么,对曹安民而言,唯一的风险就在于,楚云是否值得他信任。

对于这个问题,曹安民连想都不用想。

“云哥,听你的,小弟我这就派人去办!彻查那些被许攸收购的米铺,小弟先斩后奏,等许攸死了,再通知丞相!”

听曹安民心思变得伶俐不少,楚云满意地点头道:“嗯,果然有所长进,孺子可教也!”

“都是云哥教导得好!云哥厚恩,安民永世不忘!”

对镜子看我们的结合处 第三章

三月的寒风冰冷无情的捶打着陈辰的脸庞,冰冷的风刃刮得陈辰脸上满是红红的印痕。

“呼,可恶的鬼天气。”陈辰不满的抱怨了一声。

街上的行人行色匆匆,包裹着厚厚的羽绒服,在凌冽的寒风中各自忙碌着自己的事情,偶尔会有一两个小贩冒着严寒,再接上出来摆摊设点,挣着哪一点微不足道的生活费。

“阿姨,来一个荷叶饼。要大份的。”红着双眼的陈辰打着哈欠,一脸的疲惫向着西关小学门口卖饼的阿姨招呼了一声。

“小伙子,看你这样子是熬夜了吧?”

“呵呵,恩,单位实在太忙,昨天加了一个晚上夜班。”陈辰有些不好意思的说。

“小伙子,看你困成这样子了,快回去补个觉吧,就算你再能熬,但是身子也扛不住啊。”

“唉,阿姨,没办法,单位实在太忙,恩,您看,电话又来了。”

刘姨是一个下岗职工,自从下岗之后,出于生计,刘姨便在西关小学门前卖起了荷叶饼,挣着一点微不足道的生活费,而陈辰也是一个刚刚毕业不久的大学生,一来二去,由于每天起得特别早,于是便跟刘姨相互熟悉了。

看着陈辰冒着严寒,红着双眼渐渐走远的身影,刘姨,也是暗叹一声。

“喂,你好,啊,好的,恩,我马上到,您稍等一会行吗?”

“你们单位是怎么一回事,你还到底来不来,小心我投诉你,搞什么玩意。”啪的一

文学

声,电话挂断的声音响起。

陈辰看着电话一股怒火无法抑制的冒了上来,看着昏暗的鬼天气,陈辰小跑着向着企业单位的地址跑去。

“喂,你好,我们是信心服务公司的,恩,对,我在你们楼下,请问你们单位地址在哪里?啊,往上走,恩,好的,我马上到!”

陈辰挂断电话,抹了一把汗,慌忙的向着亨泰国际花园小区一单元六楼跑去。

“喂,老板,有什么事吗?”

“你在哪,搞什么玩意,你要是不想干,赶紧就给我滚蛋,玛德,老子这里不养闲人,给你三分钟,三分钟内要是到不了,明天卷铺盖走人!”

看着电话里面传出的愤怒吼声,陈辰感觉到自己快要爆炸了,但是为了这一份来之不易的工作,陈辰再次加快了速度向着六楼冲去,终于,三分钟之内陈辰按响了那家企业的门铃。

“怎么回事,你们单搞什么,你看看你们干的事,搞什么玩意,钱你收走了,这就是你给我们干的活!今天你要是不给我修好,小心我砸掉你饭碗!”

还没来得及喘一口气的陈辰立马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骂了一个狗血淋头,甚至是没有反应过来。听得有些发愣的陈辰在几秒之后立马火起。

“小陈,你怎么回事,怎么跟企业吵起来了,不是告诉过你,不要得罪他们吗,你还想不想干了,不想干了赶紧滚蛋!”

陈辰的脸色异常的难看,本来是个不容易受人激的陈辰,再也忍不住这一个星期以来的种种委屈,顿时性子隐忍的陈辰爆发了,跟老板大吵一架之后,陈辰打了一个电话,然后对着电话里边说了几句,然后回过头看着已经有些愕然的老板狠狠地撂下一句话:“靠,我累死累活的跑这么远的路,一天累的跟狗一样,你他么的动不动还给我穿小鞋,你以为我是傻子吗,你他么的以为看我老实好欺负是吧,草,告诉你,姓涂的,我他么的不伺候了,你他么的是个什么玩意,骂老子骂爽了是吧!”说完话的陈辰顿时感觉到这几天以来所受的委屈顿时一去而空,说不出的心情舒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